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三,我还真不在乎

一千零六十三,我还真不在乎

  华夏经济圈儿里藏不住事情,有一段时间,王老实掀起了一股子邪风,吹向的都是他自己能管的公司,可关心的大都是外人。

  高高举起了棒子,甭管啥心思,好坏都不叫事儿,看乐子或者学习也没关系,就等着看王老实怎么落下。

  等啊等,黄花菜都凉了,什么都没有。

  压根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什么影子,再看人家王大老板,又跟以前一样,人都找不着。

  到底几个意思?

  那些够等次的学者们又开始分析,从普遍事务或者不寻常里摸索出规律,再结合上理论,是他们吃饭的家伙。

  反正这一切都透着高深,王大老板做任何事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人活一世必须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没有任何人的成功可以唾手可得,也不会有人能随便赚到财富,必然是付出比别人更多。

  只是研究王落实的都费解,他的起家和腾飞有迹可循,却神奇无比,复制不来,几乎每一步都踩到点上,也总是领先一步。

  王老实听了张嫣汇总的资料,不由笑着说,“都是瞎掰扯,人要知道吃谁向着谁,那些好听的可没多大用处。”

  顿了下,他似有所指的说,“他们没学好,也就教不好学生,不是所有事都必须按规矩来的,规矩是干什么的?就是为了保护既有利益者,里边儿水浑着呢。”

  不想说了,一时也说不明白,就王老实自己也无法彻底弄明白,或者说人类根本没办法彻底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子事儿。

  也许乱才是人之初。

  回到前苏,没出所料,老妈去了查妞儿那里看孙女,跟老爸打了招呼,又去大伯家冒了头,自从春节前开始,大伯身体就不大爽利,也不是说什么病,就是年岁大了,王老实也说要送大伯去南边儿养身体,结果就是被老爷子一顿臭骂,再不敢开这个头儿。

  反正就是奔着闺女来的,他也没多待,正要去查妞儿那儿,张嫣拦住他问,“朱总过来了。”

  “她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王老实马上醒过味儿来,都是自己人,当然不是问题,“算了,去家里吧。”

  朱云为啥来?

  具体事儿没有,压力很大,她必须跟大老板汇报清楚。

  王老实强势杀入足球圈儿,是个大事,大多数人还在猜测,也有聪明的人猜到某些不能说的,也许正在或者准备着跟进,但眼下还没有,主要是旧有利益圈子在琢磨该如何抵抗。

  拿捏一个清楚的度不容易,太明显和太过分非常容易惹怒了王大老板,完全开站是不行的,使些绊子是主流,某些人要王大老板知道一个事实,足球不好玩儿,也不值得您拼命。

  一上来,王大老板强龙之势借着某股风办了件以震慑为目的的事情,可好景不长啊!

  在王老实旗下的那些掌门人中,朱云资质或许不是最好的,但绝对是努力第一的,没谁比他强,就连以拼著称的程志翔也不如她。

  努力,还有能力,更有决心,朱云已然在足球圈儿里落下了铁娘子名号,对人下手狠辣,对事儿花钱不眨眼。

  滨城已经显出让某些人担忧的迹象。

  某些针对滨城的玩意儿自然应运而生,本来换个不靠谱儿的得在吃亏后才能知道。

  朱云却不是,她一直担心那个,当然就有所准备,办法也简单,砸钱买消息,华夏任何圈子都不是铁板,总有人心思灵活,为了钱什么都敢,只要利益足够,祖宗都可以不要,还别说只是不稳妥的利益共同体。

  足球是有规律的,想要祸害一支球队,办法有的是,大伙儿联起手来,你一下我一下,就足够受的。

  朱云弄清楚了后,真是没办法了,有些不要脸的人你就不能用正经套路,她认为她解决不了。

  “就这些?”王老实听了老半天,不免有些失望,真都不是什么有档次的玩意儿,那些手段或许能让人憋屈、无奈,可实际上就那么回事儿。

  老板不以为意,朱云有些不知所措,“咱要是没办法,不光是伤士气,球队成绩也无法保证,咱投入那么大------”

  “打住!”王老实摆手打断朱云的话,“成绩什么的我还真不在乎!”

  从开始起,王大老板目的就不纯,他并不热爱那项运动,更没办法认可华夏足球的瑰丽,至于指着那东西赚钱就更可笑了,他的目的很简单,替某人为达到些许小目的来撒钱的。

  说白了,滋要使劲儿花钱,弄出动静来,让有心人看明白,后边儿就没他什么事儿,等差不多了,就可以功成身退,至于那个俱乐部,他才不在乎。

  一些人手段是恶心人:

  有钱买来好球员,简单,废了丫的,连钱都不用陪,关键是演技,演技好了,给张黄牌或者红牌,演技不好,也就多停几场赛,多大点事儿?

  你王落实有钱、实力强劲也没啥,我们大伙儿上下里外,有劲一块使唤,都冲你一家来,就那么零敲碎打,看谁甭得住!!

  最后的结局就是你王老板花了那么老多钱,想要的成绩却可怜兮兮,明知有委屈,又说不出口,那帮人盘算的就是这样。

  普通思维是这样的,也符合科学规律,于是朱云着急了,眼看联赛就要开始,坐以待毙?

  不在乎是一回事,忍气吞声是另一回事,王老实可不是素净的主儿,许我给,但不能你自己拿,人类社会就是弱肉强食,你退一步,人家就敢上抢二步来抽你!

  道理就不讲了,那玩意儿讲多了怕连自己都不信,瞅了瞅朱云那苦瓜脸,王老实敲了下桌子,“那个货叫啥来着?上次办的那个。”

  “奚亚龙。”

  王老实问,“这次又谁啊?”

  朱云愁眉不展,低头说,“没打听出来。”

  “新来的叫什么?”

  “魏笛,从西南调过来的。”

  西南?王老实思维可没退化,马上就抓住了信息实质,也就可以说得通为啥还有人那么不知死,才弄了一个,前仆后继的跟上,于理不合。

  要是牵连到西南那边儿,无论是谁,都对得上。

  “不急,先让他们欺负着,哪天比赛?我得去瞅瞅。”

  “明天,咱主场。”

  王老实笑了,还真巧,念及此,不由扫了朱云一眼,问,“没请钱总来看球?”

  朱云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