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八,事常与人违

八百二十八,事常与人违

  从风景山庄出来,李璐直接回家。·

  进了家门儿,她也注意到父母脸上的凝重。

  非常平静的坐在他们对面儿,未等性急的妈妈开口,她就说,“不用问,我自己说。”

  “您应该知道我上的那个学、、、、”

  李璐说了自己学业,这个所谓专业将来很大可能会进入什么行业。

  李母有些急,话题扯得有些远,她不想知道所谓专业,就像知道眼下李璐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爹的还算稳重,“你别插话,让璐璐自己说。”

  李母倔强的梗着脖子看自己丈夫,最终忍住,她看到李父那是非常认真的表情。

  “事实上我已经和美誉国际签了约,算是一只脚踏进了娱乐圈儿,接下来,我将面对那个看似满是光鲜亮丽布满花瓣儿的世界,其实不然、、、、、”

  娱乐圈里有多脏,媒体上已经开始说这个,李父李母知道的还没严重到李璐讲的这个程度,或者说他们被李璐说得那些事儿给吓得不轻。

  李母有些傻,嘴里念念有词,“怎么会那样、、、、”

  看了自己父母一眼,李璐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年前的一天,我接到通知到公司、、、、、、”

  她说的最后一个事儿就是刚刚和王老实在一起说话的事儿。

  说完,李璐很平静的看着父母,或许她内心还有紧张,她选择了坦白和面对,有一种完全放松,把那种无法言表的压力突然抛掉,李璐觉得这种感觉比之以往好了很多。

  甭管是当妈的还是做爹的,都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最后竟然成了人家的情人,社会环境所不耻的小三。

  李母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什么,她几次哆嗦着要骂,只是伸了伸手指,一句话也说不出。

  相较李母,当爹的承受能力还算可以,事实上,他早就预料到,只是寄希望于奇迹而已。

  现在好了,证明奇迹并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

  李父是努力压着自己的火气,他这个爹当的虽说不大着调,大体上还是靠谱儿的,打小是尽到了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

  含辛茹苦的抚养大,辛辛苦苦培养上了大学,让她衣食无忧,不为生活愁,交的上学费,从不为生活费劳神。

  对女儿的未来,他也是考虑过的,艺术大学,女孩子整点艺术也不是不行,至于当明星,他也没想过,只盼着女儿将来能有个不错的工作,比如到市里电视台或者什么地方,这点能量他还是有的。

  李璐所说娱乐圈里那些脏东西,他只是有耳闻,并不太确切。

  现在,这个宝贝女儿已经走到了这个程度,当爹的要多愤怒都应该。WW·

  他是好几次都想抬手去抽这个女儿嘴巴,打小就没打过的女儿。

  每次他都看到女儿那双眼睛里的复杂而强迫自己不动手。

  李父问,“他叫什么名字?”

  从一开始,李璐就没提王老实的名字,用他来代替,李父当然要知道,女儿都让人家这样了,他连名字都知道,哪儿成啊。

  李璐还是那么平静,摇摇头说,“我以后会告诉您的。”

  当娘的迸出来,她早就憋不住了,站起来冲着李璐吼,“以后告诉我们,小璐,都这样了,你还不说?”

  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李父问,“是那个姓钱的?”

  李璐诧异了一下,摇头,“不是。”

  “姓赵的?”

  李璐继续摇头,“不是,您别猜了,以后会知道的。”

  “难不成他还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们连个名字都不能知道?”

  李璐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就为了这个房子,为了那个车,还有你这身衣服,就把自己卖啦?小璐,你太让我失望了。”

  ‘卖’李璐不爱听这个词儿,只是无从辩驳,因为事实如此。

  见李璐还是不说话,李父也冷着脸坐那儿生气。

  只有李母还在小声的念叨她这些年多么不容易,说她对女儿未来幸福美满生活的憧憬,一刻也不停的说。

  煎熬,李璐总算知道毕姐当时说的那个滋味儿是什么啦,每一秒钟都是对心灵的一种煎熬。

  后悔没有?

  有,李璐曾经非常后悔。

  现在呢?

