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六,就是不苦自己

八百三十六,就是不苦自己

  南岛,梅莎酒店。

  这算是南岛顶尖酒店之一,挂着五颗星,也是政府对外招待酒店,唐唯她们这个团队就住在这里。

  条件还是很不错的,拉开窗帘,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碧蓝的大海。

  每天早上或者晚霞时分,拎着鞋子,在松软的沙滩上走上几圈,任凭浪花拍在脚面,惬意又有意境,哪怕时间长,也不会觉得枯燥。

  唐唯就是这么过来的,她很喜欢这里,几乎每天都要去溜达一圈儿。

  工作就那么回事儿,其实是可有可无,整个团队里,基本上也没啥事儿,除了曹教授整天不知道瞎忙活啥,别人几乎都成了旅行家。

  美景、美食、还有钱拿,按说不该抱怨什么。

  问题是这一趟出来的时间太长啦,很离谱儿。

  唐唯也心生疑窦,在和王老实聊天的时候,提过这事儿。

  王老实当时没当回事儿,他是知道老曹那货的,典型要钱不要命,一闻到钞票的味道,什么都不顾,估计这次人家南岛给钱痛快,活儿也多了点。

  说白了,老曹他们就是拿人家钱,替人家编故事,弄个有历史、还带文化的玩意儿,让城市更有艺术范儿,再怎么地,也就那点事儿。

  毕竟老曹接的都是政府的活儿,出不了圈儿,用不着多想,再说,就算姓曹的闹出花活儿来,王老实也不用担心,他可以保证唐唯无碍。

  他可以不当回事儿,唐唯也能不关心,其他人不成,最近几次会议,规模在不断的扩大,就连听众成分也复杂起来,甚至能看到很多老头老太太,拿着蒲扇、拎着水瓶,就差带马扎儿来了。

  不声不响的,夹杂着进来一个南岛投资公司,该公司上到老板,下到普通员工,整个团队都参与进来,其他的不管,就负责接待来宾,把服务员的活儿抢得一干二净。

  台上坐着京城大学的教授和学者,还有那些作陪的政府人员。

  这个组合好怪异,连唐唯都看出些不大对劲儿来。

  中午照例是自助餐,唐唯和几个同事吃完后,就回房间,下午还有一场。

  一路上,几个人小声议论着。

  “我怎么觉得不大像回事儿啊,咱干吗来的?”

  “可不呗,反过来掉过去,就那点玩意儿,也不嫌烦。”

  “唯唯,你那口子是行家,你给问问,我觉得那个公司有问题,拿咱当幌子呢。”

  “要我说啊,唯唯你直接找老曹去,这都耽搁多少日子了,把你们小两口硬生生拆开,他老曹也好意思?”

  唐唯勉强笑了笑,她当然也看出来些,在不经意间,她也听到一些南岛投资公司人跟别人说话,咋琢磨都像是在骗人。

  其实不用她问王老实,团队里的人都不傻,基本上都看出来了,只是没人张嘴说在明处。

  今天让她问,问了之后呢,提出来?

  那可是得罪的人事儿。

  曹教授会不知道?

  不可能,最鬼精的就是那老家伙,对方是在利用京城大学这个牌子,真能如愿?

  唐唯表示,呵呵,指不定谁坑谁呢!

  到底有什么猫腻,全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唐唯不傻,相反,精着呢。

  同伴怂恿,无法就是觉得唐唯有个牛掰的男朋友,说话份量足,唐唯去找老曹说这个事儿有意义吗?

  有!

  老曹会在钱上做出些补偿,多给点,堵嘴。

  唐唯缺钱吗?

  笑话,没有王老实,唐家大小姐兜里会为了三瓜俩枣起急?

  得罪人的事儿全让唐唯做了,还没落下什么实惠,凭什么啊。

  ※※※

  反目成仇,这个词儿很容易理解,人与人之间关系复杂,本来是好伙伴儿,为了某一点,两人生死仇人,此类事儿多了去。

  跟李彦见面之前,王老实憋着心思的,他打算跟李彦摊开了说道说道。

  说什么?

