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三,事儿我做主

八百二十三,事儿我做主

  糊弄完谈判的事儿,王老实想着先到家里,然后跟大哥见面儿,把墓地的事儿定下来。

  可一进家门儿,门没锁,老爷子在院里呢。

  “咋回事儿?”

  王老实愣住,迷惑不解的看着老爸。

  老爷子只是说了句,“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等等,您跟我妈到底去哪儿啦?”

  老爷子反问,“你不知道?”

  还真是不知道,王老实脸一红,他知道前边儿,后面的行程他还真没细问,还以为在哪个佛教圣地继续礼佛呢。

  李梅从厨房冒出头来,一看是王老实,脸上顿时得意起来。

  王老实赶紧就坡下驴,去了厨房。

  一打听,哟,是老妈的主意,出去没多少日子,老两口子就觉得没意思,李梅说回去。

  当时情况还不明,王嘉起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不同意。

  李梅早就有了主意,一说,王嘉起听着挺有道理,没反对。

  说白了,他们就是回到前苏周边,随便找个地方都行,到处都是前苏食品的种植园,哪一个住着都舒坦。

  一说回家,两人可比王老实方便的多。

  饭后,王老实详细跟老爷子说了最近的事儿。

  知道林国栋病情后,老头子也不免唏嘘,叹了几口气,倒没说什么,只是叮嘱王老实要尽心。

  说起医疗小组的事儿,老头子没反对,儿子的一片孝心,得接着,另外,家里过得好,谁也想多活几年。

  至于前苏食品谈判的事儿,老头儿摆手不让王老实说,意思是他不是很懂,就不给出主意了,“你自己拿捏就好。”

  墓地的问题最敏感,老头子还是那个态度,你自己想清楚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祖坟又不是永远不动,分出去的也不是一家两家,只要说得顺,走得通,没啥。

  王老实硬着头皮说,“我大伯那里------”

  王嘉起是个豁达的主儿,抽冷子说出来的话有时候很高冷,迁坟的事儿,他明白儿子难在哪儿,说白了,就是从哪一代开始分。

  如果不是有王老实大伯在,这就顺通的多,没有那么多如果,有就是有。

  “你打算跟你大哥商量?”

  王老实没犹豫,说,“是,我想从我自己这儿开始。”

  王嘉起沉默了几秒,说,“算了吧,你也别为难,我去跟你大伯说。”

  两人沉默良久。

  突然,王嘉起有了想法,问,“那片河滩地行不行,你找人看了没有?”

  那条所谓的河其实就是个河沟子,从古至今水量就没多过,滨城是个平原,来水主要还是依靠西部降水汇聚过来,这个河沟子来历也没人说的清,看上去似乎是为了解决饮水而挖出来的,积年之后,也没人记得住。

  王老实确实找人看过,说是个风水不错的地方,老爸问起,赶紧说,“看过,先生说是个生气聚福的好地方。”

  王嘉起点头说,“我也去看过,缓水环绕,确实是好地方,嗯,我倒有个想法,回头呢,你找那个林大师过来,他说话的分量比咱爷俩要重,你大伯也能听得进去。”

  儿子有决心,当老子又不想百年之后跟儿子分开,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从王老实爷爷辈儿迁,和了祖上规矩,又顺了儿孙心愿。

  王嘉起更明白,哪怕自己说面说,未必说得动,倒不如让那个什么大师来,他从专业角度来说,描绘下未来多少代的福泽,自己大哥恐怕会更上心。

  再说,那地方真算得上宝地,王嘉起自己心里就不抗拒,老坟已经有些挤不开,分出一部分来其实已经是必然,只不过大家都不张嘴而已。

  老头子这么一说,王老实顿时一振,这个主意不赖,林之清那个老杂毛还是有道行的,忽悠人的本事没得说,让他过来装模做样很合适。

  “那行,我这就安排,大哥那里我先等等。”

  “嗯,还有就是也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得仔细看看,万一有水,可不好办。”

