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九,事儿办得都不错

八百四十九,事儿办得都不错

  
北方的季节很有特点,春秋气候宜人却短暂,夏天来的总是那么突然,很多时候就是忽儿的一下,热得人措手不及。

  08年就是如此,还没进入五月,气温就骤然突破三十度,阳光炙烤着大地,提醒人们,准备好,肆虐人间的桑拿天儿就要来了。

  王老实回到家后,拿着结婚证跟老妈汇报,李梅同志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儿,爱不释手的把结婚证看了一遍又一遍。

  喜庆的事儿必须吃捞面。

  王嘉起同志心里高兴,虽说没带出样儿来,脸上也比往日少了一丝威严。

  李梅去厨房忙活,王老实也进自己屋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随手拿起蒲扇,扇了几下,跟老爸说,“今年这天儿又是不善,还没到五月,就热成这样,往后有的受喽。”

  老头子略抬了下头,说,“这些年气候有些异常,都说是气候变暖,太笼统。”

  气候是个科学的问题,王老实自己是不大明白,他也不相信报纸上说的人类活动影响气候,地球是绕着太阳转圈儿的,王老实更愿意相信是太阳影响了地球,要不然明朝的时候怎么会有小冰河呢,可以说正是小冰河的作用,才从根本上导致明朝的崩溃。

  变暖,很可能就是太阳又活动剧烈了,这种科学性很强的话题,爷俩讨论起来也有滋有味儿。

  说了一会儿,老爷子跟王老实相视一笑,说这个干嘛。

  “对了,中午的时候,你丁哥来家啦,精神头儿还行。”

  王老实一愣,这李秘书办事儿够利索的,才说的,这就把人放出来啦?

  他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整个系统的大案,单把丁哥放出来,回来还怎么混?

  当然,也说明这个丁哥自身问题确实不大,要不然,光凭李秘书未必能这么容易。

  从儿子脸上看得出,肯定是使了劲儿,王嘉起说,“这件事儿办得不错,小丁也说了,他算是跟着吃挂落的。”

  是不是吃挂落,王老实不知道,这位丁哥就算没事儿,恐怕也没干净到什么事儿都没有,政治这玩意儿,学问深不见底,也不分对错,只有胜负。

  “恐怕不会恢复原职吧?”

  王嘉起笑了,“怎么可能呢,不双开就已经烧高香喽,他还算不错,过几天就到党校去报到。”

  党校,有好几种情况存在。

  一是正常的学习,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个积累的过程,谁都得有。

  二是突击学习,往往是提拔的前奏,这才算是喜事儿。

  三是长期学习,这就复杂了,有的人是被审查的对象,为了避免在职干扰,先扔到党校里学习,什么时候学完,那得看查到什么程度。

  还有一种就是保护性的学习,比如丁哥,他呢属于带病干部,是可以挽救的那类,放在党校里学习,至于什么时候复出,那得看自身能力或者有没有上边儿领导看重。

  有可能会在里边儿学到退休,当然,大部分人是会挂几年,等机会悄然复出,这就要看命了。

  老丁同志结果应该是不错的,至少没有彻底完蛋,还有运作的机会。

  王老实怕老爷子心软,先开口说,“丁哥这些年太顺了,沉淀两年未必是坏事儿。”

  他的小心思老爷子会不明白,老头子拿眼睛扫了几下,说,“用不着你提醒我,倒是你,最近几年有点不务正业,陈书记还说起你,大好的环境停滞不前,可惜了。”

  王老实不想跟老爷子辩论,这玩意儿就没谁对错,从旁观者角度,他确实放缓了发展的势头,甚至是放弃了很多扩张的机会。

  继续扩张,那什么才是头儿,换句话说,船越大,调头越困难,受大环境影响越大,王老实知道自己能力极限在哪儿,再折腾多大的摊子,甭说往好了干,就是守,他都觉得力不从心,何必把自己弄得里外疲惫不堪。

  解释就算了,某些想法只能藏在自己心里,说是说不明白的,他言不由衷的跟老头子说,“摊子铺得有些大,尤其是gs那边儿投资规模超出预料,我得保证资金链的安全。”

  王嘉起有些惊讶,他还是头一次听王老实说缺钱,而且只有gs这个公司具体业务他真不了解,没想到竟然是那里有问题,“很严重?”

