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三,你丫不讲规矩

八百四十三,你丫不讲规矩

  
上一页返回最新章节列表下一页

  王老实成功留宿唐唯的那个家里。

  今天的唐唯似乎和往日不大一样,是极大的不同,进了屋之后,没等王老实放下手里东西,就猛的扑到王老实身上,整个人挂在王老实脖子上,抱着王大老板来了个直接的。

  搁在往日,就是不敢想象的举动,热情奔放的让王老实都吃不消。

  主动起来的小唐,差点没把王老实给憋死。

  等他回过味儿来,再也找不到唐唯的身影,人家姑娘跑回自己房间里,门儿锁上不知几道。

  反正王老实怎么敲门,如何哄骗,就是不开,‘我累啦,要睡觉了,你自己随便。’

  王老实这货,咂摸半天滋味儿,好像甜丝丝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傻乐好半天。

  他哪儿能想到,唐小姐回到屋里后,捂着脸扑到床上,把自己埋在里边儿,头都不敢抬,她自己都解释不清,到底哪来的胆子,今儿实在有些疯!

  她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明天见到那家伙时,咋办?

  回味儿的功夫不大,老妈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李梅催着王老实跟唐唯回滨城。

  王老实特欠抽的问了一句,“有什么急事儿?”

  “还没事儿?”李梅同志顿时火了,冲着话筒咆哮起来,“我问你,结婚证是不是该领了?”

  王老实后悔刚才说话不注意,赶紧承认,“是该领,回去马上办。”

  “我再问你,唯唯的衣服什么时候买?”

  王老实态度必须端正,保证说,“马上就买。”

  在滨城老规矩里,结婚前,男方必须带着女方去买衣服,主要是婚礼用的衣服,其实后来有所发展,经济困难时期,为了过日子,以实用为主,再后来,规矩也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有了变化,一年四季的衣服得备下。

  总之,婚前买衣服,是个大事儿,非常主要的礼儿,决不能大意。

  有个事儿李梅没说,按礼,王老实还得给唐唯买三金,这都是不能少的,只不过这个三金搁在两家来说,没大必要,主要工作李梅已经做好了,也就没跟王老实提。

  “怎么买?”李梅还不放心,追问了一句。

  王老实心思转的快,拍着胸脯说,“去国外置办,咱定做,要做就做最好的。”

  老太太还什么都懂,估计没少打听,又逼问,“时间来得及?”

  王老实这儿脑袋都大啦,只能咬着牙说,“来得及,加钱呗。”

  李梅叮嘱说,“这事儿不能大意了,你得仔细着点。”

  “您放心,绝对耽搁不了。”

  本以为可以过关了,没有,老妈问,“你们婚纱照什么时候拍?计划好没有?”

  王老实两只眼都直了,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个事儿,眼下拍婚纱照正流行,行业鱼目混杂,什么水准儿的都敢弄个相机去忽悠人,尤其是化妆的水准,王老实曾经听过吐槽,其实不用自己去拍,随便整一套挂家里,都能通用,尤其是姑娘的那个妆容,都跟装修似地,可劲儿往脸上抹鼓,全一个模样。

  今儿老太太突然提起,王老实还真就没得说,不说也不成,还不能随便说,没见着模样,王老实也能猜得到,老夫人憋着火儿呢。

  他兹一说马上就去拍,肯定招一顿数落,没当面儿还好,当着面儿,没准儿就得来一顿,皮鞭子沾盐水,那滋味儿,不敢想。

  亏着他脑瓜快,硬生生的在转瞬间想出一主意来,“我是这么想的,咱自己有公司,里边儿搞影视的人多呀,全是专业的,我合计着让他们来办这个事儿,保准儿全球第一好!”

  一边儿说着,王老实抹着额头的冷汗。

  果然,李梅老太太总算满意了,这还像个话,又唠叨了几句别的,才放过王老实。

  觉得差不多了,王老实又去敲唐唯的房门,里边儿传来唐唯的蚊子声儿,“我睡啦!”

  长夜漫漫啊,王老实还以为今儿能更进一步呢,不过,也算可以了,唐唯给王老实带来的是震撼级别的改变,他心里偷偷笑了半天,好吧,不急,咱慢慢来。

  打算着看会电视,然后早点睡,每天跟唐唯商量下,买衣服和拍婚纱照的事儿。

  不能不紧着办,老妈那边儿估计不是自己的主意,想来跟郑捷都商量过,没准儿唐唯都知道。

  电视打开,没节目,遥控器折腾了一溜够,都没有。

  仔细一分析,欠费。

  王老实暗叫晦气,关了电视。

  又瞅了唐唯的房门一眼,心说,咱坚决不干没羞没臊的事儿,就聊会儿天成不成呀?

