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八,丫的喝多了!

八百三十八,丫的喝多了!

  到了鸟语花香的时节,前苏如同绽放的鲜花,华夏第一村的名号没有挂上,却不输南边儿那个村

  与那村相比,前苏村底气更足。

  毕竟那村是举全省之力硬生生堆出来的,依靠大项目和贷款、扶住资金。

  真要分析下,那就不是个村,就是刻意把工业模式强行嫁接到农村上。

  看上去花团似锦,闻起来疑窦丛生,吃下去一嘴恶心。

  前苏不一样。

  自力更生,虽说有王老实那妖孽作祟,却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后来也有锦上添花的,也仅仅是添而已。

  比拼实力,前苏比起数字上的那个村不知强了多少。

  也就是前苏不想挣个虚名。

  真正的华夏农民都知道一句话,猪怕肥的。

  几年来,新区方面已经多次提出强带弱,让前苏兼并附近的村子,逐步发展为大城镇,走跨越式发展。

  村里很多人都是乐意的,王老实又当了恶人。

  扶持不是不行,新区提出来的模式不对,会给将来埋下祸根,人心隔着肚皮,新进来的外村村民能够接受近距离的落差?

  王老实是打死都不信。

  后来,新区方面也就不了了之,没有过分逼迫。

  单从人文环境上说,前苏是个更接近淳朴的村子。

  这几年来前苏旅游的人越发多起来。

  曾经有过一回,村里打算设卡子卖门票,让王老实知道了,好一顿奚落。

  从此那样的提议再没有。

  华夏最优秀食材供应商的发源地,前苏有很多值得市民去的地方,遍布的农家院落,采摘园,还有小河边儿专设的烧烤区,都很吸引人。

  四月是黄金季节,前苏村里游人如织。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人走得很快。

  这人叫朱孟和,三十来岁,不是前苏本村人,他母亲是前苏嫁出去的,论起来管王老实得喊舅,很远那种。

  朱孟和供职于前速食品公共关系部,是个负责外联的小主管。

  别看只是民营企业,和别的地方一样,同样复杂。

  职位分油水和贫瘠,公共关系部,说白了,就是处理与政府或者其他方面的关系,是个体面的部门,但油水实在比不得其他部门。

  这个部门的员工除了薪水,出差补助之外,就能指望年终那点奖金。

  摸着良心说,前苏食品的待遇相当不错,欲壑不满那就是人性的问题。

  这个朱孟和人性就不咋地。

  他跟段伟接触,并非那么简单。

  朱孟和与普通员工相比,身上多了一个因素,他算是前苏外戚子弟,半个自己人,属于可以放心那种。

  谈判事关重大,其中又参杂了很多不为人所知的辛秘,王老实肯定不能大大方方的谈,什么手段都没有。

  也不用王老实和程志翔亲自做,那新都不用出手,只需要出动一个专门应对小组就足够了,本来就没打算怎么着,预防为主。

  朱孟和的任务就是借其工作性质,与对方人员接触,交好其中一两个,能套取点什么算什么。

  这货倒是听话,四处胡乱折腾的时候,结果就跟段伟对上茬儿啦。

  休息日,段伟在烧烤河滩架起了炉子,约朱孟和去。

  小朱同志犹豫了下,还是跟上边儿说了,他的主管没反对,叮嘱了几句,就让他去。

  河滩那里颇拥挤,路过停车场的时候,朱孟和就知道今天里边儿会挤爆。

  果不其然,到处都是人。

  孩子们正兴奋的满地跑,哪怕有安保人员维持秩序,整个河滩也显得过于闹。

  游客们大都夸前苏财大气粗,不为别的,就这片地儿,设施那么齐全,还有那么多维持秩序的,打扫环境卫生的,投入绝对不少。

  一开始,前苏的村民也觉得难以接受,后来还是王庆其从王老实那儿听了解说,又找了个明白人给村民做工作,才没起风波。

