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二,天下乌鸦一般黑

八百五十二,天下乌鸦一般黑

  京城越发的繁华,掩盖了不少心酸。

  每次离京回来,王老实都喜欢观察路边的景象,没一次心境都有所不同。

  今天他看到的浮,去年开始的政策性压制房价,不过那些所谓的调控手段很不亲民,没有解决根本性问题的时候,只能迫使真正需要房子的老百姓默默承受转嫁过来的成本。

  眼下政策又变,从限制到鼓励和扶植,并没有经过多少时间的沉淀,房地产行业打喷嚏,全国经济都跟着感冒。

  很可怕的现象。

  也很荒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放之四海而皆准。

  王老实因为一路上的思考,他迫切需要和几个智囊聊聊。

  司家瑞和丁震源已经等候,就在王老实京城的办公室里,三人各自谈论自己的感触。

  做生意的一定要学会开口,学会如何去交流,尽可能把自己的思维释放出来,与志同道合的人进行碰撞,擦出的火花往往就能指引一段路的方向。

  王老板说了很多。

  司家瑞与丁震源都认为启发很大。

  他们也说了很多。

  王老板认为收获很多。

  就在附近,三人找了一家小馆子吃简餐,王大老板心情愉悦,担忧还在,却抵不过对未来的信心。

  想起路上对房产界的看法,王老实问司家瑞,“华夏时代上市筹备的差不多了吧?”

  老司并没有喜悦,相反还有些尴尬。

  确实准备就绪,就等一个时机。

  眼下真的有些左右为难。

  华夏时代绝对是绩优股的资质,按照正常经济理论来说,公司上市后,必须是房地产版块的翘楚。

  司家瑞理论很扎实,却没有丁震源对股市敏感,分析出结论,华夏时代很可能成为一些大推手的棋子,华夏股市的浮沉不是事实就能体现的。

  大量事实告诉老司,到底好不好决定因素不是事实,而是嘴,一大群有后台的名嘴,他们完全服务于那些以割羊毛为生的利益集团。

  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混淆是非就是他们的最大本事。

  以前王老实就不大情愿让华夏时代上市,只不过中高层们热情似火,他不得不妥协。

  意外之喜是现实情况比他自己用嘴说更能让大家看清现实。

  老司抬头避开王老实的目光,问丁震源,“老丁,国外情况你比较熟悉,我们国家这种不正常的情况算怎么说?”

  王老实乐了。

  丁震源则摇头,他无法想象,像司家瑞这样的高端人士,竟然还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太清新脱俗,他都有些不忍告诉老司事情。

  只是不说是不行的,老丁说,“司总,天下乌鸦一般黑。”

  千万不要以为美帝那边儿就蓝天一片,照样也是几个超级财团把持,区别就在于他们历史比较长,割羊毛多了,就总结出来一些遮人耳目的技术手段来,容易让那些相信人间有公平的人出现美帝才是天堂的错觉。

  比起华夏来,美帝那边儿破产跳楼的人更多。

  老司懂了,轮到他心情郁结。

  最近一段时间,各项事务被推进的相当快,老司没高兴几天,就被丁震源告知,咱华夏未来被盯上了。

  好半天,老司目光终于对上王老实,他觉得王大老板应该有了新的决策。

  王老实轻松的拿起小毛巾,擦了下嘴,说,“甭管谁,想玩儿咱,也得等咱正式上市,咱不上不就得了。”

  为了照顾老司,有些话,没直说。

  折腾半天上市,图什么许的。

  钱,华夏时代压根就不缺,有些贷款完全是为了照顾关系,奔着维系去的,好像一个企业没有正经的贷款就不健康一样。

  人,华夏时代也不缺,就算需要人才,看中谁去挖呗,王老实就从来不相信上市能够拔高公司管理水平,纯粹是一些二货名嘴说出来蒙人的。

  制度,更可笑,监管措施一来,华夏时代的反应能力绝壁下降几个等级。

  要不当初王老实都有把华夏时代当弃子的想法呢。

  华夏时代的现状和股权结构,就不需要上市。

  老司难得脸红,为了折腾上市,可没少花费精力,钱都是次要的,小两年时间就这么耗在无用功上了,“王董,我会向公司做出检讨,自请处置------”

  态度有了就成,王老实笑着摆摆手说,“司教授,我倒觉得这两年很值,我们弄通了很多不解之谜,更看清了我们的优势所在,不要妄自菲薄,这件事儿还得司总操刀,做个结尾,来个完美收官!”

