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九,顺者为孝

八百二十九,顺者为孝

  邱宏伟完成了任务,他选的另一套院子很顺利,房主其实就是个炒房子的。.`

  奥运来临之前,四合院这个概念就在京城炒的火热,说起来,这个房主也就是消息灵通些,知道有人在玩儿概念,目标就是利用奥运这一盛世把鱼目混杂的真假四合院炒成天价,从众渔利。

  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很正常,逐利么,天性使然。

  这个房主是小门小户,他讲究的是快进快出,囤积大量房子不符合规律,他也压不起,一套四合动辄上亿,哪怕将来可能还会有小幅上扬,也不如现在落袋为安的稳妥。

  一个职业炒房者,自然比一般人清楚这价格已经出了正常情况,他不想继续冒险。

  邱宏伟给的价格也算合适,还是一次性付款,找这样的买主也不容易。

  王老实也觉得那套房子很合适,交易顺利进行,并没有起什么波澜。

  不光如此,邱宏伟还接着邵丽大妈去看了房,邵大妈也觉得很好。

  价格有点虚高,八千多万,当然这些钱在王老实这里不算什么,他不是囤房,就是为了用,花多少都值。

  ※※※

  老牛给石锺的建议,加上王老实的默许,石锺私下承诺了几个泽城方面的,那个钱还算投资,当然,如果不想继续投资,可以撤资,在项目确定后,由浩宇支付,还给利息。

  现在的情况是鲁东省里在王秘书长的主导下,已经重新定位于监督和指导,主要负责谈还是泽城。

  横在双方之间最大的障碍就是那不到一千万的投资,这个一解决,其他的反而没多难。

  就比如土地问题,可以特事特办,为了招商引资,些许的学费还是可以的。

  欠下的工程款也没问题,由省里和泽城两级承担,为投资商打造最佳软环境,不能光喊口号,得落到实处。

  至于银行贷款,那个更好说,谁借的你找谁去,再说,银行里的坏账和死账还少么,也不差这点吧。

  补偿款处理原则和工程款几近类似。

  原本可能会扯皮很久的几个问题,突然间都迎刃而解啦,石锺同志有些不大相信,这特么的也忒顺利了吧?

  双方已经商定,浩宇将在最近几天组建新的团队,奔赴泽城进行现场考察,然后留在泽城对最后的细节进行商谈,剩下就是鲁东方面要搞一个隆重的签约仪式。

  上次王老实提出了‘无商不尖’的说法,石锺当时还真不明白怎么回事儿,查了之后,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再不理解,石锺就是猪脑子了,看上去浩宇付出了上千万的冤枉钱,得到的却远远出了那点钱,不仅仅是金钱上的,还有泽城方面的态度,石锺已经可以预料到,浩宇到了泽城会遇到更加广泛的特事特办。

  王秘书长说要宴请浩宇方面,当作庆祝,石锺怎么可能同意,他坚持由浩宇做东,这可是京城,他跟王秘书长说,“秘书长这次必须得听我的,否则以后我还有脸去鲁东?”

  地点选择的是御宴,王秘书长很满意。

  石锺在路上给王老实打了一个电话,汇报情况,也有请王老实过来露个面的意思。

  王老实听后,思考了几秒钟,说,“我就不去了,到了鲁东以后,凡事谨慎,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要干,有些地方的人胆大妄为惯了,你得把握住度,别迷失了你自己。”

  说这话不是故意提高自己的比格,通过泽城某些人的行为,王老实完全可以想到,那些人会如何在浩宇身上动心思,可浩宇与其他公司不同,背景深厚且强大,如果不是石锺这样的人担任总裁,换个钱四儿那样的过去,王老实就用不着担心什么。

