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七,吃的事业

八百三十七,吃的事业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饭香,下了车的王老实才意识到自己饿了。

  可能这个点都在做晚饭,家家户户都在厨房里忙活。

  曾几何时,华夏人热衷于下馆子,以到饭店里吃饭为美,没有目的,纯粹就是为了去饭店而去。

  甚至还有人四处宣传,自己家里不像过的,连续多久不开火,说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不易掩饰的得意。

  目的自然就是炫耀其家财丰富,可以吃得起馆子,长期吃。

  也不能怪他们做人是不是有问题,长久以来,华夏老百姓穷怕啦、也饿怕啦,还有个不好的标杆,很多干部职工整天吃吃喝喝,不正之风盛行,更兼之华夏民族饮食传统流传已久,才有了那么不正常的现象。

  物质生活正在丰富中,与过去几十年不可同日而语,主流舆论的引导,跟国际接轨的日益紧密,越来越多的人幡然醒悟,原来在家里吃饭那么重要。

  悄然间,在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正在盛行回归家庭餐桌的思想。

  王老实乐意看到这样的变化,说心里话,他对在外边儿的应酬是深恶痛绝的,家里多好啊,简简单单,用不着吃东西还得斗心眼儿,吃人饭说鬼话,糊弄别人自己还得信,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各种原因里,肯定还有一个不容忽略的,那就是安全,食品的安全,近来媒体不断曝光某些丧心病狂到令人发指的案例,多少都会推动这种变化。

  相应的,前速食品的压力越发巨大,企业已经到了一个无法突破的瓶颈。

  没人跟王老实汇报,是艾碧菡自己分析出来的。

  前苏食品的上升势头根本就挡不住,多年来的坚持,已经成为华夏老百姓心目中放心的代名词。

  程志翔汇报给王老实的文件中多次提出了扩张的意思,按照原有模式,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解决,速度太慢,完全跟不上订单的增长速度。

  所以,他率领下的前苏领导层提出了一个兼并式发展的模式。

  通过对某些规模性同类企业的收购兼并,由前苏控股,输入新的管理模式和生产理念,让企业的生产供应能力有一个飞跃式发展。

  听上去很是那么回事儿。

  王老实看过后,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方案是拿前苏食品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信誉当作商品卖,在摧毁前期多年的努力,成就眼下的盲目扩张。

  最后的结果不用预测,一定是前速食品在不断出现的问题前挥霍掉自己的生命,沦为一家平庸的企业,甚至就此毁灭。

  程志翔提交的是讨论稿,王老实没急着批示。

  他也没找程志翔沟通这个事儿,老陈还在忙其他的,王老实自己也在斟酌,自己的决策是不是百分之百正确。

  程志翔与自己都需要时间和空间,大战略不能含糊而过,哪怕否决,也要有理有据,经得起考验。

  做老板时间长了,王老实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光要企业发展,还得要手下人同样获得发展的机会与平台,粗暴的直接否决,将深深的挫伤程志翔及其团队。

  或许程志翔自己都未必有把握,他没准儿跟自己一个想法,在必要的时候,把问题上交。

  别人能推到自己这儿,王老实往哪儿推?

  他不知道。

  跟在王老实周围的安保换了人,今天不是朱助理那一组。

  这一组的人紧张起来。

  倒不是周围有什么情况,而是老板走路的速度,慢,越走越慢。

  几个安保都快哭了,老爷您这是要整啥呀!

  特么的,破小区,弄这么多绿植干啥啊,知道能藏多少人不?

  还有,这地方哥几个真不熟,前边儿都有什么情况呢?

  没多大功夫,几个安保额头就冒汗啦,可谁也不能打扰老板思考人生吧,嗯,没错儿,应该是在思考什么。

  王老实的仇人不少,都错过了天赐良机,没人大晚上的跑这儿来伏击。

  也许是思考的差不多啦,几个安保护着王老实终于走到了李璐房门前。

  一个上去给王老实敲门,其他几个警惕的看着几个方向,最后关头才是要紧。

  不是他们瞎紧张,华夏太大,良莠不齐,什么人都出,尤其是南边儿出过几个大案,涉及的受害人都是响当当的富豪,为了钱敢于不要命铤而走险的不在少数。

  自打进入这个团队的第一天开始,李铁军就给她们灌输一个概念,想着找老板麻烦的人数不胜数,每一分钟都不能大意,谁也没有第二次机会。

  危言耸听吗?