  滨城这边儿的墓穴挖的浅,主要就是水的问题,多挖点,就容易出水,这些年还好了些,干旱所致,出水的情况少。

  问题是,王老实找的那块地儿紧挨着河道,出水的可能太高,一旦将来挖出水来,后果太严重,真要那样,甭管王老实给王家创造了多少,他都无颜再入王家坟。

  王老实也不敢在这上面大意,脸上凝重说,“我会安排好。”

  ※※※

  段伟见到王老实后,提振了精神,正主儿的出现,很大程度上说明王老实已经基本上认可了这件事儿,起波澜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回到自己房间后,段伟立即掏出电话跟周兴甫汇报。

  绝对是好消息,周兴甫高兴的说,“慢慢说,一个字也不许少,把王落实说的每一句话都跟我说一遍。”

  老板是啥心思,大伟一清二楚,早有准备,今天他的表现绝对满分。

  周兴甫自己都说,“成了。”

  趁着老板满意,段伟问,“周哥,我什么时候撤回去?”

  “等双方正式签字,你就回来,最后关头,大伟,咱不能松懈。”

  段伟没有意外,问之前,他就想到了这个,之所以问出来,还是要提醒老板,我还窝在前苏劳苦呢,后边儿您老得想着我点。

  以后干什么,段伟最近想的多,京城里经过那事儿后,段伟再想如此前那样混不容易了,他得换个活法。

  如今段伟知道了曹仓舒到底何许人也,甭管现在还是过去,就够让大伟同志头皮麻的,早知道是那么个货,段伟绝不去招惹人家。

  他不怕按规矩来的,恰好人家就不是按规矩起家的。

  段伟不去打听,他知道那个曹老板一定会在什么地方等着自己,把命搭进去都不算新鲜。

  此时的风平浪静透着邪乎,不寻常,段伟心里越忐忑,也不自在。

  按照老板周兴甫的说法,前苏这边儿事了后,就没什么要做的,只剩下看着、等着。

  段伟是不大喜欢这种长远布局的,太慢不说,还不大靠谱儿,谁也不敢保证晚上闭眼,第二天还准能睁开,有可能看不到的东西,就等于没有。

  想要保住命,大伟惟有抱住周兴甫的腿,丝毫不能松开。

  还有个路子,那就是灭了那潜在的敌人,这个想法段伟有,也就是想想,经过了这么多,他也算看明白了,以王落实为的一群人并不是自己老大能说灭就灭的,否则也不至于弄出这么个不着调的计划来。

  就是计划成功,段伟也看不到对人家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有时候他都想问问周兴甫大老板,咱图个什么?

  他想问问周老板,此间事成之后他段伟何去何从,犹豫了下,张了嘴没出声,又重新顺着周兴甫的意思说,“我明白了。”

  ※※※

  “结婚啊------”

  王老实家里,老妈李梅再次问及结婚的事儿,王老实有些挠头。

  他本来是打算好今年完婚的,包括唐唯家也都在预备这个事儿。

  眼下出了林国栋这么一档子事儿,王老实自己有点犹豫,是不是等到明年再办。

  李梅一看儿子面有难色,顿时冷起脸来,逼问,“怎么?你又有说法?”

  旁边儿王嘉起知道王老实为啥,就开口说,“落实,你想多了,两件事儿不相干。”

  李梅一听,扭头问,“你们俩说什么呢?”

  扫了儿子一眼,王嘉起低声把林国栋的情况简要说了说。

  性格使然,李梅也是个心肠软的,虽说林子琪没算真的进王家门儿,可也好几年的情分,也忍不住骂了几句老天不公。

  后来她也是知道林子琪为啥走到那一步,不管怎么说,林子琪的心思对她的想法,从心里边儿,李梅是惋惜林子琪的。

  思前想后,李梅说,“这个事儿我做主,不能寒了唯唯的心,人家闺女这些年了,落实,林家那里咱可以更尽心。”

  道理没错儿,王老实也没纠结,说,“我懂,这个事儿呢,还是按照林之清说的日子吧,就在咱村里办。”

  这下,李梅脸上有了笑模样,说,“这个事儿你就别操心,妈给你操持。”

  老妈是个闲不住的,有了她想要的结果,再也坐不住,起身就奔别的屋子,不知道又翻腾什么东西。

  父子俩也习惯了,相视一笑,又都无奈的摇头。

  已经九点多,王老实打算回自己屋里,刚站起来,让王嘉起叫住,“你等等。”

  王老实又坐了回去,问,“您还有事儿?”

