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五,混得是面子

一千零七十五,混得是面子

  唐毅能把几个人请到这么一不起眼的地方来,自然是不是瞎胡闹。

  店主是个上岁数的老爷子,满口地道的京城味儿,人看上去很普通,带着实诚。

  入座时,唐毅让宫二坐主位,甭管他真心还是假客气,宫二怎么可能坐那儿,硬拽着让唐老三坐,王老实自然是帮衬着。

  没别人,就四个,略有意外,也在情理中,有资格的确实不少,可合适的几乎没有,唐毅上下不靠了,当然也弄不来。

  洪老爷子,也就是店主,开始招呼服务员端锅、送菜,他则一样样的给介绍些细节,全是他店里的讲究,更是老京城饮食的故事和规矩。

  讲究真不少,也学了些知识,老爷子不如漂亮妞儿养眼,但趣味更足,口才大概是练了多年,时不时的还显摆点贯口活儿。

  王老实边吃边听,唐三爷似乎也忘啦他是请客的主家,也跟着洪老爷子的节奏,有意思。

  最后一个盘子端上来,洪老爷子也没啥可说了,“您几位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再招呼。”

  点了一圈儿头,老爷子慢悠悠的回了后厨。

  只顾着听,还没怎么敞开了吃,王老实扭头看唐毅,听他的意思。

  唐毅似乎又活明白了,端起酒杯来说,“一言难尽,过去的就不提了,我干了,你们随意。”

  仰脖子干了。

  王老实打算也干了的,可扫到宫二,还真就抿了一口,他也换了主意,一大口,放下。

  靳玉玲本不该旁观的,谁都明白,没她,这顿饭就攒不起来局,事实却是,自打进门儿,这姐们儿似乎全忘了,心安理得的看起热闹来。

  唐毅似乎也没在意两人喝多少酒,提着筷子笑说,“别辜负老爷子的精心准备,不知道你们,我是馋得不成了,咱先开动,往痛快了吃。”

  临了,他还不忘提提老皇历,“人家老爷子说了,这辣椒油讲究香而不辣,落实你可不成。”

  王老实没闲心听这个话里有啥意思,甩开腮帮子,一个字儿,吃!

  不赖他们到这个小地方来,吃起来真过瘾,涮锅吃了那么多,今天是颠覆性的,合着以前都白夸了,跟这儿没得比。

  他们几个吃得很奔放,已经偏离了人家老爷子的教导,不过,没关系,爽就足够了。

  席间,唐毅没说什么很多话,主要还是招呼着吃、喝。

  酒足饭饱,唐老三招呼着大伙儿进了另一间屋子,已经布置成喝茶休息的地方,王老实相信,这家饭店今儿之前绝没有这些玩意儿,就算老爷子那里有,也舍不得弄那么一大间糟践。

  看来唐毅真花了心思,且看他说啥。

  王老实从心里判断唐毅不该说什么具体事,甚至连口风都不应该有,不然忒拉低他层次。

  事实上,他判断很准确,唐毅没谈具体事情,看似就是为了联络老感情,专门来吃这个特色的,喝茶似乎也是为了让这顿饭吃得更圆满。

  不过,寥寥不多的话里,王老实还是听出了唐毅的不如意。

  曾经在京城有那么一号的人物,唐毅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现实,舍弃任何关乎他身份的一切,多难,咬牙也得撑着。

  但,现实就是,不想被社会抛弃,他需要足够的资源,财力、关系等很多因素,综合起来就是唐毅得有面子。

  混京城,没面子是不成的。

  看过红楼的大概也能理解,贾家早就撑不起门面,却要打肿脸充胖纸,道理是一样的。

  红白喜事,三节两寿,越是到了某种生活境界,反而更讲究这些繁文缛节,首先,得送的起,拿的出手,让人瞧不上,等于是自己把脸放到长安街给路人抽着玩。

  再着,得有资格去掺和,不是有钱就能参与的,没有足够的身份,就玩不进去,想必列位看官也曾有过办事儿想送礼却不得其门而入的尴尬。

  想玩通透了,可见人活着多不容易。

  唐毅或许有些家底儿,但绝对禁不起他那种糟践法,让他安静的踏实过日子,不如直接宰了拉倒。

  分开后,宫二上了王老实车,门刚关上,就笑着问,“你觉得他啥意思?”

  “预热呗,我琢磨着,后面这种事儿有的玩了。”

  宫二撇撇嘴说,“总不能回回让玉玲出面儿吧。”

  老情面是有,总有用完的时候,今天给足了脸面,将来呢,宫二意思表达清楚了,就这一回。

  王老实更没负担,算起来还是你宫二领着认识的呢,瞅了一眼外边儿的熙熙攘攘说,“看吧。”

  几百章之前就说过,‘看吧’这词儿在华夏是非常坑的。

  宫二瞅瞅外边儿,说,“到下个路口放我下去,有点别的事儿。”

  屁的事,又特么的心思不正,宫二的花花肠子越发没溜儿。

  王老实懒得戳穿他,不过却拦了他,“别听他的,去我那儿。”

  宫二有些反应不及,说,“我真有事儿。”语气并不坚定,估摸着也是下意识的。

  王老实一本正经的说,“我也真有事跟你说。”

  没话说了,宫二点点头。

  “去企业?”宫二眨巴了半天眼睛,也想不明白王老实怎么个路数。

  好半天,他问,“说说呗,我得有一图------”

  电话响,动静还不小,是宫亦绍的。

  他掏出来一看,脸色微变,不过马上又有长出一口气的劲儿,接通,“是我,再过会儿我就回-----唉,你可别冤枉人啊,让落实跟你说。”

  瞅了眼塞过来的电话,王老实真心想把这东西塞宫二菊花里去,他都能想到蒋小西是个啥心情,恐怕早就哀莫大于心死了。

  “嫂子,嗯,对,二哥跟我家呢,说点事儿,一会儿我让人给送家去。”

  放下电话,两人谁也没说话。

  宫二抽烟,一根儿接一根。

  王老实喝茶,一杯杯的不停。

  抽吐了,喝撑了。

  王老实闷闷的说,“可别惹出乱子来。”这货好了伤疤忘了疼,咋就管不着自己那几两肉?

  宫二自嘲的说,“放心,没谁闲得蛋疼,我,不值当的了。”

  没错儿,宫主任未来被确定后,谁还浪费资源去跟他较劲?

  他已经失去了被注意的资格,另一种意义上,他宫二也是混面子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