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三,四爷那儿热闹

一千零七十三,四爷那儿热闹

  老白说那番话只是照例表明他的坚定立场,这么大的项目,他不可能真不到场,一个电话后,不到四十分钟,白老板抱拳进屋。

  单纯要是依着经济规则办,霍建完全不需要拉着那么多人一块整,可在华夏就没有单纯的事情。

  甭管多简单的,都往复杂了想,也朝重大了弄,成功的概率一定高,不然结果妥妥的抽脸上,还让你没话说,事后理解还有个毛用?

  霍老板当年混迹江湖,是个成功人士,该有的都经历过,当然不肯托大。

  按照他的设想,地产公司是一块儿,商业零售是另一个,眼下全球经济形势不大好,国内还在惯性前行,尤其是姬总再次祭出基础建设的大招儿,等于是给华夏经济添了一大堆柴火。

  可以预期,未来几年,国内资本市场热钱过剩,王老实非常同意这几个聪明货的看法,趁着好机会,赶紧杀进去,猛吃一顿,吃饱喝足再退出去。

  重组不难,前提就是有健康的现金流支撑,霍建铺开的摊子有些大,缺的就是这个,美誉国际和老白正好可以弥补。

  上市是个血腥和肮脏的过程,没有内行领着,那就要交让人心疼的学费,周浩鹏是个合适的人选,也是王老实给他周总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任何人都得有足够的作用,干什么都行,前提是你已经在人家眼前做过了。

  周浩鹏同志一直热切的机会就是今天。

  他们几方聚在一起,都因为王落实的存在,具体事务不需要他,王大老板只需要做好粘合剂就足够了。

  整件事的目的很不仁,就是圈钱进来,用这些钱去满足霍建和老白以及王老实的现金需求,最缺德的是不久的将来,这些钱创造的利益却没有那些相信并投资股市的人的份儿,那些大部分可怜人甚至会亏掉辛辛苦苦积攒的那点血汗钱。

  不存在人性的好坏,人类社会就是在无数类似的规则下统治了地球。

  说话间,周浩鹏也介绍了几个典型坑人的实例,听得老霍等人唏嘘不已。

  对此,王老实很不以为然,说,“哪有儿什么不得已的选择,还不是因为没钱,还说什么吃亏挨坑,不就是怂么?”

  霍建顿时大笑着认同,“我就喜欢听王董说话,言简意骇,大实话透着大道理。”

  王老实笑笑,摆手说,“这事儿还别大意,有些人未必就闲着不给添堵。”

  “不能吧?”霍建有些怀疑,在他看来,可着华夏找,那么缺心眼儿的人不是没有,但有能力的不该有。

  王老实心里边儿把那几个怂货数了数,还真有点拿不准儿,保不齐谁脑子就犯抽,比如眼下不是有人把那个魏笛弄来恶心人。

  小心没毛病,吓唬自己也不成,王老实给几个货斟上茶,语气轻松的说,“或许有跳梁小丑,也不用太在意,关键在于我们自己的事情做扎实,不给人递把柄才是真的。”

  别人还没怎么着,周浩鹏顿时苦起脸来,说句难听的话,整个华夏里,完全规范的就没有,总有些东西需要运作,不然咋有好处一说?

  他算稳重的,略犹豫后,没张嘴,倒是钱四儿开了口,“三哥,吴总那边儿------”

  美誉国际要参与这个事情,但吴楠悦却没来,王老实也没准备让她参与,一个牌子,两套人马,这就是美誉国际的现状,钱四儿代表就足够了,也不用他做什么,代表公司签字而已。

  王老实拍了下钱四儿的肩膀说,“这你不用管,我会跟吴总沟通。”

  钱四儿这才放心,他是真含糊那位姐儿。

  “对啦,四儿,我听说你那儿最近挺热闹啊。”

  钱四儿不明所以,“咋啦?”

  王老实从老白手里接过烟,周浩鹏眼疾手快给点上,“京城都在传四爷要选秀女充实后宫呢,有这事儿吧?”

  “额!!!”

  钱四儿犯难了,要说没有那是胡沁,承认又冤得慌,当着别人没法说啊,这货脸通红。

  王老实也没追着问,淡淡的说,“差不多就行了,玩归玩,别过分,闹得家里不太平让人笑话。”

  钱四儿讪讪的点头。

  都是老江湖,眼里不揉乱沙子,这位王董猛然间提起钱四的破事,看似不把大家当外人,还活跃了气氛,真那么简单和美好?

  世界就那么奇怪,就算人家王董没其他意思,几位尤其是霍建跟周浩鹏需要多想想,思维不散发,会凝固的。

  别的还不好说,只是有一条须知,没什么可以瞒过王大老板,只要他想知道,多小的都够呛。

  钱四爷就是例证。

  原本想着说完正事去外边吃点,周浩鹏也是大老远过来,北方的热情从来没有换过形式,老白已经安排妥当。

  结果是被李梅给叫住,家里吃。

  城市化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被居住条件给人为隔断,再没有当年那种交融和谐,人们也无奈的在习惯。

  当然,几个货第一念头当然就是推辞,不但麻烦还放不开。

  王老实其实也不大乐意,可瞅着老妈的劲头不像虚的,他还纳闷儿了,这是咋了。

  等他看到老娘拉着周浩鹏的胳膊问东问西,明白啦,人家这礼送到心里去了,这饭必须在家里吃。

  王老实立马小声告诉几个人,这可是王家待客最高待遇。

  必须要受宠若惊,别看老白跟霍建岁数不小了,还不要脸的一口一个婶子的喊着,他们话里带着不让吃就得哭,套路深啊!

  李梅和唐唯并没有上桌子,那是王家家风好,可正如社会的现实,酒没喝痛快,饭也没吃好,李梅以及张阿姨的手艺也就那样,家常会舒服,酒宴就差了太多。

  酒足饭饱,老早都撤了,周浩鹏还打算邀请钱四儿几个人再去嗨呸,换以往,四儿肯定给面子,今天不成,他心里装着事。

  白老板也不是什么正经货,临上车他还取笑,“钱总,有用不了的可得想着老哥哥。哈哈哈。”

  钱四儿没好气的说,“一边儿去,没功夫搭理你个老东西。”

  既然钱四儿不去,别人自然也散了,各回个处。

  张书辉几个正热闹着,接到四爷电话后,个个嘬牙花子,他们眼下就怕这个。

  事情没有眉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