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308章 三百零八,会折寿的

第308章 三百零八,会折寿的

  在华夏的远端,有个小女人,在今天之前,她还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

  就在早上,她迫不及待的走进那栋房子时,就疑惑了。

  房子乱糟糟的,她就是脑子再迟钝,也发现不对劲儿了。

  除了家具还在,就连她留在这里的衣服都满地都是,跟遭了贼差不多。

  可很多熟悉的东西都没有了。

  比如,那个琴盒。

  比如,黑色的行李箱。

  比如,挂在墙上的帽子,进门的鞋子。

  门口里,邱鹏看到了好几件自己的内衣,上面的脚印清晰可见。

  鞋印很清楚,就是凌佳龙的那双靴子制造的。

  打电话,这是邱鹏能想到的唯一方式。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一遍又一遍,邱鹏发了疯一样打那个电话。

  失魂落魄的邱鹏冲上了街道,她要去的是她们曾经第一见面的地方。

  一辆摩托车躲避不及,撞到了她。

  用曹老板和白老板的话说,人物丰满了,剧情完美啦。

  ——————

  京郊一座高尔夫球场。

  王老实第一次真正走进这种高端的地方。

  球场的服务员看着王老实这样子走进来,都觉得蛋疼。

  上身儿是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牛仔裤,脚上是帆布鞋,自打高尔夫球场建成以来,就没见过这样有性格的大爷。

  王老实以为是来钓鱼呢,车后备箱里都是渔具。

  可一到地方,是高尔夫球场,他自己都觉得进去有点不合适。

  他跟出来接他的曹老板说,“这样进去不合适。”

  老曹其实最讨厌这个规矩什么的,“有什么不合适的,王老板能来,他们得多荣幸。”

  等于是两个都不懂,就这么进去了。

  有人真想拦着,可又知道曹老板是什么人,没敢。

  白老板看见两人这么进来了,心里是埋怨曹仓舒,这不是找不自在吗,回头京里都得传王老实如何如何了,看你不落埋怨。

  还好,王老实大概知道点,说什么没下场,要是穿成这样儿,还下场,那就忒不尊重传统了。

  曹老板和白老板两个人装模做样的打了几洞,就回来陪着王老实聊天来了。

  反正他们就是为了通报情况,没几句就扯到了邱鹏的故事上。

  曹老板满脸惋惜的跟王老实说,“这丫头太倒霉了,走路时不注意交通安全,腿骨折,肋骨也骨折了二根,幸亏救治及时,要不然就危险了,可惜孩子掉了————”

  “孩子?”王老实扭头陡然提高了音调。

  曹老板一看王老实这意思,就知道自己大概做过了,可他实在没想到凌佳龙做事儿那么板生,愣把孩子给鼓捣出来了,估计凌佳龙自己都不知道。

  王老实皱着眉头,他真的有些想不起来邱鹏这档子事儿了,现在竟然是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太过了。

  王老实叹口气说,“会折寿的。”

  曹老板和白老板都没说话。

  王老实问,“邱家什么反应?”

  这话一出口,曹老板和白老板两个人都狐疑着看了对方一眼。

  白老板说,“正满世界找凌佳龙呢?”

  王老实问,“撞人的呢?”

  曹老板搓搓手说,“撞人的不是我们安排的,真是意外。”

  王老实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也是过了,这事儿你们不要管了,我自己处理。”

  白老板咬着牙说,“要不我们做了他?”

  说着,白老板做了个手势,这让王老实想起了头天晚上的事儿,自己越发的偏离了。

  摇摇头,摆摆手,王老实跟两个老混混说,“错的不是他,也不是你们,是我。”

  曹老板和白老板都没再说话,他们做事儿很讲究的,就算凌佳龙落网,也说不出个什么来,想要查到他们身上,几乎就不可能。

  单线联系,现金交易,不露面,反正凌佳龙想知道雇主是谁,没门儿。

  仅有的线索就是电话号码,还是没信息的那种。

  能不能抓住凌佳龙其实不重要。

  邱家现在未必也会多想什么。

  可王老实良心上过不去,尤其是知道邱鹏竟然怀孕了。

  他自己也知道,任何补偿都无法和邱鹏受到的伤害相提并论,他甚至什么都做不了。

  王老实也不至于说,找上门去,承认让人策划了这一切,那样会害死很多人,又不仗义了,也是二货的风格。

  一时间,王老实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勉强跟他们吃了顿不知什么味道的饭,王老实才告辞回家,不吃饭,估计这两个几天都睡不着。

  才离开电话就响了,王老实一看,是刘彬。

  “三哥,你怎么惹到他了?”

  王老实稀里糊涂的问,“我惹到谁了?”

  “甄晓轩。”

  王老实想了一会儿,说,“不认识。”

  “他老婆叫俞静。”

  王老实说,“没听说过。”

  刘彬纳闷了,“不能够吧,他昨天打听了你,就是饭店的事儿。”

  王老实想起来了,问,“来头不小?”

  刘彬点头说,“确实很大,不过很少有人接触他们,谁知道什么时候,这两口子回来了,京城要乱了。”

  “至于吗?”

  刘彬说,“差不都吧,这两口子都不是善茬儿。”

  王老实问,“怎么不善?”

  刘彬说,“我说不上来,反正圈子里的人愿意跟他们打交道的人不多。”

  王老实想了下说,“要纠正别人之前,先反省自己有没有犯错,没必要乱担心。”

  刘彬也呵呵笑了,说,“倒不是怕,麻烦而已。”

  放下电话之后,王老实重新思考邱鹏的事儿,最后叹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一句残酷的话就毁掉了一条生命。”

  这会儿,王老实就没把什么姓甄的,姓俞的放在心里,满脑子都是一个幼小的生命没了。

  就连开车的江师傅都觉得王老板今儿和平日不大一样。

  回到家的时候,林子琪正坐在葡萄架下发呆。

  王老实走过去,问,“晚上在哪儿吃的饭?”

  “在我家。”

  王老实捧起她的脸看了看,“好像不大高兴,谁惹你了?”

  林子琪都快哭出来了,说,“我爸和我妈怎么站到一条战壕里了。”

  王老实听了一愣,接着问,“到底什么事儿啊?”

  “我爸说让我直接上班去,我不想去,找我妈,结果我妈也是这个意思。”林子琪都带哭腔了。

  王老实一听就明白了,其实对林子琪来说不是坏事儿。

  王老实笑着说,“这没什么不好啊,找个清闲的工作,时间更富裕了。”

  有些话,他不愿意跟林子琪说。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