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五十,世界很现实,不服不行

八百五十,世界很现实,不服不行

  08年这时候,一切还以创造经济发展软环境为口号,很多方面抓的比较松,或者说放纵也不为过。

  三鼎洗浴是个大型场所,里边儿花样儿繁多。

  洗澡其实就是个幌子。

  唐小七跟徐公子完全就奔着姑娘来的。

  两人玩得很嗨,一些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项目也敞开了叫。

  等他们彻底消停了,已经是后半夜。

  手脚发软、腰酸腿疼的哥俩儿在换衣服的时候,嘿嘿相视一乐,这特么的爽!

  服务员睡眼朦胧的站在一旁,这行业就如此,客人要走,那就得客气着,让客人大爷范儿十足的离开。

  唐小七两个人自然有范儿,包里都是钱,那就是胆儿,是底气。

  换好衣服,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向大厅,漂亮的收银妹纸已经恭候。

  “您好,您两位一共消费五千六百八十块,请问您是现金还是刷卡?”

  唐小七丝毫没在意咋那么多钱,反正他觉得值,拍了下包,鼓鼓囊囊的,“现金。”

  拉开拉锁,伸手掏出一沓,直接甩在前台,豪气的说,“你自己数吧。”

  收银的妹纸别看模样俊俏,满脸都是职业的微笑,可一看桌子上的钱,立马变了脸,忍着怒气寒声问,“先生您这是开玩笑的吧?”

  同时,她的手已经按了桌子下边儿一个按钮。

  唐小七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嬉皮笑脸的用眼神挑逗妹纸,“开什么玩笑啊,妹纸,只要你愿意,再来一沓也行,哥们儿没别的,就是有钱。”

  “有你特么的钱!”软妹纸也有彪悍的时候,收银妹纸爆了粗口,直接抓起那一沓钱使劲儿摔唐小七脸上。

  不用招呼,呼啦一下,出来好几个棒小伙儿,眼神儿都比较邪。

  唐小七和徐公子已然懵了,两人低头一看,心里都拔凉,头皮也发麻,尺寸是对的,颜色也差不多,就是发行方不对,阴间银行,面额也大了点,都上亿的。

  着急忙慌的拉开包儿,里边儿呢?

  算上地上刚才那一沓,不多不少,整好五十沓。

  还没等唐小七说话,也没给三鼎洗浴机会,徐公子先急了。

  不用问,肯定是唐小七这孙子动了手脚,白天就想甩掉自己开溜,让自己堵着,没想到这货心眼儿够多的,玩儿调包!

  “我艹你特么的!”

  “还敢阴我!”

  别说,这徐公子身手不赖,第一脚踹唐小七肚子上。

  唐小七捂着肚子一弯腰,徐公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了个膝顶,直接给唐七爷脸上开了花。

  几个三鼎洗浴的人都愣住,不是该咱动手么,咋这哥们儿玩儿这么狠?

  打架就这样,讲究就是个快,先下手为强,所谓的技术含量纯熟说书的瞎编。

  可能是老挨打,唐七爷反应也快,抱住头,蜷缩着身子,任凭徐公子打。

  刚才玩儿得太特么的嗨,徐公子其实没多少力气,几下就气喘吁吁了。

  掐着腰,喘着粗气,“姓唐的,你特么的给我说实话,钱藏哪儿来,我也不讹你,一人一半,否则老子废了你!”

  啪!

  徐公子威风没耍完,后脑勺就让人打了一下,带头大哥恶狠狠的说,“特么的,你们这俩怂货,家大人也放心让你们出来,赶紧的,给钱,少一个子儿,我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老子。”

  唐小七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不顾的用衣袖抹了一下鼻子上的血,瞪着三角眼问,“这事儿我得问你们,明明我包里是钱,怎么下来就变成这玩意儿?你们得给我们一个说法才对-------”

  “去你特么的说法!”

  也是该揍,不看看这是哪儿,跟这帮人讲理,小七爷实在糊涂。

  三鼎洗浴后边儿是一片比较乱的地儿,都是私搭乱盖的房子。

  唐小七和徐公子正躺在地上,有进气儿没出气的。

  衣服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身上但凡有点值钱的玩意儿,肯定是啥都没了。

  在俩人旁边儿不远,还有一堆灰烬,都是他们包里的那些冥币,人家三鼎洗浴的办事儿厚道,收拾完人,还特意帮他们俩点了把火。

  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俩货,太惨了这,那帮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也不怕打死。

  “怎么办?咱是帮他们报警还是打120?”