  石锺不成,他未必有足够的震慑力,那么王老实就必须给他提个醒,不要为了小利丢了大方向。

  王老实也不是食古不化,更不是整什么清高,他只知道自己将来的路该怎么走,可以变通,大原则必须守住,大趋势面前,就别给自己挖坑儿。

  ※※※

  李璐的父母在那晚还是回到了李璐的房子里住。

  李母心疼的抱着自己闺女哭了半宿。

  李父只剩下叹气,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自己女儿估计是铁了心。

  他自己也不想逼李璐,倒不是说人家给派了安保力量过来,李父没有感动,只有现实。

  实际情况他心里大概有了谱儿,对方实力很强大,也就是说,自己的女儿完全没有主动权。

  再逼下去,结局很难预料,说句难听的,人家想让自己闺女或者自己一家出点什么意外,根本不用费力气。

  社会上又不是没有这种事儿生,他这个当爹的,只能叹自己没本事,保护不了女儿。

  有他这样的想法不奇怪,本来这个星球光怪6离的事儿就层出不穷,李父只能盼着那人真如女儿说得那么厚道,那么优秀,那么仁义。

  勉强又在京城住了三天,李璐也算是缺心眼儿的,她自己以为这件事儿算过去了,老爸老妈不再反对,她自己倒是乐呵的可以,拉着父母去买衣服,下馆子吃好的,到京城几个著名景点去游玩儿。.`

  只是她父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无奈和难过,李璐并没有察觉。

  最让李父担心的事儿没有,他真怕李璐拿出一张卡来给自己,如果真的那样,就说明李璐已经无药可救,甚至她那点可怜的情商恐怕都不足以维持她一个人最起码的尊严。

  李璐只买了衣服,去吃好的,去玩儿,临走定了二张商务舱,国内航线,有头等舱的航班不多。

  目送自己爸妈走进安检口后,刚才活蹦乱跳的李璐立即瘫坐在椅子上,精神萎靡,好半天,她才四处打量,看到不算太远的庞欣,招了招手。

  庞欣有些意外,按照她们这一行的规则,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她不该现身,暴露的后果就是让安保失去绝大多数意义。

  只是稍有迟疑,庞欣还是来到李璐身边儿。

  李璐递过钥匙来,强打精神说,“一会儿你帮我开车吧,我有些累了。”

  庞欣没拒绝,李璐的疲惫已经完全表现在脸上,她看得出来。

  李璐让庞欣搀扶着,走到大落地窗前,从那里可以看到飞机起飞,哪一架飞机上有她的父母,李璐压根也分辨不出,她就是站在那里看着一架架飞机腾空而起。

  好久之后,李璐轻声说,“我们走吧。”

  ※※※

  李璐这几天和她父母的事儿,王老实都知道。

  他没有干涉。

  就像当初他自己说的,路是自己选的,那就得承受必要的后果,况且,王老实没打算束缚李璐的自由,她可以选择离开。

  和李璐父母见面的想法曾经有过一点,但不多,李璐选择了不见,王老实也不会去见。

  说起来,王老实不是怕见,而是觉得没必要,没什么可以说的,至多就是让双方都觉得尴尬。

  李璐回到家后,给王老实打了个电话,“我爸妈已经回去了。”

  王老实听出李璐声音里的复杂,平静的说,“那你自己好好休息吧,最近几天我可能要回滨城处理点事情。”

  这是王老实第一次跟李璐说自己的事儿,李璐倒没有察觉出变化来,傻傻的说,“嗯,我知道了。”

  林之清办事儿很麻利,几天时间,就准备停当,通知王老实,可以去滨城了。

  王老实这几天在忙两个事儿,一是继续听美誉国际各个项目组的汇报,二一个就是亲自指挥收拾那个院子,他想尽早让林国栋搬过去,现在住的那个房子是在太小,医疗小组不方便进去,调养身体主要就是通过各种生活上的细节慢慢来,前期需要医疗组的人跟林国栋生活在一起。

  接到林之清的消息后,王老实给自己老子打了个电话,询问时机。

  这事儿不能太突兀的出现在大伯眼前,需要老头子前期做些铺垫,然后王老实再带林之清这帮人过去,才顺理成章。

  清明刚过,时机算是恰到好处,王老实为此都找了借口没有回前苏。

  电话里,王嘉起让王老实过几天,“你大伯身体不大爽利,等等吧。”

  王老实心头一紧,赶紧追问,“咋了这是?”

  老头子笑了笑,说,“别紧张,医疗组不是前天来了吗,那个大夫还真有两下子,一号脉,说你大伯肠胃不好。”

  王老实心有疑惑,可这话又问不出口,没看出病来之前,人没事儿,一看出来人就不舒坦啦?

