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二,人生新态度

一千零六十二,人生新态度

  忙是个人生态度,也有人觉得是价值。

  比如王老实这样的,大多数人会认为他每一秒钟应该赚多少钱,必须要忙成孙子才像样儿。

  其实不然,以前这货真没忙过什么。

  最近不成,确实不轻松。

  唐唯虽说刚怀孕,按说没那么厉害,谁知道性情大变,学会了粘人,王老实稍微回家晚点她都能追几个电话过来,说话倒是软软的,可意思很清晰。

  弄得王老实吓一跳,还特意找了俩专家问,怕唐唯不是有啥毛病,好在人家专家不含糊,告诉他这是不多见的一种情况,等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转。

  幸亏。

  二闺女就在京城,王老实觉得自己不会像别人表现得那样,实际是他没做到,真想,尤其是那丫头爱笑,王老实这个当亲爹的哪里舍得放下?

  留在滨城的大丫王俊茹也不省心,滴溜圆大眼睛充分暴露了她招人疼的本质,王老实更累了,不去抱抱连自己都过不去。

  滨城不远,怎么算计都不合适,两座城市间有城铁,数据上说半个小时到,却不能那么认为,把所有时间都加上,并不比开车快。

  没办法,无论困难多重,王老实也得咬牙顶。

  到了这个程度,再跟王大老板谈工作就不合时宜了。

  ※※※

  那天早上起来,王老实跟唐唯溜弯儿回来吃完早点正要出门。

  宫二登门儿了。

  可能,好些日子没见,乍一看王老实模样,把这伙计给看愣了,缓了半天才说,“你这是夜夜笙歌啦?”

  “扯呢,我至于吗!”王老实直接翻了个白眼儿,他自己也明白,这样继续不是个事儿。

  可怎么解决呢?

  眼下没辙啊,都是死结,除非王老实自己能改性子,让自己少些人性。

  把人让到屋里,摆上茶和水果,“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来?不是说挺忙的么。”

  宫二把姿势敞开了,怎么舒服就怎么来,一脸轻松的说,“你还不知道?哥哥这要解套喽!”

  王老实一愣,手不由顿了顿,问,“不能够吧,你那儿应该顺溜儿啊!”,他还没听出来宫二语气中的得意与惬意。

  “是修成正果,你想哥点好。”

  才哪儿到哪儿啊就成正果,新城那摊子怎么说都不能算有开头,像宫二这货不正经折腾两年根本就别惦记其他的。

  听话头他这是要换地方,还可能是论功行赏?

  今儿宫二跑来,就不是坐会儿就回,踏实下来,连吃带喝,快到凌晨才走,得一整天都给这货了,弄得唐唯也没辙,她还准备跟王老实去买点东西呢。

  王老实也咂摸出滋味儿来了,宫二看似放得下,实质还是有些落寞。

  事情倒不是多复杂,他家老头子已经跟他谈过了,如果不出意外,宫二的未来已然看得见。

  在华夏,政治生涯如果能预料到,那就意味着接受现实,只有不知道的才有冲的想法。

  宫二不需要了。

  虽然没明着说,王老实也能猜个大概,恐怕用不了多久,宫主任就会被调入某个委员会里任职,目的就是熬年龄跟资历,他还是太年轻了,既然没有了不可预料,就必须按规矩来了,级别要对应级别,最后等合适的时机,就放到地方去过渡一下,升半级,时间一到回京,弄个部长级干上几年,退二线,享受退休待遇。

  千万别担心,京城不比地方,老百姓没听说过的部门有的是,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是部长级的,绝不会少了宫二这货的位置。

  也许宫二这样的人生足够让人艳羡了,只是相较于过去多年来的幻想,他肯定是难受。

  “定死没缓啦?”王老实没急着安慰,先问。

  宫二点头承认,“这玩意儿可没意外。”

  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该认命了,按能力衡量,宫二掂量过,能耐也就那点,若能顺利走到那一步已经得谢天恩,再想更多就太不自量力。

  人的沟壑却是永无止境,真正可以知足常乐的又有几个人,实际上境界那玩意儿说不准,好些个所谓隐居山林的那些圣贤不过实在装逼,但凡有机会,各个都跳得欢实。

  宫二还没能免俗的本事,他只是知道事不可为而已。

  事情憋在心里就容易出问题,说出来等于是给了个口子宣泄,人就该如此,都说忍为上,实际上很没道理,伤己,想尽办法也得发泄。

  找王老实说痛快,宫二这事儿做得没毛病。

  王老实开始还有点小心思,后来想明白了,这事儿自己压根就没掺乎不着,里边儿学问很大,关系也错综复杂,得那种一辈子玩儿这个才理得清楚。

  恐怕就是宫二自己也是后来才知道,之前也摸不倒信儿才对。

  至于宫二这货,本事确实也没那么值得期待,想瞎了心也就那样,硬往上推,他自己也活得难受,何必呢。

  这么一想,王老实倒突然觉得挺好了。

  “细想一下倒是好事儿,不至于活那么苦。”

  话风转了,往开了说,王老实也转过弯儿来,人家宫二也是奔着寻求开解来的。

  ※※※

  送走了宫二,王老实打着哈欠回卧房,唐唯没睡,正开着床头灯看书。

  “走了啊,他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

  王老实把自己扔到床上,这一天不轻省,不光是体力,还有脑子,都没得闲,“没什么,我觉得是到更年期了吧。”

  “说什么呢。”唐唯听得出王老实不愿意说,也就不问了,“对了,我明天打算去书苑。”

  要工作?

  这是大事,唐唯肚子里的孩子肩负着太多,不容有失,包括王老实自己在内都恨不得把唐唯含在嘴里、捧在手心。

  科学不是这样地,王老实都不用找谁问,多少也知道点,太小心未必对唐唯更有利。

  必要的活动和适当的工作可以让孕妇保持身心健康,问题在于,他会承受来自前苏的压力,有些事儿真做了,他相信自己老娘真舍得揍!

  “说话啊,行不行呀?”

  王老实琢磨了一会儿才咬着牙提条件,“你得听人家医生的,别惹火家里的。”

  他得说在前边儿,别到时候老的恼了,光自己抗着,唐唯也不能躲着,

  记住手机版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