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春暖加花开

一千零七十,春暖加花开

  刘家,夜已经深了。

  老刘同志回到卧室,刘彬他妈,王老实敬爱的张阿姨正在收拾被子,看到自己老头子进来,就故作不经意的说,“我听小云说彬子去前苏找落实了。”

  老刘同志眉头微锁,放下手里的水杯,语气中带着责怪,“去干什么!他还觉得自己委屈?”

  张瑜手上一顿,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不就是不明白过去问问,那也不行?”

  刘彬他爹哼了一声,终归没继续说,再不然就要吵起来了。

  严父慈母,典型的华夏风格,当妈的心疼的儿子,没理由的疼,当父亲的总是展示自己的严厉,好像他怎么着似地,其实国人错了几千年,父子之间,融洽些并没有什么不好。

  就如刘彬,要是老刘同志肯放低身段,俩人正常点交流,有啥不懂的,自己老子水平足够,何至于找王老实那半瓶子咣铛的。

  所以,家庭关系是基础,大华夏民族这方面有缺失。

  正如张瑜总挂在嘴边儿的那句话,‘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大部分稀奇古怪的爹们还真就不能好好说,真要好说道了,仿佛那是降低自己档次一样。

  “回头你跟他说,别瞎琢磨,好好沉淀两年,把工作做好,现在什么也别想。”

  这就是华夏典型的爹,如此重要的话都不肯自己直接说,还要转达,容易走味儿的。

  张瑜也知道老头子就是如此的人,只能照做,不过她还是略带疑惑,“连亦绍也这样安排,他是不是有了别的意思?”

  老刘脸顿时沉了下来,“妇人之见,他现在什么身份?能活跃吗?连他自己都要沉下来,不然------”

  话停住了。

  张阿姨是个特别理解其中深意的,马上止住了话题,转而说别的,有些个事情,夫妻也不能随便说的。

  ※※※

  黎晓偷偷摸进了家里,四下打量后,蹑手蹑脚的准备回自己的小屋。

  “干什么呢?跟做贼似的。”

  黎晓着实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她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老爹坐在昏暗的角落里,看来刚才是闭目养神,她判断,以忙为主的老爹这么有耐心,怕是专门等自己的。

  人吓人会死人的,不过这个爹有些不一样,黎晓不敢抗议,只是低声下气的问,“您找我有事情?”

  家里的落地灯是可调节的,刚才很暗,现在亮了,老黎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坐下。”

  “哦!”黎晓不敢忤逆,乖乖的走过去坐下。

  老黎同志长期身居高位,他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这么跟女儿坐如此近说话了,脑海里突然回忆起当年女儿刚出生时自己的欣喜,一晃二十几年,他才意识到,黎晓不再是那个鼻涕扭扭的小丫头了,念及此处,他原本心里的那些不满淡了很多。

  他又招了下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

  黎晓心里颤颤的起身坐了过去,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儿,摸不清老头子今儿这是咋了。

  抚摸着自己闺女的手,老黎同志难得和蔼可亲的问,“最近在忙什么?累不累?”

  黎晓早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爹这么个状态,她很担忧,是不是闯了什么祸,“没、没忙什么。”

  没毛病,她真就挺闲的,看似整天都出去,其实就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去发呆,至于去吴楠悦那里,她是脸皮薄的。

  如果一般人,这不叫事儿,有了嫌隙分开就是,没必要强捏合在一起装好伙伴儿。

  黎晓不同,她要和的是吴楠悦,吴楠悦代表的是吴二叔,老黎与老吴此刻必须抱团。

  “总要有点事情做。”

  “嗯。”

  老黎同志叹口气,有些话他不想说,自己闺女让人给套路了,也怪自己平时关注不够,心思转了转,他硬气的说,“爸爸疏忽了你的感受,谁欺负利用你,爸爸知道,你不要管,以前怎么样,今后还怎么样,没关系,有爸爸在。”

  多明白啊,黎晓懵圈,她自己都不敢信,偷偷掐了自己一把,疼!

  蒙亲爹松口,父女俩的温馨终于结束,老黎同志时间没富裕到可以这么糟践,该表达的意思也清楚了,他相信自己女儿不会让他失望。

  返回到自己房间,好半天,黎晓才平复下来,从进家门儿开始,她就没机会深入琢磨。

  算上上一次,这是又表明了他的态度,黎晓可不傻,上次之后,她阴奉阳违,没有完全按照老爸想法做,严格来说只做了二分之一,不跟那几个货接触了,但也逐渐躲开了吴楠悦。

  今后咋办捏?

  黎晓突然认为应该用鞋底子抽自己,因为牙疼的有些猥琐。

  折腾到半夜她才勉强睡着,明天会不会春暖加花开?

  说出去怕黎晓自己都不信!

  ※※※

  生活似乎有了规律,最近些日子,似乎是习惯了这种忙乱节奏,王老实没再觉得累,以前跟孙子一样,现在倒觉得浑身充满了精气神儿。

  这天凌晨,他正抱着媳妇睡得香甜,被敲门声叫醒。

  怕打扰唐唯休息,他手机是不开的,要找他,只能通过安保那里的值班电话。

  “什么事儿?”这是第一次有电话半夜打进来,王老实心里扑腾着,生怕有他最不愿意听到的事情。

  今天值班的是小朱,他低声说,“刚才钱总来电话,说让喊醒老板,他过会儿就到。”

  “四儿?他能有什么着急上火的事?”王老实皱着眉,想不到哪里能让钱四儿这么整。

  略作思考,王老实说,“等他来了,领他去书房。”

  返身回屋里,这时节还是很冷的。

  唐唯肯定醒了,她撑起身子问,“出事儿啦?”

  王老实边穿衣服边轻松的说,“是钱四儿那货,估摸着又惹祸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似乎没啥可挑剔的,唐唯嗔怪着说,“你得好好说说他,都这岁数了,得稳重了。”

  王老实凑近媳妇,在她额头吻了下,给她掖了掖被子,“你先睡,完事儿我就在书房就和会儿,不吵你。”

  唐唯还要起来,“我没事------”

  “听话!”

  书房,王老实泡好了茶,烟已经抽了两根,钱四儿还没到,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凌晨三点了,钱四儿还没到。

  等的有些心焦,他正要打电话过去问问,院门口似乎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