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八,老子要当大爷!

八百四十八,老子要当大爷!

  人自打一生出来,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吃,哪怕后来长大了,拼命赚钱,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吃,吃好的,吃别人吃不起的。

  一直在说衣食住行,其实打头的应该是‘食’,为了这个字儿,人类历史上不知道出了多少匪夷所思的烂事儿。

  吃什么,怎么吃,跟谁吃,去哪儿吃,一直是困扰人类的大学问。

  王老实眼前儿就难了,人家唐唯说让他决定,颇有随便的意思。

  能随便?

  打死都不行。

  搁在平日也就算了,今儿特殊日子,王老实已经可以正儿八经的喊唐唯一声‘老婆’啦,必须得谨慎。

  也活该这货脑子一向犯懒,猛然让他选个特别的地方,完全没可能。

  唐唯放下杂志,看了王老实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已经第二次看到车外那栋楼,车子在绕圈儿。

  “就去那儿吧,好久没进去了。”

  顺着唐唯的手指,王老实扭头一看,老船长小吃一条街。

  王老实一脸不愿意的问,“那儿有什么可以吃的啊?”

  唐唯抓住王老实的手说,“你不知道呢,还在上中学的时候,我为了上这里边儿吃点麻辣烫,要攒好久呢。”

  几句话,王老实立即回忆起小时候,吃根冰棒,奶油的是不是五分?

  想吃的话,好像还得去卖酒瓶子,好像二分,牙膏袋几分来着?

  似乎哪家条件都很紧吧,唐唯想吃麻辣烫还真不容易,也得是她上中学才有机会,更小的时候,有钱都吃不到,没卖的。

  “行,今儿老婆发话,咱进去吃他个遍!”

  唐唯反应慢,嘴里傻点流口水,还憧憬着说,“不知道还能有小时候那味道没有。”

  马上,她终于琢磨过味儿来,刚才王老实喊她老婆来着,小脸一红,却没有其他动作,本来就是,她已经是人家老婆了,就算不办结婚典礼,再换个人,她也二婚了。

  小吃街能存活到今天实在不易。

  城市发展日新月异,拆了建,建了拆的,多少儿时记忆都在机器轰鸣中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幸亏滨城人民生活习惯一直没变,小吃街所处的位置也不在开发范围内。

  天气转暖,这里又将成为新区人民喜欢的地方,不过那得到晚上,白天,这里可没几个人,周围没有大型商业街区,吸引不了几个食客。

  进去之后,王老实略有失望,至少一多半儿的店并没有开门,就算开门的,店主也都是聚在一起打扑克,偶尔抬头看看王老实跟唐唯还有他们身后的安保,根本就没人动,更别提招揽生意。

  王老实明白,到了下午或者晚上,这帮家伙立马生龙活虎,扯着嗓子喊,热情得会让人受不了。

  突然,唐唯眼前一亮,拽住王老实胳膊,冲着一家店大声说,“就是那家,我记得清楚,店名都没变。”

  店面不大,这里也没大的。

  看上去像是夫妻店,两口子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正在门口支着桌子穿串儿。

  至于卫生,那玩意儿人所共知,不能较真儿的,吃的时候,脑海里多一些美好的画面,会有帮助。

  坐在店里,唐唯拿出湿纸巾认真的擦桌子,王老实心里纳闷儿,好像是说好的高端上档次来着,怎么就坐进这个店里啦?

  两人吃了一百多块钱的东西。

  看着唐唯满足的拍了拍自己肚子,王老实突然觉得这里实在挺好的,味道也没那么差了。

  本来打算再逛逛街的,实在这边儿没啥好看的,日头又毒,唐唯打了退堂鼓,王老实从善如流,直接送她回家。

  进了门,王老实就觉得气氛不对。

  唐建兴和郑捷倒是都坐着,隔着老远,两人瞪着眼对视,谁也不服气。

  耶?

  咋啦这是,今儿怎么也是大喜日子不是,您老两位啥意思?

