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九十七,人要有自知之明

一千零九十七,人要有自知之明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打一回来就不对,谁欠你的?给我们娘俩甩脸子看?”,正在铺床的郑婕抱怨说。

  当着别人特别是唐唯的时候,郑婕给老公留了面子,回到卧室则不然,她可不是温柔型的。

  唐建兴平日对老伴就硬气不来,属于全面被压制那类型,夫妻要和谐,总有一人要如此。

  今天老唐却大不同。

  他受了刺激。

  自从退下来后,他有三大爱好,刮脸,桥牌,网球。

  都是目前华夏上档次的玩意儿,老唐同志很热衷。

  我们总有个误区~~八卦是女人的事儿!

  其实不然,一群老头也能整出漂亮的幺蛾子来。

  和唐建兴常玩的人大都知道他的底细,不少人也乐意凑合他,老唐先生挺享受这氛围的,人要分三六九等,任何群体都如此!

  就凭王老实这个女婿,唐建兴就被高人一等。

  女儿回来住些日子,本是个好高兴的事情。

  唐建兴也当个高兴事显摆了。

  偏就有那闲的没事儿瞎嚼舌根子。

  要是纯胡说八道也没什么,唐总肚量是有的,问题就在人家说得好有道理,唐建兴无从反驳。

  啥意思?

  简单,人家可是站在唐家立场八卦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古以来的至理名言。

  你家闺女从京城回到滨城,就在老唐家住着,让近在咫尺的王家何以自处?

  这话让唐建兴咯噔了一下,真上心了。

  听爷们这么一说,郑婕也有点不淡定了,含糊的说,“不会吧,老王和李姐可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

  唐建兴轻轻叹口气说,“他家是不说,架不住外人嚼嚼。”

  “我看谁敢!”,郑婕语气调门都提了起来。

  人也要水涨船高的,郑婕腰杆子早就挺直了,蛮横气质也培养出来了。

  唐建兴梗着脖子,不乐意的说,“你管天、管地,还能管人家说话?”

  “让他们说去呗!”

  “你得明白,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啊!”

  郑婕终于露出愁容,低声问,“那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总不能再让唐唯换到王老实家去住着吧,那有点不好看了。

  一切的根源其实就是两家住得实在太近。

  如果远些,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唐唯回来住,那叫住娘家,正正经经的。

  现在隔着几条胡同,确实不像话,在农村太讲究这个说道。

  唐建兴咬着牙说,“咱换房搬家!”

  啊!郑婕一时脑子发懵。

  前苏多好啊,郑婕算是走过不少地方,连国外都转了,真没觉得哪儿比前苏还好的,简直就是宜居养老绝佳之地。

  搬家?

  郑婕压根就觉得不该有这么丧心病狂的念头。

  但,考虑到自己闺女,郑婕也得钻牛角尖。

  自己婆娘没了话音,唐建兴还是不放心,说,“先别跟落实他们说,等我找到合适的房再琢磨怎么说合适。”

  郑婕抬头看了一眼丈夫,勉强的点了点头。

  转天早上,餐厅里,唐唯打着哈欠溜达了进来。

  老唐同志身穿睡衣,喝着咖啡看着报纸,完全洋式的,他没抬头,似乎很随意的问女儿,“这几天你没去落实家,他大伯身子骨可不大好。”

  唐唯没细想,一边儿往面包上抹果酱,一边说,“前几天去过,这两天没有,大伯的身体还能坚持,主要是心情好。”

  “有空就去多看看。”唐建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和往常一样平静。

  郑婕担忧的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还好,唐唯并没多想,很随意的点头说,“知道啦,有空我就过去。”

  ※※※

  再说一个老朋友,张建,正在和一个勉强称得上朋友的聊天说话。

  似有意无意的,张建问,“庆伟,我可是听说了,你家正和吴家商量,要给你说他家那个吴楠悦呢?”

  他自己并不知道,圈里哪个会不知道他自己那些糟心的事情,甚至说,张建并不自知,他的脸色还略有苍白,上次的打击可不轻,能够恢复些,这哥们儿也算心大了。

  曾庆伟,就是跟他说话那位,面带微笑着回答,“八字还没一撇呢,看看再说。”

  张建一脸关心,略带为难的说,“有些话哥哥本不该说,可不说又对不起兄弟……”

  “哥你有话就直说,咱谁跟谁。”

  张建还是没开口,而是扫了一圈,屋里其实还有人的。

  曾庆伟笑笑说,“这可不该是张哥的脾气啊!”

  看张建的表情是在咬牙,“我听说,那吴楠悦跟王落实那小子可不清不楚的。”

  说完,张建偷眼瞧曾庆伟。

  失望,不能说曾庆伟一点反应没有,但绝不是他想要的,咋没有暴跳如雷呢?

  曾庆伟脸上倒是阴翳了不少,或许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张建决定见好就收,忙改口说,“我就那么一说,兄弟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或许是瞎传也不一定。”

  能吗?

  有一点,他猜对了,曾庆伟没那么简单。

  分开后,曾庆伟带着他的朋友换了地方,老早就回家,可不是他这样人该有的生活态度。

  “哥,那姓张的……说得是不是真的?要是,咱可……”

  服务员送东西进来,几个人都闭嘴不言。

  等收拾差不多了,屋里没了外人,曾庆伟笑着说,“他姓张的让人王落实给收拾爽了,想鼓捣我给他当刀使唤,当我傻呢?”

  其他人自然就要吹捧曾哥是明白人。

  要说心里不舒服是肯定的。

  但曾庆伟还真不大当回事儿,这类婚姻说白了就是个利益的结合,感情那玩意儿算个屁!

  把吴楠悦当奶奶供在家里就好,只要她不过分,他也不闹腾,各玩儿各的最好,大家都高兴。

  要说他全不想也是假的,可是他冲着王落实去,人家吴楠悦能没点想法?

  闹不好,事情就黄了,有一句话他说的对,八字还没一撇呢!

  吴家是有意,但具体的还没动静。

  一想到吴家那位二叔,曾庆伟心里就热络起来。

  脑子再清楚些,曾庆伟可明白,你张建都处处受制约,让人家王老板给照死里揍,自己眼下这细胳膊小腿的能多抗揍?

  别特么的瞎逗了,你丫张建自己就是个二傻子,忽悠爷们儿呢?

  人一定要活得有自知之明,这点,曾庆伟他爷爷打小就教育他。

  “不说这破事儿了,川子,今儿啥节目?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