  敲门是没戏的,王老实想着给唐唯发个短信,把话说明白喽,要不这时候,啥时候熬到明天?

  才摸出电话,就看见电话顶了进来。

  是钱四儿的。

  一想那小子,王老实气不打一出来,有心不接,还是算了吧,咱心情好多了,“是我,四儿有事儿?”

  话筒里显示,对方所处的环境有些乱,“三哥,我们打架了。”

  你特么的不打架才不正常,王老实可是知道他钱四儿那样的货,视打架为吃早点的主儿,“输了赢了?”

  钱四儿哭笑不得,三哥的态度实在难得,不过,也激起这货的骄傲来,“瞧三哥说的,咱还能输喽,那不给京城爷们丢人吗!”

  回头儿看了看现场,钱四儿又笑不出来了,今天闹得有些不像话。

  王老实淡淡的问,“打赢了你给打我电话干吗?”

  钱四儿支支吾吾了半天,在王老实不耐烦的时候,硬着头皮说,“三哥,今儿惹的祸有些大,得换个玩法。”

  王老板本来躺在沙发上,一听这个话,坐了起来,凭钱四儿这帮货的本事,他要说惹得祸大,那就说明真不小,“你们在哪儿?”

  “。厚海这边儿。”

  王老实问,“报警啦?”

  钱四儿说,“没有,这事儿谁特么报警,以后就别再混京城。”

  “对方是谁?”

  “郑璥家的小子,还有他几个狗腿子。”

  王老实一皱眉,眼下他真不愿意给郑璥这头儿发生正面冲突,一是麻烦,二是犯不上,“为什么呢?”

  钱四儿捂住话筒,还压低了声音说,“那孙子欺负李璐,让小六撞见了。”

  还有李璐?

  王老实脑子里就乱了,那傻丫头咋还参合进来啦?

  “她人呢?”

  钱四儿说,“我让人送回家了。”

  “刘彬呢?”

  “今儿彬哥没跟来,就我们几个。”

  王老实心里一松,只要刘彬不在现场,那就好说,不能因为一件破事儿,把刘彬影响了,那样对刘家没法交代,哪怕自己没在现场也不行。

  “现在是怎么个意思?”

  钱四儿嘿嘿的乐,“以前不知道,这家店的主家里有*那孙子,他也赶过来了,叫号儿说不解决完,谁也不许走,看意思是打算给郑家那孙子出头。”

  王老实眼珠子一转,问,“你们手头人手够不够?”

  钱四儿一听,顿时兴奋起来,最近些年里,王老实一直特注意安保,配备了好些人,就算不用他给配备,也都自己加了人手,今儿跟着钱四儿去鬼混的人不少,都带着保镖跟司机,论实战,他们这一伙儿在京城都算超群的。

  “没问题,就是担心给三哥惹麻烦。”

  王老实让钱四儿给逗乐了,感情这货是讨命令来了,“今儿我去了没有?”

  “没有!”

  “现在是上班时间?”

  “不是。”

  王老实语重心长的说,“四儿啊,都没有,你问我干屁呀?不是有说法吗?按你们的规矩来呗。”

  必须得心领神会啊,钱四儿坏笑着说,“得嘞,三哥您就瞧好儿吧!不折腾丫挺得翻天覆地,我就不姓钱。”

  王老实还是有点不放心,嘱咐了一句,“别玩儿过喽,差不多就行了。”

  “好嘞!”

  放下电话,王老实拿着电话琢磨,今儿这个事儿,*那孙子也是懵了,瞎胡闹,甭管是*,还是郑璥,都不适合奔着大了闹腾,那是给他们老子找不自在。

  若不是钱四儿那一拨人都算自己人,王老实更合理的做法就是再火上浇油,让几个货照死里折腾,事儿越大,他们越没事儿。

  反正最后去擦屁股的是对方。

  钱四儿的办法直接粗暴,就两个字儿,打,砸!