  唐唯直接,“又怎么啦这是?跟我说说,我给你们评理。”

  口气很冲,王老实觉得很好,带着俏皮味道,缓冲下气氛,他想着告辞离开,没准儿人家是家事儿呢,刚站起来,还没开口,郑捷就说了,“落实,你别走,证领了你也是家里一分子,这个事儿你给评评理。”

  唐建兴不愿意,家丑不能外扬,那事儿算不上家丑,也不合适跟新任姑爷说,“这个破事儿你唠叨什么。”

  郑捷不服啊,好嘛,都当丈母娘了,必须得霸气,态度强硬,“那不成,省的某些人说我不懂人事儿。”

  唐唯没言声。

  王老实也不好说别的,那就听着吧,看老丈人跟丈母娘打架,比舞台剧好玩儿多了。

  事情简单。

  三姑找唐建兴借钱,还明言把老房子抵押给他。

  抵押什么的就不用了,人都好个面子,再说了,唐建兴也不至于为五十万要三姑的房子做抵押,借钱是个情面,如果没有那个面儿,抵押多少,唐建兴也犯不上借钱给谁。

  郑捷呢,也不是不同意借钱,而是她反对借钱给三姑主要是觉得那事儿不靠谱儿。

  唐建兴也认为那个所谓的侄子不可信,只是三姑坚持。

  他一上午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托关系找的人,回音大多一样,那事儿不好弄。

  可不就是,张书俞借着整顿公路系统,为自己的规划推行趟路,好不容易网了一批人,是个人都能捞出去,那事儿还办个屁!

  明白人都懂,此事谁伸手就剁谁。

  为了不想干的人,搁谁也犯不上去冒傻气。

  唐建兴自己是没办法,心里多少有愧疚的。

  如今三姑表示侄子找了能人,京城来的,能量大,可以把人弄出来,花钱是感谢人用。

  郑捷认定这是个骗钱的套儿,不能借,借了是害人,随了坏人的心思。

  唐建兴也知道骗的可能性很大,却又禁不住三姐哭诉,他的想法是先把钱给了,然后他再去跟三姐说明白,避免人财两空。

  郑捷冷笑着说,“你以为能说通她们?这么清楚的事儿她们都看不出来,还指望她们听你的?”

  王老实听明白了,合着还一位,跟丁哥一块堆儿进去的,说明老张同志这次还真下了狠心。

  对方那个侄子估计不是个东西,专门照着自己亲戚下手,遭雷劈的货。

  还有那个姓徐的,王老实还真不知道京城还有这么牛掰的人物在,想来也不是特么的好玩意儿,一丘之貉。

  想归想,他没说话。

  自己又不认识那个所谓的三姑,更跟那个什么女婿没啥交情,再说了,鬼知道那家伙到底有没有犯事儿,想来人家抓人也得有事实,不会凭空去捏造,苍蝇可不抱没缝儿的蛋。

  倒不是王老实厚此薄彼,丁哥那边儿是位置所致,不光是他在位要倒霉,换谁坐那把椅子也别想摘干净。

  老丁同志是不是完全没事儿,王老实也不好说,但大体上,他觉得大问题没有。

  换到所谓三姑女婿身上,王老实于情于理都不该发表什么意见,这和能力没关系,除非唐家开口。

  唐唯心里已经坐偏了,听明白怎么个事儿,立马表明态度,“你们慢慢商量,别老闹脾气,为了这个事儿闹得咱家不像过的可不成,落实,我送你走。”

  这是不高兴了,也对,今儿这么个特殊的日子,当着王老实的面儿,闹成这样,唐唯自然不会没话说。

  一通话,唐建兴两口子惊讶不已,王老实也不大适应,就领了个证儿,成熟的这么快?

  跟两个老的告辞,出了门,不能真啥都不说,王老实小声跟唐唯说,“那个事儿挺复杂的,你劝劝唐叔,别掺和。”

  唐唯抿嘴笑笑说,“我知道啦,你路上小心点。”

  “对了,我明天去京城,你呢,跟我一块儿?”

  老曹还在南岛窝着,唐唯不好就跑京城里去待着,想了下说,“还是算了吧,我在家住几天,看看情况吧。”

  要不是关乎学位问题,王老实早就不忍了,他真不想束缚唐唯,好不容易弄个高学历,别为了这个出岔子,点点头说,“也成,忙完了,我就回来找你。”

  唐唯笑嘻嘻的推着王老实往外走,“赶紧走吧,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絮叨,我都后悔今儿跟你领证去。”

  “哎、别推,再摔着你,我走、我走还不成么。”

  目送王老实车离开,唐唯转身回了家。

  屋里,唐建兴跟郑婕还大眼瞪小眼呢,唐唯嘴一撅,不高兴的说,“你们今儿是怎么了,合着非赶今儿个,成心让家里不痛快?”