  如果这些人真的只烧烤,还全自带,临走啥都不要,那真是遇上会过日子的,没辙,你收费人家也不来。

  但华夏人讲究穷家富路,舍得在外人面前掏钱。

  河滩这里有专门的区域,那是前苏村里的专用地方,卖一些小玩意儿,酒水之类,还有新鲜的食材,当然,也有烧烤用的各种用具。

  销路很不错。

  另外,凡事就怕认真,绝大多数游人走得时候都会光顾下前苏大市场,还有采摘园,前苏旅游的收入里,河滩贡献很大。

  村民们这才真正服了。

  穿过人丛,朱孟和看到了最边缘的段伟,正在熟练的忙活,小烧烤炉,一个保温储藏箱,好像还有冰桶,一把遮阳伞,两张折叠椅,折叠桌,还不错,很专业。

  其实段伟一直在寻找朱孟和的身影,他担心最后这位爷不敢来。

  看到的时候,他真是松了一口气,好的开始,成功的一半儿。

  “来啦、稍等一会儿,这就开烤。”

  段伟说话很随意的样子,用手指了指冰桶,“有冰镇啤酒,口渴了先喝着。”

  天气确实热,薄外套已经穿不住,朱孟和身上燥热,除了天气原因,心里因素占据了很大一块儿。

  他没客气,掀开冰桶,拿出一罐来,打开,大口大口的灌了一半进去,“真爽!段经理也来一罐?”

  段伟笑着摇头说,“先等会儿,我考完这些串。”

  朱孟和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刚要抽出来,段伟扔过来一盒,“抽这个。”

  嗯?跟外边儿卖的那种不一样,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特供?

  朱孟和打开,点上一根,美美的吸了一口,味道确实比自己买的那个强很多,“好烟呐,看来段经理路子很野呀。”

  段伟笑笑,不说话,专注的烤串。

  野外烧烤,吃得是气氛,味道什么的反而不重要。

  段大厨烤了不少,两个人其实没有心思吃,啤酒喝得也不是很多,没谁缺心眼儿到这种情况把自己放倒。

  你一句我一句的那么试探着,怎么听都不着边际。

  灌下易拉罐里的啤酒,段伟手上用力,捏瘪了罐子,似乎是下了决心,看了下周围,应该没人能听见自己说话,“我猜咱俩的工作应该差不多。”

  朱孟和也在发愁怎么打开话题,没想到对方就这么直白的捅了过来,愣了下,也咬牙说,“也许吧,这年头儿,干点啥都不容易。”

  小狐狸,段伟暗骂了一句,对方还很谨慎,说明人家还有顾虑。

  “朱经理在前苏食品工作有多少年啦?”

  “三年半,快四年了。”

  段伟故意一脸的惊讶,说,“这么长时间,那得算元老级别了吧?”

  认同归认同,却不能让别人知道,朱孟和嘴上说,“哪有,没得比、没得比。”

  “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搞清楚,段经理到底算哪一个公司的,美帝的还是部里下属的?”

  放下手里的串子,段伟擦了下手说,“严格起来都不算。”

  朱孟和看着段伟。

  段伟从冰桶里又拿出一罐啤酒,冲朱孟和示意,要不要?

  朱孟和举起自己的,还有。

  嘭,打开,喝了一口,放下,“我跟朱兄接触了几次后,总感觉我们是一类人,我的任务不是谈判本身,更多的是外围。”

  露骨,直接,朱孟和身体一僵,他重新点上一支烟,掩饰自己的惊讶,“我没太听懂段兄的意思。”

  称呼上,两人都变了。

  段伟双眼一眯,脸上露出些许凝重来,看着远处孩子们嬉戏,若无其事的说,“说起来,你我都是打工,有些事儿完全没必要那么认真,互惠互利的不好吗?”

  朱孟和坐直了身体,“这话儿怎么说?”

  “朱兄缺钱吗?”

  对方问出这个话来,朱孟和并不意外,没有这个,他今儿也不来,淡然的回答,“也许只有我们大老板那样的才有资格说不缺钱。”

