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七,四爷这货贴心

一千零六十七,四爷这货贴心

  钱四儿这货到底有什么特质?

  不好说,几乎是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人总是最难琢磨的。

  他完全算不上好人,甭说别人,钱四儿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还行,恐怕要是夸他仁义,搁在四爷心里绝逼是骂人。

  那么有人说他仗义就有些过分了,这货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表现出义气来。

  评价人的词儿很多,太复杂的那些钱四儿都沾不上。

  不过,王老实认为他是个男人,不是广义上的,而是这货活得像男人,几样儿生活恶习他样样精通,称赞四爷,还主要是这货不吃独食,更会花心思为兄弟着想。

  别人谈正经事的时候,四爷不喜欢听,脑袋就开小差儿,想起些他觉得挺现实的一事儿。

  一边儿想,他的眼珠子没少在王老实身上转。

  没别的,四爷突然想起来,三哥眼下情况似乎不大一样了,自己这个当兄弟的合该要给当哥的想周全。

  钱四儿琢磨的事儿就是王老实的生活问题。

  以前呢,有三个,正经媳妇有唐唯,国外查妞儿时不时过来,替班的还有李璐,后来查妞儿跟李璐怀上了娃,好歹有唐唯在,王老实没啥。

  如今似乎接不上了,两个正在奶孩子,不太方便,虽说可以,但眼瞅着够呛,唐唯又有了,王大老板正式断顿。

  别人还都没想这个,四爷想到了,算贴心?

  “四儿,你老瞅我干啥?憋什么坏呢?”终于,王老实觉察到了钱四儿的怪异。

  钱四儿赶紧摆手,说,“没事儿、没事儿,正琢磨三哥说的话呢。”

  哟,王老实乐了,饶有兴趣的追了一句,“来,钱总,琢磨出什么来了。”

  “没听懂。”钱四儿脸皮厚,压根就没负担,说出话来也顶多算缺心眼。

  刘彬虚踹了钱四儿一脚,笑骂,“你丫真是掉河里不怕淋雨,边儿呆着去。”

  说笑间,两人就换了座位。

  程志翔看出人家刘彬这是要说事儿了,立马明白的站起来,“我那边儿还有些------”

  “坐下!”换个人,王老实就直接抽了,说了半天都对牛弹琴啦?

  “额~”程志翔懵圈儿。

  王老实不搭理他,看向刘彬,“彬子你说。”

  按道理,王大老板这事儿办的不讲究,关系再近,也得有下限,某些事情真心不该当着别人说,甚至自己亲爹都未必合适。

  瞅了瞅坐立不安的程志翔,刘彬没敢直视王三哥,多年来早就形成了,听三哥的。

  刘彬要商量的事情不那么重大,却隐含着某些非常特殊的意思在,如果让那些人知道,那就不简单了。

  原有剧本是,新城作为一个着力点,先是宫二过去,搭起架子来,瞅准时机,把刘彬运作进去,两人搭档起来,不但可以相互扶持,又可以旗帜鲜明,只要自身运道不差到陨石落头上,那位又可以顺利接大位,将来刘彬这怂货完全可以幻想开三司等等。

  正美滋滋呢,宫二很仗义的递话过来,事情黄啦,风紧,他宫二爷扯呼了。

  刘大少爷可以大怒的,泥煤,玩人啊!不光是你宫二,还有老吴同志,这么清新脱俗的坑,放在自己人身上真的好吗?

  房间里色调比较暗,以凸显传统大气,换种说法是文雅,王老实却是个百分百的俗人,结合起来就是雅俗共赏。

  听着刘彬小心翼翼且义愤填膺的吐槽喊苦,王老实衬托着拿了把扇子在手,儒雅状的扇了几下,好在是屋里,要不就是个傻缺样儿。

  刘彬的声调随着扇子动而逐渐降了下去,一直专心听的程志翔不禁心里称奇,嘿,有点意思。

  但,事情还可以翻过去看。

  放下装逼专用扇子,王三哥一脸平静的说,“彬子今年三十一啦,过得真快。”

  啊!!??

  佩服,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程志翔,心里暗自给王老实挑起大拇哥。

  道理太简单,刘彬才多大,仕途上,这个岁数太年轻了,好些人连股级干部都还不是呢,可他刘彬现在是妥妥的正处级干部,而职位可是副局级。

  没错儿,就是可以这么来,刘彬的级别是处级,干得活儿是副局做的,那么等于他已经是副局级干部,在京城似乎多的是,但换到其他地方,会被眼热的人生生恨死!

  有宫二在前,王老实也仔细分析过刘彬,这货其实能耐也不咋地,家里铺好路,各种条件拥簇到今天的地步,不该想的太扯淡了。

  步子迈得太神经,绝对会扯到各种蛋疼。

  看刘彬今天的表现,王老实倒觉得新城的事儿黄了真不错,不冷静下,没准儿他刘彬真以为自己可以起飞摔不死。

  此事的始作俑者是吴二叔,算起来他老人家绝对真是好心呢。

  刘彬脸有些发红,正要说,“三哥,我------”

  王老实摇手拦住,问,“是你自己要来的吧,家里应该没说什么对不对?”

  相比刘彬,估摸着他爹娘该是靠谱儿的。

  刘彬迟疑着点点头,没气力的说,“是。”

  当晚,刘彬和钱四儿都没住下,选择了回京。

  和钱四儿不一样,刘彬只能开一辆很普通的车,当然也做了改装,底子在那儿,怎么改也不会装上翅膀。

  车子给了钱四儿的司机和保卫开,刘彬开着钱四儿车,没多久,他鄙视说,“这么好的车让你丫给糟践了。”

  钱四儿嘿嘿笑了笑,没反驳,心里是不同意的,换个主儿,他肯定要说,大爷有的是钱,废多少都不叫事儿!

  虚着心,钱四儿低声说,“彬哥,我有个想法跟你念叨下。”

  他的想法很猥琐,也能叫下流,搁在古代,妥妥的大奸臣,哦,弄臣更贴切。

  刘彬没等钱四儿说完就甩了一巴掌在后脑壳上,“你特么的作死啊!这种事儿用得着你?”

  钱四儿尴尬的回说,“我就这么一说,不是觉得我这儿条件好,给三哥挑好的,免得让那些烂货钻了空子。”

  “那也不行,你别有好日子不好好过,真把三哥惹毛了,有你受的。”

  钱四儿不说话了,他倒不是听刘彬的话,反而是觉得自己那想法很有必要,嗯,三哥的口味儿,李璐------

  “哎,四儿,怎么不言语,我跟你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里边儿事情复杂着呢。”刘彬继续警告,他怕这货脑子太奔放,整出糟心事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