  王老实点头说,“其他几个公司现在还算健康,如果再抽钱,现金流就容易拖累他们,杀鸡取卵的事儿不能做。”

  当老子的不会盼着儿子去冒险,摆摆手说,“我就这么一说,你听听就算了,别影响了你的判断,老陈书记也是好心。”

  “我明白。”

  “证已经领了,你是打算按照你妈的意思办,还是自己有想法?”

  王老实看了一眼厨房,说,“这事儿啊,我按照我妈的意思办,左右就那么回事儿,只要我妈跟郑姨舒坦了,其他的无所谓。”

  “你准备把家放在哪儿?”

  王老实还真想过,他没打算固定在一个地方,不过跟老爷子说话,就不能含糊,要不就是自己找抽,“肯定是以前苏为主,京城再有个落脚点,也就这了,别的想法没有。”

  老头子立马满意了,人呢,越老就越希望子女围绕在身边儿,王老实这个态度太对心思了,其实他未必会因为王老实整天飘在外边儿真生气,希望归希望,事业为重,谁也不会去拖后辈儿的腿。

  门外有动静。

  王老实正要起来看,老头子说了,“应该是你姐来了。”

  还真是,王馨推门儿进来,一眼瞅见王老实,还没等王老实说话,当姐的就阴阳怪气的说,“哟,这不是王董吗,见您一面儿还真不容易。”

  有杀气!

  王老实心里一抽,自己老姐脾气还不明白,肯定是哪方面让她不痛快,这股子邪火得撒出来才成。

  什么事儿呢?

  百分之百是姐夫的工作安排。

  眼瞅着党校学习就要结束,人家都有去处,可刘成君那儿还没信儿。

  也是王老实给忽略了,实在是他所托非人,宫二那货最近忙着自己的事儿,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王老实也犹豫。

  以前吧,有宫二在鲁东照看着,姐夫去了可以当历练。

  问题是现在宫二要跑,姐夫去了真单打独斗,王老实可不想那样,本来好好的,没准儿就毁在鲁东也说不定。

  回滨城呢,也不合适,都跟张书俞说明白了,回来的路基本上堵死。

  刘成君个人意见是要去鲁东,他给王老实通过电话,信心满满的,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对于他人品,王老实信,能力,那就另当别论。

  王老实赶紧腆着脸问,“姐,我那外甥呢,咋没带来?”

  王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一边儿去,亏你还惦记着,说吧,你姐夫那事儿怎么办?”

  老头子生气了,他对女儿这个态度很看不惯,啪的一下,手里的茶杯重重砸在桌上,嘴里哼了一声。

  王馨还是很怕老爷子的,一缩脖子,不言语了。

  寻思了一下,王老实说,“姐,你也别着急,姐夫那个事儿我得斟酌下,到底是鲁东好,还是直接到实验区合适。”

  “实验区?”

  几乎同时,王嘉起跟王馨都惊讶起来,他们可没听说实验区的事儿。

  王老实压低声音说,“有消息,中央打算搞一个实验区,京城、滨城加上冀北,很有希望,牵头的是吴,不过眼下还没有定论,宫亦绍就是奔着那儿使劲儿呢。”

  “你的意思是------”

  王老实没打算隐瞒,“如果宫二哥还在鲁东,那么姐夫去了是好事儿,可他要是走了,鲁东那地方就成了鸡肋,还不如回滨城。”

  老爷子微闭双眼,他在思考。

  王馨可不大懂里边儿的玄妙,瞪着眼看着自己老爷子,她对王老实没好脸色,那是她亲弟弟,怎么都行,正经起来,她只能听老头子的。

  厨房门口,老太太探出头来,一看闺女来了,自然高兴,问,“雷雷呢,没来?”

  关于孩子,一直是两家老人的斗争源泉,老妈问起来,王馨只好说,“新区大剧院那里有马戏团演出,雷雷奶奶带着他去看了。”

  李梅同志脸一黑,嘴里念叨着,“那玩意儿有啥好看的,真是的------”

  说完,回到厨房继续准备。

  王馨还没松口气,老太太又出来,冲着王馨喊,“你别闲着,赶紧剥蒜。”

  “哦。”

  王馨再关心自己丈夫的前途,也不敢忤逆老妈的命令,她心里还纳闷儿,今儿这是怎么啦?

