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五,晚上我过去

八百二十五,晚上我过去

  美誉国际地下停车场。·

  李璐幸运的找到一个停车位,艰难的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把车子歪歪扭扭的搁在车位上。

  她小心的看了下旁边的车子,应该不会碍事儿吧?

  心里不大确定,也只能如此,她实在无能为力,能停进来,算是她常挥。

  看了下时间,李璐再顾不上其他的,小跑着奔向电梯,再不上去,就要下班,来了直接奔食堂,好说不好听。

  一路冲到电梯,李璐看了一眼,差点晕过去,轻轻的骂了句,‘可奥!’

  黄色的警示牌,维修中,请谅解。

  她倒是知道路,这是地下三层,想要绕上去,没半个小时够呛,关键是她不敢,好些地方黑灯瞎火的,想想都吓人。

  李璐知道向前左拐,还有个VIp通道,主要是给大厦里一些大人物专用的电梯,她权衡了下,横了心,管他呢,实在不行就开车走,换个地方待着也一样。

  刚拐过,就碰见了七八个人,李璐吓了一跳。

  对方也做出了反应,甚至有两个人都要动手来着,可以看李璐,他们又停住,让开。

  李璐这才现是王大老板。

  王老实一看李璐那脸吓得煞白,也乐啦,问,“你怎么这个点才来?”

  李璐走到王老实身边儿,小声说,“我请了假,那边儿电梯维修,所以只能上这边儿碰运气。”

  王老实伸手刮了下李璐的鼻子,笑着说,“事实证明,你运气不错。”

  他本来想问李璐为什么请假的,又一想,算了,就说,“走,咱上去吧。”

  电梯里,王老实仔细打量了一下,气色还不错,就是眼睛有点不大对,昨晚李璐哭得稀里哗啦,哪怕毕姐没少想办法,还是略有痕迹,得亏李璐想出这个歪着儿对付自己的老爸老妈,没给他们认真端详的机会,要不,她还真不好脱身,“身体吃得消吗,用不用我跟钱四儿打声招呼?”

  李璐一听,慌忙摆手说,“不用,他们挺照顾我的。”

  搁在以前,她可不懂这么说,昨晚上从毕姐那儿听了些,李璐有长进。

  王老实扫了一眼,电梯快到美誉国际的楼层了,就压低声音说,“也是,随你自己吧,嗯-----晚上我过去。”

  “啊!”李璐傻了眼。

  叮!

  电梯停住,门儿打开。·

  王老实率先走了出去,李璐还愣愣的呆站在里边儿,还是艾碧菡轻轻的拉了她一下,李璐才慌乱的从电梯下来。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李璐心里脆弱了,竟有欲哭无泪的感觉,偏偏怎么是今天啊!

  王老实一大早就从前苏出。

  返回京城也是迫于无奈,他倒是想在村里住几天,只是眼下事情实在紧迫,容不得他。

  美誉国际这里正较劲儿,赵宏进和钱四儿等人别看轻易不给王老实打电话,王老实却知道他们此刻压力有多大,现在也用不着王老实去反复提醒,真正进入状态后,其间的轻重,他们俩再二,也不会再有当初那捞一把的心思。

  还有墓地的事儿,林之清已经成了关键人物,王老实决定亲自见见这货,把话说明白喽,得让那老货把这事儿放心上,好好忽悠,凭他那张嘴和仙风道骨的小模样,机会大大的。

  王老实从公共办公区穿过,还没等那些看见他的人起来打招呼,他就摆手,用食指放在嘴唇,示意不用管他。

  走到钱四儿的办公室,敲了敲,没动静,正要推开,一个挺周正姑娘在旁边儿提醒,“王董,钱总出去了,刚走半个小时。”

  王老实点头,冲那姑娘一笑,“哦,谢谢你。”

  又向前走,那是赵宏进的办公室,他还没来得及敲,那姑娘已经跟上来,说,“赵总和钱总一起走的。”

  “那行,我也没什么事儿,你去忙吧。”

  王老实奔自己的小办公室。

  艾碧菡跟了进来,屋里打扫的很干净,她把几份需要签字的文件放到桌子上,问,“午餐在这里吃还是有安排?”

