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四十,人算不如天算

八百四十,人算不如天算

  服俊心里打已经算好,话今天必须说出口来,既然王老实有意探讨人生哲学,那就谈呗,咱读书又不少,还不至于没得说。

  人算不如天算。

  讨论到激烈处,来了个人,那新。

  功夫不大,又来了个刘健。

  很快,钱四儿赶来。

  就跟王老实发了召集令一般,平时看不见人的货们都溜达了出来。

  服俊心里拔凉,得,跟他们热闹吧,他这人其实不大喜欢如此闹,更愿意找个清静地方,稳住心神去思考,创业么,就得有这个心思。

  当然,有人不一样,碰撞出火花,也不能说错。

  王老实同样迷糊,今儿是怎么啦?

  既然来了,那就别矜持,王老实直接给钱四儿下了个任务,叫号喊人。

  只要是在京城的,钱四儿顺着电话打了一遍,然后信心满满的告诉王老实,“该来的都来。”

  王老实问,“你说了去哪儿?”

  钱四儿说,“老白说去他那儿。”

  “别,换地方,他那儿一年之内我不去。”

  知道的人立马笑了起来,王老实把老白那地方祸害的不善,这时候过去,心里有阴影。

  几个人挑了好几个地儿,都有人说不合适。

  王老实扫了一眼服俊和刘健,这两货不是好东西,坐一边儿看着不说话。

  钱四儿那还挖空心思找地方,王老实拦住他,“算了,挑什么挑,就老牛那儿吧,自己人的地方,方便。”

  临出发的时候,王老实还问服俊,“你那儿有谁对心思,喊过来一块儿热闹。”

  服俊连连摆手,“没有,他们不习惯这个。”

  看刘健,那货照样,摇头表示没有。

  其实王老实何尝不知道今天这个饭局有多特么的不搭界,混搭的有些厉害。

  既然如此了,那就来点更带劲儿的,王老实就不是怕事儿的主儿,上了车给丁震源打电话。

  老丁没多想,老板请吃饭,自己又没地方去,当然答应。

  然后是傅颖。

  难得回京城,傅颖是个孝顺的,得回家看爸妈,哪怕王老实是老板,人家也不跟着凑热闹,她问,“非得去吗?”

  王老实懂了,笑着说,“这不是看你辛苦,打算犒劳你,既然你要陪叔叔阿姨,我可不敢争,那成,回头儿再说。”

  服俊和刘健都挤进王老实的车,两人眨巴着眼睛在想,电话那边儿是什么来路?谱儿还真不小,连王老板亲自打电话都没给面子,牛叉啊!

  放下电话,王老实想了下,今儿这场面有点乱,估计自己下场不会多好,身边儿不能没个人,就给李璐打了电话,让她也赶过来。

  安排的算是细致贴心了。

  等到了地方,跟往常一样,老牛早就带着人候着,足见这老家伙做人已然成精,表面的东西举重若轻。

  王老实下了车,握着老牛的手,如每次一样抱怨,“老牛,说了多少回,咱还用得着这个形式?”

  老牛也是老话新说,一脸应该的,好像发自内心一样,指着自己身后的人说,“我怕他们坏了规矩,我老牛不能忘本。”

  老狐狸!

  给老牛介绍了服俊,刘健他是认识的。

  老牛找了个机会,小声跟王老实说,“王董,今儿到底是个什么局儿,怎么吴小姐跟靳总也来啦?”

  王老实脸上笑容顿时僵住,靳玉玲还略好些,那个吴楠悦简直让他头疼,最怵就那丫头。

  老吴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时候,该蛰伏的就的伏着。

  除了一些必要露面儿的活动,很难听见老吴发声,王老实能理解他目前的处境,基本上自己也避免和老吴有什么交集。

  吴楠悦是直系亲属,也合该如此。

  像今天这么乱的场面,她就不该来。

  钱四儿个二货,脑子进了什么玩意儿,咋把吴楠悦给招来,净添乱。

  “好久没见了,再不见个面儿,以后生分。”

  最里边儿那栋楼,几乎就是王老实专用,钱四儿的车慢,脚步却跟得上,王老实还没走到,他就跟了上来,还满脸欢喜的表功,“三哥,小六他们几个立马就到,彬哥也快进门了,今儿大伙儿心气都挺高。”

