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19章 三百一十九,老实不在

第319章 三百一十九,老实不在

  王老实觉得自己傻不错呢,正忙着打电话给林子琪消除影响。【】

  这种事儿,还是自己主动点好,让林子琪说,被动。

  他还暗示邱宏伟,那天的事儿,具体的没说,可意思明白了,王大老板不满意。

  他就不知道,刘彬这傻货,办了多缺德一事儿。

  发协查通报不是问题。

  但他是从市局办的,也是从市局发的,顺手该给盖了个菱形红章,而且是直接发给了滨城市局。

  级别一下子提了上去。

  这得多严重的案子,才能这么着办。

  究其原因,还是刘彬这混球,就没把这个当个正经事儿。

  滨城那边儿受不了。

  本来协查通报没那么紧迫,属于可办可不办那种。

  刘彬盖了章,就不一样了。

  协查通报分好几种,加盖了菱形章,那就是限期办结,没办,要追责起来,打在谁头上,谁倒霉。

  还指名道姓的奔小苟去了,这就接近通缉令了,以后小苟只要出去,坐飞机、住店什么的,压根就别想。

  老苟接到了消息,惊怒交加,一个电话就把他不争气的小苟给喊来了。

  “你在京城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啊?”

  “都这时候了,你不说实话,想死吗?”

  “叔儿,出啥事儿啦?”

  “京城那边儿下通报要抓你。”

  小苟登时吓得不会说话了,好半天才说,“我都没去京城啊,半年多没去了————”

  老苟算仔细人,他托人打听了,知道是绑架未遂的案子,看自己侄子这德行,也觉得有些闹心。

  “你让人去绑王落实了吧?”

  小苟赶紧说,“没想怎么着他,就是逼着他签个字儿,那栋破楼拖死我了。”

  这就算承认了,老苟心里没侥幸了。

  老苟略一沉思,说,“就不能好好谈,非要弄这么僵?”

  小苟对他叔是不屑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当初要不是你暗示,我至于一上来就跟他姓王的闹这么狠?

  不敢说啊,小苟也就自己瞎琢磨下。

  “他要价忒狠,按照他给的价儿,我算白玩儿了。”

  小苟的叫苦,在老苟那儿不算啥,他考虑的已经远不是小苟的协查通报了,而是他和老陈之间的博弈了,甚至牵扯到了市里面。

  明显的,他处于下风了。

  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更让老苟心里没底气,以前传王老实在京城手眼通天,他是不信的,可眼下,不容他不考虑了。

  老苟也是个能屈能伸的,考虑了一会儿,说,“明天你去京城,亲自跟那个王落实谈,姿态放低些,实在谈不通,就按他说的价儿给。”

  小苟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叔儿!!”

  老苟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按我说的办。”

  顿了顿,“尽快办了,免得生事儿。”

  小苟梗着脖子说,“他们没证据。”

  老苟扫了他一眼,“证据到了这层面儿有没有重要吗?”

  “那他也太欺负人了,那破楼,要二万四——”小苟气势弱了下去,嘴上虽然还在说,心里真怕了,自己的叔,他自己最清楚,没有缓和余地了。

  老苟坐在沙发上,闭上眼,挥了挥手,示意小苟,谈话结束,该干嘛干嘛去。

  小苟忍了忍,还是没敢再说,“叔儿,您歇着,我先走了。”

  “嗯————”

  小苟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出去,身后传来老苟的声音,“我说的这事儿,抓紧办,不许打折扣。”

  “是————”小苟说这个话的时候,真是碎了心,咬破了嘴。

  他出门去哪儿撒气就不说了。

  老苟坐了一会儿,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半的时候,拿出电话来,拨号。

  “老王啊,还没休息?”

  “————”

  “没什么事儿,明天这不是周末了吗,正好,我知道一个钓鱼的好地方,咱哥俩儿去悠闲下?”

  “————”

  “好,明天我让车去接你————那行,咱到九大街路口集合,哈哈!!”

  隔了好一会儿,老苟又抄起电话来,又放下,这个电话打出去,意味着什么,他最清楚,不打,又意味着什么风险,他更不敢冒险。

  “陈书记,我老苟啊————”

  万事儿都有个因,种出果来就得受着。

  老苟被动了,就必须主动妥协。

  小苟惹了祸就必须咽下苦果,承受他该承担的。

  搁谁都得说老苟处理的干净利落。

  头一个找王嘉起,因为他侄子没讲究,冲着人家去了。

  第二个,找陈书记,那是他的对手,举手不代表投降,暂时的退让,或许就是海阔天空。

  三就是让小苟去京城,消除影响,把根上的火灭了。

  按说他这几招儿真是不赖,偏生碰上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

  小苟在京城找了两天,愣是没见着王老实的面儿。

  王老实避而不见?

  还真不是。

  他在给老爹打过电话之后,就大概想到了这个结局的面儿大。

  反正这回儿,他得跟老陈要点东西了,怎么也得把姐夫的正科解决了,要不然,这回儿他可没落好处。

  或许拆迁补偿上,会被别人认为是发财了,其实王老实真觉得那块地儿、那栋楼,绝对不止那个数,要不是怕说吃亏让人戳脊梁骨,他真不签字。

  小苟真没敢故意耽搁,问题是,能找到王老实的地方他都去了,没人。

  打电话,不接。

  给老苟打电话,被白白训斥了一顿,他叔本来就窝着火,措辞上肯定就没好听的。

  华夏未来的拆迁问题成了双方的导火索,事情的解决也得从这个事儿结束。

  小苟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这个拆迁的问题,或者说,王老实不点头,之前达成的所有共识都得作废,从头再来。

  小苟都快急疯了,这王老实还要咋啊?

  不说老苟、小苟了,就是老陈也着急,他也想尽快把事儿平了,好好消化下这次所得。

  他还特意给王嘉起打电话,“老王啊,关键时刻了,不要闹情绪。”

  老陈猜王老实有情绪了。

  能没有吗,老陈同志又不傻,自己有些不厚道,是事实,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打心眼里,老陈还是把王落实当成自己人看待。

  可惜他压根就没意识到,王老实早就跳出这个范畴了。

  这会儿王老实人就不再京城,而是直奔沪海而去。

  至于电话,他就顾不上。

  小苟,且等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