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五十七,瞧这三货的人性

一千零五十七,瞧这三货的人性

  泱泱华夏,数千年都是这个星球的骄傲,璀璨的文化深入到骨子里,这也是无论经历什么样的艰难,民族传承都延续不断。

  民族文化的根基就是头,几千年来,华夏从不缺少聪明人。

  能够坐到这个房间里,没谁不是人精。

  王老实问,他们答,透露出一个事实,南市没有邀请王大老板或者说这个大学问家,又或者是王老板拒绝了南市。

  前者可能性更大,王老板还不至于谱儿大到随便拒绝南市的邀请,那就太不明白事儿了。

  一个经济大省的省会和国视电视台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事实上,国视这些年没少给王大老板荣誉,比如什么年度经济人物、十大优秀企业家、最影响华夏经济版图之类的。

  每一次,王老实都没去,理由都是身体不适,其实是他不觉得国视有那个资格,一个电视台动辄代表国家以自居,全世界恐怕就此一家。

  南市呢?

  那不一样,怕不简单。

  王老实也想到了,他也仅是微不可察的微蹙了一下,就低头掩饰过去。

  无论在华夏还是世界层面上,他王落实都能算该行业的引领着,更是实际上最牛逼的从业者,除了明面儿上几个公司,真正让人不敢轻视的是,王老实几乎持有世界上众多互联网企业的股份,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因为没有法律要求他公布所有的商业投资数据。

  世界首富并不是空穴来风,只不过没亲口承认而已。

  没有王落实的互联网行业论坛,份量不够,大咖多也不行。

  南市怎么想的?

  人家想什么,王老实不知道,也不想追寻,他真没有参加什么论坛的想法,对那些太过务虚的会议,能躲就躲了。

  水之妙在于风生水起,一草一木皆有灵,人则是其中精华。

  国与国之间,团体之间,辩证矛盾关系讲得通的。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与爱,王老实不问却不代表不存在,南市的掌门人就必须立场清晰的不搭理王老实,这就是生存之道。

  紧吃了几口,王老实的饥饿感大大缓解,放下筷子端起酒杯来,“再喝一杯感谢酒,大老远的还让你们惦记着,落实就不多说了。”

  “来,干了。”

  “干。”

  “好!”

  都是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服俊率先开口转了话题,“王董,最近你忙,我是不敢打扰,不光是我,怕马董和刘总也有跟我一样的问题,后面的路有些看不清咯。”

  哈,王老实忍着没戳穿这货,狡猾狡猾地,什么话到他嘴里总是变个味儿,有困难就有困难,说出来很丢人吗?

  不介!老服这货就喜欢这调调,非得擦粉抹鼓,显得他没有弱点似地。

  什么看不清路,就是他们几家眼下都遇到了阶段性的瓶颈,也难怪,好长时间里都在一路狂奔,为了获得数据跟用户,险些打出脑浆子来,就算有王老实在一旁压着,这三货也斗得不亦乐乎,能心平气和的坐到一块儿真是给王董老大面子。

  三家公司都面临着同样的难题,找不到投资方向,如果长期这样下去,他们都会被拖死,像他们的公司,脚步慢了都算作死。

  涉及到具体的数据和经营,王老实不大愿意说,因为跟人家比起来,他不专业,也不好忽悠。

  讲战略吧。

  这玩意儿,暂时还没人比王老实更牛掰,他的话一直被世界业内人士奉为盛典,如今,王大经济学家已经很少开口了,他深知自己肚子里货不多了,少说,同时,少了就值钱,不能再像以前跟不要钱似地往外掏。

  今天,人家堵着门来求教,姿态也够低,王老实没理由不开口,其中也涉及到他自己的利益,指点一下,捎带脚,也算为华夏做贡献了。

  那就再装个逼吧,王老实拿捏了一会儿,别人看大概是思考和组织语言。

  第一句话:

  “你们得创新!只有创新才有活路。”

  三人脸上平静,内心大有不以为然,这个主意似乎也没啥。

  第二句话:

  “创新不是在原有基础上前进,要跨界,跨界后的交叉组合才是创新。”

  跨界?

  交叉?网首发

  组合?

  似重重迷雾中突然劈开来的三道闪电,豁然打开了三位聪明人的大脑,混沌不在,若非实在不好意思,他们都想赶紧走人去消化,而不是陪王落实这货浪费时间。

  瞧这三货的人性!

  甚至有些话到了嘴边儿,只不过没敢说,他们都觉得王老实白浪费了一切,大好年纪就过起寓公生活,白糟践啊!

  去而复返,此次是刘健,不是什么难言之隐,有些话属于机密,只能避开。

  相比服俊和老马,刘健还是差了些,不是某一方面,综合性的。

  最直接的就是盈利能力,他花钱的本事远比挣钱强,好在他一直拥有别人不能比的融资能力。

  这一次,他回来是打算商量新一轮融资,说白了,就是钱不够花了。

  王老实看过方案后,还算满意,刘健总算长进了,没有局限原来的范围,把新融资目标投向了米帝。

  “很不错,我看可以。”

  刘健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之前很担心自己此举会招来王大老板不好的看法,控制欲是个匪夷所思的东西,说不好就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承受能力方面,刘健也远远不及那两位。

  还好。

  隔着厚厚的窗帘,少许晨光透了进来,浑身感觉非常不好。

  唐唯躺在床上不愿意动弹,刚才妈妈来喊她去吃早餐,她都没起,不饿,其实昨天晚餐她也没吃几口。

  最近几天唐唯感觉自己身体应该出了问题,不想吃东西,做什么都没兴趣,也没力气,就想着睡觉,若不是妈妈兴致高,她真想找个地方躺着不动。

  应该是旅途劳累,唐唯没往心里去,不是多严重的事情。

  本来想好好睡一觉会好些,现在感觉似乎没有好转。

  感冒啦?

  仔细感受一下,似乎不大像,掏出电话来,她想打给自己丈夫,已经三天没联系了,咬了咬后槽牙,唐唯又放下电话。

  “唯唯,起来没有,我进来啦。”

  唐唯用力撑着起来,蹙了蹙眉,说,“哦,我这就起了。”

  郑婕看到女儿的脸色,不由的大吃一惊,“唯唯,你这是怎么啦?”

  苍白,唐唯从镜子里发现自己的脸色很难看。

  P:起点有了一位‘萌主’,醋吃鱼,不单独表扬了,就着这个机会,一块儿感谢吧,大家厚爱,火匠无以为报,只能快乐的活着,好好编故事。一副春联送给所有人:

  新年纳余庆

  嘉节号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