  真想直接抽丫一顿,王老实没正眼儿瞅他,“好啊,今儿你坐主位,多喝点。”

  那货还没听出来,满脸堆笑客气,摆着手笑说,“三哥你逗我呢,那儿哪儿有我的份儿,我就伺候局儿。”

  进了屋,王老实满眼一看,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不光是靳玉玲、魏云芳、吴楠悦,特么的沈佳凝也坐那儿,稳重的跟个大家闺秀似地。

  今儿到底出门时撞了什么呀!下回一定看黄历。

  想到一会儿李璐再过来,王老实牙都不合适了,酸爽的实在。

  别人还好,吴楠悦看着王老实,脸上那个小模样咋看都别扭。

  王老实干笑着跟几个姐们儿打招呼。

  魏云芳和靳玉玲哪儿能不知道其中玄妙,笑吟吟的看着。

  吴楠悦带着诡异的跟王老实点头。

  沈佳凝没想到今天是这样的,否则她才不来,吴楠悦强拉她过来时,可没说有这个情况。

  等老邱笑呵呵的走进来,王老实总算发现钱四儿办了一件人事儿。

  趁着大家还在互相熟悉,扔下身边儿的服俊跟刘健,王老实拉着老邱又出了房间。

  老邱问,“老板,有什么事儿让我去办?”

  王老实松了一口气,说,“没事儿,就是出来躲躲。”

  老邱,“、、、、、、”

  “你口袋里有烟没?”

  老邱不抽烟,但包里绝对有,掏出来递给王老实,连打火机都有。

  王老实就喜欢老邱这个态度,总是想得那么周全。

  还没抽一半儿,吴楠悦拎着小包儿,走了出来,一脸笑容的看着王老实。

  得,这死丫头,脑筋越发灵光。

  老邱多明白事儿,跟吴楠悦说,“吴总,老板,我先进去打招呼。”

  吴楠悦点点头,这是对老邱懂事儿的表扬。

  对面来了一个服务员,很有礼貌的靠边儿走。

  等人家走了,吴楠悦笑咪咪的问,“我怎么看着你不高兴呢?可是你自己让钱四儿喊我们来的。”

  “你啊,老是胡思乱想,哪有那种事儿,想多了。”王老实必须不能承认,打起精神来说。

  谁也不是傻子,只要用心,完全可以看得出,吴楠悦没坚持,手指挽着自己的长发,说,“你那个小明星来不?”

  王老实脸抽了抽,硬着头皮说,“来啊,今儿不就是想大家一起热闹么。”

  吴楠悦有些意外,眨巴了几下眼睛,“你倒真是心宽。”

  王老实故作不解,反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钱四儿从屋里出来,一看王老实跟吴楠悦在说话,犹豫了下,还是问,“三哥,人到的差不多了、、、、、”

  王老实本来看他就来气,没好气的说,“你急个什么劲啊?”

  钱四儿一缩脖子,迅速退了回去。

  吴楠悦捂着嘴乐了,用手指着门口说,“某人恼羞成怒喽!”

  王老实正色问,“你最近在忙什么?”

  一贯的手法,转移话题,还特自然,很少有人发觉,王老实这一招用出来,鲜有不成的。

  吴楠悦再聪明,也照样跪,刚才都是开玩笑,纯粹就是拿王老实的短处逗着玩,王老实这么一问,她自然要认真回答,以前王老实能让吴楠悦无可奈何,也留下了心理记忆,“还能干什么,上学呗。”

  初步得手后,就得宜将剩勇追穷寇,王老实继续深入,脸上还颇有忧色,“我大概能理解你家目前的处境,说真的,我有点后悔让你参加今天的聚会,影响不好。”

  吴楠悦神色一黯,摇头轻声说,“没事的,你想当然了。”

  嘴上硬气,但毕竟底气不够足,目前上层博弈的厉害,她二叔眼下并不稳固。

  眼见吴楠悦情绪不对,王老实后悔提这个了,自己多不仗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上前一步,刚才躲,退后的比较大,说,“我是对你二叔有信心的,些许宵小不足为惧,总有云开雾散的时日。”

  吴楠悦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露出比较艰难的笑容来,说,“我也相信,二叔还说起你呢。”

  “说什么啦?”

