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六,这想法有前途

一千零七十六,这想法有前途

  前苏说起来是个村儿,其发展规模实际上早就变成了区域的中心,甚至在机构改革后的原来镇政府、现在叫街道办事处已经规划要迁到前苏来。

  妥妥的好事儿,机构搬迁,特别是国家的,肥肥的一大块肉,吃起来完全不用有啥负担,换其它地方,必然要举双手欢迎,哭着喊着也得弄自己嘴里去,前苏却不然。

  倒不是前苏不懂事儿,一是不缺钱,另外村里是寸土寸金啊,如今的前苏搁全华厦乃至世界都有了名气,有一段日子,马老板打算在前苏建个研发实验室,都没让他来,可见其超然不是吹出来的牛逼。

  华夏还有个毛病,喜欢摆阔,哪怕就十来个人,也得建栋大楼,没人不是事儿,看着就美。

  别看街道属于基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如果真都建设好,对土地的需求不是一般的多。

  办公楼就不说了,挤挤或许能有办法想。

  居住呢?

  传统就是,咱国家是要管一切的,吃穿住行都不能委屈了。

  这么多职工来到前苏上班,家是不是也得搬过来,如今讲人性化了,再说,奉献那玩意儿是时代产物,也就是起个宣传作用,不作数的。

  问题大了,规划上前苏玩儿的是精品,王老实当初想要建个院子,也没少费力气,没地方了。

  宅基地处理不好是要闹出人命的,一块砖的高度都事关生死荣辱,谁也不敢大意,上边儿压力再大,也没谁敢把宅基地给外来人使用,街道也不行。

  那些划出来的商业用地呢?

  先不说没有,就是有,在这么精致的村里盖几栋住宅楼真得好么?

  难住了。

  前苏村里是满心不愿意接纳,自然就没有热情配合,都是眼界闹的。

  不知道为啥,街里似乎铁了心要搬,他们给前苏的压力越来越大。

  村里自然不能用价钱来阻挡,人家街里有的是钱,不在乎你多要点。

  正好赶上王老实回前苏,不光是看查妞儿母女,他还得去大伯那里问候,医疗组再次传来消息,大伯的身体恐怕很难撑太久,希望家里有所准备。

  倒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病,就是身体机能的全面下降,王老实也质疑过,年岁还不至于啊,特意请过去的老专家分析结论是年轻时亏的太多,老了再调养也无法弥补。

  这说法很科学,王老实信,当年不光是自己家,整个华夏都穷。

  顺应自然,王家知情的人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三嫂子的娘家大哥说有个老太婆有神奇的本事,那玩意儿说透彻点,就是能协调的连唱带跳,颇有古风,可以当民族文化遗产欣赏,治病就算了。

  真说起来,已经被定性为糟粕,在农村讲究这种东西的越发少了,反倒是有些经济基础的人家相信,大概是蹭了社会上追忆传统大潮流。

  王老实直接没开腔说行,王嘉起更是没点头,别人自然也犯不着。

  王大哥是长子,他也是皱眉只说‘算了吧,回头再说’,好歹没让三嫂当着众人闹个没脸。

  不光是家里,大哥还很好的掌控村里,他叫上王老实到他家里去。

  一路上大哥把街道搬迁的事儿说了。

  王老实倒不意外,去好地方,人之常情,给自己创造优越生活条件,更是天经地义。

  “这个事儿怕仅凭街道可推不动,区里和市里应该有风声。”

  大哥点点头,“这就是咱为难的地方,是吴书记新规划的,咱前苏是农业科技示范园区的核心区。”

  那个新来的吴书记,王老实有点印象,很强势的一个,也是吴二叔欣赏的干部,能够放到滨城新区来,怕也是为将来准备的。

  转过弯儿,就到了大哥家里,变化也不少,跟前几年比,多少不少文化气息,书房有模有样儿,脱离了那种生活层次,更像个官了。

  王老实问,“有关规划文件有么?”

  “有。”大哥如今办事儿地道了不少,手边早就准备好,递给了王老实。

  粗略看了看,必须说,很有想法,也很不容易,更讨巧,说白了,就是要把前苏的成就共享,带动更大范围的产业发展。

  总的来说是好事儿,街道搬迁也许才是整合的第一步,后边儿肯定还得有。

  看上去前苏是吃亏的,也似乎有困难,都是表面现象,眼光若放长远了,造福的是后代,王老实又一次理解了以前程志翔跟村里打交道的难处。

  王老实自问没本事从另一种高度解释明白、转变村里的态度,幸好村里人是信任他的。

  “是好事儿,不过咱得好好盘算下,尽量多赚点。”

  这说法对大哥的心思,也更能让村里人满意,其实若要王老实说再具体些,那就不容易了。

  王老实在村里获得的信任是没界限的,谁也比不过。

  墙上就有地图,王老实起身站在那儿端详了好半天,脑子里也不断的琢磨新区的规划,两边儿怎么契合好呢?

  忽悠不好使了,只能利用自身经济专家的身份,弄个指点江山范儿出来,能不能成,那要看运气。

  那位吴书记同志也不是好糊弄的。

  好半天,他指着一块地说,“大哥你看西河沿儿怎么样?”

  “西河沿儿?”大哥顺着王老实的手指看向地图。

  很快,他立即摇手,“肯定不行,地儿太小,也修路还得穿坟地。”

  有时候,实诚可不是优秀品质,反而会阻碍人类基因的改变,大哥说的绝对有道理,可是他担心的事情压根就不能算困难。

  地权的问题,笑话,只要征地款到位,哪个村儿不乐得屁颠,若不是前苏让王老实弄得太牛掰,区里才没那么好说话。

  坟地更没的说,沿着河沿儿修个绿色景观带,既美观,还落个保护环境,更有了花钱名目。

  最重要的是,那片地方足够大,可以随意折腾,不用担心别的,距离村子中心还不远。

  王老实越看越觉得这想法有前途,美滴很、美滴很!

  重新坐下喝茶,王老实突然想起个事儿来,上次有个侄子曾提了句,说有些外姓人不安分。

  “有这个事儿,我觉得有上边儿的意思在。”

  对村一级别的争夺,正在愈演愈烈,王老实也知道些,“你怎么打算的?”

  大哥愁眉苦脸,看来是没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