  王老实脱掉外套,挂在椅背上,“就在这里吃吧,我不去食堂了,你给我带一份过来。”

  艾碧菡点点头,转身刚要出去,被王老实叫住。

  “对啦,给我安排个会客的地方,下午要用。”

  “明白。”

  李璐回到了办公桌前,坐在那儿呆。

  几个同事都注意到了她,尤其是那个特不见外的胖妞儿,她用她觉得很帅的转椅滑行方式来到李璐身边儿,贱得要死那种声音,“小璐璐,老实跟姐姐交代,上午干嘛去啦,是不是昨晚太嗨,起不来?”

  李璐翻了个白眼儿,什么啊这都是,“不是,我去机场接我爸妈了。·”

  胖丫头立马收起刚才的嘴脸,她早就知道李璐不是京城人,父母在外地,既然来京城,那得去接,“我跟你说,我知道几个特棒的餐馆儿,有档次,菜好,还便宜,你等着,我给写下来。”

  您老热情似火的过分了吧,李璐此刻顾不上心烦,哭笑不得的看着胖丫头,真是没招儿。

  “走着吧,开饭啦!”

  还没等胖丫头写完,外面有人喊,中午开放是个大事儿,忙活一上午的人们纷纷放下手里活儿,逃离办公桌。

  胖丫头犹豫了一下,特仗义的接茬儿写。

  李璐都站起来了,一看人家那意思,也不好意思说不用,她去柜子里拿了包儿,等着胖丫头。

  胖很大概率代表着摄入热量过剩,其中也有绝大数人爱吃,爱吃的里又有可能是会吃,胖丫就是一非常在意吃的主儿,认真的把自己认为不错的餐厅信息写下来递给李璐,拍着胸脯说,“不好你找我,姐负责!”

  遇上这么好的同事,李璐也感动,接过那张纸,叠好,放进包里,说,“咱今天不去食堂了,五楼,我请客。”

  胖丫头脸色一喜,不过马上摇头说,“还是算了吧,那地方忒宰人,咱犯不着当冤大头,还是去食堂就和一顿得了。”

  真是越好越来劲,李璐使劲拉着胖丫,说,“过这村可没这店儿,仅此一回,去不去?”

  胖丫头是真禁不住诱惑,她那馋劲儿非一般情况可抵挡,“去!”

  ※※※

  李璐那家里,保洁阿姨早就干完活儿离开。

  李母套了半天话儿,结果有点泄气,实质性的没有。

  她很想知道跟李璐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家保洁阿姨压根就没见过,就连李璐,她也仅仅照过几次面儿。

  收拾屋子的过程中,李母在闲谈中总算涨了不少见识。

  从电器到家具,按照人家阿姨说的,全都是高档货,没一个便宜的,说出来的价格在李母耳朵里都觉得吓人。

  快到中午时,李母也放下心思,总要吃饭不是,她又走进厨房,刚才没注意,这会儿一找东西,就有点傻,冰箱里除了鸡蛋和几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盒子,任嘛都没有,翻开几个橱柜,除了方便面,也是空荡荡的。

  哎,李母忍不住叹口气,怪不得刚才纳闷儿,这厨房咋这么干净,哪怕有保洁,自己闺女是什么人还有当娘的知道?

  李父也跟着进来,现自己老伴儿在呆,一搭眼儿也知道怎么个意思,瞅见有方便面,就说,“煮点面吧,咱还在乎这点吃的吗。”

  李母忍不住说,“咱小璐这是-----我怕-----”

  “怕有用么,小璐从小主意正,这事儿还不好下结论,她既然把咱接这里来,我看就没大问题,估计那小伙子不错,凭咱小璐,还配不上?”

  李母一听,顿时反问,“你怎么知道是小伙子?万一要是------”

  李父笑着摇摇头,很有底气的说,“先从这装修风格看,岁数就不大,还有这些电器什么的,不是年轻人弄不这么全,你就没注意那衣服跟鞋?我这岁数的能穿得出去?”

  “对、对!咱家小璐是个懂事儿的,还是你看得明白。”李母顿时放下心来,怎么琢磨都是自己丈夫说得有道理。

  看自己老婆情绪饱满的去煮面,李父离开厨房,脸上多了一丝凝重。

  他是个有阅历的人,说话宽别人的心他会,不代表他看不出什么。

  李璐这个家不正常,几个小细节上,李父能想象得到,那个男人几乎就是把这里当作旅馆,想来就来,那是正常的恋人关系?

