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七,赶紧回去歇着吧

一千零七十七,赶紧回去歇着吧

  基层,特别是农村,华夏几千年来,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层面。

  封建社会乃至后来混乱直到如今,都没有真正彻底掌控过。

  村里的事情,还得是村里解决,上边儿最多是加强引导和尽量竖立普遍规矩。

  前苏村里,王姓是大户,出过当官的,级别还不低,就住在村里,首先就是个震慑。

  更有超级富豪,王老实,甚至来说,整个村里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王家手里,这就是保证。

  看似固若金汤,实则不然,总有人看不过眼,想着改变这一切。

  党员就是他们想出来的突破口,村长的选举靠村民选票,除非王家内部斗争,外姓难有什么希翼。

  倒是村委有机会,党员百十来号人,每人一票,现在王姓的也不过是略占多数。

  在人家眼里就是机会。

  发展党员是村委会的工作之一,但是,王大哥已经发现,他想要增加王姓党员数量很困难了,上级明显在搞平衡。

  可上边儿不同意,村里党组织是不能批准入党的。

  其他姓氏的就好多了,保上来基本都会批准,照着这趋势,用不了几年,怕是就要失去多数地位。

  受制于人,王大哥能做的有限,人家玩儿的是温水煮青蛙。

  王老实看着自己大哥,忍不住笑了笑说,“很简单啊,也就是看你想不想。”

  大哥顿时来了精神,“有啥好主意赶紧说,我都愁死了。”

  王老实伸手拿过前苏食品的企业简介来拍在大哥跟前儿,“企业。”

  “企业?”大哥一头雾水的瞅着王老实,眼睛里是迷惑。

  不复杂,几句话就说明白了。

  私企也必须有党组织的,前苏食品是个全国性的企业,遍布全国各地有无数的党组织,虽说入党也要注册当地批准,但完全脱离了滨城控制。

  王老实的意思就是,挑选合适的人,把关系转到外边儿去,入党后,在需要时解除劳动关系,把组织关系转回村里,根据组织规定,谁也不能阻拦。

  王大哥皱着眉问,“不会违法啥纪律吧?”

  唉,王老实心里暗自叹气,真是没办法,当然,谁让他是自己大哥呢,不行也得硬顶着,“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大哥这才高兴起来,整个人立马不一样了,“还是兄弟你有招儿,要不我就说么,搁你这就没难事。”

  变着法儿坑害上级的事情定下了办法,王老实本不想过多的抛头露面,只是大哥还是有些虚,他非要安排一个饭局,让王老实压阵,跟街里的领导们坐坐。

  自家的事,王老实不能推辞。

  王老板妥妥是有身份证的人物,街里领导当然不一样,这顿饭效果非常好,几位领导得知了前苏村提出的方案后,都觉得不赖,纷纷夸王老实办法多。

  基层的饭局喝酒很奔放,能顶得住的都是牛掰角色,显然王老实不是,但他是王大老板,人家是给国家层面讲课的主儿,摆谱是有资格的。

  后果就是,王老实离开是虽然满身酒气,却没打晃。

  回到家,洗了澡,换了一身舒服点的衣服,到老妈院里打了个招呼,老爷子没心思搭理他,正好,王老实溜了出去,想直接奔查妞儿那里。

  李梅追了出来,不放心的嘱咐,“大晚上的,别带了脏东西吓着孩子。”

  王老实嬉笑着说,“您就放心吧,我懂。”

  老妈虚拧了他一把,说,“等我一下,有点鸡蛋你给带上。”

  查妞儿那里会缺么?

  百分之百不会少,但重点是老妈疼人的那股子心思。

  查妞儿的家其实距离前苏非常近,车程不足一刻钟。

  “这么晚了还过来?”

  王老实嚼了口香糖,但没有毛用,好在孩子已经睡踏实了,查妞儿没说什么,他便小声说,“这不是惦记你们娘俩儿么。”

  这话查芷蕊喜欢听,嘴里却说,“净捡着好听的说。”

  说着就要把孩子给王老实抱,王老实刚让老妈耳提面命过,哪里敢,连忙摇手说,“咱妈嘱咐了,不行,怕我带了脏东西。”

  科学那玩意儿啥时候管用那得分事儿,查妞儿听了,麻利儿抱着孩子转过身去,一脸嫌弃的说,“你先到外屋吧。”

  变脸之快、之坚决,让王老实目瞪口呆。

  房间里灯光因为孩子睡着调节的有些昏暗,有文化的词儿是暧昧。

  王老实憋了有些日子了。

  查妞儿的身材产后恢复相当不错,穿得又若隐若现,散发出来那种成熟女人的味道,勾人。

  加之王老实喝了点酒,不是说酒促色心嘛,王老实看着查妞儿的背影口干舌燥,小腹也火热起来。

  有了歪心思,王老实贼兮兮的凑了上去。

  还没表达他的银意,查芷蕊猛地回过头来说,“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歇着吧,我妈这就过来了。”

  “额。”王老实傻了眼。

  ※※※

  回到前苏村边儿,王大老板让车停下,跟今天负责的小郑说,“咱俩溜达回去。”

  老板有意,小郑自然没话说,前苏是王董的老巢,李总费尽心思经营,铁桶般,安全问题不大。

  王老实倒不是要说什么话,纯粹就是消耗精力,让那股子火下去。

  没话搭啦几句话里,小郑就记住了一句,‘古代妻妾制度还是有科学道理的。’

  啥意思?

  同时,京城这边儿,有些不务正业的钱四儿正听取汇报,没错儿,他就这么糟蹋场景,愣是把拉皮条说成重要工作。

  人是有需要挤压的,不然潜力就无从发挥。

  那几个二货让钱四儿逼着满处去寻找合适的人选,京城太大了,二千多万人,刨除铁定不合适的,也算大海捞针,就凭他们的能耐,真心不是多容易。

  钱四儿嘴里叼着大雪茄,手里把玩着一精致打火机,面色极冷,“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结果,过程是你们的事儿,我要看见人,人呢?”

  老六有些看不下去,他前一阵子在忙别的,不知道钱四又闹出这一折子来,吧嗒着嘴儿说,“四哥,要不从公司那边儿想想招儿?”

  张书辉他们几个眼泪汪汪的,他们早就想了,论漂亮妞儿,公司里最多,但------

  “不行,那些不合适。”

  钱四儿一口拒绝,老六呲牙了,他都怀疑眼前这位是不是脑子里多了什么东西,口味儿这么高,这还是荤素不忌的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