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四,该吃吃该喝喝

一千零七十四,该吃吃该喝喝

  好几件事都跟吴楠悦有关系,王老实都是电话里说的,算起来有些不大尊重人家,正好有钱四儿代表美誉国际这事儿,王老实得跟人家去见个面。

  路上,王老实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说起来,自己才是老板,当然,老板在华夏是个值得推敲的群体,足够大也就是足够危险。

  看着车外的街景,王老实竟然出神儿,脑子里被放空,挺舒坦。

  走进大楼的时候,碰见了黎晓,这姑娘规规矩矩的喊了声‘王董好’。

  若不是了解这丫头有多跳,王老实也不会毛骨悚然,他严重怀疑她吃了什么脏东西,不应该是极度讨厌自己么?

  吴楠悦面容清瘦了不少,看她桌子上那些文件,王老实内心是羞愧的,头一次有了资本家的罪恶感,想说点宽慰的话,似乎不好组织语言,只能作罢。

  吴楠悦倒是没什么表示,放下手头的事起身相迎,“真是难得您有空过来视察。”

  王老实只能讪讪的说,“挤兑我不是?”

  “不识逗,赶紧坐吧。”吴楠悦招呼王老实坐下。

  闲聊几句,不过就是问候一番,有人端上咖啡来,王老实下意识的皱眉,他真不待见这玩意儿,想不通苦不拉及的咋就那么多人追捧。

  吴楠悦当然看得出,笑着介绍说,“你还别嫌弃,换个人来我还不给喝,好不容易弄了那么一点呢。”

  王老实好奇了,赶紧端起来,“那我得品品。”

  拍着良心说,王老实没那本事品鉴咖啡那东西,甚至他都觉得不如速溶的好喝,吴楠悦也看出来了,多好的给他都是糟蹋。

  “跟你商量个事儿。”王老实忒不是玩意儿,都决定完的,跑来腆着脸说商量,欺负人呢。

  也就是吴楠悦,碰上有性格脾气的,怼上几句,王大老板都不好说什么。

  事情说完,吴楠悦喯儿都没打,那意思是你的公司爱咋折腾就折腾,她没心思拦着。

  王老实不大习惯,眨巴了几下眼睛,没多事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知为什么,今天吴楠悦沾染了打听八卦的毛病,正经事扔一边儿不问,转头就说,“要不要我喊你媳妇出来散散心?”

  特纯粹的落井下石,要说她不是成心的,打死王老实都不信。

  王老实哭笑不得,“挺好玩儿是吧,你真好意思。”

  当着吴楠悦本人,王老实不大放得开,不然他非要数落人家没人性,他虽说奇怪她性情变化有些大,一时也没放心里去。

  “刚才我看见黎晓了,她现在什么情况?”

  吴楠悦不在意的说,“挺正常的啊,她现在开始坐班了。”

  “坐班?”王老实翘着的腿儿放了下来,迷惑不解的看着吴大姐,啥路数?

  “我跟她谈过,效果还不错,恭喜王大老板,手下又多了一员大将。”

  王老实暗自撇嘴,大将?未必吧,大麻烦还差不多,听吴楠悦的话头,似乎不愿意往明白了说,自己猜?

  也不难,具体不好说,肯定是吴二叔和黎老爹的手段,一切都要为政局服务。

  王老实盘算了一会儿,说,“总归人在你这儿,你可得好好培养。”

  吴楠悦说大将,王老实要她培养,谁也不挑明,意思却都清楚了,王老实明确他不插手,让吴楠悦自己控制,别再出幺蛾子,他对那丫头没信心,不靠谱儿的人做不出靠谱儿的事。

  离开美誉国际,王老实静下心来琢磨,这吴大妞不对劲儿,具体又说不上来,想了想,他问张嫣,“你瞧出吴总哪儿不对来没?”

  张嫣愣了愣,连忙摇头,“没有啊,挺正常的。”

  王老实沉吟了半响,掏出电话给靳玉玲打过去。

  “咋,还来?不成,我今儿没时间。”

  王老实脸上都快挂不住了,这娘们儿故意这么寒碜人么?

  “不是,我是觉得楠悦不大对劲儿,是不是她那有什么事情。”

  他把自己的直觉跟靳玉玲说了说,“不是我这人多心,以前她可不这样。”

  靳玉玲忍不住讥讽,“某些人就是贱坯子,非得让人冷着脸才美,见不得别人对你好?”

  虽说是上赶着让靳玉玲挤兑了,不过也放了心,没啥事儿,王老实踏实了。

  刚要挂电话,靳玉玲紧着说,“别介,有人要我招呼你吃饭呢。”

  王老实奇怪了,“谁这么大面子还能托到你跟前儿?”

  “老熟人,你要不要猜猜。”

  王老实摇头说,“我没那个瘾。”

  话筒里,靳玉玲略叹口气,王老实听的真真儿的,“没劲,得了,唐老三。”

  “他?”王老实忍不住吐了两句,“姐,你觉得还有必要么?”

  倒驴不倒架或者是瘦死骆驼比马大,话没错儿,可也要分人。

  唐毅早没了当年的风采,哪怕王老实也曾试着劝导过,仁至义尽后,几乎没了联系,也没谁再提过这位唐公子。

  这位哥们儿猛地冒出来,王老实觉得怪怪的。

  靳玉玲听了,心里不好受,当年的情景似乎就在眼前,人还是那些人,却再不是那种情谊,强拉到一块儿,谁也不舒服,可唐三哥那么求自己,她心软了。

  “来不来给个痛快话儿。”耍赖是她拿手好戏,平日不大用,乍一使,效果很好。

  王老实无奈,“行,您说了算。”别人可以不管,靳大姐面儿必须足足的。

  到家后,他又接到宫二电话,那位也没招呼了他。

  王老实苦笑着说,“什么也甭想,该吃吃该喝喝呗。”

  宫二也是说,“可不呗,盼着别有啥幺蛾子,弄个都没脸。”

  吃饭的地方很特别,王老实自问是吃货,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寿长街二条,老京城的一胡同,车往里边开都费劲,王老实是等宫二到了一块走进去的。

  唐毅已经在门口儿等着,他人富态了太多,跟气吹的一样,脸上堆着笑,跟两人还熊抱了一番,真有兄弟模样。

  只是人心隔肚皮,没几个人活得那么真实,假都快成了真。

  这家涮锅店门脸儿不大,里面装修也简单,不过很有味道,店里很冷清,看来唐毅包场了。

  没进单间,就在厅里,一张桌子,唐毅笑眯眯的介绍说,“估摸着你们没来过,别看店小,却最能代表老京城特色。”

  宫二脱了外套,很配合的说,“哟,那可得好好尝一尝,能入唐三哥法眼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