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六,把敌人变盟友

一千零六十六,把敌人变盟友

  “那样的人也不是我们想要的,还是那句话,慢慢来,总会过去的,老发烧会死人的,你得相信社会还是有纠错能力的。”

  和别人不一样,王老实看得开,说穿了,压根就不叫事儿,鞋子适合不适合只有脚丫子知道,怀着洋心思的人甭管多有学历,未必是人才,华而不实,真正挺起脊梁的还得真是干活儿的,有句话他没说,免得老程脸上不搁,‘没了张屠夫就吃带毛猪?’。

  没那个道理。

  有时候,程志翔的文青病也容易钻牛角尖,这类病不药而愈,多给时间就行。

  程志翔一摊手,无奈的说,“我信,可公司损失太大了,就比如现在,打假的事儿,耽搁不起。”

  “打假?”刘彬总算有了感兴趣的。

  钱四儿知道其中的复杂,赶紧拉了刘彬一把,小声的给他说。

  前苏食品是华夏农产品行业里相当拿得出的品牌,绝不是诋毁华夏,但凡有可能,是个东西都能山寨跟造假,多高科技都没用。

  与其他行业相比,前苏更没辙,就拿黄瓜来说,品质的区别在种植的过程里,让老百姓自己区别哪一个用的农药少纯粹是搞笑,国家对纸箱印刷管理不像印钞那么严格,造假成本太低了。

  前苏一直在做的事儿就是打假,效果非常一般,按王老实说,一般都是极尽往假了捧,除了糟践经费,没有毛的作用。

  说到打假,王老实就呵呵了,他跟程志翔的想法是完全相反的,自然,方向也就不同,只是他没短时间说服老程,也就懒得管,任由他自己去折腾。

  面对极难对付的人群,就别想赢一切,事实会是输掉所有,若不是前苏家大业大,早就败光了也不一定。

  科学点讲,马大胡子有些道理说得极为靠谱儿,滋要有足够的利润,甭说什么资本家,是个人都敢丧心病狂,人就是这么从四肢到直立行走混到今天这发达程度的。

  今天程志翔特意来说这个事儿,想来是投降了,拿人说事儿是给他自己一个遮羞布。

  王老实也不嘲讽程志翔,“还是那句话,把敌人变成盟友,否则你还是一败涂地。”

  钱四儿似乎听得明白,刘彬陷入深思,刚才还一头雾水,这会儿他觉得似乎抓住了些什么,有琢磨头。

  看到钱四儿把掏出的烟盒空了,王老实拉出抽屉抓了几盒扔给他和刘彬,面带正经的冲程志翔说,“整个国家都这大趋势,你打算去教育一个民族做人?你要是敢大张旗鼓,分分钟让你重新投胎。”

  程志翔郁闷,这话他不爱听,却无法反驳,已经不是一个人跟他说了。

  “就算按照你的路数来,你那办法也不行,纯粹是给自己拉仇恨,还糟践了钱,浪费了人。”

  “我!!!!”程志翔满心的不服,只是现实不给力,他无话可说。

  打假,是个学问,事关严肃的哲学大道理,牵扯到多个阶层,从国家层面上说,必须要依法办事,按照规矩来,公平公正的社会将为正义当家作主。

  自恃实力的程志翔就这么办的,王老实打一开始就说他脑子里不知道混进了什么发酵菌,坏掉了。

  组织大批人力,深入基层,查证违法造假售假的,然后去有关大门口公开举报。

  结果就是每次都公事公办,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看似解决了,却挡不住春风吹又生,像韭菜一样,一茬茬的割不完,连模样都不带换的。

  说真的,罚没几盒东西,千八百的款项,这都算不上成本。

  至于前苏食品,搁在老爷们眼里就另说了,不懂事儿,还总找事儿。

  等时间长了,积累多了,稍有变化,前苏食品会让人拿捏的不要不要。

  当初王老实把司家瑞派过去,就是担心程志翔玩不通这种关系。

  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司家瑞没成功,当然,也不能怪那老家伙,程志翔这倒霉孩子就不是听劝的主儿,非要撞南墙才行。

  终于,程志翔知道自己该表态了,他今天就为这个来的,“行,回去我就按照你说的法子办。”

  王老实顿时乐了,真不容易,以程志翔的性子,搁在古代肯定是那种眼里不揉沙子的,而自己必须是奸臣当道的代表。

  果然是时势造英雄,能够让老程做出这样的改变,王老板很有成就感,他以为还要费不少周章呢。

  说起来,他的办法也不复杂,只不过就是把主导权从自己手里拿出来,塞到别人手里,然后把宣传的思路变一变,至于到底抓几个造假的小贩反而无所谓。

  如何打假?

  王老实的思路可不是真打,傻乎乎的冲上去,结局已经有程志翔在前,他要给人家好处,师出有名,说白了,拣着典型的抓,还要跟上宣传,没政绩跟好处,瞎掰扯啥啊,洗洗回家睡吧。

  打不是着力点,宣传喊话才是根本!官方因为有了好处,自然也乐意给背书,加上前苏肯花钱加劲儿,潜移默化中,老百姓就会逐渐觉得前苏食品的牌子硬,越来越硬。

  社会是辆大车,造假也要跟上时代发展,当制假成本无利可图时,假的自然就可以变成真的,那时,前苏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王老实低头让钱四儿点上烟,很装逼的说,“我们要引领,付出代价也没关系,新时代就要有新气象!”

  屋里三个货都不灵光,也没个人喊好鼓掌什么的,白瞎了王老实装的这一波好逼!

  “有时间呐,老程你得多跟四儿他们热络些,他就比你会玩儿那种手段。”

  这话有些绕,论脑子,钱四儿绝对让程志翔甩百条街以上,程志翔不是不会,而是不想,或者是不习惯。

  借着今天说这个,王老实其实是在点程志翔,他太过自我,游离于王老实圈子之外,那个度没拿捏好,过了。

  程志翔能听得懂吗?

  只要不傻,必须会,不然他混不到今天,早就被教做人了。

  依着以前的性子,钱四儿早就笑嘻嘻的凑过来搭啦话,今天他没有,只是微笑着又撒了一圈儿烟,连程志翔都给。

  意外的是,从不抽烟的程志翔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