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八十一,单挑遇群殴

一千零八十一,单挑遇群殴

  女人的敏感是个科学谜题,从没有谁可以说出个道道来。

  黎晓的转变就是一个,虽说能猜到缘由,但事有妖时必有故。

  吴楠悦只是关注,只要黎晓不搞出格的,她就不打算做什么。

  也不知道黎晓从哪儿打听来的消息,就跑来找吴楠悦,想要去参加钱四儿的酒宴。

  “姐,我真是好奇,你一定得帮我啊。”撒娇、卖萌,为了达到目的,黎晓这姑娘也是拼了。

  吴楠悦眼睛深邃起来,似乎一眼就看穿了黎晓,这丫头忒可恶。

  倒不是啥阴谋诡计,估摸着黎晓正在学乖,不敢,但她妥妥的是玩儿阳谋。

  她只要正经的、老实的过去吃喝一顿,什么幺蛾子都不需要,就足以把所有人都恶心到死。

  黎晓图啥?

  没什么图谋,就是年轻人的正常行为,对某些人不爽,能给对方添堵,她会很乐意的。

  吴楠悦故作不知的闪身,“不就一顿饭么,你去干嘛,我反正是不去的。”

  黎晓还在努力,一脸向往的说,“我保证不乱说话,就安静的待着。”

  糊弄谁呢,我又不傻,怎么会不明白,你本身就是膈应人的,还用乱说什么话?吴楠悦心里一阵冷笑。

  “那你就去呗。”

  黎晓神情一呆。

  吴楠悦又说,“王董你也是认识的,钱四儿那王八蛋你也认识,对啦,还有魏大姐,玉玲,你直接去就行。”

  按理是这么说的,可,事情不是这个样子滴,黎晓一时哑口无言,再傻,她也窥破人家吴总知道了自己小心思。

  脸上发烧,黎晓赶紧低头端起咖啡,过了过,低声说,“还是不了吧,跟他们不是太熟。”

  ※※※

  崔德司,并非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却混得如鱼得水,特别是娱乐圈儿,他是个人物。

  王老实对他的名字敏感是对的,若不是美誉国际的强势,要没有钱四儿在这浑水里的牛逼,人家崔总妥妥的大佬。

  讲道理是,王老板抢了人家的道儿。

  所以,查不出特别的东西,是因为眼下崔总很普通,丫的就是一有梦想的、打算牛逼的青年。

  但凡有所成就的人,必然的基础就是胆子肥,崔德司就是这么一人。

  他看重龚彤,不光是想睡人家,更是觉得龚彤具备摇钱树的潜质。

  按照平常套路挖人,钱四爷分分钟教他做人。

  不过,谈恋爱就是另当别论,人家女朋友,您钱总该不会不讲道义了吧,在京城,面子比钱大得多。

  “到底怎么个意思啊?”崔总忍着脾气,总算等到了那位经纪人来,他现在没资格跟人家钱总叫板,碰见了,他是点头哈腰的那号人。

  龚彤的经纪人耷拉着脑袋,脸色灰败,平日里,他很讲究穿着的,今儿不一样了,颓废范儿,一屁股歪在崔德司对面儿,没有面对金主该有的尊重,没礼貌的拿起桌子上的烟,自顾自的点上。

  崔德司还在忍,他也看出来不对了。

  果然。

  “是钱总。”

  崔德司愣了下,他之前判断是有人跟他强来着,事实上,若不是钱四儿强势介入,那位龚彤小妞儿八成要入他手的,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是哪个钱总?”

  见对方不言语,就追问,“就是你们钱总?”

  龚彤经纪人脸上都是自嘲的苦笑,点点头,他知道,很快,那位小姑奶奶就会让自己知道圈里得罪人的下场。

  京城混之不易,得罪了大人物,就不是不易的问题了,全身而退都是奢望。

  听说,钱总是个狠人,不是听说,压根就是,不狠,不可能没今天的地位。

  崔德司同志心里也扑腾起来,他还没混到能随便得罪钱四儿的份。

  钱四爷,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事,人家背后站着的是一群人,打架时想单挑结果遇上人家只群殴,只有死的份儿。

  ※※※

  毛病都是惯出来的,王大老板虽然懒了些,大事可不敢糊涂。

  华夏企业时间表都是按照农历制定,各个企业的年度项目规划也讲究在第一个季度后总结调整。

  王老实让钱四一边玩去,他得听取汇报,没有大问题的由司家瑞和傅颖代为报告,调整幅度大的就必须由负责人当面解释。

  严格来说,算是工作失误了。

  以往王老实不是特别在意这方面的工作,但是王东云的事情后,他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有多大危害。

  这次还好,就是来京城的刘美娟,其实问题也不是太大,主要还是她操之过急,管理团队不稳造成的反弹。

  此番进京,刘总大抵是铁了心要清洗,找王大老板要人事权。

  每一个老板都不会轻易松手两种权利,人、财!

  王老实并不认可刘美娟的激烈方式,却又理解她的心情,说白了,还是自己逼得。

  于情于理,王老实必须支持,有些人和有些事终归是过分了,那新的报告中触目惊心!

  车拐进胡同的时候,王老实看到钱四儿的车停在门口,心说这货还真有长进,以前可不敢自个儿跑来。

  唐唯性子软,也算和气,但不爱凑合,夹杂着老唐同志的缘故,她跟谁都是特有礼貌,稳重是妥妥的,就是没那种热情,拉开了距离只能剩下礼貌,礼貌也就意味着疏远。

  几乎所有王老实周边的人都怵头跟唐唯亲近。

  会客室,唐唯正跟钱四儿说话,作陪的还有保健护士,她给唐唯按摩,最近脚有些肿,其实不严重,就是避嫌需要个人。

  钱四儿此番来,就是邀请唐唯跟着王老实一块儿去赴宴,听上去很有诚意。

  王老实踏进门口,钱四儿还没放弃,唐唯依然在委婉的表示去不了。

  “行啦,又没什么正经事情,你嫂子最近受不得累。”王老实没点破钱四儿,这货有些假了。

  钱四儿意犹未尽,有些入戏了,嬉笑着说,“我这次弄了不少好东西,怪不易的。”

  唐唯大概心里已经烦了,只是她性格使然,一直笑容满满的,见自己老公回来,立马抽身,“你的心意我知道,最近实在是有些懒,明天让你三哥多吃点,就当我替我了。”

  “那行,我回头让人送家里来些。”钱四儿小心思达成,立马开心的说好话。

  唐唯离开,王老实斜着眼瞅钱四儿,似笑非笑的问,“说说吧,你最近做什么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