  他是真缺钱,挣得不少,可紧挣不够慢花,朱孟和最大的爱好就是足球,本来挺好的,可以强身健体,问题是这货自己不愿踢,喜欢看别人踢,那也行。

  但是涉及到足球的东西太多,尤其是花大钱的那项,太坑人,跳进去的就没人能出来。

  朱孟和也不比其他人强到哪儿,所以,他也没逃出来,越陷越深。

  再不搞钱,他知道自己会把命丢进去,那帮家伙一个比一个心狠,若不是看着自己有个好工作,收入颇丰,早就办了自己。

  所以,他缺钱,非常的缺。

  段伟太小心,朱孟和努力营造出来的那层纸壳子,一把就能撕碎,根本用不着兜圈子,直接拿钱出来砸,朱孟和根本就接不住。

  他提出来互换消息,明显不是朱孟和希望的。

  脸上都带出来了不屑,朱孟和口气变了,在满足他需要之前,他还要保证自己的现在,用华夏最缺德的一个词儿回答了段伟,“看吧。”

  段伟那货很精,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麻利儿改口,“我也知道,我这儿没多少朱兄感兴趣的,不过,有人愿意出高价。”

  朱孟和内心开始斗争,脸上都带了出来,钱是他最大的短处,段伟第二弹直接命中。

  四下打量后,段伟从地上包里拿出一张卡,推到朱孟和面前,“这是十万订金。”

  他也是豁出去了,在前苏多待一天,段伟都觉得多余,不如拼了,哪怕对方是故意的,自己所作所为也说得过去,此类手段哪儿没有?

  朱孟和说话颤音都带了出来,“你们对哪些消息感兴趣?”

  “都行,只要朱兄能接触到的,都可以,价钱不是问题。”

  朱孟和脸色苍白,咬着牙从桌子上飞快拿起卡片,塞进自己口袋里,又拿起啤酒猛灌进去,喝光,一抹嘴儿,咧开嘴阴恻恻的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凭什么他们就荣华富贵,我特么的就穷一辈子!”

  段伟一看,完啦,丫的喝多了!

  人的酒量不是恒定的,除了年龄、身体之外,还要看心情,有时候压力大时,也能发生突变。

  朱孟和就是多了,他变化之快,让段伟根本没有喜悦,只目瞪口呆。

  特么的早知道你孙子这尿性,老子费那么大功夫干啥?

  直接拿钱成摞的拽脸上不就得啦!

  行,那就把酒言欢吧!

  ※※※

  周兴甫没想到王老实那么小心,也不知道人家如此复杂的体系。

  段伟也没意识到,自打他一出现,就是重点盯的对象。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中,时间是很长了,不代表别人就松懈,他段伟可是上了号的人物。

  朱孟和与段伟见面儿,负责监视的也知道,问题是他们见面儿时那种情景不对。

  是个二傻子都能感觉到朱孟和有问题。

  两个人烧烤基情之旅还没结束,情况就到了负责人手里。

  负责的人不敢自专,立即报到程志翔那里。

  说起来,老程心里挺反感这种事儿,从来都是不冷不热的。

  一听可能是自己一方的人员被对方收买,程志翔就气不打一处来,尤其是自己人还肩负了使命去勾搭对方,没想成让人家给策反了。

  真特么丢人现眼。

  担心倒是不用太担心,以朱孟和那个级别,也没办法知道太多有用的资料,问题是这个人和这种事儿忒膈应人。

  程志翔考虑了半天,决定压下这个事儿,“先盯着,放放再说。”

  汇报的人也这么想的,特么的才开始,虽说结果有点闹心,不过也不是没其他可能,既然程总这么说,他乐得呢。

  返回到前苏河滩,段伟已经彻底不知所措,对方很二,这个已经确认,就是二得程度超乎想象。

  朱孟和喝得有点大,大到有些离谱儿,这货不但酒量不行,酒品更差劲儿。

  凌乱中,段伟捏呆呆看着朱孟和赤膊上身,抱着不远处一棵树拼命的抽打,用的是皮带,边打还不停的破口大骂,也算他裤子上的扣子对得起朱孟和,没绷开。

  从文学性的角度来说,朱孟和骂的一点水准都没有,骂街的几大要素算是都没掌握,完全是发泄式的,毫无章法可言。

  如此精彩的事情,必须围观,其实都不用招呼,周围好多人呢。

  段伟还发现,朱孟和这货还特么的人来疯,看到人多了,更特么的来劲!

  这样的人,他拿来换钱的消息能靠谱儿?

  这德性的人,办这种仔细事儿,不会砸锅?

  段伟是一丁点信心都没有,刚才的喜悦早特么的不知道找谁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