  他只是不敢想、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

  林之清踩着点来的,下午两点钟,他给王大老板留足了午餐和休息的时间,彰显他办事儿做人的档次,用王老实的话来说,哪怕是装,也得装出比格来。

  王老实得到通报,亲自在会客室门口儿迎接,林之清也做出受宠若惊状,紧走两步,伸出双手跟王老实握住,晃了晃,面带微笑的说,“还劳动王董亲自出来,我可是受不起。”

  林之清这么一来,王老实倒有点不大好意思,想起这些年就没给这老头儿好脸色,还老用着人家,有点说不过去,就笑着说,“大老远的让林老亲自跑一趟,落实也是过意不去,来,快进去坐,小艾,上我屋里去拿茶叶。”

  艾碧菡忍住乐应声走了。

  两人进屋落座。

  林之清此刻的心情是有点不踏实,见过了王老实那冷脸,突然热情起来,他真担心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儿,打进屋开始,他就使劲儿想,到底是哪方面的?

  结婚那事儿自己办得算是靠谱儿吧?

  除了那事儿------没别的呀。

  王老实则是牙碜,他自己都觉得刚才假的有些清新脱俗,忒特么的别扭。

  不大功夫,艾碧菡进屋,把茶叶交给服务员,这儿可没有什么茶具之类的,就热水跟杯子。

  好在林之清不会跟王老实讲究这个,而主人自己也会装糊涂。

  沏好茶,屋里其他人都出去。

  王老实也不愿意再装什么礼贤下士,开门见山的说,“老林,这次事儿有些棘手,我呢,打算重新弄个墓地,从我爷爷奶奶的坟开始,迁到新墓地,我还打算让子琪进坟,农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这就老林了,不过林之清倒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也难受,他端起茶杯,假模假样的抿了一口,点点头说,“嗯,是很麻烦。”

  越是有历史的家族,类似的事情规矩越多,也越死,甭管什么事儿,涉及到规矩,那就是惊天动地,闹成什么样的都有,而坟地的事儿更是其中最难办的关节点。

  王老实抽出一根烟,自己点上,故作轻松的说,“这个事儿还真就非你老林出马不成,我就直说了吧,老林,你得跟我去趟村里,从理论上把这个事儿捋顺喽,让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咳咳!!

  林之清登时让王老实这话给吓着了,您老真敢开口,这玩意儿是能捋顺的?

  早就预料到这事儿不容易,别看当时老爷子说得轻巧,自己也琢磨着可行,真到了事儿上,有多大难度,王老实是清楚的,“林老啊,咱这么多年来,没少麻烦你,这次你可不能光看着,能不能成,真就看您的啦!”

  ‘你觉得我特缺心眼儿是不是?’林之清看着王老实,真想一巴掌抽丫的,这又林老了,你也弄点着调的事儿成不?

  林之清运了半天气,苦着脸说,“王董,不是我推脱,这个事儿力有所不逮啊!”

  我真没那么大本事,您就饶了我吧。

  “您老这是客气,林老的道行我是知道的,也信得过,此事非您莫属,哪怕不成,我也知您这个情!”

  林之清此刻再没什么仙风道骨,龇着牙,心里不断的掂量,越想是越觉得不靠谱儿,可他又知道,人家王大老板把话说到这个程度,捧得那么高,就没给留退路,除非自己翻脸,要不还真就得去。

  看着老林头儿在那儿内心斗争,王老实也不催,端起茶杯来喝茶,心里琢磨着得用什么来让林之清上钩,没好处,光凭所谓交情那有点扯蛋,更何况,林之清未必跟自己真有交情。

  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王老实淡然的开口问,“林老,您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不妨也说道说道,都是自己人,该帮衬的自然得尽心不是。”

  都是明白人,林老头儿懂了王大老板的意思,咬着牙说,“这事儿我老林接了,不过话说在前头,五五开吧,成不了,王董也别怪。”

  王老实带着邪气的笑模样说,“到了您这个份儿上,还有学艺不精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