  她又想开了,人这辈子也就那么回事儿。

  ※※※

  就在京城某处,一栋不大起眼的房子。

  楼上书房里,有两个人。

  其一,是柳。

  其二,冒雨新。

  外人面前,柳是个威严的领导,属于拼命三郎类型的。

  背地里,这位柳是个什么人,冒雨新最了解不过,为了满足柳的需求,冒雨新可谓费尽心思,花了不少钱。

  除了钱财,柳最大的嗜好就是女人,尤其是那种光鲜的女明星是他最喜好的。WW·

  冒雨新投资了一个影视公司,最大的目标不是赚钱,而是为了方便满足柳的需求。

  每次有项目要做,都是因为柳看中了谁,冒雨新要去找合适的剧本,懂事儿的导演,然后利用角色去换来目标供柳来玩弄。

  这栋房子就是柳专门来谈一些见不得人事儿的地方,冒雨新只要接到上这里来的通知,就知道那位又要换新的了。

  桌子上有一台电脑,屏幕上有个女人的照片。

  冒雨新仔细看了一眼,确实漂亮鲜嫩。

  她把电脑转到自己这边儿,认真看,多少次了,冒雨新鲜有失手的,现实已经告诉她,难度只在价格上,只要钱砸到位,没有人会视而不见。

  正因为她要给柳办这种事儿,对国内这些明星她算是比较清楚的,眼前这个没印象,肯定是新人。

  对待新人,冒雨新是很有把握的,她们比其他人更需要机会,也更舍得付出,很容易就上钩。

  看了几眼之后,冒雨新就皱起眉头来,她看了柳一眼,这会儿柳正坐在沙上,喝着茶,不知道在想什么。

  冒雨新试探着问,“老柳,还有没有看中其他人呢?”

  柳丝毫没有羞耻的模样,“就这个,我第一眼就看中了,心里没招没捞的,你得尽快着点,晚上一闭眼都是她的影子,好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这么对我心思的。”

  懒得戳穿,也不敢,其实每次不都是这个意思,不对心思的,你会要?

  冒雨新很会把握个度,两人说话的时候,好像老朋友一样不见外,事实上,她特别细心,小事儿上说话随便点,正经事儿绝不违背柳的意思。

  这一次,她不得不劝劝。

  “老柳,这个有难度。”

  果然,柳立即脸色难看,坐直身子,“难度?她不就是个新人,还是学生,有什么难度?”

  冒雨新耐着性子解释说,“她是美誉国际的人。”

  柳完全不屑,“那又如何。”

  冒雨新继续壮着胆子说,“美誉国际的老板是王落实。”

  不等柳反应,冒雨新又指着电脑屏幕说,“她这张照片拍的时候,就是她陪着王落实去参加奥运答谢酒会的时候。”

  一提到王落实,柳沉默起来。

  房子的事儿还没完,这又来碰到一块儿,当然,他没有那个打算了,也就相当于没有。

  放弃?

  柳闭上眼,冒雨新知道这是柳的老习惯,在做出决断之前,他会闭眼冥想,睁开眼时做出的决定就不容更改。

  同事,冒雨新也松了一口气,至少她把权衡利弊都已经给了柳,作为多年的合作伙伴儿,冒清楚,柳不会犯糊涂。

  柳睁开眼了,问,“你说王落实为什么要带她去参加酒会,网上说的靠谱儿吗?”

  上次王老实带李璐参加酒会,圈里一直在传美誉国际要力捧这个新人,也有说王老实这个老板如何如何的。

  冒雨新心里有些慌,柳这么问,说明他没死心,太多人就这个德行,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抓心挠肺的想,而柳更是厉害,他想要的东西,如果铁了心,就会不择手段,有时候冒雨新都费解,柳为什么如此的不大气,“不好说,我可以去打听一下。”

  柳的情绪有些不大好,挥了下手说,“现在就打听。”

  说完他就不理冒雨新,而是坐到书桌前,继续翻看照片。

  冒雨新拎着包出了书房,叹着气推开另一个房间的门儿。

  哪儿那么好打听的,像王落实那样的人,若非亲近的人,根本就无法知道真正的内情,可能知道的人会说吗?

