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七,无商不尖

八百二十七,无商不尖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米分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林之清提了好几条。

  王老实没反驳,他也算看出来点,老林这货装逼很有套路,每个条件都是奔着高大上去的,人家玩儿的是神秘,搞得要有档次,说白了就是利用各种综合因素忽悠人们相信他。

  同时,这老货也真有点本事,只要还是嘴上厉害。

  为了保证前苏那事儿成功,林之清要带队友去,他说了好几个在华夏小有名气的,绝不是路边儿那种草台班子。

  王老实也不是善人,自然也要提醒这货,别过分,问了句,“那几个人是书房派还是江湖派的?”

  老杂毛脸皮厚,丝毫没有被戳中的难堪,捋着那几个韭菜似地的胡子坦然作答,“江湖派居多。”

  王老实一听,哟,这老家伙跟我这儿装糊涂,就追问了句,“内道还是外道的?”

  老林同志有些绷不住,稍微脸红的说,“外道的那些我们是不认的。”

  凡事当留余地,得意不宜再往,王老实没继续嘚瑟,再往下,他肚子里的货也没什么了。

  林之清要求王老实必须亲自陪同。

  他说,“事关重大,如王董不亲临,恐怕您家里人未必就理解。”

  绝对是实在话,王老实自己都不露面儿,大伯心里必然有不同的想法。

  王老实说,“我肯定自己去。”

  林之清又说,“到时候,还请王董适当表示对此事的重视。”

  说完这个话,老林脸上不大自然。

  他说得很委婉,意思其实是让王老实表面儿上尊重着点。

  王老实很理解,那个事儿上,以林之清为首的这些人就是大师,装得比格相当高,王老实再跟以前似地没个正眼儿看,实在不像话。

  好歹也是王老实请过去的,没个尊重的意思,搁谁也得多想想是怎么个意思。

  “没问题,其实我这人就是如此,如果不重视,也不会请林老过来。”

  林之清满心里是不信王老实话是真的,有这个话就行了,真假也没必要较真儿。

  至于还有几项要准备的,王老实也没那个精力,说,“我会安排老邱跟进这个事儿,你需要什么,只管找他办。”

  ※※※

  从五楼餐厅回来开始,李璐就发觉胖丫跟平时不大一样,那叽叽喳喳的没有了,变得沉默无比,时不时得还愣神发呆。

  她有些后悔,刚才是触及到胖姐最不愿意提及的伤心处了。

  李璐很想去劝慰胖姐,可又不知道该咋办。

  算起来她也是,自己的事儿还没个头绪,招惹人家干啥。

  主管突然推门进来,“周素,你那跟进的那块外联做完没有,确认单在哪儿?”

  周素回过神儿来,低头一看,哭丧着脸说,“头儿,我给忘啦!”

  主管一听,翻了白眼儿,急得直跺脚,平时胖丫就是办公室里的开心果,跟大伙儿出的融洽,人缘是相当好的,就是主管跟她说话也随便,今儿不成啊,“王董那边儿要听汇报,马上就咱们这个项目了,卫总正等着呢,你、、、、、”

  胖丫吓得大脸盘子刷的一下白了,赶紧说,“我马上做,很快就好,很快就好、、、、、、”

  主管额头冒汗了,嘴里直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李璐已经发现胖姐眼圈红了,正拼命的干活儿,她觉得这事儿是自己闹的,如果打板子也该打自己身上。

  她倒是可以把责任揽过来,这个工作本来就是帮忙性质的,丢也就丢了。

  可过错不是说想领过来就能领过来的,李璐再年轻,也明白其中的复杂。

  她掏出手机,毅然决然的给王老实发了一条短信。

  发完之后,李璐惴惴不安的等着。

  叮!

