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三十,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八百三十,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北边儿天气就这样,春天美,却短暂,舒坦的日子并不多,眼下四月上旬,正是冷热均衡的时候,无论屋里屋外都好。.`

  老民居别看历史久,却真正符合建筑学的要义,王老实正站在院里呼吸新鲜空气。

  他是越看越喜欢这里,闹中取静,空气新鲜的多。

  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

  王老实掏出来看。

  林国栋正推门出来,现王老实正看手机,就说,“有事儿你就去忙吧,这儿我们自己一会儿就收拾完。”

  王老实抬头笑笑说,“没啥事儿,就是别人问个话儿,我回过去就成。”

  短信是李璐来的,她告诉王老实毕姐找她拍公益广告片的事儿,询问可以去吗?

  想不想去什么的,短信过来就已经表明了李璐的选择。

  王老实也曾提出过,不希望李璐抛头露面,那只是一种希望,不是要求,打心眼里,王老实人性还是略比中间好一丁点,不是特刻薄那种。

  李璐想要改变,王老实也不认为不对,人要活一辈子,人家也不能总这样下去。

  王老实回,“你自己决定,想去就去。”

  想了下,又担心那傻丫头脑子转不过来,又追加了一句,“多点自信。”

  他想弄点上档次话,又一时想不起来,也就这样了。

  “落实,你中午想吃什么?”

  王老实几乎脱口而出,“大饼炒鸡蛋。”

  林国栋跟邵丽几乎同时乐了出来,这家伙倒是好养活。

  今天早上,前苏运菜的车专门给王老实弄了一箱鸡蛋,纯正是家里散养的,绝不添加饲料那种,王老实自己煎了两个,味道没错儿。

  邵丽去厨房忙活。

  林国栋指着院角落的花池子说,“你说拆了它,咱弄个小菜园子好不好?”

  “好主意,后院呢,是不是也开块地?”

  林国栋摇摇手,笑着说,“你呀,还是没真干过农活儿,后院那几棵大树在,种啥都活不成。”

  “呃、、、、”王老实有点不大好意思,他确实不懂。

  林国栋看王老实那模样,也忍不住乐,说,“你听说过大树底下好乘凉吧?”

  “嗯。”

  这个必须听说过,熟悉的很,王老实有一条从不外传的原则就是这个。

  “还有一句,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王老实恍惚了一下,道理他懂,可以前没琢磨过啊,寸草不生!

  ※※※

  看到第二条短信,李璐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

  旁边儿毕姐可是一直悬着心悬着。

  今天这个事儿,毕姐完全可以推掉,一句不行就足够,可她还是来找李璐。

  总的来说,那天李璐的遭遇让毕姐内心有一种对不住李璐的感觉。

  她算是李璐踏进美誉国际的引路人,李璐走到今天,毕姐认为自己从道义上对不起李璐,哪怕是李璐自己选择的。

  应该说,别看社会上负面的新闻那么多,扭曲的人格比比皆是,其实那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刻意制造出来的。

  不能否认,华夏社会的价值观有些乱,但主体上,老百姓其实很善良,几千年为人处世的传统不是几代人就能改变。

  社会的主体还是人,十几亿华夏人才是主体,正能量被歪风邪气压制,原因很复杂,谁也说不清楚,毕姐至少还是个正经的华夏人。

  朋友求到她头上时,毕姐的想法就是试试。

  李璐眼下就是个玩物,不管王大老板和李璐愿不愿意承认,毕姐觉得事实如此。

  按照毕姐人到中年所积攒的社会阅历来说,现在的李璐年轻漂亮鲜嫩,或许王大老板还有点兴趣,将来呢?

  或许都等不到人老珠黄,腻了就足够。

  到时候李璐被一脚踢开,她以后怎么办?