  冒雨新清楚,自己哪怕打听出来消息,柳会是个什么态度?

  她认为柳对那个姑娘的想法是不明智也是不冷静的,更不应该。

  无论王落实与那个姑娘是不是有什么牵扯,眼下不该招惹,尤其是还因为房子问题会有些不妥。

  只是现在柳已经鬼迷心窍,而且冒雨新更切身感受到,最近两年来,柳膨胀的厉害,某些行为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

  掏出电话时,冒雨新那种担忧又重了一些。

  第一个电话,“小五儿,跟你打听个事儿、、、、”

  第二个电话,“老冉,问你个人、、、、、”

  第三个;

  第四个、、、、、

  冒雨新耗时一个多小时,打了几十个电话,可惜,大都没用。

  就一个曾经合作过的田姓导演说他认识毕姐,他去问问。

  此刻,冒雨新正在等回话儿,说真的,她还佩服柳一点,那就是沉得住气,自己这么半天没过去,他也没过来催。

  男人啊,有时候真的是理解不了。

  田终于回电,第一句话让冒雨新觉得松快了不少,“那个姑娘与王落实没啥关系,人家还在上学。”

  没有关系就好办。

  第二句就不好办了,“人家不想向娱乐圈展,美誉国际已经放弃原来的培养计划。”

  放下电话,冒雨新心里骂李璐是个傻帽儿,都到今天这个程度了,红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咋就不玩儿啦?

  人家不混娱乐圈,冒雨新最大的武器就用不上。

  冒雨新转回书房,跟柳汇报情况,她没有建议,而是看着柳,等他的决断。

  柳笑了,“这样也好,省得麻烦,你找人去问她,想要什么,满足她。”

  ※※※

  这一晚,一家三口无法再正常的交流,女儿认错,却不改,让爹妈失望透顶。

  李父李母没有留在李璐的房子里,离开李璐家住进了附近的快捷酒店。

  李璐送自己爹妈进了酒店,哪怕她哭得稀里哗啦,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没有挽回。

  嘭!

  李父李母狠心关上门,把李璐挡在门外。

  李璐坐在酒店的楼道里,她已经哭不出来,好几次她都想跟爸妈说,她什么都不要了,跟他们回老家,忘了过去的一切。

  她不好受,屋里的老两口子也难受,女儿再不争气,也是自己的亲闺女,虎毒不食子,他们别看进了房间,不时从门镜向外看。

  打断骨头连着筋儿,他们确信,李璐就在门口儿,没走。

  李母态度强硬,却心软,几次欲开门,都被李父拦住,双方都在僵持,就看谁绷不住。

  显然,李父,认为自己这边儿胜利的面儿更大,自己闺女虽然走了错路,品性他是清楚的,顶多就是鬼迷心窍。

  如果没有其他因素,李璐确实如她爸预料的那样,就要举手投降了。

  意外来了,其实也不算意外。

  王老实对自己身边儿人的安保措施越的重视,甚至某些高管他都做了安排,李璐在春节后,也暂时纳入了安保措施中,只不过没有那么重视。

  变化是在林国栋病后,王老实嘱咐李铁军提升了李璐的安保等级。

  今晚负责的人叫庞欣,她目送李璐一家进入酒店,半个小时后,她已经和同伴儿进入酒店大堂,四十分钟时,她们来到李璐的身边儿。

  李璐此刻已经站了起来,最后的挣扎中,面前突然出现两个黑衣女人,眼神特凌厉那种,她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声音很大,她希望自己能引起父母的注意。

  聪明,也成功了,李父也注意到了,一听女儿这么喊,立即开门往外冲,还没开口,就听人家说,“李小姐,我叫庞欣,编好1932,是老板安排保护您的。如果您不清楚,可以打电话询问邱总或者钱总,当然,艾小姐也可以。”

  庞欣唯独没提王老实。

  李父听懂了,顿时愣住,李璐也呆了,她真的不知道,半响,她问,“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不知道?”

  庞欣说,“从春节后,您搬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