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九十二,我跟他不是一路人

一千零九十二,我跟他不是一路人

  龚彤这妞儿其实也傻傻的,懵懵中还不知道自己将过上什么日子,确实如钱四儿说的那样,完全想象不到。

  当艺术家也是讲条件的。

  所有的条件都可以创造,包括怎么就当上了艺术家,钱四儿张张嘴儿,麻利儿有专业人士就给弄妥当。

  吃穿住行和工作,一切的一切都突然和过去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对比!

  折腾到最后,实质就是龚彤被裹进了保鲜膜,静等万一哪天王大老板动了花心思!

  这种事儿,也就像钱四儿那样脑子里长虫子的才办的出来?

  绝对不是,华夏之大超出想象,社会层级之多更是看不到头儿,什么样的人都有,钱四儿玩儿的这把戏根本不算啥新鲜!

  用某位大拿的话说,人家玩儿得才叫清新脱俗!

  钱四儿怎么犯二,王老实没心思知道,宫二如何作,他也没招儿管了,两个闺女胖成让他担心,王大老板也顾不上,媳妇回娘家了,王老实也没跟回去。

  眼下,他被那新给缠住了。

  一个小事儿是,那新被程志翔祸害了,原本是前苏食品的糟心事,那货不讲道理耍流氓式的甩给那新。

  老那搞不定,来找王大老板求支援。

  先不说小事,方一边儿来看大事,在王老实团队中,那新是极为特殊的一个,作用非常的大。

  很多员工私下都把那新这个部分称为新锦衣卫,也有那些看着不舒服的人戏谑他们是东厂。

  不是没有道理,那新和他的小伙伴儿就是干那活儿的,遭恨是肯定的,尤其是那新这货,六亲不认,办事儿照死里下手,很少留情面,也就是他占着道理,又是新社会,不然那新早就让人给塞回去重新回炉做人了。

  诺大的家业,没有那新,王老实是睡不踏实的。

  今儿那新还说了一件大事,他要回家了。

  那新还着重说了句,‘这次是真的了。’

  当初两人就约定过,当那家需要时,他就回家子承父业,王老实一直没太当真儿,一个是那家老爷子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第二呢,那新没点事儿做能憋死,他家的产业,完全可以让那新进入混吃等死的新生活中。

  王老实愣了半天神儿,缓过气来问,“什么情况?”

  那新苦涩着说,“老头子塞住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没听见信儿?”

  “就这几天,我今天才有功夫出来跟你说。”

  “人怎么样?”

  “现在问题不大了,大夫的意思是将来不好说。”

  王老实心里咯噔一下,翻找出烟盒来,扔给那新,自己也点上,抽了几根后,“明儿吧,我去看看老爷子,咱这关系你知道,有什么需要的张嘴,别把自己个儿当外人。”

  那新点点头,说,“我明白,今儿就有,你得跟那老林头儿说,给老爷子找个靠谱儿的搁身边儿。”

  万事大不过人命去,床前尽孝是那新当儿子义不容辞的。

  同样,当老板的王老实也没那个资格玩什么夺情,真要玩儿那个,得多不要脸才行。

  不光不能挽留,还得尽快让那新卸任回家。

  谁能代替那新?

  王老实脑子里一团乱麻,根本想不出合适的人选。

  位置太关键,不时随便能决定的,他甚至都不能找人商量,跟谁说都不合适。

  王老实极尽压住内心的那种情绪,安慰那新,“公司的事儿你就甭管了,有我呢,先照顾好老爷子,林之清那里我尽快安排,你也别着急,我看老爷子没事儿,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哪儿还有治不了的病。宽心吧你。”

  那新脸上露出了笑模样,却极为勉强。

  送走那新,王老实一脸愁容,本来打算去公司的,现在压根没心思。

  胡思乱想了半天,理不出头绪,他又想起来那件小事儿。

  事情确实不大,就在南市,有那么个古董人,名字叫秦覃西,这货别的本事没有,总胡说八道,恶心人一等一的牛逼!

  原先他倒是有个正经的工作,自从有了新兴媒体,秦覃西觉得春天来了,就辞职,摇身一变,成了新媒体大拿,逮着谁不好就咬上一口。

  老百姓口味儿重,就喜欢看他骂人。

  有人看,自然就有钱赚。

  在一定范围内,秦覃西还是有点影响的。

  这一次,秦覃西一嘴咬住了前苏食品。

  看完那新拿来的资料,王老实是又好气又好笑,难怪程志翔推到那新这儿,前苏食品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倒霉。

  王老实又看了那篇文章,明显是拼凑的,不过秦覃西聪明之处就在于他会玩儿逻辑思维,在社会大环境下,他的呼喊很容易获得老百姓的共鸣。

  都不用再想,王老实就知道这个秦覃西属于半吊子,压根就没闹明白世界没有他看到的那么简单,耍无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事情很好处理,怼上不讲规矩的人,就用更流氓办法,一打一个准儿。

  他的事情不急,随时都能处理,拖一拖也不会有啥更严重的后果,王老实放到一边儿,挠头的还是那新!

  ※※※

  难得,宫二竟然主动来电话,丝毫不知道害臊,这脸皮,王老实觉得也没谁了。

  “哎哟喂,合着您还记得我呢。”

  宫二愣了下,他可是没听过王老实跟他阴阳怪气的,忙问,“谁招惹你啦?”

  王老实懒得说,“你还是说事儿吧。”

  谁都有个不顺气的时候,王老实诺大的企业家,知名人士,日理万机的,有些个烦心事情缠身是正常的,宫二也没往深了问,马上乐着说,“还记得甄晓轩吗?”

  怎么可能忘了,虽说不联络,但人家在京城名号可不小,不过,他气不顺,就说,“我记得他干嘛,不过要是俞宁那丫头还成。”

  宫二被逗乐了,哈哈笑起来,“你快拉倒吧,人家嫁了好人家,你可不敢动,甭说你……”

  生怕这货八卦起来没完,王老实赶紧拦着,“你还是说甄晓轩吧,他又咋啦?”

  “姓甄的这次栽啦!”宫二在幸灾乐祸。

  王老实纳闷儿了,不能够啊,甄晓轩多牛逼啊,谁这么有能耐?

  “谁这么大本事能让甄大少爷认栽啊?”王老实心情好了些,喜闻乐见。

  宫二已经滑落到了没心没肺,“华星那事儿,他就是其中最倒霉的一个。”

  王老实接话很快,大声说,“该!活该!”

  宫二大抵能理解王老实此刻的情绪,也跟着乐呵,过了一会儿,他又说,“甄晓轩透过别人传话,想请咱俩吃饭呢。”

  “不去!我跟他不是一路人。”

  p:醋鱼兄:人生下来就是遭罪的,幸福是什么大抵都说得上来,可苦难却各家都有不同,今天我在做加强ct,被加个,是个四岁的孩子,看着毫无生气的她,比我自己的病还难受,不管怎么说,这就是人要经历的,坚持、坚强、坚信一切会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