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九,这事儿干得过

一千零六十九,这事儿干得过

  口味,又一个被时代玩坏的词儿,从某些夯货嘴里出来显得那么不同寻常,想它正经都不行。

  钱四儿以前是啥口味儿呢?

  他要分阶段,以他被迫娶了媳妇为分水岭。

  婚前,这怂货归属于重口味儿,喜欢那种经验丰富,身材第一,颜值稍后,关键是会疯的那种。

  婚后,估摸着是遭到了家庭暴击,转瞬间,他开始对小家碧玉型情有独钟,重点是得听他钱四爷的话。

  但总体,钱四儿要求不是很严格,俗话是不太挑食,大体过得去能下咽。

  基于那样的,下边儿人办事情难度有限,大家还是很欢乐的,凭借四爷事业的丰富资源,除了给四爷找食,自己也可以弄点尝鲜,算是福利。

  最近有些麻烦,四爷提出了新要求,几个专门办这个事儿的有些麻爪,新时代新高度?

  这几个孙子都什么玩意儿?物以群分,人以类聚,钱四儿需要的人都必须附和他的要求,说明白点,别太怂,也不能忒牛掰,用人方面四爷还是有小心思的。

  还别说,用着相当顺手。

  京城妥妥的全华厦最牛掰的城市之一,夜生活丰富的难以想象,各种调调能够满足一切需求,变态也行,伺候钱四儿的这几个货喜好也挺独特,泡温泉。

  千万不要以为这几个孙子多高雅,此会所里照样藏污纳垢,温泉只是个载体,与那些普通的相,是贵了些,货物包装档次高而已,本质并没有什么太多不同。

  今天他们没有按照以往各自去疯,主要是遇到了难事,得商量出办法才好。

  平时话多嘴碎的那个叫张书辉,这货正如王老实认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爱说的人怕捂住嘴,他果然说得最多,“不成啊,四爷这要求忒高,我怎么琢磨都费劲,别的还好说,学历、模样、背景、身段,关键是还得要雏儿!特么的,这样的还能留到现在?”

  人虽欠抽,话却很有道理,时代发展太快,有些东西没坚持住,以往人们觉得天经地义的东西突然变成了稀罕,让社会接受这个现实,不容易,尤其是吃惯了的那些人。

  钱四爷要的条件,搁在三十年前,遍地都是,一抓一大把,现在,那呵呵了。

  除了张书辉的抱怨,还有人说的很靠谱儿,“不成是不行的,四哥可是说了,必须找着。咱还是想辙吧,别说那些没用的。”

  这人话说的有前途,领导的意志要体现,再说,没难度还要你们干啥?

  生存法则规定,要生存必须有价值,废物想要被利用,大多也属于痴心妄想。

  “哎!!!是不是四哥家里那位要那个啥啦?”张书辉脑洞一般开得都较搞怪,语气带着神秘感。

  “那个啥?”

  张书辉贼兮兮的笑着说,“现在这位四嫂子,一直都没动静,我不信四爷家里不着急。”

  啪!

  小张同志被人给了脖溜儿,“你特么的别瞎几把胡说,回头让人知道,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张书辉不乐意的扭头看了看,没敢回。

  “四哥的岳父个月在南岳履新专职副书记了,明白?”

  “卧槽!老谢那家伙,至不至于啊!他?”

  这帮货都不是啥好鸟儿,说话也几乎没注意的,不过总归是跟着钱四儿了些台面,有人提醒说,“别特么的胡沁,大老板不是说过,管住嘴!”

  不密失身,自古有,也不是随便能混到钱四儿身边的,家里哪一个能太差劲?他们混到今天,其实是自己不够努力,也加家里并不愿意把资源给他们,但一些生存道理还是懂的。

  ※※※

  王老实和李璐,带着胖嘟嘟的林晨静去林家,路,当爹的嫌弃的表示,这熊孩子是不是太胖啦?

  李璐很骄傲的回答,是她的食堂营养丰富,喂得好。

  王老实仔细又看了好几遍,依然坚持有些胖。

  旁边儿一直忍着没乐的保姆终于坏了规矩,“孩子太小,这不算胖。”

  到了林家,无论是林国栋还是邵丽,都精神焕发,喜欢的不得了。

  林晨静也怪,不认生,知道笑,很有卖萌的潜质,王老实不免有些担心,这孩子是不是有问题,千万可莫养成一欢乐逗。

  玩闹了一阵子,这胖丫头终于饿哭了,李璐这个随身食堂抱着去喂饭,邵丽也跟了过去。

  林国栋招呼王老实到暖房里坐,里边儿倒是真不赖,各种花草,赏心悦目。

  喝着茶,聊着乱七八糟的事,王老实觉得老林同志状态不赖,和年前,大有进步,看来这胖丫头一姓林,老头被慰籍了。

  王老实把宫二那怂货的事儿给念叨了,没说太详细,不过林国栋是懂行的,倒不是嘴不严,实在是王老实又有了新想法,拿不准,老林头儿也是可以说话的人,另外,他总觉得认命也挺残酷的。

  林国栋好歹也是混迹了多年,抬眼扫了一眼院里,“那你觉得他应该有个什么奔头?”

  王老实摇摇头,“我也拎不清。”

  “要我说啊,此路不通换一条。”

  王老实糊涂了,忙问,“换哪一条?”

  林国栋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王老实一看,心里叹息,原来不是老林同志免俗,合着是个人懂得装逼玩儿,行,不计较,您老痛快儿的装一波吧。

  稍顷,老林放下那个仿雍正年制鸡缸杯,说,“他宫二从哪儿来的?”

  从哪儿来的?王老实愣了下,马反应过来,企业呗!

  对啊!那回哪儿去!

  咱华夏的大国企,那可是相当牛掰的,要啥有啥,滋要屁股坐得正,不胡来,妥妥的享福耍威风的好地方,神马级别、待遇都不叫事儿。

  凭借宫二的资历,去找个美滋滋的企业另开炉灶,难度几乎没有,那里能酸爽的不要不要。

  为啥没阻力呢?

  宫二现在身披先锋小将的盔甲,扛着战旗,突然提出要转到后方当军需官,搁谁也不能拦着,妥妥的是敌人自残,不光不能拦,还要推一把给助力。

  王老实越想越觉得是那个意思,心下顿时开朗得意起来,嗯,这事儿干得过。

  https:///html/book/20/20058/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