  “先报警吧,太惨啦,我都看不下去。”

  旁边儿的人吃吃的笑起来。

  “老大的意思是钱咱先收着,等事儿有了眉目再拿出来。”

  “何苦呢,人是苦虫不打不中啊,都是自找的。”

  “得,老姜,咱俩当好心市民?”

  “没说的,不过这地方差点。”

  “也是,这三鼎洗浴真不够揍,后边儿这么脏,你看,满地都是屎,恶心人。”

  “噗,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哟,那姓唐的嘴边儿是什么------”

  不用问,这几个货都是李铁军安排过来的高手,他们先是进了洗浴,把锁在柜子里的钱调了包,像他们这样的技术型人才,实在没什么难度。

  就是后边儿的事情发展有些跳,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当然,实际效果相当不错。

  就是有一点,那俩傻彼怎么进警局还能留下,原本的谋划是栽赃来着,现在完全没得玩儿。

  ※※※

  第三医院,三姑同志和她闺女已经慌了神。

  自打唐小七拿走钱后,等了一段时间,打电话联系,结果都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就算她们脑子不灵光,也知道出了问题,唐三姑还算经过风浪,稳住心神,给唐小七他爹打电话。

  事情一说,人家爹就说了,“他连我这个爹都骗,你还能信他的鬼话?”

  本来身体就不大好,哪儿受得了如此打击,特有主意的唐三姑瘫倒在病床上。

  “大夫!大夫!快来人啊!------”

  凄惨叫声把原本安静的第三医院內二病区给彻底翻腾起来。

  唐家,一家三口都已经入睡,急吼吼的电话把唐建兴叫了起来,通话很简短,老唐顿时脸色阴沉。

  迷迷糊糊的郑婕问,“谁呀,出了什么事儿?”

  唐建兴脱睡衣,要换衣服,低沉的说,“是三姐那儿,病危!”

  郑婕一惊,支撑起身子不相信的问,“不是吧,医生那儿我可问过,没太大问题,怎么------”

  “唉,钱让人骗走了。”

  胡乱找了件衣服穿上,唐建兴就要走,郑婕坐起来说,“你等等,我跟你一块儿去。”

  终归是老夫老妻,郑婕不放心。

  “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就唯唯自己在家,我不放心。”

  郑婕没听他的,换着衣服说,“她没事儿,落实安排了人护着呢。”

  ※※※

  王老实早上起得挺早,遛弯儿回来,正要去老妈那儿蹭饭,让程志翔给堵在门口儿。

  “这么早?你不好好睡觉,跑来找我干吗?”

  程志翔脸色不大好看,典型的休息严重不足,他强打精神说,“谈判已经结束了,想拖也没啥理由,我来问问,这个协议咱就签啦?”

  事关重大,谁也不敢大意,王老实看了下程志翔,“资料带了没有?”

  程志翔点点头,从包里掏出几页纸来,递给王老实,“这是简要,完整版的实在太多,主要还都是技术层面的。”

  看了一会儿,王老实放下,大体上知道些,不过有些个东西他确实不懂,“先放我这儿,到京城,跟司总他们商量下再决定。”

  老程是典型的工作狂魔,不谈工作,跟闷葫芦差不多,他坐那儿一言不发,弄得王老实这个没辙。

  “对了,我昨天领结婚证了。”

  程志翔一愣,问,“跟哪个?”

  瞧这话问的,这货就不会说人话,王大老板直接赏了程志翔一个白眼儿,“难不成我还好几个?”

  意识到自己说话有歧义,老程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拱拱手说,“是我的错儿,是唐总家的千金?”

  “是她。”

  程志翔没惊讶,“也好。”

  王老实就纳闷了,这算什么呀,“什么叫也好?”

