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二,考虑过后果没有?

八百三十二,考虑过后果没有?

  人分三六九等,从底层爬到今天,冒雨新见多了各色之人。

  说实话,如今天这样的饭局,她已经多年没参加过,如果不是为了眼前这个姑娘,到哪儿都要人尊敬喊一声冒总的她绝不会踏入这破酒店一步。

  太**份。

  问题是她不得不来。

  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那个人。

  一无所有的时候,她强撑门面,结实了柳。

  使劲浑身解数,几近厚颜无耻、不择手段,甚至砸锅卖铁的把所有投入到柳的身上。

  终于得到了柳的初步认可。

  多年的努力,冒雨新如今掌握了一个庞大的经济王国。

  人活着,必须得明白盐打哪儿咸,冒雨新能够屹立不倒,就是明白一个事实,柳可以给自己一切,也可以拿走一切。

  冒雨新绝对无法忍受重新回到那种生不如死的贫穷境地,真要到了那程度,还不如死了痛快。

  柳的要求是必须满足的。

  至于柳一直念叨的资金支持,还没机会,可是冒雨新太清楚那位的性格,就是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

  现在柳非常迫切的要眼前这个姑娘,已经打过两次电话,冒雨新知道,他不耐烦了。

  看着李璐天真的表情说她有,冒雨新按捺住心中的不快,她不聋,听得清楚,李璐说她现在有,打死冒雨新也不信。

  身份高了,冒雨新决定让自己有点胸怀,她反复跟自己说,不生气、不生气。

  她脸上露出宽容的笑来,说,“顽皮,你有什么?我说的和你想象的不是一回事儿,你太年轻,还不懂。”

  李璐再傻,也知道这位大人物是冲自己来的,自己有什么?

  说什么当明星的潜质,李璐自己都不信,其他的,李璐自己什么都没有。

  剩下的就只有美貌。

  李璐想到这儿惊愕的看着冒雨新,不禁向后退了一步,尼玛,你可是娘们儿啊!

  冒雨新也发现李璐的变化,以为让自己说着了,笑了笑说,“我是过来人,为了富贵,付出些许代价不算什么。”

  李璐倔强的看着冒雨新,说,“我说了,你刚才说的那些我都有。”

  冒雨新不以为意,问,“跟我说说,你有什么?五环内的别墅你有?”

  李璐撇了下嘴说,“在三环。”

  冒雨新呆了呆,不解的问,“什么在三环?”

  “别墅啊,三环内清雅苑。”

  冒雨新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不屑的说,“你还有什么?”

  李璐迎着冒雨新的目光,没有退缩,“你觉得我该有的,我都有。”

  有意思,冒雨新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久没见过这么好玩儿的人啦。

  瞅了一眼旁边儿,三桌人还在稀里糊涂的,只有个老头儿端坐着不动。

  还有那个毕姐,眼睛紧盯着这边儿。

  又如何,冒雨新完全没有把那些人放在心上。

  目光重新回到李璐身上,冒雨新脸上郑重了不少,语气也带出了些上位者的严厉,“太深层次的我也用不着跟你说,从古至今,太多人看不透,就在他们最得意的时候失去了一切。”

  恐吓?

  艹,姑乃乃又不是吓大的,李璐嘴角儿微微翘起,完全不在乎的模样。

  冒雨新眉头微蹙,继续说,“举个例子给你,知道李婷茹吗?”

  李璐摇头,“不知道。”

  冒雨新此刻心里已经火起,Y沉着脸说,“不知道没关系,你是学生,书本上应该教过你,美帝29年经济危机的时候,数千人自杀,你总有印象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李璐不耐烦起来,她已经决定,这个所谓的角色自己不要了,今儿就不该来,“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冒雨新强势起来,不再看李璐,而是看窗外,说,“他们自杀是因为失去了一切,你想要体会他们的感受,可以走。”

  李璐不是软弱的姑娘,同样有脾气,拧起来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害怕,转过身来,硬气的说,“我等着,时间别太久。”

