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五,摧毁竞争力

八百四十五,摧毁竞争力

  
上一页返回最新章节列表下一页

  车外风景如常,放下电话后,王老实沉默了一会儿,重新换了心情,想跟唐唯说点轻松的。

  只可惜有了丁哥那沉重的事儿,哪儿有那么简单说忘就忘的。

  气氛略有沉重。

  唐唯家里也来了电话,郑捷让唐唯先不要回家,而是去滨城市内,有亲戚病重,他们全家要去看望。

  事情不是巧合,如唐唯没有回来,自然郑捷也不会通知她。

  唐唯下车前,王老实问她自己要不要去?

  “不用了,我自己都没见过,挑不着礼。”

  王老实想了下,确实没必要,过去了反而给人家添乱,就说,“明天我去接你。”

  唐唯走进医院的时候真是三步一回头,那依依不舍的模样让王老实差点跳下去把人抢回来。

  那种行为搁在稳重人嘴里,肯定是没出息的表现。

  “安保老李安排了没有?”

  嘴上没说,理由也不管,王老实对安保跟丢了唐唯是不满意的,没说,是在等。

  小朱也清楚,南岛那两组人已经回到滨城,并没有立即回到唐唯身边儿。

  刚才他已经通报了情况,新的安保组已经到位。

  “老板,刚才已经联系上,新的小组已经到了。”

  王老实摆摆手,不再说话,示意出发。

  后边儿的事儿李铁军会处理好,弄不好,他老李也别混了。

  前苏村周围,几乎每个村都升级了种植基地,充满科技色彩的种植示范园有好几个。

  给王大老板安排的这个是比较偏僻的一座,是新建不久,并没有完全对外开放,正合适王老实与张书俞见面儿。

  后河村的一些干部知道王老板要来,早早的就到种植园门口儿。

  人家这是态度,王老实不喜欢此调调,却不能板着脸说人家,他下了车,跟几个村干部握手问好。

  在王老实特别不高明的暗示下,后河儿村的人识趣的告辞离开。

  种植园的负责人小心翼翼的过来询问,“王董,需啊我们还做什么准备?”

  看了看周围环境,颇有农家风范,天地间融为一体,微风徐徐拂面,让人十分舒服,王老实是满意的,笑着说,“有茶水,再弄些水果,装几箱子蔬菜就好,其他的不用。”

  “好的,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王老实叫住要走的负责人,说,“有厨师没有?”

  “有的,厨房里一应俱全。”

  看了下时间,大概老张也要来了,王老实没往里走,说,“让他预备几个拿手的小菜,不一定在这儿吃,备着吧。”

  “是,王董,如果没有其他事儿,我去安排下?”

  远处,路得尽头还没动静,王老实挥了下手说,“这样吧,你快去快回,一会儿有领导来,你跟着迎迎。”

  种植园负责人是个大胖纸,王老实真没想到如此体型的人竟然还可以那样灵活,那速度,兔子都是他孙子。

  张书俞轻车简从,只一辆车,看来他这次出来,并没有知会相关部门,甚至都没有向上报备。

  王老实心里都替老张紧张,纪律在他心里份量实在够呛,或者说,地方大员们主意有多正,丝毫没有把该记住的放在心里。

  张书俞直接下了车,看其外貌,这家伙黑了些,也瘦了不少,想来还真是把工作放在首位了。

  老张看见了胖纸,面带微笑的跟他握了手,才转向王老实,“我可听说你最近一段时间不怎么踏实。”

  王老实脸皮厚,他也不知道张书俞说哪方面的事儿,就嘿嘿干笑几声,回避了问题说,“张书记,要不要参观参观?”

  老张打量四周,本想说不了,又看到胖纸那激动企盼的不争气模样,改了主意,一挥手说,“行,我也早想看看这前苏种植园,走吧。”

  胖纸美得屁颠,头前带路。

  种植园里可以看的东西不少,胖纸很紧张,张书俞是谁根本不用介绍,每天都能从电视或者报纸上见到,还算这负责人合格,介绍起来绘声绘色,至少说专业技术能力不赖。

  张书俞一边看,一边儿听讲解,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还询问些什么。

  王老实陪了一会儿,就慢慢放缓脚步,凑近了李秘书。

  李秘书会意,也配合着王老实,稍稍拉开与张书俞的距离。

  王老实压低声音问,“一会儿是不是安排书记在这儿就餐呢?”