  短信回了,李璐低头看,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又提了起来。

  她起身跟主管说,“头儿,我有事儿要提前走,跟您请假。”

  那位主管鼻子没气歪了,“你、、、、”他话到嘴边儿,想起这个李璐可是上边儿打过招呼的,硬生生把后面话憋了回去,摆了下手说,“行,你去吧。”

  李璐快速收拾好东西,走到胖丫跟前,俯身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胖姐,没事儿,慢慢干,今天的汇报取消啦。”

  “你、、、、”胖丫惊愕的抬起头,李璐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笑了下,迈开步子,径直离开。

  主管大人可不管胖丫掉不掉眼泪,虎着脸说,“还不快干活!”

  “哦!”胖丫低头忙活。

  五分钟后,项目组的一个小姑娘过来,“赵头儿,卫总让我通知你,今天的汇报取消,时间待定。”

  赵主管一听,连连拍自己的胸脯,嘴里说,“老天爷开恩,老天爷开恩。”

  胖丫登时就懵了,刚才李璐说,她是一点都不信的,想着李璐就是宽慰自己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问题来了,李璐是怎么知道的?

  说她能掐会算,胖丫是不信的。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璐有消息来源,还是大老板那里的。

  胖丫别看胖,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当年也是美人坯子一个,能够在美誉国际工作,智商也不大可能差,联想点什么,八卦起来可是女人的强项。

  会不会是李璐想办法帮自己,才有汇报取消的事儿?

  那么李璐和大老板之间、、、、

  一想到这个可能,胖丫忍不住捂住嘴,没让惊叫声喊出来。

  主管同志瞪了胖丫一眼,训斥说,“发什么呆,赶紧干活儿,算你运气好,再出问题,看谁能救你。”

  胖丫赶紧低头干活儿,主管大人也离开,屋里的紧张气氛同样消失,小声说着刚才的事儿,都说是项目组福大命大。

  ※※※

  在地下停车场里,李璐被带到王老实的车上,小李姑娘局促不安的坐了上去。

  王老实脸色如常,说,“你的车呢,让他们开着吧。”

  “哦。”李璐从包里掏出车钥匙,一个安保过来拿走钥匙。

  “去风景山庄。”

  说完,王老实就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他是有点不高兴。

  送走林之清那老家伙,正赶上赵宏进和钱四儿回来,他们是去参加奥组委会议的,关于美誉国际负责的几个项目要进行第一次审查了,王老实的意见就是在正式审查之前,先进行内审,尽量发现问题,解决在正式审查之前,免得后面压力过大。

  第一个项目真要结束时,李璐的短信到了,说是有急事儿,一定要现在就说。

  如果不是李璐短信里最后一句是‘求你了。’让王老实心软,就凭这个,他肯定要正经的敲打一下,让李璐知道什么叫可以、啥叫不行。

  李璐心里嘭嘭的跳,偷眼看了下王老实,刚才那个胆子早就没了,鼓了鼓劲儿,“我、、、、”

  王老实没睁眼,摆了下手,“到地方再说。”

  他不急,李璐所谓的急事儿,再急,王老实也不担心。

  李大菇凉心里可就乱腾起来。

  这一路,李璐多少煎熬过来的。

  老牛已然在后楼那里等候,王老实一下车,就笑着冲老牛说,“你也是,咱们之间还来这个,下回不许了。”

  老牛哈哈的笑了几声,声音洪亮的说,“我是服王董,也怪自己,总是跟不上王董的思路,若不是石锺提醒,我还糊涂着呢。”

  这家伙,该鬼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王老实笑着说,“行了,你快别掰扯这个,该干嘛干嘛去,我借你地方待会儿,不用管我。”

  老牛早就看见从另一边儿下来的李璐,脸色不大好,估计是有什么,也没客气,领着王老实跟李璐到了茶室门口儿,让进去,他没跟着,连安排好的服务员都嘱咐不喊别进去。

  王老实坐在茶桌前,自己动手,抬眼看了一眼李璐,说,“坐下说吧,你不是有急事儿吗。”

  李璐怯生生的坐下,低着头,轻不可闻的声音,“我爸妈来了,住在家里。”

  王老实怔了怔,问,“就这个事儿?”

  双手紧紧的攥着,李璐说,“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王老实有些意外的问,“你以前没跟他们说?”