  就是他对度娘这些年来野蛮扩张、无限拉低自己道德水准的不满。

  反正就是看不惯李彦的所作所为,当初自己可没少给李彦打预防针,甚至还指出了某些做法的危害。

  以度娘的做法来看,都被李彦当作了耳旁风。

  王老实不高兴是真的。

  李彦那个人,王老实大体是知道的,也是个骄傲的家伙,必然不会低头就范,两人吵起来是肯定的,人家不服,也没有理由服,凭什么听你教训。

  如果说过去两人曾经是朋友,甚至勉强是合作伙伴儿,那么今天之后,形同路人都是好的。

  路上,王老实觉得烦躁,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这本书不是他的,平时王老实坐在车里,基本上就是闭目养神。

  这本书是唐唯留在车里的。

  司机每天都要收拾车,保证车里不出现非老板物品。

  杂志不能清理,那是未来老板娘的,哪个胆子肥敢给扔掉,虽说唐唯回来找的可能性不大,万一呢?

  王老实看书没有目的性,翻到哪儿算哪儿,心里未必真看得进去,合上书本打算放弃前,王老实目光停留处出现了一行字,唐唯做过标记,那句话是,‘不宽恕众生,不原谅众生,是苦了你自己。’

  凝视了许久,王老实把杂志放下,闭上眼,让自己大脑空灵了一会儿。

  李彦心情也不是很好,最近忙度娘大会的事儿,很多都需要他亲自掌控。

  大会其他方面都还好说,就是那个主题演讲上,他非常希望王落实来。

  没别的。

  人家王落实格调够了,名声足,也值得期盼。

  第二,李彦自问自己跟王落实交情不错,以前开大会,王落实没来,他也没请,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每次都那么巧,都赶上人家有事儿,于情于理都不能张那个嘴。

  没想到的是,演讲那事儿竟然久拖不决。

  仅就约时间见面儿这事儿来说,李彦就不舒服,推三阻四不说,还可以强调了时间,颇有一种故意的赶脚。

  虽然只是秘书间联系,李彦也能体会到其间的滋味儿不同。

  “你好,艾小姐,是我,林小惠,嗯、、、嗯?哦,我马上跟李总汇报。”

  坐在一旁的秘书林小惠忐忑着脸看向李彦,“李总,艾秘书来电话了,王董临时改了地方,想请您去他家里见面。”

  李彦怔了怔,“家里?”

  这是什么路数?

  去家里跟在外边儿是两个概念,说起来,去家里似乎更亲近些,搁谁也不好拒绝,只是,眼下这个、、、李彦真有点拿不定主意。

  既然已经出来,反正要见面,李彦点点头,示意林小惠答应。

  林小惠心里一松,她真担心自己老板脾气上来,直接说不去,她进入职场年数也可以了,这种改动很是忌讳,极少发生,她也有些准备不足。

  好在老板没反对。

  就在王老实的院门口儿,王老实降阶相迎。

  李彦一下车,王老实就迎了上来,拉住李彦的手,笑着说,“一出门儿我就琢磨,不对啊,我跟那家伙喝哪门子的咖啡啊,齁难喝的玩意儿,不成,说啥不去,必须得喝茶,板板你那洋习惯!”

  林小惠是不知道,觉得正常。

  李彦只是稍感不适应,让王老实这么一说,想起来这货对咖啡不怎么感冒,再这么一热情,心里舒坦了不少。

  只有艾碧菡,看得目瞪口呆,一整天,她都看着王老实那别人都欠他钱的脸,怎么突然转了性子,换了人?

  李彦也笑了起来,说,“你不喝咖啡就不喝,又不是没卖茶的,至于非上家里来?”

  王老实拍了下李彦的肩膀,一脸鄙视的说,“你就没文化吧,走,让你见识见识。”

  两人进去了,林小惠自然不能跟着,她在等艾碧菡,到了这儿,得看人家艾秘书安排。

  “艾姐、、、、、”

  发现艾秘书还在发愣,林小惠同志逼不得已发声提醒艾大秘。

  “哦,林秘书跟我来。”

  ※※※

  李彦跟着王老实进了屋,打量下,倒是古香古色,算不错吧。

  王老实显摆自己的水准,还不忘数落李彦,“我说你也得与时俱进,到了该养生的时候啦,整天喝那玩意儿没好处。”

  “停,你别又拿这个说事儿,咱俩没共同语言。”

  王老实撇了撇嘴,“今儿让你尝尝,什么叫意境。”

  看着王老实摆弄,两根手指捏起小杯子,喝了一口,好不好的李彦也不大懂,大概就是不难喝吧,放下杯子,以他性格,肯定不会夸一句好的,“落实,我正在筹备度娘年度大会、、、、、”

  王老实打断了他,问,“茶怎么样?”