  毕姐想要给李璐留点什么,比如名气,趁着还有点余热,再加把火儿,或许能混生活。

  另一层意思,毕姐也想知道王老板会怎么处理这个事儿。

  放任不管,那么毕姐认为自己判断就不离谱儿,李璐留在大老板身边儿的日子不会太长,甚至已经表明新鲜劲儿快到头了。

  严厉禁止,李璐的未来可能更灰暗,说明大老板并不是如外界传闻的那么好相与,她只能盼着李璐运气好,别的什么也没用。

  王老实给李璐的短信是鼓励,这个毕姐完全没有预料到,李璐也没给她看,只告诉毕姐,王大老板同意。

  毕姐口渴了,自己接了一杯水,喝了两口说,“小璐,既然这样,咱俩就一块儿去吧,我给朋友打电话。”

  “毕姐、、、、”李璐赶紧拦着,“我跟胖姐约了一起吃午饭的。”

  毕姐没当回事儿,“小璐,不妨碍,就在五楼吃,你跟我朋友见个面儿,或者叫上胖丫,一起呗,都是女人,没什么不合适的。w”

  想想也是,李璐没再反对。

  毕姐打完电话,约好了人,拉着李璐坐下,跟她说大概的情况。

  要说起来,此广告属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按照华夏官方的要求,电视台播放广告的同时,必须保持一定比例的公益广告,属于硬性规定,谁也不能触碰的红线。

  不但要有比例,还得有播放次数和时间段的死规定,否则以电视台见钱不要命的尿性,把公益广告都搁到后半夜去,还有毛的宣传教育作用,拿什么弘扬正气。

  公益广告必须保证一定黄金时间段的播放。

  毕姐帮李璐接的这个属于国视,将来会在国视多套节目中播放。

  可想这个广告得多少人抢,别说不给钱,特么的倒贴钱也愿意。

  黄金时段,国视多套节目,这就是曝光率,就是名气,换算出来就是钱。

  李璐有时候挺简单,她就没往深处想,人家凭啥找她来拍。

  名气?

  可能稍微有点,那个热度其实早就凉得透透的。

  漂亮?

  开玩乐,华夏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漂亮姑娘,不像棒子国,要是不动几十刀,就找不出几个端正的出来。

  美誉国际的能量?

  这个说得过去,问题是,就算钱四儿都不敢给李璐找这样的活儿,潜力再大都不成。

  李璐脑活跃程度不够,毕姐呢?

  或许她认为交情有时候很管用,又或许,导演就是那么情有独钟,一眼看中,这种事儿有的是,玩儿艺术的,没点神经质那叫艺术家?

  ※※※

  邵大妈烙饼的手艺真不错,王老实两张饼进了肚子,愣是还有点眼馋肚饱的意思。

  看他那意思,慌得邵丽赶紧拦着,“爱吃下回我再给你烙,别撑着喽。”

  林国栋看王老实吃得那么香,他比平时也多吃了点,也有点意犹未尽,说,“要是有小米粥就更好啦。”

  招惹邵丽一顿白眼儿,“也不看看今儿是什么日子,上哪儿那么齐全,等都收拾利索,都不用你说。”

  王老实没参与,换了话题,“咱泡一壶去吧,没有粥,茶咱有的是。”

  泡了一壶茶,王老实跟林国栋聊了一个多小时,具体聊的什么且不说,光是邵丽就至少听见屋里传出两人开心的笑声。

  邵大妈收拾完桌子,坐在院里的藤架下愣神儿。

  她此刻心里就一个念头儿,要是子琪还在,多好啊!

  ※※※

  胖丫表面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则敏感、机灵。

  她没跟李璐一起去吃饭,说下次她单独请李璐,还小声说,“四个人呢,我得考虑预算。”

  李璐说,“不用你掏钱。”

  胖丫很坚决的摇头,“必须是我请,就你自己。”

  不是她小气,而是自打上次的事儿后,她就隐约知道李璐和自己不一样,不是跟老板,就是跟公司高层有着既亲密的关系,而且她判断,老板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汇报取消了。

  李璐没辙,只好跟着毕姐下楼。

  五楼的餐厅里,李璐跟毕姐就坐了一会儿,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气质特艺术,不过还不算太夸张,毕姐已经提前介绍过,这位彭姐是国视正式编制的导演,很有能量。

  老彭同志一上来就非常仔细的打量李璐,看得小李姑娘那个不自在,可能是彭大姐确实是搞艺术的,她打了个响指,一嘴老京腔,“得嘞,perfect!老毕,这妞儿就是我想要的那种,妥啦,就定她。”

  毕姐自然是眉开眼笑,连声称谢。

  李璐都听傻了,尼玛这是什么人啊,咋就感觉刚才这老娘们儿眼神不大对呢,她心里有些打退堂鼓。

  可这时候毕姐在桌子下用脚尖捅了她一下,李璐偷眼看过去,毕姐使劲儿挤眼,那意思,你还不赶紧的,说几句漂亮话?