  像张书俞这样级别的,他的时间就不是他自己的,一整天都安排的非常紧凑,甚至精确到分钟,有时候市民很反感前边儿警车呼啸开路,他们压根不知道,坐在车里的人并非要耍威风,确实真是赶时间。

  反正从华夏历来官本位思想中,他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老百姓是不是认同其实没必要纠结,小不忍则乱心性,咱都是修行人生的,换个思维就会舒服些。

  李秘书没装模作样,正常的画面应该是他翻开小本子,查一下,然后为难的说书记晚上有工作安排,在王老实极力挽留后,再表示勉为其难。

  他没跟王老实玩儿虚的,直接说,“王董安排下吧,书记把晚上的预约都推了。”

  话说得同样漂亮,让人听着还舒服,所以说,混他李秘书这个职位的人少有脑子不灵的二货,当然,路亮工身边儿那位例外。

  他李秘书觉得这是给王老实面子,书记跟他王大老板不见外,其实王老实盼着他说晚上不留的,这都到了家门口儿,还得陪着他张书俞,自己真没那个瘾。

  王老实笑了笑,点头说,“那好,我这边儿已经安排好了,简单的农家小菜,应该对书记的胃口。”

  “这样好、这样好。”小李秘书心里称赞王老实,确实会办事儿。

  又向里边儿走了一段,眼见跟张书俞距离已经拉开十来米,王老实似乎漫不经心的问,“李秘书,跟你打听个事儿,最近市里边儿挺关注公路系统的?”

  “公路系统?”李秘书很敏感,立即抓住话里重点,作为第一大秘,他必须时刻掌握整个滨城大大小小的事儿,很快,他想起来最近确实有些动作,“是有这么回事儿,也是配合上级整顿清理各级局办机关的行业不正之风。”

  什么意思?王老实自问对总体的事儿是了结些的,他咋听着李秘书的话有些糊涂呢?

  这帽子可有些大,老丁未必抗得住,他追问了一句,“要纠典型?”

  瞅了一眼前边儿的张书俞,李秘书低声问,“王董有话可以直说,是不是有自己人牵扯了进去?”

  够直接的呀,王老实心里犹豫了,不过马上又放松了,跟自己家又没有直接关系,没啥可担心的,“我老爷子原来的秘书,姓丁,新区公路局工作,这不老爷子让我问问什么情况。”

  李秘书恍然,他四下看了看,没人离他们近,伸手摘了个还非常青涩的瓜下来,拿在手里,说,“我知道那事儿,原来是老爷子的秘书啊,放心吧,事儿不大,回头我打个招呼,纪律处分是免不了啦,其他的以后再说。”

  明白了,这个事儿是张书俞主导的。

  潜意识告诉他,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却又找不到在哪里,切看李大秘书如何吧。

  王老实赶紧摆手说,“我就是问问,咱得注意影响。”

  李秘书笑笑没说话,既然王老实正面说了这个事儿,哪儿还有注意影响的意思。

  种植园很大,不可能都看过来,那个胖纸还算懂事儿,只是稍微绕了点路,直接奔早已准备好的会客室。

  早有服务员等在那里,胖纸指挥着伺候了一会儿,就率人退了出去,李秘书也没多待,从随身包里取出一份厚厚的材料放下,低声跟张书俞说了几句,跟王老实点点头,也离开。

  屋里就剩下王老实跟张书俞。

  没等王老实客气,张书俞就把材料塞给王老实,“你先看看,看完再说话。”

  说着,他就霸占了主人位置,自顾自的摆弄茶。

  王老实硬着头皮翻开看,他真不想掺和老张的事儿,人家啥地位,自己是干什么的?

