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六十,传家

一千零六十,传家

  人有力所能及,老邱也不是啥也都行,总归是有天花板的。

  去接唐唯,肯定是用自己的飞机,列为看官接媳妇或者去找帅小伙儿是不是都愿意自己开车去?

  道理是相同的,王老实也是。

  国内申请航线不算简单,要出国更麻烦,别让那些电视剧忽悠了,说走走?走一个试试?养飞机跟游艇贵都一个意思,贵在人,好些事儿都需要人。

  航线需要时间,不过人家老邱也没让老板着急。

  “老板,那边儿医生和这边专家都说最好让唐小姐休息几天再动身,不然会有影响。”

  王老实点头,“按人家说的办,咱是外行,得尊重专业。”

  瞧瞧,这叫水平,站一边儿的老李和吕建成都暗伸大拇指,滴水不露,老邱真心可以。

  原想着狠心先去接唐唯,这样也好,王老实有了缓冲,正如老姐王馨说的,他也是那俩娃的亲爹。

  计划顺利实施。

  查芷蕊母女到了滨城新区父母家,随行的团队又得意加强,以前多了营养师、厨师,还有是体型教练。

  刚一听到查妞儿要求时,王老实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还无法扭转对待高品质生活的认知。

  那方面,在米帝厮混多年的查芷蕊要驾轻熟,妥妥是王老实师父级别的。

  李璐一家到了京城,房子什么都是现成的,只要略作调整行,有老邱,什么困难都不叫事儿,京城是大本营,可不是南市,简单!

  一切都安稳,王老实没忘了另一件事,二闺女要有个名字。

  很早之前他提议某个孩子会姓林,李璐生的这个孩子显然合适,也许对李璐来说很残忍,但他已经顾及不,从心里他是打算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

  那种补偿注定只能是物质的,是不是能弥补,他不确定,其实也不用他确定,王老实这货的做法是求个心里安慰,安慰的对象还是他自己。

  这个冬天里,京城的空气更加糟糕,但老林同志还是那么固执,不愿意听王老实的去南边儿过冬,所以,他的病情没有好转,但也没更加重,或许这是不错的消息了。

  王老实说明来意,邵大妈和老林同志都很高兴。

  “孩子她妈妈会不会反对啊?”高兴了一会儿,邵丽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王老实当然大包大揽,“这个您放心,不存在的。”

  算李璐有意见,也不行。

  老两口子商量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共识:

  林晨静!

  很好听,王老实觉得不错,俊茹要好得多,他还是对大女儿的名字内心耿耿。

  “过些天,我带着孩子来看您二老。”王老实想了下说。

  严格来说,邵丽和林国栋并不老,尤其是邵丽,倒是老林同志因为病才显得而已。

  有些事儿,王老实真是白担心了,李璐压根没想那么多,人简单点挺好,要是想得太多反而麻烦。

  李璐得益于有个懂事儿会说道的胖姐,甭管哪里来的理论,反正李璐受益良多,她可能会因为此而活得更滋润。

  ※※※

  京城内,甭管男女老少,憋着给王大老板贺喜的大有人在,尤其是那些自诩铁杆的,诸如老白之流。

  得知王老实进京后,开始频繁询问,怎么个章程,大家伙儿都候着呢。

  连平日不大张罗这事儿的吴楠悦都问‘啥时候请客。’

  华夏这种事情请客都是讲日子的,什么七天、十二天、满月、百岁,各地方略有不同,差别不大,流程是大伙儿随份子,主家请吃顿好的,因为不宜公开什么,抓周这种活动自家人搞了。

  “那请。”大家都那么热情,王老实也不能老拖着,也是他高兴的。

  老邱问了句,“是不是仓促了些?”

  是有点,转天要出发去跟唐唯汇合。

  王老实挥了下手,带着笑模样说,“没事儿,明儿飞机歇着。”

  得,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王老板请吃饭,自然不能档次低了,尤其是这种事儿,无论是老牛还是关海军那边儿都不合适。

  老邱提了个地方,京城饭店,他理由也简单,“谁也不图那点吃的,沾个雍容华贵的气儿。”

  太有道理!

  “京城饭店了。”

  老邱去忙活,京城饭店啊,不是随便有地方的,临时要去,人还不少,这需要耗费点实力。

  请谁不请谁,不光是华夏,到哪儿都不是简单的事儿,挺复杂,王老实也要头疼一番。

  有些人好说,有的得仔细斟酌,拿新晋的周浩鹏来说,这哥们儿很会来事儿,粘得不远不近,加有老张情面在,走的不赖。

  想了好一会儿,王老实还是把他排除在外,差了点意思。

  京城饭店也是看人下菜碟的,想要方便真得看份量,幸亏王落实这个名字还是管用的,多大困难也得保证晚宴进行。

  晚,人都凑了过来,一个大开间,两大桌,人不多,没有互相不对眼的。

  照例,大伙儿都尽量提前到一会儿,聊聊最近,交流点消息,尤其是愿意说点别人的不痛快让自己高兴点,人性这样。

  “老霍怎么个意思,这日子口说什么事啊?”老牛拿眼斜着瞅阳台。

  刚才霍建,死皮赖脸的拉着王老实到没人地儿说话。

  别人嘴都不说,心里都不大满意,霍建没眼色。

  他们是不知道霍建确实有苦衷,按说真不该挑这个时候,可他的发小找门来,抱着他哭到半夜。

  王老实这点好,脸色很少表现内心,霍建讲的事儿老套,讲良心话,听了开头,后边儿都不用听,也甭分析,妥妥的都是明摆着的。

  姓氏说是王老实本家,经过多少年的奋斗,积攒了亿万身家,然后被盯了,一环套一环的,公检法加小股东把王庆东这货给踢出局,巨额财产通过各种貌似合法方式换了主人。

  耐着心听完霍建介绍情况,王老实才笑着说,“我怎么觉得老霍你把我当‘鑫坊办’的了,这事儿你自己都看得出来,漏洞可不少,有的是衙门口可以找吧,跟我说干嘛。”

  霍建挠了挠头,王大老板这么一手他没预料到,之所以今儿找王老实,他也是因为有老曹那件事做引子。,“------”

  不等老霍再说出什么来,王老实拍了下霍建的肩膀,“老霍,能过好自己的日子不容易了,这年头想管事儿可不易。”

  还有难听的,他不说了,伤人。

  P:恭祝新春!愿每一个人都幸福常在、平安康健!

  https:///html/book/20/20058/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