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一,不能嫌麻烦

一千零六十一,不能嫌麻烦

  段伟被塞进了谈判代表里,目的就是随时给周老板提供信息,以便判断前苏食品方面的态度。

  说起来,大伟同志也是头一次到前苏村,转了一圈儿后,他心里极为震撼,来之前,想得到前苏村有多富裕,可从没想到一个北方的村落能精致到如此程度。

  若不是立场不同,加上人家前苏未必肯要,大伟心里生出一种终老在前苏的情愫来,这些年他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京城,也算漂泊一族。

  走在绿荫小路上,大伟之复杂难以言表。

  老板是啥心思,他比谁都明白,自己现在的干的事儿到最后很有可能要摧毁这个桃源似的村庄。

  不忍啊!

  好几次,他都想给周兴甫打个电话,请周哥来前苏村里看看。

  只可惜

  谈判明天就要开始,前苏食品方面组织了一个同样庞大的谈判小组,连总裁程志翔都来了,诚意是没问题的。

  滨城方面也比较配合,该来的部门基本上都到了,包括新区和前苏方面的都有,架势十足。

  身后传来人的喊声,段伟回头儿,是自己带来的兄弟。

  “伟哥,快到点了,叫你回去呢。”

  段伟甩甩脑袋,转过身,“知道了,回吧。”

  马上要开始谈判,前苏村里办了个欢迎宴会,这算给双方最后一个和平共处的机会,接下来就该针锋相对、寸土必争了。

  王庆其已经多次话里话外透出个意思来,谈判归谈判,桌子上各为其主,都有自己的利益,但底下,大家都是朋友。

  这话说的漂亮,双方都没异议。

  也正是这个,段伟给周兴甫回报时作出了自己初步判断,大概前苏食品是玩儿真的。

  ※※※

  王老实也闲不住,上次全总提出了滨城生态城的事儿后,他一直没有给答复。

  老全有些坐不住。

  直接让生态城负责开发的人找到王老实这儿。

  说起来也逗,来的人是从滨城过来的,这个项目是姬总设计的,可对接得是滨城方面的。

  具体地方就在王老实设在京城的办公室里,他也打算这几天不再到美誉国际去,盯得太紧,给人的心理压力太大,李璐也在闲谈的时候无意说了几句,她所在的办公室也算上,整个美誉国际跟疯了一样。

  老板压下来,高官压中层,中层自然向下传递,一级级的加码,真受不了。

  张弛有度,王老实会拿捏这个。

  关于生态城的问题,王老实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方案,反正全总也没明确说非得如何,自己完全可以应付。

  他给唐建兴打了电话,让唐总过来,华夏时代可以选择性的介入,就当囤积几块地儿,反正时代地产资金压力不大,现金流还算宽裕。

  时代地产介入后,维持一定的开工率,想来姬总脸面上也能过得去。

  滨城来人还不少,大都是熟人,带队的是个副局,以前打过交道。

  平时还没什么,这次来,他们态度上变化很大。

  不大也不成,第一是求人来的。[看本书请到

  第二,是姬总那边儿通知的,说白了,通过上层打通的关系。

  王老实也懒得跟他们矫情,宴请了一顿,把话说开了,剩下的就交给唐建兴跟进对接。

  作为未来老丈人,唐建兴被王老实邀请到家里喝茶。

  “时代地产这里,落实你有合适的人选没有?”

  王老实沉默,在之前,唐建兴就透露过一个意思,准备退休了。

  论年龄,还不至于,再顶个十年八年也问题不大。

  只是这个关系不好理顺,眼瞅着王老实跟唐唯大婚在即,他这个老丈人就处于非常扎眼儿的位置上。

  退休似乎就是他最合适的选择。

  另外,时代地产也要上市了,以唐建兴的眼界和思维,继续掌舵时代地产不符合众多方面的需求,哪怕是内部恐怕都要有想法。

  谁能行?

  王老实考虑了很多人。

  合适的几乎没有,如果非得有,那只能是那新来做。

  能力那新够用。

  兴趣恐怕不大。

  那新手里那一摊子谁能接?

  严格意义上,那新只能是个临时过渡人选,明显不符合王老实的想法。

  现在唐建兴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来,王老实回避不了,就问,“唐叔有合适的人选没有?”