  郑婕一听,紧张的问,“落实不高兴啦?”

  “那倒没有,他跟我说了,这个事儿没那么简单,他让咱别管太多。”

  唐家两口子对视一眼,全郁闷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那三姑那边儿咋整?

  不管归不管,钱是借还是不借?

  借,眼看着上当受骗。

  不借,倒是能有可能避免损失,却得罪了三姑,以后没得走动。

  唐唯没继续说这个事儿,她自顾自的上了楼。

  目送闺女消失在楼梯口,郑捷顿觉有些错落,叹口气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别管我。”

  说完,也起身离开。

  唐建兴也不痛快,没来由的整了这么一出,招谁惹谁啦这是。

  寻思了几分钟,他拿起手边电话,拨了出去,没一会儿接通,“三姐,一会儿我让人把钱送过去,你自己小心吧,反正我是觉得有点悬乎。”

  另一头儿,王老实也给李铁军下了命令,“盯着那两货,看看还有谁,一勺烩,一个都别跑。”

  不是管闲事儿,特么这是给自己添堵,别说是骗子,就真是京城来的公子哥,王老实也不能绕了他。

  老李心领神会,立即说,“老板放心,收拾完,就把他们交到局里去。”

  ※※※

  就在第三医院不算远的一条小路上,有一家破败不堪的旅馆。

  千万不要指望这里有啥条件,没别的,就是便宜,一个房间才三十一晚,实在没可能提供热水之类的。

  二楼靠近楼梯的一间屋子里,地上堆满了空啤酒瓶子,缺根腿儿的桌子上还有吃剩下的残羹剩饭。

  当时在医院里衣冠楚楚、倨傲不已的徐公子真光着上身,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烦躁不安的抱怨,“怎么还不打电话来?是不是她们知道啦?”

  唐小七儿瞪着三角眼,骂骂咧咧的说,“特么的,你急什么,那是五十万,她们就那么好凑?”

  想起红彤彤的钞票,姓徐的乐了,猛抽了几口,把烟蒂弹了出去,怪声怪气的说,“我还好,是个外人,老七,那可是你唐家人,以后你咋回老家?”

  唐小七满不在乎,“回个屁老家,有了钱,老子管她们死活。”

  姓徐的顿时大声笑了起来,伸出大拇指来,“老七,我就佩服你这洒脱劲儿,爽快!”

  两人无所顾忌的哈哈大笑。

  唐小七又拿起手机,心焦的看了一眼,有些后悔的说,“唉,其实咱要是开口一百万,你说她们给不给?”

  “一百万!!!”徐大公子忍不住咽了咽唾沫,两只眼不禁烁烁放光,诱惑实在太大,“老七,你说一百万换成钢镚得多少?”

  唐小七真想踹这货一顿,特么的没出息,还换成钢镚,你丫怎么不说换成馒头呢。

  刚要骂人,电话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唐小七儿低头一看,赶紧给徐大公子一个噤声的手势,接听,“三姑,我是小七儿,嗯------瞧您说的,要是出了岔子,我以后还有脸进祖坟?嗯======是这个理儿,要不是我手头儿没那么多钱,也不让三姑为难,肯定得我自己先垫上======是、是,那行,三姑,我一会儿就过去,您瞧好,最多明天下午,妹夫一准儿出来!好,好,三姑您就放心吧!”

  小心的挂断电话,唐小七不放心的又看了一眼,然后嘶吼着冲姓徐的喊,“哥们儿,成啦!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五十万!够咱嘚瑟一阵子啦!”

  徐大公子本来真要去地上找个烟头儿抽,一听这话,立马熄了那心思,使劲儿激动起来,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特么的,老子有钱啦,我特么的要吃香的喝辣的,住大酒店,找漂亮姑娘,老子要当大爷!”

  病房里,三姑闺女看着放下电话的妈,担心的问,“妈,我总觉那个唐小七靠不住,您觉得他信得过?”

  三姑脸色凝重,说,“我最多信他一半儿。”

  “那您还------”

  三姑态度坚决的说,“只要有一点希望,咱也得咬牙上,要不咱这一家子就完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