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一,没以德报怨的瘾

一千零七十一,没以德报怨的瘾

  钱四儿到了,神情慌乱,脸色苍白,一见王老实就急赤白脸的要说话。

  王老实没起身,摆手说,“不忙,先坐下。”

  越是着急的事情、越不能急!!

  这话不是装逼用的,而是人生处世哲学范畴的适用道理。

  虽然看得出钱四儿遇到了大事儿,怕也不好,王老实还是强压着让他冷静下来。

  紧张情绪会影响人的脑子跟嘴配合,词不达意的话会倾泻而出。

  逢事,想要一个人完全冷静下来几乎没可能,但能清醒些总是好的,多想起点细节和没说差距很大,有时候甚至决定最后。

  好一会儿,钱四儿掐灭了烟,哆嗦着说,“赵宏进出事了。”

  一听是赵宏进,王老实丝毫不意外,他甚至都瞧不起那几个货,这点事儿拖那么久,早该清理干净的,留着真是给自己当坑玩,如今形势复杂,谁知道谁呢?

  倒不是盼着赵宏进如何如何,更不是王老实不念旧情,只是那赵宏进属于自己作出了花样儿,硬要挖坑埋了自己个儿,另外,他赵宏进丝毫不念交情,以怼王老实为前进的基础,王老实真没有那个以德报怨的瘾头儿,他也不是宰相,肚子里撑不了船。

  若不是怕寒了自己人的心,王老实甚至都不想继续听钱四儿说下去。

  权当千金买骨,给自己看看王大老板多仁义厚道,另外,他也说过,要照顾未亡人的。

  大致听完事情经过,王老实有些惊讶,小瞧了赵宏进,也心里骂他糊涂,更头疼自己似乎沾上了,特么的连死都不让人清静。

  说起来,这事儿是赵宏进主动出招儿的,他要鱼死网破。

  然后就是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手。

  最后就是,不管钱四儿怎么想的,赵宏进的妻儿在他那里安排了。

  王老实闭眼想了好一会儿,问,“他是怎么死的?”

  “坠楼。”

  其实怎么死不重要,只是个形式,之所以问,王老实就是想知道对方是不是从容不迫,跳楼,不好也不坏。

  如果赵宏进选择坦然接受,他的妻儿很大几率不会有危险,现在真不好说了。

  这是钱四儿在,不然王老实那句心里话会直接喊出来,‘你丫的怂货就特么的该死!’

  王老实又问,“他媳妇跟儿子是自己来的还是你主动接的?”

  钱四儿哭丧着脸说,“她们打车来的,直接砸我家门。”

  “人呢?”

  钱四儿低着头,惴惴不安的回答,“门外车里。”

  王老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糊涂!”

  半响,王老实叹了口气,拿起一支,钱四儿麻利儿给点上,“他们除了那谁之外,谁说了算?”

  钱四儿想了下说,“是韩胡。”

  这孙子的爹娘也不严肃,给孩子起名字都对付,两个人的姓氏凑一块儿就成了,跟造人一样随意。

  王老实摇摇头,连这货也行啦?

  凡事不要急着下结论,再推敲琢磨几次,总会有收获,王老实没了睡意,正好跟钱四儿说道这个糟心事儿。

  脉络逐渐清晰,赵宏进最后的瞎胡来目的也分析了个差不多。

  不光王老实无语,钱四儿那脑瓜儿也觉得平时那么聪明的赵宏进还那么天真,说句负责任的话,很傻很天真都是用来搪塞的借口。

  究其原因,除了赵宏进不甘心外,更是他没有看懂社会,也没活明白啥叫人。

  赵宏进大概知道自己活不了,他希望最后的挣扎可以给他自己报仇,算计了不少,他就没想想,你活着的时候都控制不住局面,还想着死后别人按照你的想法行事?

  幼稚!

  公平与正义从来没有笼罩世界,那玩意儿是为了掌握资源的利益方而存在的,受益的必须有资格。

  说白了,要么自己有绝对的实力去享受那口口宣扬的美好,要么就祈祷会有谁恩赐你一回,几率绝不比彩票高多少,现实就那么清新脱俗。

  钱四儿不至于想死,却相当不爽,自己那么赵宏进,临死还让他算计,搁谁也别扭,“三哥,你就说咱咋办吧。”

  “好办,把她们娘俩给韩胡送过去,就说托他照顾,顺便知会黎晓一声。”

  “啊?!”钱四爷有些懵,似乎他的大脑理解起来硬件不足。

  可能也知道这货不成,王老实耐心的告诉他,对付京城这帮要脸的货,就必须用不要脸的办法。

  公开把人送过去,还郑重其事的告知黎晓,以京城的流忙文化,那帮孙子只能打碎牙咽肚子里,想接茬儿混,不被戳脊梁骨,就一条道儿,好好照顾着,还不能委屈了,估摸着得当妈孝顺着。

  钱四儿似懂非懂,不过看三哥的模样,大概行得通,是牛逼的。

  “那回头老赵的丧事呢?”

  王老实笃定的说,“肯定他们会给操办,不差这一哆嗦,到时候,你负责给送花篮,咱这头儿,有一个算一个,一人给一对。”

  两人把事情都说定,天已经蒙蒙亮,外院有了动静,王老实看了下时间,快六点了,站起身来伸了伸胳膊,“走,跟我去活动活动。”

  钱四儿苦着脸摇头,“不了,我得赶紧把事情做严喽,免得拖沓出幺蛾子。”

  王老实一想也对,小心些总是没坏处,嘱咐他说,“黎晓那里你要是不方便,就找吴总。”

  不方便是委婉的说法,说白了钱四儿含糊人家,或者是人家未必搭理他。

  钱四儿讪讪的点头,起身告辞离去。

  王老实到院外走了走,活动了一番,精神焕发起来,僵硬的身体也舒坦,浑身通达了,顺便他又掂量了刚才的决定,嗯,没毛病,类似韩胡等怂货,再恶心也得忍着。

  回到家里,唐唯已经起来洗漱,王老实也过去,张阿姨那里正在准备早餐,今天他事情不少,老妈要来京城,名义上就是来看唐唯,不过,暗地里怕也要去看望二孙女。

  唐唯吐掉漱口水,头也不抬,“钱四儿大半夜的来找你,有什么急事儿?”

  王老实正在刷牙,含糊着说,“赵宏进出事儿了。”

  唐唯一愣,她是知道赵宏进的,不由的说,“他能出什么事儿啊?”

  有些话是不能跟她说的,王老实只能遮掩着说,“现在还不清楚,看看再说吧。”

  唐唯看了王老实一眼,没再追问,聪明人。

  P:老霍没了,大老远的去一趟不方便,想托人带份子,听说那边儿办事儿不收人民币,唉,老霍早走早托生,他这辈子挺难的,少受罪也是幸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