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一,这事儿巧得哟

八百四十一,这事儿巧得哟

  原宿舍中人,都明白李璐的情况,心里再看不起,谁也不会说出来。

  偶尔议论的时候,也是背着人,比如这个韩长松,他知道自己女友室友来头如此复杂,也忍不住多想点什么。

  他的态度不卑不亢,适当的热情,充分体现了赵妹纸男友该有的表现。

  很快,人凑齐。

  李璐已经提前说过,马上就要走,理由是有重要的事情。

  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只能是那个传说中的大老板,虽然李璐从没有亲口承认,她几个室友已经确定以及肯定。

  不仗义,重色轻友之类的词儿漫天飞舞了一会儿,李璐用端着饮料赔了罪,提前离开。

  一路上,她车开得飞快,耽搁的时间有些长。

  有能耐的人都说过一句话,越是着急的事儿越不能急。

  李璐就没遵循。

  出环线的时候,撞了车。

  唐唯主意很正,压根就不为老曹游说所动。

  曹教授把事儿想简单了,也把唐唯这个姑娘没看透,人家姑娘表面上很尊重你这个教授,但是触及底限的事儿,坚决不干。

  老曹盼着唐唯给王老实打个电话询问,他觉得凭借王落实那样的人,必然会考虑更全面,没准儿那事儿就有机会。

  电话打了倒是打了,唐唯在电话里,就没提一句关于老曹的事儿,只是两人闲聊了几句。

  上午的时候,唐唯急匆匆的跟曹教授说,家里有事儿,让她赶紧回去,她已经订好机票。

  老曹看唐唯那个神态,就心里叫苦,这个理由说得太好,他竟然没办法开口问,只能大度的说,路上小心,回头机票报销。

  唐唯别的什么也没提,脚步匆匆离开。

  看着姑娘的背影,曹教授眼神里都是复杂和无奈,他眼下的事情就是怎么接茬儿忽悠南岛方面,既要让对方相信自己对王落实有足够的影响力,还得表明王落实可能来不了是因为有事情实在抽不出身来。

  难度不小,圆得好不好,是个技术活儿,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否则就坏了他曹教授的名头。

  他计算自己在王落实心目中的份量,结果是不重,以至于他都不想亲自给王落实打这个电话,免得把本就不多的那点人情用掉。

  唐唯急着回,不是王老实催,而是她亲娘老子不高兴了。

  郑婕同志没客气,那是她亲闺女,直接劈头盖脸的,“都什么时候啦,你还在外边晃,知不知道还有多少事儿?”

  最近一段时间,前苏那边儿以李梅为核心,办了不少事儿,郑婕是都知道的,她也在准备,可有些事儿,不是别人能代替的,必须唐唯和王老实自己来。

  尤其是昨天晚上,李梅到了郑婕家,又细说了一遍她最近做了什么事儿,其中有一句话让郑婕心里有些受不了,李梅说,“等唯唯回来,咱就催着他们赶紧的。”

  好像这话没啥,细琢磨,郑婕就听出不是味儿来啦。

  重点是‘等唯唯回来’,一个‘等’字,还有‘唯唯’这个人。

  未来的亲家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容不得郑婕不多想。

  人可是个难以用正常思维去理解的多重结合体,郑婕给唐唯打电话的时候自然就没了往日的宠溺,而是了略带严厉。

  这本也没什么,婚前,不仅仅是新郎新娘焦躁容易出心里问题,对双方家庭也是个考验。

  只等时间过去,一切尘埃落定,也就没了那么多不该有的复杂。

  唐唯是真急着回。

  她就忘了一件事儿,她可不是一个人,为了确保她的安全,王老实给她配备了安保小组。

  唐唯应该在确定行程的时候,跟安保小组知会一声,以便安保做出适当的调整和准备。

  这一次,唐唯完全忘了还有这么个事儿。

  等她坐上车出发去机场的时候,安保人员才知道这位大姐要回京城。

  安保组紧急行动,也没订上机票,这个季节正好是北方到南岛猫冬结束的高峰,离开是主节奏。

  没奈何,他们无法劝阻唐唯换航班,只能联系京城方面进行无缝对接。

  这边儿把唐唯送进安检口。

  京城直接在闸口接人。

  唐唯是安保的重点,李铁军亲自安排了一组人在机场接上了这位任性的未来女主人。

  上了车后,唐唯随口问了一句王老实人在哪儿?