  丁震源脸一抽,打心眼里佩服王老板,深得华夏传统精髓,事情经过他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没有损失,还沾了好大便宜似地。

  真特么的一张好嘴!

  解决了一个大问题,王老实心情实在好,都快吃完饭了,他叫了一瓶红酒上来。

  他自己是没喝出个所以然来,反正就那个味儿。

  司家瑞是醉心学问的主儿,对酒同样没研究,平时就不怎么喝,今天特殊,他也跟着王老实来了一点。

  丁震源不成啊,别看是华夏纯种的,但他更西方化,谁叫他混那儿呢。

  酒一到嘴里,这货就知道了个大概。

  当时,他没说。

  出来后,在停车场各自上车的时候,老丁不厚道的告诉王老实,“刚才那酒是勾兑的,最多十来块钱。”

  气得王老实瞪他老半天,尼玛,那瓶酒花了二百多,自己还腆着脸夸酒味道纯正,你老丁这会儿跟我说是假的,故意还是诚心的?

  ※※※

  哭痛快了,多难过的事儿都不是个事儿。

  李璐吃了好多饭,实在饿得不行,之前不觉得,这心里一顺了,胃口也跟着苏醒。

  胖姐今儿可没带她妈的饭来,桌子上都是她的手艺。

  实话实说,真不咋地。

  也就是李璐真饿坏了,饿了吃糠甜如蜜,这饭在李璐嘴里,那就是美食。

  胖姐反正是怀疑自己舌头上的味蕾可能病了,要不然她凭啥吃着恶心呢,再看人家李璐那吃相,一点都不科学。

  “小璐,你千万别吃了,这都第四碗了,好吃回头姐再给你做,撑坏了咱不值。”

  看到李璐又要盛饭,胖姐有些胆虚,赶紧拦着不让吃。

  其实李璐已经超量吃了,就是她的胃忘了告诉大脑‘我吃饱了’。

  摸着自己肚子,李璐不舍的放下碗,很认真的跟胖姐说,“胖姐,你误会了,你做的饭其实挺难吃的。”

  胖姐当时就不会了,这熊孩子,还能这样说话?

  收拾桌子的时候,剩下的菜都没留着,进了垃圾桶,她们俩都相信,转天,这玩意儿连猪都不肯吃。

  胖姐自己今儿主要就是白水泡米饭,就着盐粒吃的。

  “走吧,咱俩出去溜溜,你这要存了食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李璐没反对,她刚才坐下不到十秒钟就站起来,忒撑得慌,胖姐干活儿,她围着餐桌转圈儿。

  出去的提议很好,太合李璐心思。

  眼下李璐还穿着睡衣,她换了件T恤,一条运动裤,蹬上一双运动鞋,拿着钥匙跟胖姐出门儿。

  胖姐看李璐那愁眉苦脸的样儿,就忍不住乐,故意躲着李璐说,“现在知道自己什么味儿啦?”

  李璐恼羞的说,“不许说。”

  “你到底多长时间没洗澡呀?”

  “不许问。”

  出了门儿,走了不到二十米,两人都傻了。

  对面儿,王老实正溜达过来,几个安保自然也在。

  “你们这是干嘛去?”王老实冲胖姐点了下头问。

  李璐期期艾艾的说,“我跟胖姐去遛弯儿,晚上吃得有些多。”

  王老实没想别的,笑着说,“那行,你们去吧,我先进去,对啦,有水果没有?”

  胖姐可是知道的,不着调的李璐不知道为啥发神经,家里除了垃圾,啥都没有,她一听大老板要吃水果,赶紧抢在李璐前边儿说,“我们正打算去买点呢。”

  王老实点了下头,说,“那行,多买点。”

  分开。

  王老实进了屋。

  李璐还愣在那儿,心情复杂无比,之所以前几天她那个模样,除了撞了人家正牌未婚妻之外,就是在酒吧里出事儿,若没有钱四儿撞见,指不定如何。

  她觉得王大老板一定会非常生气。

  王老实有正事儿办,根本就没顾得上给李璐打电话,更让李璐相信她的猜测是对的。

  旁边儿的胖姐觉得这个世界挺神奇,她就来李璐这儿两次,竟然两次碰见大老板,先不说王老板对李璐有多宠爱,刚才还冲着自己乐,实在让胖姐若惊得不要不要的。

  “别站着了,咱赶紧走呀。”

  李璐回过神儿来,此刻她脸上重新焕发神采,他来了,又来了,没生气,还是原先那样,心里的担忧烟消云散。

  不光精神好了,连说话声音也洪亮,“干嘛去?”