  李铁军不认为。

  整个安保团队也不会认为。

  王老实自己也从不这么认为。

  除非必要,王老实几乎不干涉安保人员的工作,也不会故意给他们制造难度,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谁知道暗地里藏着什么鬼魅魍魉。

  门开啦!

  负责叫门的那哥们顿时脸色一呆,本能的做出了防御姿势。

  是个胖丫头,脸上还带着黑色的面膜,跟鬼没啥区别,也就是他胆子肥,要不吓一跟头也不新鲜。

  王老实也看到了,抬头看了看房子,没错儿啊,就是这一套,有客人?

  “谁呀?”李璐从胖丫身后挤了过来,一看就明白了,她脸上也敷着面膜呢,有点傻,之前可没说来呀,要不打死她也不会带胖丫过来。

  她赶紧走出来,光线不是多足,安保赶紧拦住她,没让李璐接近王老实。

  王老实已然想明白,忍不住乐了,拍了拍前边儿兄弟的肩膀说,“没事儿,是自己人,你们歇着吧。”

  说着,他向前走了几步,看了胖丫一眼,问李璐,“你来朋友了啊?”

  李璐傻傻的回答,“是单位的同事,美誉国际的。”

  王老实冲着胖丫点头,说,“噢,你好,我见过你。”

  胖丫其实脑子已然乱了套,她是猜测李璐跟王老板有事儿,还基本确定了,就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真人,嘴里有点拌蒜,“王、王、董、、、、您、、你好!”

  王老实笑笑,说,“进屋吧,别都外边儿站着。”

  胖丫为难啦,按理说,她是客人,大大方方的进去,问题是人家是老板,大老板,最让胖姐尴尬的是,此刻她身穿睡衣,脸上敷着面膜,想走都不成。

  只能硬着头皮跟在李璐身边儿进去。

  李小姐心里同样敲鼓,她不确定王大老板是不是欢迎她带朋友来。

  她带胖姐进来,也是经过考虑的,首先,胖姐知道自己跟王老实的关系;其次,上次父母带进家门儿,王老实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反应,第三,胖姐盛情难却,人家胖姐妈妈给蒸了好多包子,自己总不能绝之门外?

  最后,李璐是个性格活泼的丫头,她愿意有朋友跟自己走得近。

  进了屋,李璐飞快的给王老实拿了拖鞋,接过外套。

  其实外边儿已经不冷了,不过早晚的时候,还有丝丝凉意,唐唯就叮嘱过王老实注意穿衣服。

  换上鞋,王老实发现胖丫站在门口儿搓手,就知道人家放不开,就冲胖丫笑着说,“别管我,你们该干嘛干嘛。”

  扭头,跟李璐问,“你们吃了没有?”

  李璐摇头说,“还没呢。”

  她看了一眼胖姐,胖姐正往卫生间挪,很慢,估计心里正在挣扎犹豫。

  “是打算自己做,还是出去吃?”

  李璐指着胖丫说,“胖姐妈妈给包了好多包子来。”

  哟,估计差不了,华夏人就这样,但凡敢给朋友或者邻居拿过去的,必然是好东西,不光用料讲究,味道也得超棒,否则得多丢人。

  王老实眼前一亮,没出息的问,“什么馅儿的?”

  没心没肺的是李璐,她自从胖姐进门儿,就没问什么馅儿,而是拉着胖丫显摆自己的面膜,根本没顾上吃。

  她看向胖丫,意思同样是问,胖姐,啥馅儿啊?

  胖丫这会儿说话已经顺溜了,赶紧说,“肉丁韭菜馅儿的。”

  没等别人反应,她赶紧又补充,“肉和韭菜都是从前苏食品店买的。”

  王老实忍不住乐了,他就爱听这个话,甭管胖丫为啥说这个,只能证明一件事儿,老百姓心里非常认同前速食品这个牌子,更坚定了他的想法。

  “你们这个面膜还得多长时间?”

