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九十三,看他能怎样

一千零九十三,看他能怎样

  这天一大早,王老实就起来胡乱吃了两口,带了些补品去看病人。

  昨天他坚定的回绝了甄晓轩见面的邀请,那货为什么要见自己,他大致猜到了些,有一件事是对的,他跟姓甄的真不是一路的。

  甄晓轩就是他说那种祸害国家产业的人之一。

  不过宫二的意思是,甄晓轩这人不好弄,为了利益,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且等着吧,见招拆招呗。

  医院里,王老实看到了那新他爹,老头还睡着,王老实也只是象征性的坐了一会儿,没敢打扰,不过他看得出来,病情要比那新说得严重。

  林之清昨晚就到了,他带了两位专家,已经跟医院接洽过,老林头趁着没人低声告诉王老实,不容乐观,只能勉强维持,想要恢复到生活自理非常难,希望渺茫。

  “只要有可能就要全力以赴。”王老实只能这么提要求。

  在医院住院部门口儿,王老实碰到了那新的母亲,老太太抓着王老实胳膊哭了好半天,弄得他心里也极为难受。

  他懂老太太的心思,只能轻轻拍着老太太手背说,“您放心吧,我一定按照您的心意办。”

  临走前,王老实特意叫过那新,说,“以前老人都替咱活着,以后咱也得知道为老人活,你可是顶梁柱!”

  车上。

  “老邱,回去跟大家交代下,就说是我的意思,老爷子需要安静,别扎堆儿过来,没必要的表示心意就行了,可以找人代表嘛。”

  老邱一听,咂巴了咂巴嘴儿,心里直替大伙叫屈。

  他特明白,想来王大老板也是看得清楚,凭着那总的人缘,会过来探望的没几个,不说人走茶凉,就是不走,也不乐意凑前!

  真要那样,那新脸上跟心里都得糟心!

  王老板的意思一下去,那可有意思了。

  老邱没马上答应,迟疑着看王老实,想说又不好开口的样子,跟憋了屎似的。

  王老实哪儿不知道,直接挥了下手说,“就这么办吧!”

  ※※※

  天热,人就容易起燥火,王老实又心里有事儿,就碰不得。

  偏偏就有事儿往他身上撞!

  那新暂时把工作交代给了他的助理们,在没有王老板新安排之前,有什么紧急的事儿自然要报到王老实这里。

  那位秦覃西又作死,把那点破事儿弄成了连续剧,再次发表文章诋毁前苏食品,图名图利到了丧心病狂,狂妄且不知收敛。

  张嫣其实已经后悔,她觉得自己应该把文件压一压,等老板心情没那么遭时再说,现在看着王老板那脸色,她有些担忧,生怕老板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仅仅过了半分钟,王老实就开口问,“建成在哪儿呢?”

  “吕总他前几天说最近都在研究所那边儿,我再打电话问一下。”

  王老实正在压着火气,说,“让他回来,那边儿用得着他?”

  张嫣陪着小心答应,“好的,我这就去给吕总打电话。”

  吕建成回来的很快,王老实也没问他在研究所的事儿,很直接的把秦覃西那一堆材料推给他,“你先看看。”

  时候不多,吕建成看完了,抬头说,“有点麻烦啊,轻了没蛋用,重了怕惹一身骚。”

  王老实满意的点头,还行,没迂腐着开口说什么法,算合格吧!

  “这事儿你办,去滨城,先收集材料,再整严实了证据链,然后报警。”

  吕建成愣了,好一会儿,问,“跨省去抓?”

  王老实脸色还没大好呢,反问,“不然我闲的?”

  “真要判?”

  王老实身体放松下来,眯着眼说,“咱得相信法律,依靠法律,判不判的得看他是不是违法了。”

  吕建成是亲身跟着王老实经历过事儿的,当然知道这种事大都是说不清楚的,滨城新区警方一定会为前苏食品的利益坚决打击宵小之辈。

  前苏食品可是新区纳税大户,有名的大型企业,gdp的重要贡献者,怎么维护都不过分。

  “像他这种不知轻重死活的货,就得这么治!长长记性,要不以后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真以为是朗朗乾坤!?”

  吕建成还是决定劝解下,说,“我是担心一些不明真相的……”

  王大老板摇头笑笑,身体向前探了探,嘴角微微翘起,说,“你呀,糊涂,若没有上意,谁能操纵舆论?”

  “网上。”

  “哼,看着吧,要不了多久,网上也要讲规矩喽!”

  毕竟弄那种事儿也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王老实不得不又叮嘱了几番,尤其是几个必须要注意的节点,不然容易让人揪住小辫子,滨城姓石那孙子指不定哪儿等着阴自己呢!

  人这一生,总结起来,终归还是属于悲剧,好像就是来经历苦难的一般。

  正是生命本质被很多人看透,也催生了一些人极端的生活态度。

  王老实倒没有,他是感慨,却没有影响他积极看待生活的态度。

  一连几天,王老实都去了医院。

  那老头没有明显好转,不过也没继续恶化,医生的意思是,已经算不错的状况。

  那新的状态很糟糕,王老实尽量不跟他说太多话,基本上就是让他安静下来,拣着自己可以帮忙的,给他减轻负担,不过也是寥寥。

  在生老病死面前,人其实可以抗争的并不多,做到尽量已经很不错了。

  那些所谓笑着接受的,王老实认为不排除这种强大的人,但大多数都是操控舆论的产物,社会稳定是由无数个因素组成的。

  每一个人都是其中的一分子!

  …………

  吕建成从滨城传来消息,新区分局经侦要去抓人。

  效率高的不像话,就算之前猜到了些,滨城方面反应还是远超需求,听吕建成的意思,负责的那几个货简直比事主还着急,几乎是一手操办,前苏食品倒要配合他们,完全是与大多数情况相反。

  吕建成说他看着都发懵,“我根本连礼都没送啊!”

  “还用你送,平时老李都办妥了,再说了,人家知道什么事情要上赶着办。”

  王大老板着实不放心,赶紧拦着,“别介,你可盯紧了,他们办事糙,没规矩惯了,要是给办夹生了,多特么没脸!”

  他太清楚,那帮王八蛋做事儿多没溜儿,没人勒着点,那才叫无法无天,这次是让他们教秦覃西做人,可不是最后自己怀疑人生。

  没有制约的机制,自然就催生出那些骇人听闻!

  王老实要办人,但也不想当过街的那号典型!

  事情必须瓷实,铁案是什么?就是让谁都挑不出毛病,翻不出手心去!

  临末了,王老实还叮嘱,“一定别大意,咱不抢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