  王嘉起问,“你姐夫那里,事情怎么样了?”

  自打上次请了姐夫同学一顿,王老实没再关注过,老头子一问,王老实还真有点不大好说,只能讪讪的说,“最近没大问过姐夫。”

  王嘉起说,“嗯,你姐夫资质一般,是硬让你给顶到今天,不说对不对的话,毕竟是自己人,你呢,对你姐跟你姐夫好是没错儿,但你要想明白,出他能力范围,好不好?”

  老爷子的意思王老实何尝不懂,老一辈的太讲究这个,而且目前大趋势还是如此,可王老实看法略有不同,刘成君在官场混的是有些平庸,谁又是生而知之呢?

  关键还是看他自己有没有那个心,创造条件自己可以办,能否成龙关键还是姐夫自己是不是开窍。

  想法不同,王老实没明着跟老爷子掰扯,时代在前进,太多新的玩意儿已经让老爷子的经验开始打折,但绝不能在这类问题上跟自己老头子死犟,否则不能当人子,王老实故作轻松的说,“您放心,姐夫的事儿上我心里有数,不会不知深浅的。”

  王嘉起看了一眼儿子,缓缓点头说,“那就好。行了,你去歇着吧。”

  ※※※

  在京城。

  李璐急得上火,她拿着手机在家里转圈儿,也想不出个主意来。

  不靠谱儿的爹妈总算想起她这个闺女来,中午来了电话,说明天来京城看她。

  本来是好事儿,李璐却高兴不起来,眼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什么,豪宅靓车都有,吃的穿的上了档次,出入的场所跟以前都截然不同。

  只是内心里,她不敢告诉自己爹妈实情。

  一旦说出去,李璐担心把自己爹妈直接气死。

  难办么?

  并不难,她只要暂时搬回学校宿舍里住,回归学生的样子,一切都可以糊弄过去,这次过了关,那下次呢,这辈子呢?

  就是她心里有个难以抑制的想法在作祟,李璐很希望王老实出个面儿。

  想法有,李璐不敢跟王老实说,却又阻挡不住自己的心思。

  至于为什么非要这样,李璐自己都不知道为啥,她就是控制不住。

  此刻她拿着手机,里边儿编好了短信,只要一按,就能出去。

  李璐也明白,一旦真的出去,后果就不是她所能预料的,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争执不断,一个说,出去,管它死活,总是个痛快;另一个在阴恻恻的提醒她,啊,出去后,你现在的一切都将失去,而且你所谓的那个梦想也没有机会再找回来,出吧,一了百了。

  终于,李璐还是选择了放弃,把辛苦编好的短信都给删了,然后拨了毕姐的电话。

  接通后,毕姐问,“小璐,还没睡么?”

  李璐突然忍不住了,失声痛哭,就对着手机哭,根本停不下来。

  她这一哭,可把毕姐给吓坏了,李璐在她心里就是个病,生怕哪天出个什么岔子,本来毕姐正在做spa,也顾不上什么,直接坐了起来,急声问,“小璐,你到底怎么啦?小璐、小璐------”

  话筒里,除了哭声,没一点声音,毕姐真是慌了神,顾不上别的,冲着技师摇手,示意自己有事儿,直接下了地,奔自己的衣橱。

  不管她怎么问,李璐就是不说话,若不是哭声时断时续,毕姐都要报警了。

  她不敢挂断,只能胡乱穿上衣服,也不顾自己身上那粘腻腻的。

  从会所里出来,毕姐直接进入飙车模式,冲着李璐那个家冲,时不时的她还得对着电话说上两句,至于说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毕姐这人命硬,她这样在京城开车,愣是没出事儿,还没让警察给逮着,可是不容易。

  到啦!

  嘭嘭嘭!!!

  毕姐是真急了,冲着李璐家门就是一通猛砸。

  “毕姐!”

  门儿开了,哭得两眼跟烂桃儿一样的李璐扑进毕姐怀里又是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