  看了没多少,王老实就倒吸一口凉气,这材料份量陡然重逾千斤,万没想到,材料是滨城未来经济发展规划,重点就是产业升级调整,篇幅很大,内容也非常翔实,想法同样令人振奋。

  半个小时,王老实没动地方,很认真的看完,放在桌子上。

  张书俞也没打扰,直到王老实放下,递给王老实一杯茶,笑着问,“看完了,感想如何?”

  话语中透出一丝得意来,王老实能感觉到,这应该是张书俞的手笔,想的非常好,似乎也切合滨城的发展脉络。

  只是,其中一点,张书俞或者眼下的华夏都没有预料到,这样发展下去,滨城必然陷入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中。

  按照滨城的规划,在未来无论是人力成本还是地租等其他成本,都会上涨到令实体经济无法承受的程度,特别是制造业,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城市所提供的软环境,反过来,企业也在促进城市向前迈进,相辅相成。

  可在眼前这份规划中,王老实能感受到未来制造业企业将面对何等沉重的压力,完全是透不过气来的那种。

  结局必然是制造业逃离,抽空滨城的实体经济基础,那么城市依托什么生存呢?

  张书俞明显在等王老实赞,王老实也在犹豫,到底怎么说,实话可能恶心人,假话又会害人。

  很快,张书俞明白了王老实在犹豫,他脸上的得意已经全然不见,正色说,“落实,你放开了说,不要顾忌什么。”

  王老实努力让自己的话更温和些,他刚才可是好好的斟酌了用词,张书俞这么一催,他只好说,“我分析,咱国家城市发展的速度会远远的快于企业产业升级换代的能力,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城市的高成本摧毁企业的竞争力——”

  话说到这儿,王老实停住,不能再说了,话题实在太大,也不是他能所左右的,毕竟也仅仅是他个人的想法,他自己很难判断是不是真如此。

  张书俞一脸凝重,别人的意见最能从侧面反映自己的想法对与错,他找王老实,看重的就是人家是举世闻名的经济能人,王老实一个人或许比一帮子所谓的专家学者都管用。

  刚才王老实说了,华夏过于追求城市化,不是按照经济规律去完成城市化,而是通过行政意志强行推动,这里边儿太复杂,哪怕是张书俞位高权重,也只能随波逐流。

  摧毁竞争力后边儿的话不用王老实说,张书俞太清楚其带来的严重后果。

  ※※※

  滨城第三医院,内二病房。

  病的人是唐唯的三姑,一个退了休的半大老太太,患的病是眼下流行的心脏病。

  唐唯从其他人小声的议论中知道,是这个三姑的女婿被抓了进去,气急攻心,这位三姑没承受住,幸亏当时家里有人,这才挺到医院里。

  严格来说,很危险,但就那一会儿功夫,过去之后,问题就不大了,需要仔细的是后续治疗,眼下医学技术在发展,一些过去难以医治等死的病也有机会痊愈。

  唐唯跟王老实说没见过这位三姑,还真是没撒谎,不是亲姑姑,论起来,是唐建兴的叔伯姐,向前倒几代肯定是一家子,现在么,有走动时亲戚,要是没走动,街上打起来都未必认识。

  唐建兴小时候没少受这位三姐照顾,所以一直有走动,他们过来也是接到三姑打来的电话。

  三姑给唐建兴打电话不是为了让他来探病,而是想着唐建兴有本事,想着怎么捞她那个女婿。

  唐唯看着哭成泪人的表姐,也跟着上去劝,效果不佳。

  她觉得屋里压抑的厉害,想到屋外去喘口气,却不想那表姐竟然抓住她的胳膊又嚎啕大哭起来。

  唐唯只能安抚表姐,然后无奈的看自己老妈。

  郑婕那儿也就看着,她不能说其他的,态度得唐建兴拿。

  再看唐总,沉着脸,坐在那里,听着三姑回忆打穿开裆裤那时候的事儿。

  “病人家属跟我来拿单子取药。”护士救了唐唯。

  涉及到治病的事儿,必须是亲属才行。

  表姐抹了抹眼泪,起身跟着护士走了。

  唐唯赶紧凑到自己老妈身边儿,小声问,“三姑父呢?”

  郑婕捂着自己嘴小声告诉唐唯,“死了好多年了,你记着别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