  说完,转身就走,路过毕姐身边儿的时候,拉了一下她,沉着脸说,“毕姐,我们走吧,这个活儿黄了,我不想玩儿啦。”

  毕姐不傻,那个冒雨新跟李璐在那边儿说了这么半天,李璐突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换个别人,毕姐肯定先要自己的人服软,道歉什么的,哪怕角色不要,也不能得罪人。

  李璐不成,毕姐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起身,拿着包儿,冲彭导说,“彭姐,以前我听尊重你的,今天出了这个事儿,咱没完。”

  最冤枉的就是这个彭大娘们儿,完全没搞清楚到底什么状况。

  她连问问的机会都没有,人家走了。

  冒雨新也走了过来,那脸哟,真够看的,咬牙切齿满带狰狞。

  一句话没说,气哼哼的往外冲。

  这尼玛是要出事儿啊!

  彭导赶紧跳起来,喊了一嗓子,“都特么的别闹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说着她就要往外走,那个老头儿不知不觉的来到彭导附近,拉住她,说,“神仙打架的时候,遭殃的是小鬼儿,彭导您就别过去找不自在啦。”

  老彭扭过头来,“你什么意思?”

  老头儿努了努嘴儿,“没什么意思,你就别掺乎了,都惹不起。”

  ※※※

  这个酒店确实不够高档,连地下停车场都没有。

  好在外边儿地方不小,圈了一块地儿,成了酒店的专用停车场。

  冒雨新带着人在停车场里堵住了李璐和毕姐。

  她不能让李璐就这么走。

  混到今天这个份上,法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才是法。

  文明不管用的时候,冒雨新还有强硬,这是她的生存原则,出事儿的念头在她脑子里已经很多年没有过。

  知道对方是美誉国际的人,冒雨新是忌惮的,问题在于,冒雨新冒大老板已经让李璐给气得什么都不想顾忌,最起码,她准备的好些话还没说完。

  她要让那个姑娘知道,她想要的没有什么得不到,她冒老板有的是手段。

  看到李璐打开一辆跑车的车门儿,冒雨新才明白,人家说有,还是真有点,不过那又怎么样。

  已经当了若干年大老板,冒雨新每次出行都带着秘书保镖,今天自然也有。

  两个保镖没等老板放话,就伸手抓住了车门儿,嘭的给关上,李璐跟毕姐都没上得了车。

  冒雨新悠悠的说,“我说让你走了吗?”

  李璐真有点害怕了,她只在电视或者电影里见识过,发生在自己身上,还头一次。

  毕姐肠子早就悔青了,这李璐要是出了事儿,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大老板的传言绝不是虚的。

  她快步绕过车想要挡在李璐身前,被一个保镖直接给拉住,然后对方手脚粗暴的将毕姐头按在车盖上。

  同时,保镖声音不高却冷冷的警告说,“不许出声!”

  李璐后退了一步,再无可退,身后就是车,眼睛里,她的恐惧是无法阻挡的。

  冒雨新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说,“咱国人讲究,我也遵从传统,先礼后兵,李小姐既然不给面子,那就按照撕破脸玩儿,我冒雨新想办一件事儿,没有办不成的、、、、、、”

  *还没装完,冒雨新的套路就是任何时候,都有一套说辞来巩固她的高高在上,她会用语言彻底击垮对手,当然,也建立在她恐怖的实力上。

  突然,两道身影快速冲了过来。

  首先遭殃的就是按住毕姐的那位,整个人毫无防备的遭到了一下重击,他不得不松开毕姐,然后向侧面倒地。

  晕了过去。

  另一道影子冲到了李璐前边儿,挡在李璐跟准备随时动手的另一个保镖中间,戒备起来。

  李璐傻了下,才发现眼前这位正是庞欣。

  冒雨新也愣住了,她完全没有预料现在的情况,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声嘶力竭的喊,“你是干什么的?”

  ※※※

  当晚,王老实就知道了京城发生的一切。

  冒雨新?

