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八,萌的背面是凶残

一千零六十八,萌的背面是凶残

  乍暖还寒,王老实家里也不至于暖和,倒不是没办法,搁在以前呢,他绝对会把空调电暖什么的都使唤上。

  现在不了,他已经开始学会让自然规律回到人的旅途中,该冷的时候就得冷,人为的改变,其实并非就好,冷冷更健康。

  贵妃榻,这是卧室里新添的一件,专供唐唯看书休息用,刚开始,唐妞儿不大喜欢,没几次就离不开了。

  唐唯捧着书,盖着毯子,看似惬意,“怎么没多待几天?我没事儿,不用急着回来。”

  王老实上前把唐唯手中的书抽了出来,“少看会儿,让眼睛歇歇。”

  唐唯手松了,撅着嘴说,“我才刚看,没多久。”

  心里直发毛,唐唯这个样子,王老实接受起来需要更多缓冲,转移话题,是王老实想出的办法,在唐唯撒娇的时候说点正经事,“刘彬去了前苏,说起了他的事儿------”

  事情有些深度,加之老王这货讲得一本正经,很吸引了他媳妇注意力。

  小心思又一次得手,唐唯很认真的听完,不由替刘彬说话,“他是不是太过分了,哪儿有这么办的,就不考虑影响?”

  谁远谁近一下子就显了出来,唐唯的话里已经认定吴二叔在坑人,宫二那事儿,她可没这反应。

  王老实从桌子上拿了果盆放在两人间的小桌子上,捏了个小西红柿扔嘴里,“也不能这么说,吴二叔这人有时候还是挺萌的------”

  “萌?这是什么词儿啊!”唐唯被逗乐了。

  不是开玩笑的,王老实也是逐渐才摸到些大概,甚至到现在也没太确定。

  老王同志分析着吴二叔在玩儿技术含量很高的手段,目的是团结自己人,深化感情,就比如刘彬,吴二叔的行为太像一个长辈儿管教安排子侄------也可能是孙子辈儿,这不重要,很有亲情感。

  王老实也说过,刘彬才多大,年轻的不像话,不适合再向上爬,招风,吴二叔让他停下来,稳稳,怎么都是好事儿。

  此事,除了怂货刘彬自己有可能想不开,刘家或者其他势力都是乐意看到的,有这样知冷知热的领袖,甭管是不是真心,那都是值得追随的态度。

  当然,一定不要大意,萌的实质背面就是凶残。

  自从人类形成社会后,制衡所有行为规则的基础其实还是利益,付出就是为了得到,那种纯粹付出的人或者事儿,请放心,一定是为了某种利益而制造出来蛊惑人心用的,绝无例外。

  不光在刘彬身上,还有宫二,甚至是整个新城项目,在热闹了这一阵子后,吴二叔怕也摸清了某些人的心思,打算要表示清楚自己位置了,至于新城,那是他上位稳定后才正经做的事儿,旗帜性的大战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新城,现在就如同儿戏。

  王老实为了让媳妇听懂,哔哔了好半天,口干舌燥的,深入浅出,总算把一些深涩难理解的说明白。

  唐唯还真是听进去了,一直张着嘴合不拢,她算接触层面不低了,也没想到其实看似普通的事情还会蕴含那么复杂的意义和利益。

  她终归是读书比较多的,很快她就举一反三了,“听起来似乎他还有可能被人顶啦?不至于吧?”

  王老实下意识的扭头看大门,这是家里,缓了口气,“咱不谈论这个了。”

  虽不至于会被人查水表,他也是注意提醒自己,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唐唯可不这么认为,文艺女青年对某些现实残酷是很抗拒的,就算看见也宁愿不信,还接着说,“说说还不行?都什么社会了,你也太小心了。”

  不是可以惯着的事情,王老实脸上的玩笑模样少了,略带严肃的说,“什么社会?万变不离其宗,本质不会变,几千年来的教训都是血换来的,想要外边儿不乱说,家里就别随便,咱俩痛快嘴儿,等咱都习惯了,搁在外面人跟前未必就忍得住,因言获罪表面上没有,实质却从来不会缺,顶多换个形式跟角度。”

  有些利益是高于生死的,无论怎么瞎掰扯都不过分,王老实为啥那么关注安保,说白了就是知道这个世界多没规矩,所谓规矩,只是在自身实力足够才讲的,为了利益,规矩之外的招数,从来不少。

  关于吴二叔的未来之路,王老实可是知道,不平坦,甚至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是危险!

  “我才不信呢。”唐唯还是坚持,但声调没了,事实是她妥协了。

  “我来听听儿子是不是说啥了。”王老实赶紧改话题,他也不愿意两人为了这么破烂的事情闹别扭。

  摸了摸王老实凑过来贴近自己肚子的脑袋,唐唯脸色好看了不少,微笑着说,“才多少天啊,再说,你怎么知道是儿子,要是女孩儿呢?”

  “那更好,闺女是暖心的小棉袄。”王老实的脸皮厚也是没谁了,他经常说些不要脸没底线的无耻话,不为耻、反为荣。

  自然,唐唯和大多数人一样,是爱听的,“信你才怪,咱妈肯定是乐意要孙子的。”

  这话是没错儿,李梅同志在多年前就不断释放出她的念想,那就是要孙子,给老王家传宗接代,老人家有这个想法,没毛病,自古就是。

  王老实不舍的从媳妇肚皮离开,劝慰她说,“她就这么一说,你把孙女抱过去,她照样儿美得鼻涕冒泡。”

  “去,有你这么说妈的?回头我告诉妈,罚你跪!!”

  王老实顿时吓得举手表示认跪,“别,亲媳妇,嫁夫随夫,回头万一你也------”

  ※※※

  经营一家公司,都需要什么呢?

  回答是多种多样,但差别不会很大。

  搁在钱四爷这儿,奇葩的玩意儿多了些,除了钱四儿的个人性格之外,也与行业特点有关,都是正经的,未必吃得开,鬼魅魍魉似乎都该有点。

  钱四儿手下除了那些公司员工维持运营外,还有一批编外人员,他们做的事情都是公司不方便出面的,或者是为钱四儿个人服务的。

  这种事情,吴楠悦曾经表达过不满,但王老实帮钱四儿抗住了,在他看来,太正常了,要是没有那些人,反而说明钱四儿不到位。

  最近几天,钱四儿发动了身边人做一件事,愁刹了所有人。

  “哎哟,四哥这口味儿换得有些不同寻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