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九十六,战争不会结束

一千零九十六,战争不会结束

  能给谁打电话?

  王老实呲牙咧嘴的琢磨了半天,这种事情,给哪一个都不合适。

  嘿!我这脾气……

  一夜翻过来掉过去的就没睡踏实,老早爬起来给自己老娘打电话问计!

  结果这么一说,老太太反问他,“你还惦记怎么着?人家俩人和睦你别扭?”

  王老实赶紧澄清,绝对不是!

  “那不结了,男主外,女主内。赶上唯唯这样的好媳妇,你就烧高香吧!”

  王老实一琢磨,还真是,唉,当局者迷啊!

  事情没捅破,唐唯此举怕也是未雨绸缪,孩子都生下来了,她必须要表明立场,正如老娘说的,最好的结果怕也就这样了,总不能一辈子都藏着掖着?

  作为男人,王老实还真就只能装看不见。

  李梅同志说顺了嘴儿,马上接茬把王老实好一通数落,连带着王家其他几个媳妇都点评了一遍,结论就是唐唯最争气!

  老妈来了兴致,当儿子的也不敢扫兴,后来他都冒汗了,越说越没边,赶紧拦着,“等我回家您再说,我这还有个会等着呢!”

  王老实没有什么会,他如果要开会,动静太大,如非必要,轻易不召开什么会议。

  事实上,他王大老板很反感那些动辄就搞什么全体干部大会的,完全没有那个必要,那要耽误多少人和多少事儿?

  但今天他确实要见两个人。

  一是张扬,王老实不会凭着一篇研究论文就把他抬到多高的位置上,但亲自见一见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二个是吴楠悦,在全总那里,有些话他没敢问,太敏感,他希望确认某些猜测,别人都不合适,惟有吴妞儿行。

  张扬来了,自己过来的,司家瑞没跟着,老家伙估摸着已经胸有成竹。

  他给人第一印象可跟做学问不沾边儿,去饰演张飞基本不用化妆,换身衣服加个头套就妥妥本色。

  说话的声音又是巨大反差,斯文软绵的就不像个男人。

  王老实虽然表面上没有,但心里满是失望!

  千万别相信什么不会以貌取人,那种话是糊弄广大老百姓的,自古以来,外表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张扬学问得分很高,外貌印象分极低,王老实也是个俗气人,他和大多数人一样,愿意跟前都是顺眼的。

  好好宽勉了一番,没明说,但也很厚道的暗示将重用,王老实打发走了张扬,好半天,他都觉得可惜了一身的才华,换个皮囊那该多好。

  倒不是张扬多膈应人,也不是王老实容不下他,谁也都想着更好。

  光有才气也是不成的。

  正应了那句话,有缺陷是普遍,完美只存在于幻想中。

  吴楠悦进来的时候,王老实还没缓过神儿来,惹得吴妞儿好奇的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王老实不可能把张扬的事说出来,忒坑,显得自己没品。

  “没,就是在想华星的那事儿。”

  吴楠悦不疑有他,上赶着问,“我这几天也在分析,总是搞不明白里边儿到底有什么弯弯道道,正好你给我说说。”

  瞅了吴楠悦一眼,王老实严重怀疑这傻妞儿这是要她二叔那里得瑟。

  也行,有些话自己不合适说,借她的口更合适,反正就那么点文青气质需要抒发,换了别人还不说呢。

  “咱得先从民族复兴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说起,难道住房吃喝消费GDP超过米帝,就算复兴了么?”

  王大老板觉得华星事件是个好事儿,很容易让全社会更容易切换到这条技术路线上来。

  全国上下就是要是横下一条心应对米帝无奈发起的技术战争,举国之力下,所谓的封锁真没有什么好怕的。

  很多基础性关键技术已经被突破,剩下的就是窗户纸,只需要把投入用到正道上,花开就在眼前。

  这么多人学数理化,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还有比这个更明确的崛起路线么?

  搞起技术战争,拥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加上众多的人才储备,华夏会怕谁?

  米帝算盘绝逼是打错了,还是那句话,米帝就是纸老虎,纯吓唬加恶心人的。

  硬着骨头、挺起胸膛,米帝也得跪。

  以前是没有动力,总要体现出全球化不是,既然米帝不按规则玩儿?

  那简单,从华夏庞大的基数里腾出一部分人和资源来应对技术战争,其它人还是可以按既往的商业贸易逻辑继续扫荡全球。

  但有一点,滋要一打起来,除了胜利,就不接受任何其它结局。

  因为输不起,华夏必须一直打下去,直到对手认输为止。

  “我们的政策稳定性和耐心超过任何对手。是米帝发起的这场技术战争,不打败米帝,战争不会结束。”

  好久没说这么痛快了,吴楠悦也会配合,那一脸的崇拜,让王老实越说越带劲,唾沫漫天飞,说得口干舌燥,都没停下来的意思,最后是全得瑟干净,实在没得说才算完。

  王老实灌了好几杯水,茶水早就凉了,他刚才没顾得上的,当然,凉茶喝着更过瘾。

  扭头看到吴楠悦捏呆呆的模样,王老实不放心的问,“你听明白没?”

  吴妞儿缓了缓神儿,勉强点头,不过她还是有些怀疑,问,“是不是有那么严重啊?我怎么觉得你说的忒玄乎了。”

  王老实绷着脸摆手说,“我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你也别当故事听,事关重大。”

  听王老实这么说,吴楠悦才确定,她是知道的,王大老板在经济领域可不含糊,既然这么说,指定就不能差。

  搞定大事,王老实轻松了不少,大事儿该让大人们办,自己还是深藏功与名吧,更舒爽。

  刚才显摆那点存性的时候,王老实大致有了个主意,现在觉得挺合适。

  不论相貌,但就才华来说,张扬搁在自己这里也算屈才,自己给不了他太宽广的天地,那货的路数其实更适合走仕途。

  “给你二叔介绍个人才,我可是寻思了好久,是真舍不得啊。”

  吴楠悦撇撇嘴,一脸不信的说,“真的?”

  王老实也不生气,拿出那份修改过的报告来,递给吴妞儿,“把这个给你二叔看,要不你也可以去找司总打听,他发掘培养的。”

  “那我信了。”

  吴楠悦的态度挺伤人自尊的。

  王老实只能装不明白,跟人家没办法讲道理,只要事情按照自己意思办,细节就不讲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