  王老实对前世的记忆衰退的厉害,他需要很费力的想。

  好半天,他才想起这位冒老板到底何许人也。

  她冲着李璐去,无非就是给她那位后台老板拉皮条,除了这一条,王老实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李璐今天毫发无伤,算是万幸,可事儿不能就这么完喽。

  王老实瞧着桌子,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柳啊,你丫真是特么的鬼迷心窍。

  掏出电话来,给靳玉玲拨了个电话,“玉玲姐,有那个冒雨新的电话没有?”

  靳玉玲心里那叫一纳闷儿,不解的问,“你找她干吗?”

  王老实笑嘻嘻的说,“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说人话。”

  靳玉玲知道那个冒雨新,一丁点好感都没有,她不相信王老实会找那人合作,扯蛋也得够得着不是。

  哟,王老实顿时来了兴趣,“您老这是不待见她还是懒得搭理我?”

  靳玉玲笑出声来,“兼而有之吧。”

  王老实问,“有没有她电话,一打就通那种。”

  真有,靳玉玲这个慈善基金在京城特定圈子里很有名气,想花点钱进去沾上点什么的大有人在。

  冒雨新也找过靳玉玲,表示要捐款。

  靳玉玲没要。

  后来冒雨新又多次联系靳玉玲,可惜都被拒之千里。

  靳玉玲认真的说,“别搭理她,那人沾上就扯不开,烦人的很。”

  王老实笑着说,“放心,我不傻,就是警告她一下,别招惹我。”

  冒雨新多年来都没这么狼狈过,用句艺术点词儿,今儿是狼狈而逃。

  仓皇回到家里,她连着喝了好几杯水才稳住心神。

  现在她已经明确一个事实,那个李璐恐怕不简单,自己今天干了一件傻事儿,算是惹祸了,至于惹到谁,她还不敢确定,只是大概有谱儿。

  坐在沙发上,冒雨新略带愁容,后果是什么呢,怎么能把这件事儿圆过去?找谁合适?

  电话突然叫了起来,冒雨新吓了一跳,赶紧把电话拿过来,号很陌生。

  “喂,哪位?”

  “请问是冒雨新女士的电话?”

  冒雨新听不出对方的声音,警惕的问,“你是谁?”

  “我叫王落实,这么晚打扰冒女士,实在不好意思,只是有些话不说又不成啊。”

  冒雨新心里咯噔一下,找上门儿来了,自己那个没确定的猜想已经证实了,她脑子急转,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说,“原来是王董,一直久仰您的大名,可惜没有机会见面。”

  王老实没想跟她真客气,直言不讳的说,“今天晚上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

  冒雨新怔了下,对方真直接,赶紧解释说,“误会,真得只是一个误会、、、、、”

  王老实很没风度的打断了冒雨新的话,“是不是误会不重要,冒总,我这么说吧,我这人一向厚道,从不欺负人,反过来,谁欺负我也不行,小璐这事儿你什么心思我也知道,这样吧,你问问姓柳的,考虑过后果没有?”

  说完,王老实直接挂了电话。

  冒雨新此刻额头上全是汗,几句话里透过来的含意太多,她现在心乱如麻,根本捋不清头绪,有一点她知道,人家知道自己的底细,也知道柳,更没把柳放在眼里,这么直接的叫板,要干吗?

  王老实放下电话后,给李璐打了过去。

  “今天的事儿,详细的跟我说说。”

  李璐没敢跟王老实说今天的事儿,吓得不轻,怕王老实生气,她也明白,王大老板一定会知道的,她正在犹豫,要不要说呢。

  努力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李璐仔细回忆着今天的事儿,跟王老实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她说的时候,王老实没C话,就是有时候听到好玩儿的时候,忍不住笑几声。

  他这一笑,李璐一下子放松了,说得也更流畅。

  打心眼里,王老实觉得今天李璐做得非常不错,有些话说的很有水平,够提气,算是没丢人,就顺嘴夸了一句,“表现不错,放心吧,没事儿,我收拾她。”

  李璐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她最担心的就是王大老板生气,毕竟这个事儿算是自己挑起来的,若不是要去演什么公益广告,哪儿会有这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