  老唐端着茶杯怔了下,随即摇摇头,“这个人选别人认为合适没用。”

  此话透亮,王老实是老板,只能是老板认可的人才是合适的人,说句通俗的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王老实明知如此,还是问,“唐叔,你和别人不一样。”

  都快老丈人啦,您老就别矜持了,赶紧的吧,王老实心里真是没人。

  唐建兴笑着摇摇头,低头喝茶。

  王老实也不追问了,开玩笑说,“您看唯唯成么?”

  “胡闹!”

  自打给王老实守摊子以来,唐建兴第一次这么跟王老实说话。

  说这个话呢,老唐是笑着说的,他知道王老实是逗着玩儿,自己闺女那性子,他太清楚了,何况就算唐唯有那个本事,唐建兴也不能同意,老丈人不行,老婆就可以?

  真要唐唯上去,虽然没人敢说不什么,心里不痛快的程度恐怕更厉害。

  王老实没说啥,呵呵的乐。

  “接下来呢,您这是打算带着我郑姨周游世界去?”

  这话一说,等于是同意了唐建兴退休,老唐同志精神面貌顿时就变了,刚才还绷着劲儿,立马放松了下来,拍了拍椅子,说,“那不急,我先给自己修好窝儿再说。”

  在前苏,给老唐一家弄了块宅基地,唐建兴和郑捷都满意前苏村的环境,一想着还能跟自己闺女离得近,自然是一万个乐意。

  修个院子,这想法倒也实在。

  王老实说,“还是自己修的住着舒服。”

  晚上,京城开始弥漫着盛世繁华,歌舞升平在这座城市里得到了超凡脱俗的诠释。

  得知唐建兴进京,几个没溜儿的货组织了饭局,宴请唐总,王老板作陪。

  地点选在老白的私人厨房里。

  老白这些年当了院线大佬,档次也提升了不少,对外的招待也逐渐增多,以前呢,随便找个地方就行,只要钱花到,情谊也就够用的。

  社会在进步,老白也在提升,这货花费很多心思研究人的心理,原先的那一套作用在降低,于是,他结合了王老实当初的设想,结合了自己多年来吃出的门道儿,弄了这么一个地儿。

  一开始就完全不对外开放,全是他请别人来,吃得多了,老白也架不住别人说。

  他还不敢拒绝,能张口的自然知道能降的住白老板。

  于是,这个小厨房从精致小屋,变成了大院子,当然,老白还算明白,容易得到的就没珍惜度,已然不对外,也不收钱,你来了就随便折腾,有这么个原则,才勉强控制得住。

  王老实跟唐建兴是最后来的,老白等一帮子人已然在门口儿迎候,按说他们这个交情用不着这个,曹老板说了,唐总很快就不一样了,咱们到时候可都算小辈儿!

  一句话,地位决定待遇。

  以前的唐总可以各论自己的,将来呢?王董今年大婚的消息传了不是一天两天,谁也不能装做不知道。

  老白这个大院子其实是由三个独立的小院子组成的,除了接待唐建兴和王老实他们,另外还有一拨人在。

  巧的是,那一拨人几乎跟唐建兴他们一块儿到的。

  来这儿吃饭,自然不会从停车场走到院门口。

  就这么着,两拨人碰到了一块儿。

  “唐建兴?”

  另一拨人里,有人突然喊了出来。

  唐建兴仔细看过去,还真是认识,人到中年以后,尤其是男性,模样一般变化不大,他离开大华算起来也不到十年,除了气势上的巨变,样子并没有多显老。

  可对面儿认出唐建兴的那位叫什么名字,老唐真是想不起来了,他依稀还有点印象,指着对方说,“您是唉,看我这脑子,等等,让我想想”

  都是混的,哪儿还有真等人家想,那位爷麻利儿的报上自己的名号,“我是刘福祥,原来是集团办的,想起来没有?”

  才十年而已,唐建兴又没健忘症,马上伸出双手来,跟对方握在一起,“哈哈,是刘科长,见谅、见谅,多年未见,要不是你提醒,我是真不敢认喽!”