  李彦脸一僵,说,“不怎么样。”

  王老实说,“咖啡更不怎样,你是说主题演讲的事儿,讲什么有要求没?”

  李彦心里真是哭笑不得,碰上不着调的,若不是心宽,就得让人气死,好在吐了口,问讲什么,没说不讲,有了这句话,李彦心里踏实了下来,“前瞻性强的。”

  一听前瞻,王老实立即反驳说,“你快拉倒吧,还前瞻,你当我是玉皇大帝是怎么地?”

  不是王老实谦虚,实在是他肚子里也没什么可以抖落的,再也说不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玩意儿,那就不如藏拙。

  李彦自己也乐了,突然觉得自己挺不是人的,这要求提得真够没人味儿的,连忙改口说,“那就说点独到的,很多方面,你的想法都值得研究。”

  “没有!”王老实一口回绝。

  是难了点,李彦也不知道说啥好了,他是真希望王老实弄点动静出来,不过确实是强人所难,他一摊手,意思是你自己说。

  王老实给李彦续上茶,端起杯子来,闻了闻茶香,说,“说实话,最近些日子,我事情很杂,脑子里想的也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直没给你回复,就怕砸场子。”

  艾碧菡在这儿,必须大嘴巴抽他,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的,你要是有一丁点那心思,不算李彦把你当回朋友,当然,李彦是不是把王老实当朋友另说。

  反正王老实这几句话,把之前的事儿给圆上啦,李彦心里剩下的那一半儿怨气找到了发泄口,没啦!

  “要不你随便讲点?”

  王老实斜眼看着李彦,没说话。

  自知失言,李彦干笑两声,那尼玛可是自己的大会,随便讲点,又不是菜市场,丢国际人呢。

  李彦一口喝掉杯子里的水,借以掩饰。

  王老实给他重新倒上,“为什么非要我去讲,用户体验最重要,还不如制作个小节目,让大家分享一下产品使用体验,也别都是好的,缺点也拿出来晒晒,我觉得更有意义。”

  他还憋着心思让李彦重视起来,这个主意已经算是委婉了,还不突兀。

  可惜啊,人家李彦点点头,“嗯,有这么个环节,早就准备好了。”

  半响,王老实憋了一句,“真准备啦?”

  李彦松开衣服扣子,屋里有点热,点头说,“真的。”

  王老实沉默,心里边儿,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再这么下去,人格分裂都有可能,明明看对方做事儿不对心思,却又要故意如此。

  他端起茶杯来,小口抿着,闭上眼,好像在品茗,实则在心里默念一句话‘不宽恕众生,不原谅众生,是苦了你自己。’

  要宽恕众生,要原谅众生,就是不苦自己,王老实梳理了下逻辑,好像不对,咋觉得更苦了呢?

  “我再想想吧。”

  ※※※

  送走了李彦,王老实也没回院里,他跟艾碧菡说,“今天没什么事儿了,你回吧。”

  艾碧菡眨巴了下眼睛,最终还是没开口,她真想问问王老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闷死她啦!

  车上,王老实正要给李璐打电话,唐唯电话顶了进来,王老实老脸一红,这叫什么事儿啊!

  唐唯没忍住,把自己身边儿的事儿跟王老实说了。

  仔细的一说,王老实大抵也听出来些许端倪,反正老曹碰上的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好事儿,至于危险,倒谈不上,赚完钱,拍拍屁股走人,最后出事儿,老曹最多也就是受蒙蔽、不察而已。

  对方未必有拉老曹他们下水的意思,说起来,曹教授还不够资格,人家就是借用京城大学的名头糊弄人。

  但有一点,肯定有一天,南岛会爆出事儿来,又是个惊天大案,查办一批人,最后不了了之,倒霉还得是老百姓,谁让你贪财呢!

  王老实看看路上行人如梭,若有所思的说,“要不你提前回来吧,老曹也不会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