  上次王老实可着重跟李璐说过,让她处理好这个事儿,没想到这丫头一直瞒着。

  “嗯,我有点、、、、”李璐也想起当初王老实跟她说的话来了,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有点意思,王老实不经意间看了下李璐那个脸色,说,“你打算实话实说吧,我觉得也对,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李璐脑子没转过弯儿来,好半天,才大概懂了些,人家大老板的意思是让她跟家里直说,她本来就这么打算的啊。

  “你、、、晚上还过去吗?”

  哈,王老实才明白过来,合着还是自己早上说的那句话在起作用。

  水开了,王老实又忙活起沏茶来,给自己和李璐一人倒了一杯,问,“你是希望我去还是希望我不去?”

  “我、、、”李璐还真说不上来,她想了下,咬着牙说,“我想让你去。”

  “哈,那怎么介绍我呢?”

  “、、、、”

  李璐真不知道,男朋友?肯定不是。

  “我也不知道。”

  王老实放下杯子,说,“我是听你的意见,你如果觉得合适,我就没问题。”

  李璐沉默。

  ※※※

  石锺的谈判进展不大。

  真的牵扯进来,他才发现,这件事儿里复杂程度远远超过材料上反应的,不光是土地补偿款,材料供应款,银行贷款,建筑工程款项,这是明面的。

  泽城方面来的人里私下告诉石锺,还有不少泽城地方领导的朋友也进行了融资,说融资好听点,其实就是借机想要发一笔,结果让那个个体户给一勺烩里面,损失很大。

  说是领导的朋友,内中到底是谁的,都不用猜也知道,处理起来可不能大意,别看现在浩宇占着主动权,等建成之后,或者未必等建成,人家就有本事让你见识什么叫权力。

  石锺头有些大,乱七八糟的事儿真不少,跟以前浩宇中心的建设就不在一个节奏上。

  从法律层面上说,有些钱浩宇可以接过来,毕竟那个土地还有前期建设在,但是很多支出是难以处理的。

  浩宇是正规的公司,财务制度很严格,就算石锺愿意,他也无法跟董事会交代。

  宫二此刻已经功成身退,双方接上头后,他就跟省里汇报,然后一溜烟儿的跑回瀛城,把整个摊子甩给了王秘书长。

  他倒是脱了身,怎么看都是管杀不管埋。

  石锺有些拿不定主意,跑来跟自己老丈人商量,老牛的稳在这个结点上起了作用,“咱不急,谈着看,一条条的来,事情有轻重缓急,大方向上不能错,还有一个,有舍才有得,别老想着得,该舍的也别小气。”

  石锺为难的说,“快上千万了都。”

  老牛看着不争气的女婿说,“跟这么大项目比,上千万算多么?”

  “可董事会那边儿-----”

  老牛发现自己这个女婿钻起牛角尖来真二,他懊恼的瞪了石锺一眼,“董事会算个屁,大道理他们哪个不懂?再说了,有王董在,谁敢呲牙!”

  石锺脸通红。

  老牛继续教训说,“知道为啥浩宇在你手上一直停滞不前么,就是你的脑筋坏掉啦,不懂得变通,就拿泽城的项目来说,要是我处理,才不管那么麻烦,该赔的我们就变通着给,可以甩掉不理的,都推给鲁东。”

  石锺当然明白老丈人的意思,他有些吃不准儿,说,“这不好拿到桌面儿上说啊。”

  “真让你笨死,拿不到桌面上就私下说啊,桌面上就说能说的,你觉得他们自己损失回来了,还在乎其他的?”

  老丈人都咆哮了,石锺还是担心,把老牛气够呛,说,“你现在就给王董打电话,他就在山庄里。”

  “合适吗?”

  老牛说,“有什么不合适的,现在打。”

  石锺无奈,拨通电话。

  王老实正无聊,李璐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正坐那儿内心挣扎呢,听完石锺说的事儿,他慢条斯理的说,“你怎么理解无商不奸这个词儿?”

  石锺脑子没转过来,啥意思,怎么提这个?

  王老实继续说,“古语中应该是无商不尖,那个尖是冒尖的尖,去查查什么意思,你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