  平日里呼来喝去剥蒜、跑腿儿得是自己老弟,咋突然换成自己啦?

  到厨房拿来两头蒜,搬了个马扎儿,坐在门口儿剥蒜,耳朵等着听老爷子的意见。

  王嘉起睁开眼,说,“你弟弟今天跟唯唯领证了。”

  “真的啊?这可是大好事儿,要我说,小弟还是拖了,早就该办了这事儿。”王馨还真是王老实亲姐,一听这个,顿时高兴起来,不是装的,纯粹就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当然,她也明白了为啥自己待遇突然降低,那没什么,本来就该如此。

  后边儿的话题基本上就围绕王老实跟唐唯的事儿在说,刘成君的工作,老爷子不起头,王馨也不能说。

  王嘉起不说,是说明他认可了王老实的分析,再说无益,只能等着,哪怕再在党校里挂一段时间,也比冒然履新强,绝不能马虎行事,真错了步点,一辈子都受影响。

  老滨城人吃喜面是个讲究事儿。

  绝不是把面条煮熟了,弄点酱料一拌就成。

  炸酱面是好吃,可喜事儿上必须得是打卤面。

  不光是卤讲究,里边儿苜蓿、肉丝、虾仁、面筋、木耳、西红柿什么的一大堆,就是菜码都让人看着头皮发麻,那叫一个齐全。

  这面条吃起来绝不简单。

  李梅一个人可忙不过来,加上王馨也未必够用,王嘉起和王老实都得上手。

  而且呢,老妈这人办事儿忒地道,喜事儿不能光自己家里人吃,还得给那些负责家里工作的人,那人可就多了。

  王老实也没拦着,老妈愿意的事儿,自己就顺着来。

  只要老太太高兴就成,其他的不算什么。

  ※※※

  李铁军正在听报告。

  王老实给他交代了任务,老李行动特别迅速,难度压根就不大,两个傻货糊弄三姑娘俩没问题,李铁军的人想查他们,简单的令人发指。

  唐小七跟徐公子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中,哪怕他们的那个破招待所里都安装了窃听器材。

  怎么听,都让负责这事儿的人忍不住想乐。

  等唐小七从医院里拿了钱出来,要甩了徐公子独自溜,然后被徐公子发现,两人扭打在一起,把盯梢的几个人乐得不行不行的。

  真是什么人碰什么物儿,也就他们俩那个德行的才能凑一块儿。

  徐公子也不傻,他就知道唐小七拿到钱第一个念头必须是独吞,要是他,肯定也得那么干。

  反正两人是多不要脸的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打了一通,两人特没谱儿的又成了亲兄弟,别看鼻青脸肿的,背着一包子钱,两人底气特足,好像刚才要死要活不是他们一样勾肩搭背的去当大爷。

  第一,买衣服。

  也是真没见过世面,手里那么多现金,俩货进的店就出手不高,一看就没经过有钱日子,两人换了一身行头出来,都没花出去多少钱。

  第二,吃。

  同样,吃也能体现整个人的品位,这两货进的饭店体现了这两人特么的二,绝不是歧视涮羊肉,问题是他俩可是闹着要当大爷的。

  第三,住。

  你怎么也得找个上档次的,不介,唐小七直接领着徐公子杀进了三鼎洗浴。

  李铁军得到汇报后,盘算了半天,问,“是谁的场子?”

  “赵忠军的。”

  李铁军问,“确认他们带着钱进去了?”

  “肯定是,没离开我们视线一秒钟。”

  老李可是答应了老板,要收拾那俩货,然后视情况交给警局办。

  没想到那俩二货给了新的机会,能自己不亲自动手,还能把事儿办妥,真是意外之喜。

  “想办法把钱弄出来,等赵忠军收拾完他们,你们再帮老赵报个警。”

  洗浴外边儿负责的哥几个都乐了出来,老大就是老大,坏心眼儿说话就来,都不用打草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