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八十五,这就是人

一千零八十五,这就是人

  钱四儿弄了一场闹剧,首尾还得让王老实给收拾。

  别的都好说,本来也没闹出多大动静来,就算有些不妥当,也可以糊弄过去,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当然,有的东西还是稳当的好。

  就是那个龚彤要处理干净,她又不是多傻的,应该是能猜到当时门里边是哪位大神。

  如果传出去,怕引起不必要的笑话,影响王大老板的光辉形象,王老实这货从不反过头来想,自己已然那德行,还有啥可言。

  但没偷腥,干嘛要扯一身臊?

  以后这些事情要注意了,那位二爷脾气秉性不老好的,现在还和蔼可亲,将来就不是那么回子事儿了,还是修身的好。

  王老实也顺便提点些钱四儿,这货已经都对不住‘不学无术’了,“你知道她想要什么吗?”

  钱四儿压根就细想,就认为人还算干净,年轻漂亮,像李璐那样养起来完事,别的他真没费精神去考虑。

  看钱四儿摇头,王老实真想上去给这夯货来个脖溜儿,他没好气的说,“记着,但凡这样的女人,不外乎就是‘名、利’二字。”

  “那她不是……”,钱四儿想说跟李璐一样,话到嘴边儿,终于聪明了,李璐人家已经给王大老板生了孩子,地位不同了,不是他随便可以拿来说事儿的啦。

  王老实倒不在意,翘起腿来说,“她跟李璐不一样,你也不用知道为什么。”

  钱四儿果然不敢再问。

  当初,李璐也不是王老实直接上的,本质上,王老实觉得自己具备文艺青年的不少特性。

  今天钱四儿的安排更倾向与动物本能需要。

  “有些东西你可以给她,但不能完全满足,得留足了余量。”

  道理不复杂,钱四儿连连点头说,“我懂,就是控制。”

  “没错儿,你得不时让她知道,你就是天,实力强大到她不敢生出其他想法来。”

  “那没跑了,要说牛逼,谁能比得上咱?”钱四儿顿时挺直了腰杆。

  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王老实也还是跟钱四儿说了点道理,今后莫要再这么不靠谱儿。

  钱四儿嬉笑着接受。

  离开后,走到拐角没人的地方,钱四儿忍不住还是仰头看了看天,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为了少些近忧,就不能没有远虑,钱四儿走了后,王老实独自坐在那里,今天的事情看似胡闹之举,未必就不代表了其他意义。

  人很难是真实的。

  ※※※

  自从李璐生的这个丫头叫林晨静之后,生活的轨迹完全被颠覆。

  邵丽跟林国栋迸发了热情,几乎雷打不动,除非特别的情况,他们都会早早的赶到李璐那里帮着照看孩子。

  原本李璐的母亲留在京城帮忙的,然后就是她完全插不上手,待了几天,又放不下家里的老头子,她只能回去。

  作为母亲的李璐,其实也没多少事儿可以做,就剩下饭碗功能,按时给孩子喂奶,她担心,等断了奶,怕她也快靠不上前儿了。

  闲得难耐,她听了胖姐的建议,把三楼的楼台布置成健身房,有时间就去锻炼,对保持体型也有好处,人家胖姐不是说过么,‘不能松懈,你的资本是年轻漂亮,如果你自己不在意,别人也同样不会。’

  邵大妈两口子倒也知道些人情世故,下午等孩子睡着,他们就回家。

  就这,李璐也有些难受,偶尔是没问题,可你天天来谁受得了?再没心没肺的人也不成。

  只是面对人家老两口,她还不敢有一丝不满带出来。

  憋了好几天,赶上胖姐来陪她没走,李璐抱怨了出来。

  胖姐是知道情况的,她也没啥招数,说起来,造成这情况的是王老实,能奈何?

  她只能说些宽解人心的话,让李璐好受些,顺带着委婉的提醒李璐,千万要忍着。

  李璐不免发愁,“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胖姐心头一动,问,“会不会将来把孩子直接抱走?”

  李璐直接给吓得爬了起来,扭头看熟睡的二丫头,一脸担心的说,“不会吧?”

  胖姐顿时后悔了,这不成了挑事儿吗,赶紧往回拉,“我也觉得不能,他们就是再喜欢孩子,也不能让孩子没亲娘吧。”

  李璐忧心忡忡,孩子姓林没什么,再怎么也是他的种,可眼瞅着孩子有被剥夺的倾向,这傻娘们儿坐不住了,母性是天生的,与智商关系不大。

  人从来不是简单的。

  ※※※

  坐立不安的还有崔德司,自打知道了某些情况后,这货就有了那种被迫害妄想症。

  一夜白发多是文学创作,不大符合科学,但人能憔悴是正常的。

  正好有个朋友来找这位能干的崔总,被他着实吓了一跳。

  “我说你这是怎么回子事儿啊?”

  崔德司强打精神,摇头说,“没、没事儿,昨天没睡好。”

  来人轻吐一口气,说,“你可得多注意,以后少喝点,我看你喝酒都害怕。”

  崔德司露出无奈的苦笑,太多的时候,他不喝是办不成事儿的。

  “对啦,国视来消息了,王落实王董答应了,咱这边儿要全面调整。”

  若以前,真是个好消息,完全值得举杯相庆。

  高峰论坛那事儿,上下都重视,其中对外寻找赞助的业务就落在了崔德司身上。

  王落实参会与否非常关键,在华夏经济界,人家王董是标杆,南市闹出来的破烂事儿还在那儿乱呢。

  为了这个高峰论坛,投入可不低,想要挣钱,得有点道行。

  崔德司层次还不够,干着急,使不上劲儿,私底下没少抱怨。

  今天终于有了好消息,那帮货总算靠谱儿了一次。

  他却高兴不起来。

  来人一眼就看出崔德司不对劲儿,马上问,“老崔,怎么个意思啊?你有事儿。”

  说起来挺没脸的,可藏着掖着没毛用,崔德司尴尬的说了。

  来人顿时哈哈大笑,拿手指着崔德司说,“合着你还有这个瘾啊,真想不出来。”

  崔德司老脸一红,苦着脸说,“您就别逗我了,我这都愁死了,您知道,那位钱总可不怎么好说话。”

  “不碍的,我认识个人,在那位四爷跟前有面儿,你就放宽心,没什么大不了的。”

  崔德司精神一振,两眼放亮光,“真的!”

  他已经不是光想着没事了那么简单,机会,他好像又发现了天大的机会!

  人还是贪婪的。

  这就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