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八十二,人行不行得先经事儿

一千零八十二,人行不行得先经事儿

  钱四儿亲口告诉王老实一些具体事情,着实惊呆了王老板。

  他是知道些,可没成想这货如此作,瞧他颇为得意的样子,多欠踹啊。

  脑子有病?

  看上去不像呀,那么大人啦,净干小孩儿事,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不对,估摸着眼下京城早传开了。

  王老实捂着脑门儿,无力的问,“你到底想干啥?好玩还是怎么的?”

  钱四儿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很欠抽,“我绝不能给咱哥们儿丢份!”

  王老实摇摇头,没辙了,这货就是这么个档次,要求过高也不行,算了,不是啥大事。

  “别的就那样了,周浩鹏那里赶紧处理掉,落人家手里是话把。”

  钱四儿纳闷了,多大点事儿啊,“三哥,不至于吧?”

  他接过钱四儿递过来的烟,拦了下火没让点,面容严肃的说“有些情况你得知道,多少人等着咱自个犯错呢。等过上几年,稳住了,那才叫不至于,明白吧!”

  说实话,钱四不是特别理解,他的优秀品质就集中在一块:听老大的话,超出自己智商范围的事情不碰!

  “那行,一会儿我就给老周打电话。”

  王老实追了一句,“跟他挑明了说。”

  这年头,什么叫事儿?

  用得上的就是,需要的才有用,能耐大的人才需要,高处不胜寒,王大老板从姬总的无奈神色里有体会了,任性是需要硬实力的,洋鬼子说得很实际,道理就是靠大炮来说话的。

  会不会有人盯着自己呢?

  肯定有,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华夏人多,找几个恶心人的孙子不难。

  头些年,没少得罪人,估摸着恨自己死的人大有人在,憋着弄自己的一眼不眨的盯着都不夸张。

  “对了,这回都谁来?”

  钱四儿掰着手指头给数都有谁答应到场。

  人还真不老少的,几乎都是走得近乎的那些。

  王老实摇晃了下脑袋,试探了一句,“四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

  “不能够!”钱四儿脑袋摇得跟拨楞鼓似地。

  钱四儿满意的走了。

  “他想干嘛啊?”唐唯举着个苹果走过来问。

  王老实赶紧起来,拉着她往外走,“以后这屋你别进来,都是烟味儿。”

  唐唯白了他一眼,嗔怪说,“知道你还抽,以后还是戒了吧,伤身体呢。”

  戒掉,何其难,没遇到事情,就逼不到份上,王老实嘴上答应,心里却没底气,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成。

  跟唐唯说了钱四儿请客的破事,一听大伙儿都去,唐唯犹豫了,说,“我不去是不是不好,刚才人家好一阵说呢。”

  王老实笑了笑,摆手说,“没关系,他也没啥事,要是有说道,你得去露个面,明儿纯粹就是聚齐了喝烂酒,用不着。”

  陪着媳妇走走,说说笑笑倒也惬意,只是偶尔想到钱四儿,总是觉得那家伙用意不止吃喝一通那么简单。

  ※※※

  钱总的闹腾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比如几个记吃不记打的货。

  别人都没什么想法,惟有一人不大服气。

  郑可爽没少下功夫,一脸坏笑着说,“那小子是给他主子拍马屁呢,啧啧,一下子俩,没一个带把的,他真能高兴的起来?”

  几个人哄堂大笑,思想的狭隘是他们欢乐的基础,人家是不是真喜欢,他们并无法了解。

  “我倒觉得可以弄他一下子,成不成的无所谓,恶心、恶心他,让咱高兴几天也是好的。”

  今天最不愿意来的就是周兴甫,他完全没心思跟王老实怼,胜算没有,说实话,他心里已经怵了。

  自张建受打击偃旗息鼓后,京城里某些货们有点散,郑可爽爹是给力,但他还是靠不上前,硬实力还是不够,他爹还没敢得瑟呢,小郑当然也叫不起来。

  这货性子闹,纠集了一批人,没事儿就跑狗剩这老炮家玩。

  必须说,这小子还是有点心思的。

  周兴甫也知道那货在利用自己,但他也不大在乎,道行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攒起来的。

  在他眼里,郑可爽太嫩了,人家都冲他爹哄着他,论本事,他可对不住大伙儿的厚爱。

  一个字评价,二。

  还没等郑可爽把主意说出来,狗剩大哥就告诉他,“别动那心思,其他的好说,这类事儿你会惹众怒的。”

  弄了几房,多生了几个孩子,有违国家规矩,可在很多人眼里,这不叫毛病,这么干的大有人在。

  若那这个说事儿,就等于是给自己树立无数敌人。

  道理讲得通,郑可爽无话可说,他扫了一眼周兴甫,有些后悔,这位周哥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牛逼啊,什么都讲规矩,那还玩儿个屁啊!

  ※※※

  周浩鹏头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心里是激动的,甭管以前听到多好的话,今儿才是正经实在的融入,不易。

  钱四儿一瞅见他就拉着到边儿上小声问,“东西处理干净了吧?”

  “妥妥的,钱总放宽心。”虽有疑问,周浩鹏还是忍着没问,在他看来,有些不寻常。

  钱四儿嬉笑着说,“那就好,可惜了,要不是……那个啥,你先里边儿歇着,老霍早到了。”

  周浩鹏听得出有话没说出来。

  人真不少,都在说着话,不时有人笑出声来,周浩鹏认识的人不多,很谨慎的准备先跟王董打个招呼再去找霍建。

  没成想,王老实冲他招了下手,他赶紧过去。

  “一会儿让钱四儿带着你,都是自己人,慢慢来,别放不开。”

  周浩鹏点头含笑说,“好,我一会儿就黏钱总身上了。”

  他朝着王老实旁边儿一人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开。

  宫二拉着王老实坐下说,“这人行不行啊?”

  “行不行的得先经经事儿,看吧,大毛病应该没有。”

  宫二没兴趣探讨这个问题,他凑近了王老实,一脸诡笑,“唐毅给我打电话了,那意思是说,有这么热闹的饭局怎么不叫着他,你看,我怎么说的,来了。没找你?”

  王老实摇摇头,问,“你怎么回他的?按说不应该啊,他得先找玉玲姐才对吧。”

  宫二歪了歪嘴儿,“你以为玉玲就那么好脾气?他唐毅不傻,得给自己留点后手,先找我是探路子呢。”

  “是这个意思。”王老实觉得靠谱儿,姓唐的就这么个货。

  “我跟装糊涂,说不清楚怎么个意思,是钱四儿请客,留点脸吧。”

  p:今天将进行第二十三次治疗,据谣传快结束了,现在药物已经不大起作用,也就是说,传说的第二阶段,靶向治疗就要到来,继续坚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