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四,不过就是玩儿

一千零六十四,不过就是玩儿

  “三哥,挺冷啊,这玩意儿有啥可看的。”

  钱总说来就来,那是因为王大老板说话了,另外,他也有事儿要汇报。

  虽说眼瞅着就要进入四月,可倒春寒也不白给,瑟瑟寒风中,钱四儿冻得直发抖。

  不光是他,王老实也后悔了,他就忘了一条,球迷看台是挤在一块儿,大家跺着脚嘶喊着口号,骂得都冒汗,完全不觉得冷,他这里是主席台,华夏球场都一个揍性,必须显出地位尊贵来。

  显眼是足够,真冷啊!

  他就纳闷儿,朱云不冷?瞧那一身,王老实非常怀疑人家是不是有啥特殊能耐,又或者女人就抗冻?

  辛亏手里有热茶,还有人不断给续水。

  比赛开始,王老实强逼着自己认真看。

  “好好看!”钱四儿明显注意力不集中,王老实没放过他,瞪了他一眼。

  钱四儿缩了缩脖子,也紧了紧衣服。

  足球那玩意儿确实跟人种有极大关系,也与发展的积累分不开,另外跟社会生存环境也掰不断,总之,想让华夏足球很厉害,本身就不靠谱儿。

  “为啥这么说?”钱四儿脑仁小,理解不来。

  王老实也不愿意长篇大论,就简单给了一句,“咱国人吃饱饭才几年?”

  钱四儿明显吃不透。

  事实就是如此,某些讲究技巧的项目,国家可以集中力量搞,也能出成绩,足球不是那么玩儿的,需要足够厚的底蕴。

  哪儿来的底蕴,无论哪种条件,华夏都不具备,顶多有想牛比的念头。

  当然,讲良心话,华夏的联赛跟欧洲有差距,却并没有那么大,坐在球场里看,还是有点嚼头儿,主要是咱华夏的转播水平糟践东西。

  仅仅踢了二十分钟,王老实就看出了端倪,妖风还不小。

  捅了下钱四儿,王老实冷笑着问,“四儿,看出点啥没有?”

  钱四儿已经流鼻涕,瞪着眼摇头,“挺热闹-----”

  算了,跟这没文化的货不能较真儿,又眯着眼儿看了一会儿,王大老板心思转了好几圈儿,话好几次到了嘴边儿也没说出来。

  来之前,他倒是有了主意,让钱四儿使些手段、花点精力给那些不开眼的,得知道什么叫疼,别是个猫儿狗的都过来冲自己呲牙!

  冻了这么一会儿,他似乎又有了新想法。

  不对啊,自己目标似乎不清晰呀!重新明确一下,就一条,勉强点再加上半条。

  第一,可劲儿撒钱,表示重视,起到标杆作用,让某些人知道怎么选择。

  半条,锻炼朱云!

  说句到家的话,锻炼朱云比初衷更实在,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王老实可知道这娘们儿的狠辣和韧劲儿,眼下的她绝逼在玩内敛。

  那问题来了,事情自己带着钱四儿办了,是出气,却没朱云什么事儿,呵护中哪里有成长?

  不划算!

  再者,有些事情做了之后,好说不好听,反而让人看低了王大老板。

  好像有句话是说最大的蔑视就是视而不见,心思转到这儿,王老实已然后悔来看这场球了,不该给那帮货脸啊!

  来了半截腰就走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掂量了好一会儿,王老实强逼着自己要把球看完。

  也许是王老实带着四爷强势坐在现场,宵小之辈忌惮,整场比赛勉强顺利结束,滨城凭借金元堆砌的实力击败了对手,赢得一个艰难的开门红。

  赛后,有记着试图采访,不过王老实没给机会,安保直接把他们挡住,

  作为老板,王老实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在更衣室里露面儿,按照老规矩,赢球是要发奖金的,球员们心里清楚着呢,不过那么大的老板亲自来宣布,怎么也是鼓舞士气的,更何况,奖金增加的有些疯狂!

  赛季前,滨城内部一直流传着奖金大幅增加的消息,却没有证实,今天终于知道了,300万,还是税后!

  卧了个槽!!!

  都是见过钱的,可这么发钱,是不是忒任性啦!

  以前也是有赢球讲,基本上也就二几十万,有钱的给五十万,遇上生死战了,或许能过百,这还啥都没见呢,就直接300了,那是不是会------每一个人都浮想联翩!

  别说是国内的这些土鳖们被震撼,就那些外国洋鳖也是瞪着大眼珠子高呼老板万岁!

  又勉励了几句,王老实也不多待,臭脚不是白给的,那味道实在叫人受不了。

  钱四儿一直跟着,等出来后,他才缓过神儿来,忍不住小声说,“三哥,这玩意儿太烧钱了吧?”

  王老实故意停住脚步,看钱四儿之前,故意扫了一眼朱云说,“这才几个钱,不过就是玩儿。”

  果不其然,王老实注意到,朱云神情一凛。

  有些话还是说明白点好,省得让下边儿人猜错走歪了路。

  回到俱乐部办公室,王老实没多停留,却清楚的告知朱云,俱乐部的事情如非必要,他不会插手,甚至连钱四儿也不准。

  朱云不解之时,王老实淡淡的说,“行行都有规矩,既然我们要玩儿,就按照圈里的规矩来,有些事情一旦做了,让人说道,还有什么意思?”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眼下离着那该有的境界还差得远,朱总,你得加把劲儿啦!”

  朱云心里咋想不好说,自然有她的判断,一边儿的钱四儿大概有了点想法,看向王三哥的眼神儿复杂了好多:

  三哥越发让人琢磨不透了!

  没有在滨城俱乐部那蹭饭,本来有庆功宴的,王老实决定把舞台还给朱云。

  回到前苏村,王老实跟钱四儿简单对付了些,闲下来他才问,“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儿?”

  “那件事儿好像是赵宏进做的。”

  王老实愣了下,忍不住讽刺说,“都到了这会儿,他还有心思弄这个?”

  关于南市的事情,王老实也一直让人暗中调查,就是钱四儿在办。

  又过了一会儿,王老实接着跟钱四儿说,“也对,临死前甭管什么都想抓住,看来他还没明白自己为什么活不下去。”

  钱四儿已经没了心气替谁说话,那点交情早就没了,直接问,“那咱怎么办?”

  王老实摆了下手,一脸轻松的说,“什么也不做,自然会有人做,看着吧,免得惹一身骚。”

  p:今天咳了一口血,吓得赶紧找主治大夫问,人家轻描淡写的开了点药,火匠表示,我还是信了吧,

  记住手机版:m.王老实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