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五十五,看出人性来

一千零五十五,看出人性来

  生孩子是个大事,每一个都叫闯关。

  那些不争气的就不提了,比如查芷蕊,自打怀孕起就有了保健小组全程跟随,营养什么的特科学,全世界最好的医疗条件给着,她还折腾了四个多小时。

  再看人家李璐同志,条件都差不多,她生产的时候让王老实都没想到。

  从开始要生到生下来,满打满算不足一小时。

  查芷蕊当时说疼死了什么的,反正那叫一个难,李璐则说,没觉得什么,躺上去还没啥感觉呢就生完了。

  两个闺女降生,除了她们各自的姥姥姥爷之外,最高兴的就是王嘉起和李梅这老两口子了,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盼来第三代。

  最遗憾的也是他们两位,都是孙女,要是有个孙子那该多好,只是这话还不能说出去。

  王嘉起可是一直说男女都一样,无论孙女和孙子都是他的心头肉。

  平时不说,憋在心里不是个事儿,只能晚上两口子自己说。

  “行啦,以后这话可不能说了,万一走了嘴多不好。”

  李梅同志叹口气说,“咋就这么不争气呢。”

  王嘉起顿时坐起来,“你还没完啦!”

  “又不是我,你起的头。”李梅不服气。

  “------”

  “唉,唯唯那儿也没个动静,可别跟子琪一样------”

  王嘉起顿时不乐意了,呵斥老伴儿,“你看看你,说得都是什么,不吉利的话少说!!”

  李梅顿时后悔起来,立马起身,跪在床上,拜四方,嘴里念叨,“路过的佛祖菩萨神仙原谅则个,刚才我都是------”

  坐月子总被某些没良心的丈夫说成是对产妇的补偿,其实不然,华夏的老咧儿很多,太多的新妈妈会悲惨的发现,一个月子坐下来,胖的都不能看,有些人毅力加体质好或许能恢复,半数以上没那么幸运。

  华夏经济发展好了,这月子当然得坐得富裕,胖娘们儿基数暴涨。

  查妞儿和李璐差点也遭了殃,就算有保健医生也不行,几个老人的自信是拗不动的。

  拯救她俩的是王馨,这大姐没白当,她说话比谁好使,也拉得下脸,特别是王老实他妈说话时,她就梗着脖子反问,‘我当时可就是那么过来的,现在不是挺好?’

  当然,也不是一边儿倒,某些情况还是要妥协的。

  王老实开始还有点责任心,喝了几顿汤,效果真是好,吕建成瞅着他说是不是胖了,他立马醒过味儿来,赶紧跑开。

  除了坐月子的事儿,摆在这几大家子人面前的就是回哪里?

  南岛肯定是不合适,都不用考虑。

  滨城和京城选哪里呢?

  按照李梅的意思,都到前苏村去。

  王嘉起立马瞪眼了,摇头不允。

  “为啥啊?”

  王老实知道为什么,赶紧拉着老妈小声解释了句,李梅不言语了,把人放到前苏,置唐唯于何地?

  无论如何都是不行的。

  好像两位放到一块堆儿也不大好,听了这个,最不爱听的就是李梅,她恨不得俩孙女就绑在自己身边儿,弄得老远,简直就是剜了她心头肉。

  气极后,当妈的忍不住数落王老实,“都是你惹的。”

  可不敢跟老妈犟嘴,王老实摸着后脑勺败退。

  这事儿真不是能拖的,这么多人都待在南市不是个事儿,总要有个决断。

  从老妈那儿逃出来,王老实转了一圈儿,看了看两个孩子,也稍微问了问查芷蕊跟李璐的想法。

  查妞儿的意思是先回滨城自己家里修养一段再说。

  是个办法,等等再说也行,查家距离前苏不远,自己老妈去看孩子也算方便。

  就是李璐麻烦,她没想法,都听王老实安排,越是这样的越让人头疼,列为看官都有这样的感觉,问家里人吃啥好准备,怕的就是‘随便’。

  放下孩子,王老实这就要出去,李璐母亲看了,忙问,“在这儿一块儿吃吧?”

  王老实摇摇头说,“您甭管我了,还有事没忙完。”

  他压根就是连屁事儿没有,就是心里有事。

  出了门,一眼瞅见钱四儿正跟吕建成站树荫底下聊天呢,他就纳闷儿了,过去问,“你没走?彬子呢?”

  按照昨晚说的,他跟刘彬早上就回去的,这个点就不该出现在自己眼前。

  钱四儿脸色有些复杂,凑近了小声说,“三哥,彬哥先回去了,老赵来了。”

  “谁?”王老实没反应过来,既然叫老赵,那得是亲近的,好像没这号儿人吧。

  “赵宏进。”钱四儿咧着嘴回答,神色间颇有些无奈。

  王老实略沉吟了一会儿,“他来干吗?”

  “他说来看看嫂子跟侄女,嗯-----是来贺喜的。”

  没想到赵宏进做事儿走板,为人也学的恶毒起来,他这个时候来南市怕没按好心。

  王老实摇摇头,笑出声来,搂着钱四儿肩膀说,“四儿,看出人性来了吧,你真是把他当朋友了,可他呢?也怨我,这么多年都没发现人家玩儿这么高,走眼了。”

  知道钱四儿不大明白,王老实继续说了个明白,赵宏进算是急了眼,此番来南市,盘算的就是想强拉王老实跟他绑一块儿,捎带着把钱四儿也诓了进去。

  “那怎么办?三哥你说个话,我操办。”像钱四儿这样的人就忌讳这样的事,玩人比玩命都严重,爷们儿丢不起那人。

  “甭搭理他,有的是人等着收拾他呢,咱看着吧。”

  说实话,王老实这种理性的处理方式并不附和钱四儿的预期,他自小接触的人和事更直接,太耗费脑细胞的玩法有些不合适他。

  机场,赵宏进还在等消息,此番来南市,他还真就是被逼得没办法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他时日无多,他的利用价值接近枯竭,那些人大概也在判断吧。

  人就是这样,不论之前怎么想得开,最后关头根本做不到坦然面对,想要抓住最后的稻草是人之常性。

  王老实就是赵宏进最后的稻草。

  无数过往都在证明一个事实,最后的稻草都是看得见摸不着的希望,甚至还都是看花了眼的希望,稻草很大程度上也是毒药。

  赵宏进这人最大的失败就是看不清自己,更看不懂这个世界,也没学会放下。

  他面前的咖啡已经冰冷,第三次被挂断后,赵宏进的心也冰冷起来。

  P:一年到头,火匠知道感恩,也要感谢,愿你们所有人都心想事成、诸事皆宜!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