  “夸你有大局观,知道进退,也会藏锋。”

  王老实故意点点头,一脸正经的说,“嗯,很客观,也实在,你二叔看人很准。”

  “德行!”吴楠悦实在受不了王老实这样,直接笑了出来,那一丝阴霾消散无踪。

  “唉,问你个事儿,你这样在外边弄外宅,你那个小媳妇知道不知道?”

  王老实顿时崩塌,咋又转了回来?

  好吧,咱大老爷们儿,让着你点,这个事儿王老实一直不愿意直接面对,他心里是有数的,“她应该是知道的,恐怕她爸也听过风声。”

  吴楠悦了然,“她很聪明。”

  没奈何,有时候聪明人不会装就是遭恨,王老实又退开一步,“不仅聪明,还很大气。”

  “就得瑟吧你。”

  王老实嘿嘿的笑了笑。

  “我先进去了,让你屋里那个小情人出来,省得那位小明星来了,你没机会说话。”

  这丫头怎么就认准了呢,王老实无奈摊开手再次表示,“跟你说过了,我跟她没一毛钱关系,顶多就是当初合作还算愉快。”

  吴楠悦撇撇嘴说,“跟我还装?”

  王老实脸上无比认真,“真的。”

  吴楠悦伸出大拇指来,“我就喜欢你这不要脸的坚持模样、、、、、、”

  突然,她神情一滞,转身直接推门进去。

  王老实心里略微沉重了一下,勾起那丫头的心思了,真是没办法。

  现在他满心就是把钱四儿那货拽过来,使劲儿抽十分钟,他算是把今天的事儿彻底搞砸。

  屋里边儿,服俊那叫一不舒服,要不是有丁震源在,他得跟王老实拼命,有这样胡闹的?还有没有人性在啦?

  倒是刘健,跟曹老板和老白等人说得挺欢快,两位老板也给刘健介绍其他人,不亦乐乎的那种。

  丁震源就不行,大部分人都认识,他却跟这些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幸亏有服俊在,两人共同语言还是有一些的。

  他们两人的区别就是丁震源更正统些,属于学院派,而服俊说野路子,思维更跳跃,他们都没有往深处说,要不同样说不到一块儿去。

  原本应该居中协调捏合的王老实,却躲在外边儿不肯进来。

  屋里气氛总是透着怪异。

  李璐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怎么那么倒霉啊!’

  今儿又说了一遍。

  王老实在她那儿住了两天,折腾的有些厉害,憋时间久了,效果就是不一样,坚持锻炼同样也行。

  接连两天,李璐都迟到,不是她起不来,而是王老实赖床,早上还要再来一次,李璐只能到中午的时候才去公司。

  今天她接到了学校同学电话,有人过生日,要她过去参加。

  李璐没拒绝,买了礼物就奔约好的地方。

  刚停好车,车还没熄火,王老板电话就到了,李璐不禁哀嚎,“我怎么那么倒霉啊!”

  礼物是她特意挑选的,大号泰迪熊布偶,室友最喜欢这种玩意儿,本来可以好好热闹一番,李璐没办法,她不能拒绝王大老板的要求。

  不过已然到了这里,肯定得先上去应付一下再走,否则以后没脸见人。

  硬着头皮抱着泰迪熊进了室友订的房间,此刻人还没来齐,只有室友和她眼下的男朋友在。

  过生日的室友姓赵,一看李璐进来,又看见硕大的泰迪熊,尖叫着扑过来,搂着李璐,“小璐,你总算来了,我以为你把姐妹儿忘了呢。”

  李璐勉强笑笑说,“哪儿能呢,这不一听说,就赶紧过来给您老贺寿。”

  “给,送你的,生日快乐!”

  李璐把手里的大熊递给赵家妹纸,小赵同志满意的接过礼物,很真诚的说,“谢谢你,小璐,其实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还买礼物来,谢谢你。”

  赵家妹纸一番话,让李璐听出了些许的异样来,经久不见,原先单纯的室友也学会了圆滑。

  “长松,来,给你介绍我们系第一大美女,李璐,这是韩长松,播音系的。”

  韩长松自打李璐进来就在偷眼观察这个女友口中的大人物,当然,也是被社会所不耻的人,不耻也就是道德高尚那一拨人,真正认识到社会残酷的嘴上也许能附和,心里未必真那样想。

  “你好,我是韩长松,很高兴认识你。”

  李璐也赶紧说,“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