  正好这组人是王老实那边儿轮换下来休息的,自然知道,唐唯问,他们只能老实回答,免得从中有什么想法。

  得知王老实在风景山庄,好些人聚会,唐唯心里一盘算,说她也去,还特意嘱咐,不用告诉那边儿。

  能不告诉么?

  负责这一组的人心里抽抽了半天,那边儿啥情况,他们大概也知道,无论如何得提醒。

  在通讯器上,用了暗语,让那边儿想办法提醒老板,未来老板娘突袭而来。

  几个人还在心里提老板担心,是不是让唐唯发现啦?

  他们想多了,唐唯就不是那样的人。

  她心里知道些事儿归知道,聪明人不办糊涂事儿,唐唯单纯就是想看见王老实。

  不通知的目的呢,也简单,她不想参加那个听起来乱七八糟的聚会。

  他们的车在桥下转弯,在辅路口上,京城的车流强大,有时候就不给司机辗转腾挪的空间。

  斜刺里,突然一辆车就撞了上来,躲都没得躲!

  好在对方采取了措施,速度降低了不少。

  车是撞上啦,几个人都没事儿,至多也就吓了一跳。

  李璐开得车直接撞上了唐唯坐的车。

  负责保护李璐的那一组,就在李璐的车后边儿,庞欣在,她一眼搭上人家的车,马上傻了眼,折算哪一出啊?

  李璐也吓坏了,她赶紧跳下车,查看情况。

  车上的人没下车,他们没看见李璐的时候,光是车就知道哪位大爷了,每一个人心里都古怪的不能行,特么的,老天爷啥意思?

  这事儿不能拖着呀,唐唯这车上的赶紧下来一位。

  李璐看见人也呆住,她认识,整天跟着王老实晃荡的,不就这些个人么。

  她脑子里有点僵,不知道啥情况。

  小伙子很机灵,压低声音说,“装作不认识,车上是老板的未婚妻。”

  李璐浑身一个激灵,差点直接哭了出来,心里不断的跟自己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头一次出车祸,就碰见了那位主儿。

  隔着车窗,李璐是看不清里边儿,她也不敢看。

  此刻,因为两车相撞,这路段顿时拥堵不堪。

  好些个看热闹的人都围了上来,哟,好看,豪车撞豪车,接下来是不是该大比拼啦?

  必须说,华夏很有一些个媒体在为了博取读者眼球时,做了一些有违社会主流的缺德事儿,扭曲了一个又一个群体,刻意的把华夏整体社会性降低。

  基本上大太阳底下舍得自己挨晒看热闹的人基本上都有幸灾乐祸的心态,不过大部分人不自知而已。

  既然都是自己人,也用不着协商,更不用报警。

  其实不用报,警察已经过来了。

  看了下情况,李璐是全责。

  这个警察挺有意思,李璐那么漂亮一姑娘,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就心软了,李璐可怜兮兮,不是别的原因,实在是撞了唐唯,让她心思复杂,悲恸之情油然而生了些。

  警察原本想着两位事主得折腾一番呢,没成想,事情出乎意料。

  挨撞的表示不追究,自己修理自己车。

  李璐也只是点头表示同意。

  邪性!

  再不济,也得是李璐赔人家的车不是。

  警察还在犹豫是不是多过问一下。

  被撞的清醒过来,补了一句,“修完车,我把账单给你。”

  李璐还是点头,轻声说,“行。”

  原来如此,有钱人就是好,只要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警察也乐得如此解决,催着他们,“那就赶紧上车走吧,这路已经堵得不像样儿啦。”

  车子启动。

  李璐自然是换了目的地,知道唐唯来了,她可不能傻不啦叽的还跑王老实那儿给自己找没脸。

  庞欣在后边儿一脸古怪的跟着,今天这事儿得巧到什么程度呀。

  唐唯没下车,不代表不关心,车一动,她问,“认识?”

  嘶!

  几个人都蛋疼,咋回答?