  李璐看了下时间,“还要十分钟吧。”

  要不说这丫头脑子有时候笨呢,还得是人家胖姐,稳定了心神后,思路就清晰多了,她觉得王老板可能是想吃这包子,壮着胆子说,“包子在锅里热着呢。”

  王老实是真饿了,他不管不顾的说,“你们别管我,我去看看。”

  其实就是他想先拿一个尝尝。

  这货直接奔厨房而去。

  李璐冲着胖丫抱歉的看了一眼,小声说,“对不住啊,胖姐,我也不知道他今天要来。”

  此刻,胖姐早就不害怕了,相反,她心里很兴奋,此情此景碰到顶头大老板,先不说好处,坏处肯定没有,她是有笑模样,面膜帮她遮掩住了,“没事儿,我这就走。”

  做人得心明眼亮,该怎么做怎么说,别含糊,也别装,胖姐觉得自己该做的就是马上把脸洗了,然后换好衣服,麻利儿告辞走人。

  李璐没挽留,也不知道该怎么留,跟没办法留。

  “李璐,你这儿有小米没有?”

  厨房门口儿,王老实伸出脑袋来,手里捏着半个包子,嘴里还嚼着问。

  李璐呆了呆,她哪儿知道自己这里有什么,以前就有点速冻的,另外就是泡面,后来自己老爸老妈给买了不少,可她没看过呀。

  胖丫见李璐一脸茫然,捅了她一下,问,“到底有没有啊?”

  李璐苦着脸说,“我也不知道。”

  王老实其实就是那么一问,他想起来小时候吃包子,老妈都熬小米粥的,刚才那个包子吃得舒坦,脑子闪现出粥的模样。

  他嘴也壮,两口把包子干掉,摆摆手说,“没事儿,没有就没有,对啦,包子味道真好!”说着,他还特意伸出大拇指来。

  胖丫对自己老妈手艺信心还是有的,要不也不会来得瑟,本意是给李璐的,没成想捞到大老板,“好吃那就多吃点,带了好多,冰箱里还有呢。”

  都当大老板了,多少得要点脸、懂点礼貌,王老实从旁边儿抽出两张纸来,擦了擦手说,“先不忙,一会儿咱一块儿吃。”

  这是要留胖姐吃饭。

  李璐也反应过来,是啊,人家大老远给送来包子,还没吃饭就走,搁哪儿都说不过去。

  王老实懂事儿,知道给人家留余地,自己去客厅坐着。

  李璐拉着胖姐,小声说,“胖姐,咱俩去找找看,我觉得应该有小米。”

  胖姐没推辞,她问李璐,“你会熬粥?”

  这话问的,好像什么似地,可她真不会熬,脸一垮,“不会。”

  胖姐心里一喜,故意大大咧咧的说,“可怎么说你好,来吧,先找到小米再说,我教你,不难,挺简单的、、、、、、”

  这晚,王老实真是饱餐战饭,小米粥加上肉丁韭菜包子,简直就是绝配!

  入睡前,李璐勉强睁开眼问,“我叫胖姐来家里,你不生气吧?”

  王老实没睁眼儿,含糊着说,“哪儿那么多气,你自己看准人,别想那么复杂。”

  ※※※

  时间回到下午。

  前苏村里,大伟同志正跟周兴甫汇报进展情况。

  按照他说的,很乐观,双方的分歧本来就不大,耽误事儿的还是技术环节,几个关键点解决后,进度在加快。

  周兴甫关注的是前苏方面会不会签约。

  段伟说,“应该没问题,我是看不出什么不对来。”

  周兴甫也知道,主动权在人家手里,段伟这号儿的作用不大,至多就是有个自己人在那儿,心里安定些。

  “别的有什么进展?”

  周兴甫又不是什么好鸟儿,段伟闲着也是闲着,他也没冒险,就是让段伟看看有没有机会,接触些前苏食品方面的人,要是能拉拢一个,或许就不经意间透露出什么消息来。

  段伟犹豫了下,四下打量,没人,压低声音说,“这两天我吃饭的时候,倒是跟前苏食品的一个人聊得挺好,听他的意思,似乎有点希望。”

  周兴甫顿时一振,不再躺着,坐了起来,“大伟,千万别心急,要小心,这是个机会,好机会,花多少钱都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