  旁边儿有个年轻人,齁不懂事儿,也不看看现在的唐建兴已经什么范儿,就提醒说,“是刘总。”

  那个刘福祥扫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笑着跟唐建兴说,“老唐这是来吃饭吧,要不一起?”

  和刘福祥不一样,唐建兴装作没听见,摆着手说,“别,今天我这儿朋友多,咱有的是机会,一会儿我过去敬酒。”

  王老实一直站在唐建兴身边儿,没说话,一开始还认为老唐碰见老友会很高兴来着,结果那小年青一张嘴,再看后边儿,心里了然,假熟!

  唐建兴又跟刘福祥假模假样的说了两句,才分开。

  老白等一帮人都站在门口儿呢,跟刘福祥一伙儿打过招呼后,降阶相迎,和以往不同,这次人家先本着唐建兴问好,然后才轮到王老实。

  王老实没觉得哪儿不对,这帮孙子都是人精儿,玩儿得溜着呢。

  往房间走的时候,王老实偷偷问老白,“刚才那都是什么人?”

  老白也注意到了刚才发生的事儿,压低声音说,“华信集团的,挺烦人。”

  华信集团?

  王老实想了下,倒是个不小的企业,可,“你还在乎他们?”

  按说老白跟他们不该有什么往来,所以才有此一问。

  “他们手里有房子、有地啊。”

  王老实忍不住笑了,这老白心思真是鬼,无利不起早,不过也就该这样才有他的今天,不过他还是打算提醒老白一句,“不清楚的地就别碰了,手里的地该清的就清吧。”

  他这么一句话,把好几个人都给吓坏了,纷纷转向王老实,问,“怎么?上边儿有消息?”

  特么的,张嘴就上边儿,真以为上边儿那么闲?

  王老实停住脚步,故意顿了顿,等唐建兴先进了屋子才说,“没有,就是我觉得炒得太热,会烫着人的。”

  几个人正咂摸滋味儿,后边儿又传来脚步声,估计同样是来蹭饭的,王老实看向老白,说,“你这儿可都热闹的啊!”

  老白知道是谁,苦着脸说,“她我可不敢惹。”

  不敢?

  “谁啊?这么牛掰!”王老实好奇了,老白也不含糊了吧。

  白大碗没言声,冲着那边儿努了努嘴儿。

  王老实一回头,顿时头皮发麻,心里也叫苦,碰上这位,出门咋不看看黄历呢。

  “你们先进去吧,我这就来。”王大老板特自觉。

  其他人松了一口气,冲着来人点点头,咧开嘴特难看的笑笑,赶紧溜。

  ※※※

  还没来得及胡思乱想,吴楠悦就似笑非笑的说,“怎么,不乐意看见我?”

  王老实立即反驳说,“绝对没有那回事儿。”

  吴楠悦瞅了瞅远处的人影儿,问,“你也跑这儿来蹭饭?”

  ‘也’字用的妙,幸亏今儿都是熟人,王老实大大方方的说,“老白请客呢,你一会儿也过来吧,都是熟人。”

  他已经注意到,今天跟吴楠悦来的那几个人自己都没见过,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不好猜。

  吴楠悦盯着王老实看了几眼,悠悠的说,“咱华夏人有个毛病,谁要不好,什么坏事儿都得是他干的,不是也得按上。”

  不等王老实反应,她又说,“反过来也是,什么人如果好了,就必须是完美,一丁点毛病都不许有。”

  尼妹儿,你说这些个啥意思,有劲吗?

  王老实尴尬着脸,没言语,此情此景,多清新脱俗的话也不合适。

  好在吴楠悦也不为己甚,笑了笑说,“就不跟你过去打招呼了,他们都是我朋友,带他们来解馋,咱两便吧。”

  ※※※

  进了屋,桌上已经上了几道凉菜!

  曹老板正张罗着倒酒。

  在唐建兴的左手边空着一座位,不用问,那是给王老实的。

  脱了外套,王老实先洗了把脸,坐到唐总身边儿,低声问唐建兴,“那边儿还过去招呼吗?”

  唐建兴没想到王老实突然这么问,不动声色的说,“你看呢?”

  “我看还是算了吧,谁吃饭不是图个清净,真爱听人家喊刘总,花钱雇几个人天天喊,何必呢。”

  唐建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