  胖姐看着不争气的李璐直咬牙,恨恨的想,老娘要有你这个模样,还不迷死他,她一低头,首先是肚子,顿时又泄了气,没好气的说,“买水果去呗。”

  “哦,那咱赶紧走。”

  两人急匆匆的冲向外边儿,距离小区不足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一家超市,里边儿有水果,这个点还在营业。

  大老板可是让多买点。

  推车里几乎装满,她们俩还商量咋弄回去,份量着实不轻的。

  夜间超市里人不多,也不是没有,她们前边儿有几个客人正排队结账。

  说到结账了,李璐想起个事儿来,她问胖姐,“你带钱了没有?”

  “没有啊,你呢?”没钱还这么理直气壮?

  李璐看着胖姐,意思是您老睁开眼瞅瞅,我这一身上下哪儿能装的下钱。

  得亏李璐还算脑子不笨,知道找外援,庞欣就在门口儿附近,她只好招手。

  好不容易回到家,一楼就没人。

  胖姐松了一口气,她觉得碰见大老板是好事儿,可她也怕见王老实,趁着没人,拿起自己包儿赶紧溜。

  李璐洗了点水果装果盘里,端着上楼,在露台看到了王老实,那货正坐在摇椅上,特滋润的躺着,他已经洗了澡,换好睡衣。

  听见脚步声,扭头问李璐,“她走了?”

  “嗯。”

  “经常来?”

  李璐心头一紧,“不是的,今天是第二次来,以后我不让她------”

  王老实笑了笑,摆摆手说,“你呀,就是爱瞎琢磨,我就这么一问,处的好就多走动,你也得有朋友不是,光你一个人还不闷死。”

  李璐一吐舌头,低声说,“哦,我明白了。”

  说着把水果放在小桌上。

  王老实拿起一个苹果,还没等他吃,李璐赶紧说,“我去拿刀子削皮儿。”

  “别,不会吃了吧,营养都在皮儿上呢。”

  大嘴一张,吭哧一口,咬了一大块儿,嚼了几口,摇摇头,比起前苏食品的差了些,当然,也不算太差。

  突然,王老实闻到一股子味儿,皱皱眉,提鼻子使劲儿嗅了嗅,纳闷儿问,“你闻到一股味儿没有?”

  李璐懵懂的问,“什么味儿?”

  王老实说,“我也说不上来,很怪的一股子。”

  李璐猛然想起个事儿来,自己悄悄的低头闻了闻。

  咳咳!

  呛鼻子,差点一口气憋回去,李璐同学臊得不行,偷偷向后挪了挪,说,“你先吃着,我去换衣服。”

  “你去吧,回来跟你说点事儿。”

  王老实也奇怪,这里环境不错呀,老曹办事儿挺地道的,这可是他精心打造的项目,附近还有什么污染企业?

  不能够吧,怎么也算京城市区,不是最中心,也差不到哪儿去。

  那到底是什么味儿,他连苹果都没心思吃了,打死他也想不到,那么漂亮精致一姑娘,竟然身上都散发出如此强烈味道来。

  ※※※

  接到艾秘书的通知,李彦同志那颗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

  王大老板已经回京,将准时出席度娘大会,并且会在大会上作演讲。

  重头戏已经确定,其他环节就轻松了许多。

  李彦心里是很想提前看看王老板到底要讲些什么,可惜未能如愿。

  不是王老实拿捏,实在是他还没确定要说什么。

  精神焕发的从李璐家出来,王老实就直奔美誉国际,一周后,第一个项目将正式亮相,检验过去工作的关键时刻就要到来,王老实不能不关注,头一炮打不响,影响会非常恶劣。

  随着王老板的现身,美誉国际整个公司都急速运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