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10章 三百一十,你就作吧

第310章 三百一十,你就作吧

  王老实越发觉得自己看事情更加清晰了。

  来的人其实不少,林林总总有那么三十来号人。

  基本上都在说鬼话、胡话、漂亮话,就没一句实话。

  他还看一个人,就是那天叫小宁的。

  酒会的摆设王老实一点都不喜欢。

  搞得有点不中不洋,上下不靠那种。

  王老实算是有点见识的,来之前,在路边办了一碗全羊汤,和两个烧饼,纯**丝的晚餐,可真管饱,看着那些吃食,他一点都没食欲。

  摇晃着手里的一杯红酒,专门找人少的地方钻,保持了他一贯的做法。

  有时候这事儿,这人都不是能躲的,人家能专门找上来。

  第一个抓到王老实的就是那个俞宁。

  俞宁给王老实开了个记者招待会,她问了几个问题。

  “那天是我们错了我承认,你就没错儿吗?”

  王老实说,“对与错其实不是矛盾的,立场不同,结论也不同,讲起源,还是你们错了。”

  俞宁为这个答复半天没缓过神儿来。

  她又问,“如果我不找我姐,你会怎么办?”

  王老实差点笑出来,“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姐,不存在什么差异,你想复杂了。”

  第三个问题,俞宁说,“以你的习惯,最坏的结局是什么?”

  王老实觉得这个算真性情的,考虑了下才说,“如果放到三年前,我会和我的兄弟们用拳头找回自己的尊严来。现在呢,我更希望给后来的人一个榜样,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怎么做人。”

  俞宁听了,沉默了好几分钟,拿着装果汁的杯子和王老实碰了一下,再没有多说什么。

  妹妹完事儿,姐姐来了。

  俞静说,“不知者不罪,我们有很大的机会成为朋友。”

  听出来,这是直接把王老实放到一个错误的位置上,要是很久之前,王老实低着头也就认了,这会儿他不想。

  “没经过事儿,就看不清人,年轻人没有踏入社会,犯了错可以原谅。”

  俞静听了眼神一凛,她听出来了,台阶这东西,人家没接,而是顶了回来。

  她问,“你真这样想?”

  王老实也没装孙子,说,“想到什么,说什么。”

  俞静听了,悠悠的说,“很好。”

  王老实举了举酒杯,貌似很绅士。

  最后找到王老实的是甄晓轩。

  这个姓甄的就明白多了,话里也带着大气,王老实只能更加警惕。

  甄晓轩说,“我听说了你很多事儿,说实话,我很佩服你,很多方面都做的非常精彩,我觉得我们有合作的基础。”

  王老实也客气,摆着手说,“跟你没法比,我就一个土八路,小打小闹儿,蹭点吃喝,咱不是一个层次的,可别寒碜我了。”

  甄晓轩眼神扫了几扫,似笑非笑的说,“我刚回来,发现其实还是国内机会更多,我一直相信,合作才是正道,王总以为呢?”

  王老实笑着说,虽然笑的很假,“没错儿,我也这么认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合作怎么说都是应该的。”

  靳玉玲端着酒杯凑到王老实跟前说,“话不投机?”

  王老实摇摇头说,“盛气凌人,过犹不及。”

  靳玉玲一瞪眼,“说人话。”

  王老实气势一挫,陪着笑说,“咱层次低,跟人家傍不上,就别去讨人嫌。”

  靳玉玲撇着嘴问他,“那你带楠悦来干吗?”

  “纯属栽培,为她好。”王老实几乎是拍着胸脯说瞎话了。

  “信你鬼话,你就作吧!”靳玉玲绝对不信王老实的胡勒。

  瞅着靳玉玲扭着腰走了,王老实心里叹口气,这帮妖孽们,咋生出来的。

  王老实这儿哀叹都是人精儿。

  俞静和甄晓轩那儿也不痛快。

  两个人各自以自己的方式释放了信号。

  结果就是人家没接。

  要是没懂什么意思就算了,可偏偏那混蛋都明白,又明确的回来了。

  不舒服是必须的了,可两个人都在琢磨为什么?

  他们再聪明,也猜不到王老实压根就不想和他们凑到一块去,更想不到王老实最近小心眼来着。

  吴楠悦在其中游刃有余,她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是,心里一直念叨着这是公司的公务活动,得将就着点,这傻妞就一直保持着微笑,逢人就笑。

  弄得一帮人都觉得如沐春风般。

  她周围自然聚了一圈人,连主人俞静都比不上。

  酒会结束的第二天。

  宫亦绍特意到浩宇来见王老实,没看见人,他打电话找,王老实在gs那头儿呢。

  他刚想走,在电梯口碰上了吴楠悦。

  吴楠悦问宫亦绍,“宫二哥怎么走啊?”

  “落实没在,我去gs那边儿找他去。”

  吴楠悦是个藏不住话儿的人,她低声说,“宫二哥,到我办公室吧,说点事儿。”

  说事儿?

  宫亦绍听了有些奇怪,这丫头能有什么事儿跟自己说?不想去也得去,他点点头,跟着吴楠悦去了她的办公室。

  吴楠悦一通忙活,其实就沏了一杯茶。

  宫亦绍忍着没说,明明是铁观音,直接当咖啡泡了,放着旁边儿的茶具就没用,这姑奶奶也不能挑这个。

  看着宫亦绍询问的眼神儿,小丫头压低声音问,“我们王总是不是跟俞静她们有仇啊?”

  宫亦绍嘴角一抽,故意笑了笑,说,“你这听谁瞎说的,他们又不认识,能有什么仇?”

  吴楠悦撇撇嘴说,“我昨天听到了,说王总拒绝了俞静他们合作的提议,那可不就是有仇呗。”

  ——————

  王老实无奈的说,“这上哪儿说理去,没有合作就必须得有仇?这个时代了,还说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有意思吗?”

  宫亦绍说,“你说的都对,可架不住别人说。”

  王老实摇摇头,“说呗,又少不了身上的肉。”

  理儿是这个理儿,可话不是这个话啊。

  王老实突然问宫亦绍,“你说是谁在散这个话?”

  听王老实这么一说,宫亦绍愣住了。

  王老实接茬儿说,“我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想合作什么,但是,他们不会就此罢休,我敢说,这个话儿是他们想要传播开的,那个龙渊就太合适了。”

  宫亦绍脸上微微露出怒气来。

  王老实的产业有什么,他最清楚。

  除了华夏未来,和度娘那里他没参与,其他的宫亦绍都有份儿。

  宫亦绍手指头敲着桌子问王老实,“你觉得他们看中了哪儿?”

  王老实拿出一份报纸来,推给宫亦绍,上面赫然写着,华夏航油逆行上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