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八十七,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

一千零八十七,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

  邱宏伟,越老越妖,为人处世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别看平时他不在王大老板跟前晃悠,但大小事都离不开他的眼睛与耳朵。

  用一句简单话来说,‘全在掌控之中。’

  王老实也不是多喜欢什么事儿都亲历亲为,他坚信越是想抓的紧,效果就越是相反,还会把手底下人用成傻子。

  今天老邱来王老实办公室,除了一些必须要汇总的事情让老板知道外,还有点事情得他亲自说。

  关于李璐的。

  老邱妖就在这儿,换个人绝不沾老板的私事,妥妥是犯忌讳的,几千年来,落好下场的没几个。

  别人躲,他偏不。

  听了老邱的话,王老实心思复杂起来。

  说起来,王老实这个爹当的都不怎么合格,倒不是不喜欢,精力有限,几方都要照应,那可不简单。

  对李璐这里,别看近,他反而没怎么经心,除了偶尔去看看孩子,逗弄一番,几乎啥都不管。

  当听老邱说李璐那边儿情况,王老实第一反应是不大相信,第二是哭笑不得。

  他让二丫头叫林晨静,主要就是安慰那老两口子,算是精神慰籍,还有就是让自己安心些。

  却没有预料到那老两位如此投入感情。

  都说养鸟不容易,可当鸟也不容易,无论如何说,苦了李璐,地位什么的就不说了,虽说跟她自己选择扯上了,却不能就那么说全赖她自己。

  太多的事情不能用道理还讲。

  王老实并不是冷血的,对待起来,李璐比那两位稍差而已,不是打入冷宫的。

  老的他不能说什么,也不能通过别的来补偿,这个节骨眼儿用钱什么的来弥补,作用肯定是相反的,毕竟人家跟了自己,还给生了孩子。

  王老实还是有人性底线的,太不是人的事儿他做不出来,“我知道了,过过我去瞧瞧。”

  老邱懂事儿,一瞅就知道老板有心思了,他今儿来这一趟大抵是对的。

  回家的路上,王老实又接到老娘电话,事儿不是多大,老太太的意思是,啥时候能让二丫头回前苏,不能总这样吧?

  估摸着电话是背着老爹打的,老爷子定然不能让老妈提此事。

  按道理说,这事儿是死结,得靠着时间耗,遇上机会再顺理成章,时间的威力是任何人都没办法抗拒的。

  “妈我可到家啦。”不是胡沁,王老实真的看见家门口儿了。

  李梅听儿子这么说,事情不能让儿媳妇听见,至少不能挑明了,她只能勉强同意,临挂电话时还不忘提醒,“你可得快想办法呀!”

  没办法,她脑子实在拗不过来,明明有了两个孙女,都不能归拢到身边儿,这到哪儿说理去,也不是没见别人家把孩子弄回来,凭啥我王家就不行?

  ※※※

  北方的天气就这么邪性,春天极短的,好像就是从隆冬一下子蹦到夏天,一天过四季毫不新鲜。

  还没到五月节,气温就翻着个的往上蹿。

  院里,唐唯正和人说话,是靳玉玲,哟,难得,这位大姐不玩隐秘战线,怎么开始满世界跑了。

  王老实瞅了一眼,看上去气色不差,心里大定,开玩笑说,“哪儿阵风把您给吹我这儿来啦?真不易,回头儿我得拜拜去。”

  没等靳玉玲反应,唐唯就站起来笑着埋怨,“你看你,怎么说话呢,玉玲姐好不容易才来一趟,你可别招姐生气。”

  靳玉玲没好气的插话说,“他就是这个德行,嘴碎,没事儿瞎逗!”

  唐唯掩着嘴儿乐了,伸手接过王老实的外套,说,“你先跟玉玲姐说话,我去洗点水果来。”

  “你别累着,让张阿姨她们弄。”

  “哪儿就不能干活了,没事儿,我累不着。”

  唐唯又不傻不捏,明知道人家有事儿要说,自己还杵着,那多招人烦。

  靳玉玲眼睛一直随着唐唯的身影走,看着她去了外院,心里叹息,老天爷不长眼,好女人扎堆儿都让王老实给祸害了,也惋惜林妞儿命不济,唐唯与京城这些人不冷不热的,就是因为前有林子琪,大家都是有心的人。

  一旁,王老实哪儿知道靳玉玲想那么远,还嬉笑着问,“玉玲姐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找我?”

  靳玉玲没事上家来串门儿,打死王老实也不信,根本就不科学。

  抛开杂念,靳玉玲一脸无奈的说,“你得给我想招儿,唐三儿整天介的把人烦死。”

  王老实愣了下,不能够啊,唐毅必须把靳玉玲当祖宗供起来才对吧?

  “他怎么烦你的?”

  唐毅手法不新鲜,挺俗的。

  送东西!

  都精心挑选的,适合女人使用。

  用心也摆在那里,也算是恶心,就是憋着让靳玉玲知他的情。

  哈哈,王老实没心没肺的笑起来,直到他发现靳玉玲眼珠子瞪圆了,麻利儿止住。

  咳咳、咳咳!

  憋得直咳嗽,看王老实狼狈模样,靳玉玲咬牙轻声数落,“活该!赶紧的,说人话。”

  王老实还是不行,有点直不起腰来,摆着手说,“不行,你让我……咳咳。”

  好半天,他才勉强可以了,“你也是,他送你就收着,都是他欠你的。”

  靳玉玲不满的说,“我用得着他给,我自己买不起吗?”

  这话硬气!

  论家底儿,唐三儿跟靳玉玲没得比,差了档次,也就是平日这位姐们儿不大爱显摆,要是真炫起来,去引领华夏一点都不费力气。

  咋办呢?

  用句文骚的话说,人家唐毅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前没这段子,他就是奔着王老实来的。

  他的做法也没劲儿,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可又不是他一个人这揍性,华夏社会里已然形成了这浮躁氛围。

  王老实也为难,伸手不打笑脸人,要是以前没交情,怎么都好办,那是他唐三儿自己个儿找难堪。

  瞅着王老实也没啥好招儿,靳玉玲有点烦躁,“要不我就把东西给他退回去?”

  王老实摇摇头,“不合适。”

  吱呀一声,院门开了,两人扭头,是唐唯,端着果盘走了进来。

  王老实当大爷惯了,没动,靳玉玲可不是没眼力见,起身迎上去从唐唯手里接过,说,“你可得经心,别大意了。”

  王老实捏了个草莓咬了一口,突然有了个念头,赶紧把那半个也扔嘴里,紧着嚼了几口咽下,说,“咱老祖宗不是讲究礼尚往来么,他给你送,你就给他回,我看他气迷心到什么时候。”

  靳玉玲愣了下,发愁的说,“我哪儿知道给他回什么啊!”

  王老实又拿了个草莓,满不在乎的说,“拣着家里用不上的给,就是个心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