  非要给这两个字儿加点形容词儿,只能是敞开了,痛快儿的。

  至于后边儿的事儿,只要刘彬跳出事外,就一切好办。

  只是李璐咋在那儿出现,王老实有些纳闷儿,手里拿着电话犹豫,是不是该问问,看了一眼卧室的门儿,还是算了吧,反正已经出了事儿,以后再说吧。

  李璐今儿确实倒霉。

  出了车祸是小事儿,关键是她撞的人不对。

  一下子有些想不开。

  回到家里,就胡思乱想,怎么也踏实不下来。

  后来烦躁,她就想找点事儿做,一琢磨,不是有同学过生日么,就尝试着打了电话问问。

  那边儿赵家妹纸晚饭已经吃好,正要出去嗨!

  李璐一来电话,对面儿就闹腾起来,非要李璐赶过来。

  为了这个生日,韩长松可是下了血本,在京城属于顶尖的夜店,无论哪一方面,包括消费档次,都是第一梯队里的佼佼者。

  他们一共十来个人,就算不进包厢,也得小一万,真是不知道他们凭什么有底气进门。

  一般的夜场里,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耸人听闻的事儿,就算传出来的那些,其实都是言过其实,要没有你情我愿的,就不可能成事儿,哪怕闹出来的,其实也是没玩儿到一块去,翻了脸,那样就得看谁更坐得稳,拿得出手,输了的人大都会编造一些颠倒黑白的事情经过,主要目的就是给自己遮羞用。

  要是真如某些人说得那样,谁还敢去玩儿?

  保证最基本的安全,不仅仅是行业的需要,更是社会的共识。

  当然,并不是代表没有那些不守规矩的,比如郑璥家公子那样的货色。

  要是头脑清醒呢,他一般也不敢。

  就算喝多了,身边儿要是有个足够份量的人在,他也不会借酒闹事。

  偏偏今儿个两个条件都不具备。

  小郑这货第一喝多了,第二,身边儿没有人能说得住他。

  坐在包厢里,从上往下看,他的角度正好能看清楚李璐她们那一桌。

  进夜场的美女,俗称夜光版,看上去都美得冒泡儿,其实只能在特定环境里看。

  已经算是顶级档次的夜场,里边儿美女如云是真的,但李璐确实鹤立鸡群,拔尖儿般的存在。

  想想也是,要是没有这个基础,美誉国际也看不上她,王老实也不至于那么处理。

  小郑最喜欢******,着了魔一样的迷。

  李璐她们这一群,都是实打实的学生,李璐打扮得也没太超出许多。

  于是,小郑这货就坐不住了。

  通常,他要是看中了哪位,都会通过中间人跟女方恰谈,对方想要什么条件,他来办,达成协议,自然就上手。

  今儿他没时间,心急火燎的,哪儿还顾得上什么细节。

  小郑带人上去,就玩儿硬的,甩了几沓钱,冲着李璐问,“够不够,不够我还有。”

  他就没想明白,除了站街的,谁会答应?

  李璐更不可能,本来就憋着心思,一下子火儿就蹿了起来,拿起那几沓钱,直接摔小郑脸上,嘴里吐出特干脆的一个字儿,“滚!”

  事情到了这个程度,必须得打架,否则不热闹。

  恰好同样在楼上的小六看见了,换了别人,他就一看热闹的,那是李璐,小六认了出来。

  这哥们儿脾气突然火爆起来,顺手抄起一瓶啤酒,从楼上就扔了下去,准头儿差了点,不过效果还行,酒瓶子在郑可爽几个人中间爆碎!

  接下来就是打架。

  说打架是钱四儿谦虚,主要是他们打人,小郑几个人的战斗力差了档次,光剩下挨揍了。

  分分钟完事儿。

  钱四儿本来没少喝,打了人,出透了汗,脑瓜儿也清楚了,立马让李璐跟她同学走人,他不担心路上有什么问题,李璐有安保他是知道的。

  小李同志依然花容失色,哪儿还有什么心思待着,可不就听钱总的话,麻利儿走人。

  酒吧方面总算也回过神儿来,他们可是知道被打的是哪位爷,混夜场的也得认识,打人那帮爷是何方神圣。

  他们只能向上汇报,然后告诉钱四儿,*马上过来。

  钱四儿就是趁着等人的时间,给王老实打了电话,询问态度。

  *一露面儿,钱四儿呲着牙,缝里迸出一个字儿来,“砸!”

  轰!

  彻底乱了套!

  *整个人都傻了,还没张嘴就动手,你丫不讲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