  “就是挺般配的。”

  门儿外传来脚步声,不用问,是老太太过来喊儿子。

  推门进来,见有人,老太太很意外,她是认识程志翔的,马上反应过来,“小程来了,没吃早饭吧,正好,一块吃点。”

  老程这货倒不客气,笑着点头说,“好的。”

  这货倒会来事儿。

  送走程志翔,王老实收拾东西打算去京城,老李到了。

  他要汇报昨晚上的事儿。

  王老板哪里会放在心上,摆摆手说,“那个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用跟我说了。”

  老李笑了笑说,“主要是挺逗的。”

  “逗?”

  王老实停下手里的活儿,“说来听听。”

  老李似乎新增了相声天赋,整件事儿说得充满喜剧色彩。

  不过王老实到了后来就不乐了,沉默了一会儿,问,“她家那个女婿叫什么?”

  “杨维。”

  王老实一瞪眼,轻声说了句,“给他起名的也缺心眼儿。”

  他联系了逃出生天的丁哥。

  “丁哥,是我,落实。”

  “落实,这次亏了你,哥就不说啥了,看以后吧。”

  王老实翘起腿儿来,笑呵呵的说,“说什么呢,还是自己行得正,把持得住。”

  “唉。”老丁特清楚,人家的话就是纯安慰性的。

  在那里边儿待了些日子,人肯定没得好,别看说没见着人,王老实都能猜得出,原丁局必然是憔悴的,“丁哥,别在家窝着,出去转转,散散心,不然非闷出病来不成。”

  话筒里传来苦笑声,“我哪儿还有心思呀。”

  王老实也知道,打击不轻,尤其是丁局这样的人,把仕途看做生命一般,突然遇到这么大一个坎儿,心里必然要承受重压。

  “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直说了吧,去前苏,找个园子住下,没事儿跟着老爷子种种菜,养养花,别矫情,赶紧的。”

  老丁同志哪儿还听不出来什么意思,人顿时精神了不少,连口表示这就再接着伺候老领导去。

  “跟你打听个人,杨维,是不是你们局里的,这次也进去了。”

  老丁此刻站在阳台上,他是老烟枪,不过家里媳妇管得紧,一般地方不让他抽烟,想过瘾,请到厨房的阳台,一听王老实问这个人,马上神色一紧,“不是新区局的,他在市局。”

  王老实又问,“什么职位,我听说连副科都不是,咋给弄进去了?”

  老丁没直接说,沉默良久,才坦言,“我知道他,在局里就是个普通科员,但他还有另一个职务,那就是三产公司的会计。”

  那货百分之百干净不了,还得是关键突破口,冒然去捞人,还指不定让人家挤兑成什么孙子样儿。

  “有人求到你那儿啦?”

  轮到王老实苦笑了,“算起来,他是唐唯的妹夫,不过是很远那种。”

  “那你就劝他交代了吧,别扛着,没好处,上边儿决心很大,也掌握了很多东西,他说不说意义不大。”

  结束通话,王老实看着李铁军,把老李看得直发毛。

  叹了一口气,莫名其妙的说,“这个世界很现实,不服是不行的。”

  冷不丁来这么一句,老板您到底想表达什么思想?

  ※※※

  第三医院手术室外。

  唐三姑这次真病得不轻,心脏已经不是支架能解决的了,必须搭桥。

  这妥妥是大手术。

  哪怕她又医保,还得先交十五万。

  幸亏有唐建兴在,要不这缺德制度就足以让唐三姑去找老伴儿诉苦了。

  手术已经进行了好几个小时,所有人都焦急的在外边儿等。

  唐唯也赶到了医院。

  她低声问郑婕,“情况怎么样?”

  郑婕一脸倦容,微微摇头,不容乐观。

  一是病来的凶猛,第二这第三医院虽然也是大医院,不过在心脏搭桥手术这方面,并没有值得称道之处,若不是实在来不及,胸科医院才是首选。

  能不能活过来,就看她自己求生欲望是不是足够的强。

  唐建兴看到唐唯,走了过来,拉了她一把,走到没人地儿,为难的说,“要不你跟落实说一声,看看他有没有办法,你三姑都这样了,没准儿就是看最后一面------”

  唐唯摇摇头,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信息,给自己老子看,是王老实发的。

  很长,内容就是言明,杨维问题很严重,尽量让家属配合,早点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