  老头子哪儿能不知道儿子沉默的意思,解释说,“你大伯那人你还不知道,一听这个,立即就听人家的话,我看呢,就是心理上的病,过两天他就没事儿。”

  王老实释然,大伯还真是那个性子,也好,不在这几天,他又问,“您跟我妈没看看?”

  “看了,你妈是颈椎有点小毛病,问题不大,我身体更没事儿,你就放心吧,过几天我让你姐过来,她最近老是闹腰疼,让人家给看看。”

  王老实放心了,说,“是该看看,往后咱家都是好日子,可得仔细着点。”

  “对啦,你妈还给你郑姨打了电话,明天她也过来。”

  王老实一听,啧啧,真是自己亲妈,办事儿真讲究,其实这事该自己办的,脑子里压根就没想起来,得亏有老妈,要不以后准得让人挑理儿。

  跟老爷子通完话,王老实又给林之清打了电话,告诉他准备三天后去滨城。

  有了这三天,王老实就能在京城宽裕些。

  美誉国际那边儿他不打算再去,不能逼的忒狠,钱四儿是个直筒子,已经帮着下边儿人诉苦,也就钱四儿这样的敢,换个职场的,谁也不会办出此类的没脑子事儿,跟老板诉苦,得多二的人。

  新买的院子收拾的不错,不用大动,稍微调整,进了家具就能直接入住。

  这种事儿邱宏伟办起来手拿把攥,王老实没去管其他的,就是把自己这边儿院子里一套家具给弄到新院子里,还有就是到林家帮着他们收拾。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真搬家的时候,可没那么简单。

  按照王老实的习惯,肯定是什么都不要,那边儿买新的。

  他没张嘴说一句。

  原因无他,他的观点无法让老一辈儿接受,本来就是要林国栋心情愉悦,为了点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弄得不高兴,划不来。

  所以,他就把自己当一小工,林国栋和邵丽说什么,就是什么,除了实在没必要的,他偶尔提个建议,基本上都是顺着来。

  古语都说顺者为孝,王老实这次办得很让林国栋和邵丽满意。

  ※※※

  李璐在家休息了两天,终于返回美誉国际,继续去帮忙。

  销假后,一进办公室,胖丫就冲着李璐偷偷伸出一个大拇指来,至于什么意思,也只有她们两人知道。

  忙着处理了一下手头儿的工作,李璐总算有机会喝口水,喘喘气。

  胖丫已然利用转椅把自己送到李璐身边儿,她很小声的说,“中午五楼,姐请客,记着啊。”

  李璐不由笑了,打趣说,“那地方可贵,你考虑清楚,我最近饭量暴增了。”

  胖丫撇撇嘴,满不在乎的说,“姐是那样的人嘛,敞开了吃,顶得住。”

  跟这胖姐在一块儿,李璐觉得很轻松,这也是她为什么稍微休息就赶过来上班的主要原因,至于工作,她自己清楚,有没有自己其实没什么,项目进行到现在的程度,李璐已经看出些眉目,自己其实已经可以回去继续上学了。

  眼下整个京城都在忙活一件事儿,尤其是各个大学里更是,别看说志愿者什么的来自各行各业,其实主力还是各大学的学生为主。

  所以,为了奥运让路,学校在学业上也进行了调整。

  当然,李璐的学业也就那么回事儿。

  胖丫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毕姐就进来了,她是知道李璐最近怎么个情况的,主要是来看看她,情况似乎还不错。

  李璐见识毕姐,站起来笑着说,“毕姐来啦。”

  毕姐笑着点点头,说,“小璐你跟我出来下,说点事儿。”

  李璐没犹豫,跟着毕姐去了休息区。

  休息室里没有人,毕姐说,“我有个朋友,拍一个公益广告片,想请你过去帮帮忙,我琢磨了下,觉得问题不大,这不过来跟你商量下,听听你的意思。”

  李璐面有难色,说,“毕姐,这个事儿我得问问。”

  毕姐一脸应该的,说,“那是当然,那位不同意,咱肯定不接,我也是看那是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