  犹豫了一下,李璐还是硬着头皮说起了感谢的话。

  毕姐也赶紧的叫过服务员来,点菜,照着贵得上。

  李璐突然觉得没让胖丫来真是歪打正着,要是来了,指不定出什么乱子,这位彭导实在不像个女人。

  不过,她好歹是个户口本上的女人,李璐只能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上菜很快,彭导确实能吃,还健谈,说的话有些云山雾罩,还有毕姐在一边儿捧着说,李璐几乎插不上话,她也不会插,时间稍微一长,李璐倒觉得有意思,跟听相声一样,还涨知识,那老娘们儿说了不少圈里的事儿。

  她的任务是拍公益广告,公益就得有公益的意思,创意神马的先放一边儿,你先得有经费。

  地方台没辙,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掏钱。

  国视就不同了,太庞大,也太强势,附着在国视身上讨生活的公司和群体多如牛毛。

  都把国视当大爷供着,那么国视就真有大爷的派儿,公益广告得起表率作用,经费不是不给,国视一般就给个启动资金,说白了,满打满算是个零头儿,演员可以忽悠不给钱,其他的一分钱也省不了。

  谁掏钱?

  自然是这些领到任务的人出去求,说是求,其实就一个形式,国视不管细节,可是真没人掏这个钱,那么后果自然会在未来体现出来。

  被求上门儿的肯定是不痛快,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挤兑下边儿人。

  李璐听了个大概意思,心里的评价就是贵圈儿里真特么的乱。

  饭吃到最后,彭导突然说,“后天就要开机了,投资方有个招待宴会,毕姐你跟李璐也过去吧。”

  李璐有点为难,她可是没少听说此类饭局很恶心人,扭头看毕姐。

  毕姐很坦然,点头说,“没问题,我跟小璐也去见识一下。”

  送走姓彭的,李璐稍有忐忑的问,“毕姐,那可是饭局啊。”

  毕姐笑了笑,说,“看把你吓得,就一广告片,还不至于,你想多了。”

  ※※※

  晚上的时候,李璐没想到王老实会过来。

  和以前不大一样,王老实坐在客厅里跟李璐聊起了闲天。

  “想过毕业后干什么吗?”

  李璐老老实实的回答,“还没想。”心里却说,有你在,我敢想?

  王老实笑了,指着李璐说,“不老实。”

  可能是王老实笑得比较真吧,李璐又回忆起当初跟王老实聊天时的那个痛快劲儿,再看当下,她不禁骂自己怎么那么不争气,翻了个白眼给王老实,嘴硬说,“我真没想呢。”

  没纠结,王老实索性说,“没想就没想,你还有时间。”

  临进卧室前,李璐小声说,“后天,毕姐说跟我去个饭局,就是那个公益广告的事儿。”

  她想得明白,自己身边儿有人家的人跟着,不说也会知道,不如直接点。

  王老实摆摆手说,“具体的你自己把握,我没限制你自由的想法,你得学会适应这个社会,也要学会甄别,懂得保护自己。”

  李璐头次听王大老板这么说话,要不是怕笑话,她都想感动得哭一场。

  跟林之清约定的时间到了,老爷子还没传来消息。

  王老实不想等了,直接带着人回了滨城,没去前苏,现在滨城住下,已经跟林之清承诺要重视,王老实直接付诸行动。

  在滨城最好的地儿,高调宴请了林之清一伙儿。

  没错儿,就是一伙儿,虽说林之清带来的人个个都把自己整得很有仙气儿,可王老实怎么都觉得这帮货就特么的是江湖骗子。

  幸亏他不是耿直的特二那种人,还知道什么叫逢场作戏,装呗!

  为了表示足够的重视,王老实还特意把唐建兴请过来作陪,也算是提前预热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