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九,传的有些闹

一千零七十九,传的有些闹

  压死骆驼的,最后似乎总是一根稻草。

  刚才还在文青怜惜自己人生的姑娘立马下定决心,那位姓崔的不是什么好人,许了那么多,怎么听都那么假。

  至于,经纪人,吃里扒外的东西,早晚老娘收拾他。

  “没空,不去。”

  啪!龚彤用她最有女人味儿的姿势把手机扔到床上,她发誓,总有一天,她要站在那栋大楼的露台上把手机扔下去。

  那才叫痛快。

  接到肯定的消息,钱四儿没任何意外,给脸不要脸也是需要实力和勇气的,既然混这个圈儿,还要搞什么坚持?

  给考虑时间,不过是四爷为今后的情面做铺垫,三哥是个讲究人,李璐就是例子,自己事情做绝,还不如不做。

  ※※※

  地方就是老牛的山庄,不为别的,就图个用着安心。

  钱四儿是亲自跑老牛那儿,拉着已经半退休的老牛跑到山庄去。

  老牛一路上直抱怨,“四爷您这是何必呢,那儿你比我都熟,谁还敢不听你的吩咐?”

  钱四儿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小本子,摇头说,“不成,你在顺当,别人我不放心。”

  “不就是大伙儿聚聚么?还有别的安排?”老牛认真起来。

  钱四儿故意扭头看车外,“没有的事儿,这次人可能齐,我起次头不易。”

  小本子上,写着钱四儿费劲想好的菜单,更重要的是,他要安排一栋房子专用。

  这些事情,他必须亲自办。

  深深呼出一口气后,钱四儿更加深刻体会到做点事情真不容易。

  ※※※

  周浩鹏也没躲开,他接到电话后,没多会儿就有些懵。

  “钱总,那几样儿其实没说得那么好------”

  钱四儿打断他的话说,“我吃过,就说你版的了吗。”

  除了那两样儿鱼,剩下的都是国家不让吃的,当然,眼下管得没那么严,弄到对某些人来说不是难事,周浩鹏就是觉得没必要,他自己几乎不碰那些东西,为了一口吃的惹一身骚,不划算。

  想了想,他只能答应,总归,以钱四的能量,担的起事儿,“成,我开车送过去。”

  钱四儿顿时高兴了,“行,够意思,兄弟记你这个情。”

  “别,拿我当外人不是。”

  又妥当一个事儿,钱总松了半口气,不是他嘴馋,实在太没底,以前都是跟着别人,换到自己,真不容易,他要弄出点钱式风格来,太平常了没意思。

  人,地方,吃食,这几样搞定,就还剩下个酒,钱四儿摸着下巴使劲搓了起来。

  华夏人讲究了几千年,钱总要守住传承,并发扬光大,丝毫不能将就。

  酒在他心里,是个大事儿,别人都能有的,显不出他钱总诚意来。

  他想要的,自己家里肯定没有,周边儿朋友中不能说没有过,但谁弄到后,妥妥的赶紧得瑟吹牛逼给用掉,没谁还存着,他钱四儿就是如此。

  王大老板那里肯定还有,钱四儿记得他见过,但这么去要,四爷觉得至少这回不成。

  挠了半天头,钱总觉得舍下面皮也没啥。

  美誉国际,因为业务开展的缘故,每个人都忙碌的停不下来,原来还可以到休息室喝点东西,现在绝对是奢望。

  在同行业里,美誉国际就是最牛逼的存在,员工们怨言并不多,离职的更少,当然,高薪也是基础。

  要到吴楠悦的办公室,必须得穿过一开放办公区,大部分人是认识钱四儿的,想当初,这位爷在美誉国际妥妥的大爷。

  今儿是吃了什么脏东西啦?

  谁不知道四爷遇上吴总,那根耗子见猫没啥两样,主动来?

  吴妞儿也纳闷儿,平时绕着自己走,今天却不请自来,傻缺啦?

  钱四真是鼓足了勇气,把自己的请求说了出来,连带着干什么用也招了,态度相当好。

  “就这点事?”吴楠悦真想砸开这货脑袋瞅瞅,不知道自己分分钟成百上千万的。

  钱四儿厚着脸皮低声说,“姐,求您了,这是我头一次请大伙儿,我不能那个------”

  叫谁姐呢!!!

  吴楠悦想拉过钱四儿这混球顺着窗户扔下去!

  “就吃顿饭,我说你至于吗?”

  解释什么的压根就不要,钱四儿站到吴楠悦办公桌前,又是作揖又是鞠躬的,什么都不顾了,也得亏吴楠悦的办公室没人敢随便闯。

  遇上这么不要脸的玩意,吴妞儿还能怎么着,答应了,不过她咬着牙补了一句,“那天我没空,别烦我知道吗?”

  “姐------”心里其实巴不得,嘴上却不能,钱四儿演技派潜质爆发。

  吴楠悦指着门,“赶紧走人。”

  “那东西------”

  “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去,赶紧走。”吴楠悦瞪着眼说,那不耐烦已经在脸上。

  钱四儿大大松了口气,开心的弯着腰说,“得嘞,您忙,我走了,姐。”

  出了门儿,钱四儿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心说真是受了洋罪,下回可不这样了。

  ※※※

  一大早,穿戴整齐的王大老板就急匆匆的离开家。

  车上。

  “最近京城里传的有些闹,都是说钱总的。”

  说话的是小朱同志,作为安保主管之一,他可以说一些八卦类型的消息,当然也要看老板的脸色行事。

  早上,王大老板看上去神清气爽的样子。

  果然,王老实来了性质,问,“哦?他又整出啥幺蛾子啦?”

  所有人里,钱四儿属于欢乐性质的。

  传的只能是女人那件事。

  有点胡闹,当然,那货就不是什么靠谱儿的,说了也没用,他就那德行,有句话不就说么:狗改不了吃屎!

  只要不招惹什么祸端、闹出什么不好的来,玩一玩,随他吧,王老实嘴上说回头要想着教训钱四儿,心里并没有太认真。

  正要放下这件事儿,他突然闪过一念头,问,“知道那个姓崔的什么来头?”

  小朱摇摇头,“以前没听说过,我问问?”

  王老实没说话,靠在车座上不言声。

  车队抵达目的地,小朱接到总部报告,转述后,王老实皱皱眉,太普通了,可是他确实对那个名字有印象,不应该呀!

  “让人关注他,也不要轻举妄动。”

  进入海子里,王老实开始守规矩了,收起他身上那股子随性。

  今天召见他的是姬总,具体什么事情他也不清楚,老全也没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