  其中一个还算机灵,含糊其辞的说,“见过几次,也是美誉国际的人,回头走下保险就成。”

  唐唯点了下头,回头看了一眼,早就没了踪影。

  对方很漂亮,或者说从女人角度来说,那个女孩儿很有味道。

  不知道为啥,唐唯就忍不住觉得对方似乎跟自己不同寻常。

  庞欣下了车,来到李璐身边儿,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李璐,轻轻拉了她一下,“我开吧,咱先去修车。”

  李璐慌乱的点点头,说,“我想先回家。”

  庞欣说,“那好。”

  ※※※

  山庄里,饭局已经开始。

  前三杯都已经喝了下去。

  小朱走了进来,在王老实耳边儿小声说着。

  王老实好不容易调动好了情绪,听完小朱的话,脸上那叫一个精彩,好一会儿,他才无奈的说,“这个事儿你处理下吧,人没事儿就好。”

  说真的,王老实是让这么巧的事儿雷得不要不要的,寸劲儿都不带这样的。

  也就是现代科学知识深入人心,换做古代,指不定得有多少人跳出来指着王老实鼻子骂他不修私德,老天都看不过眼去。

  魏云芳坐得离王老实不远,就听见一句人没事儿就好,连忙问,“落实,怎么的啦?”

  搁在桌面儿上这事儿不露脸,王老实连忙摆手故意笑着说,“没事儿,咱吃咱的。”

  老关也听见了,尤其是王老实脸上刚才没藏住事儿,他放下筷子,看着王老实说,“今儿这儿就没外人,落实你要是有事儿就说,谁还能挑你的理?”

  你说你们老实吃你的、喝你的就不行,瞎打听什么,打听出来放心里就是病。

  王老实本来打算糊弄过去,一看,哟,满座的人都看着他,全特么的一脸关心。

  得,王老实心里抽了抽,硬着头皮说,“真没啥事儿,唐唯回来了,刚才路上车碰了一下,人都没事儿,正往这儿来呢。”

  换谁都得嘴上客气下,关心关心。

  遇上一个没心没肺的主儿,吴楠悦。

  一听唐唯正要过来,她可是知道还有个李璐就要到了,她脑子里都是一个画面儿,那就是唐唯和李璐撞见,王老实那货生不如死的窘样儿,那个画面儿,想想都酸得慌。

  扑哧儿!

  吴楠悦实在忍不住了,刚刚喝到嘴里的苹果汁喷了出来,一捂嘴,鼻子眼儿不争气,串了道,这叫一热闹。

  一个大姑娘,虽说老了点,这样高端的宴会上出这么档子事儿,脸上哪儿搁得住,吴楠悦赶紧起身去收拾,顺便躲躲羞。

  靳玉玲也是知道的,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王老实一眼,起身跟着吴楠悦出去,还有沈佳凝。

  屋里人都选择了装没看见。

  不知道的人心里都觉得不合适,您吴大妞儿啥意思,听见唐唯撞车这么开心?

  ‘活该!’王老实心里鄙夷了一下吴楠悦,他倒没往歪处想,猜得出吴楠悦为啥那德行,不就是等着看自己笑话么。

  刘彬眼珠子一转,拉着几个人举着酒杯冲服俊他们来劲儿。

  服俊此刻已经放平了心态,开饭前,他已经大体上知道这一桌子都是什么人,心里是暗暗心惊的。

  他脑瓜转的快,马上就替王老实补充了为啥带他来参加这个饭局,也理解了王老实组织这个聚会的深刻意义。

  说别的没意思,服俊只能说,‘你王董做人做事讲究,真仗义!’

  一看人家刘大公子开动,他立马举着酒杯,服俊的模样就是舍命陪君子的范儿。

  钱四儿偷了个空儿,来到王老实跟前儿,小声献计,“三哥,我去打个电话吧,别撞了车?”

  王老实这会儿是越看钱四儿越有抽丫一顿的想法,“不用,多大点事儿。”

  就这一句,钱四儿顿时对王老实景仰得肃然起敬,了不起,三哥这种事儿都拿得起,还有啥不行的!

  卫生间里,再也不用顾忌什么的吴楠悦爆笑不停。

  靳玉玲皱眉推了吴楠悦一把,“楠悦,今儿这事儿你可不对,还笑?有意思吗?”

  吴楠悦已经直不起腰来,扶着化妆台摆手说,“不行啦,让我乐一会儿,你们就不知道里边儿的事儿,哈哈,不行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