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五十一,傻了也高兴

一千零五十一,傻了也高兴

  去企鹅不光是因为老马的面子要给,还有个计划,那就是拜访人家韩书记,有全总在,该有的礼节不该差了。

  刚结束企鹅的行程要去见韩书记,接到了一个电话,查芷蕊那里有了动静,可能要提前生,王老实也只能急匆匆的赶回南市。

  接到电话,王老实就有些慌,一路催促着司机快点开,若不是吕建成提醒,他都忘了给人家韩书记打个电话表达歉意。

  老韩同志听秘书一说,当然知道咋回事儿,倒是秘书挺不乐意的,自己老板肯百忙之中见你,可倒好,有点急事儿?这是跟领导说话的样子吗?

  他是知道王落实这人份量够重,不然非得给你个货来几滴眼药不成。

  “这几天行程都有什么安排?”

  愣了下,秘书同志赶紧掏出裤子口袋里的小本子,汇报了下。

  韩同志略一沉思,说,“你跟马总联系下,晚上一起打乒乓球。”

  “可晚上,您要和------”

  韩书记闭上眼,身体向后靠了靠,摆手说,“推了吧,另外把明后两天的事情也推后,我要去南市。”

  秘书一听,不敢言语了,他得时刻领悟领导意图,显然是重要的事情,马上答应。

  刚要转身,韩书记又追了一句,“私事。”

  秘书同志浑身一震。

  赶到医院后,看到查芷蕊和自己老妈那母慈媳孝的样子,王老实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李梅可不没给留面子,直接数落,“都什么时候了,还往外跑,让我说你什么好!”

  她充分表达不满,也代表了对查芷蕊的安抚,免得有间隙,其实是想多了。

  查妞儿压根就没那意思。

  “怎么回事儿?”

  查母赶紧凑过来递给王老实一瓶水,说,“那会儿蕊蕊疼得厉害,医生来过,说是要快生了。”

  呼,原来是这样,扭头看了看查芷蕊,眉眼间和平日大有不同了,具体怎么也说不上来。

  人活一世有太多的重要节点,也有数不清的第一次,比如吃第一个香蕉。

  女人和男人是平等的,她们照样有无数的重要时刻。

  最令她们骄傲的就是人类生命的延续离不开她们。

  这个神圣的时刻也正式降临到查妞儿的身上,十月怀胎,她和王老实即将迎来属于他们的新生命,是他们两人基因的共同延续。

  王老实很固执的私下说,那是老子的种。

  查芷蕊在晚上八点钟左右被推入产房,她是医院里的特殊产妇,有些个特殊的要求是可以通融的。

  事实上,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允许丈夫进入产房陪伴产妇,但还处于初级阶段,不似几年后那么开放。

  护士来询问的时候,王老实是想进去的。

  查芷蕊坚决不同意,她死死的攥着王老实的手,咬着嘴唇说,“你别进去,求你了。”

  文学描述时会写做母亲的女人最美,作者不敢否定,那会被好些人打死,咱单纯从外表说,正在生产的女人真谈不上美。

  相反,那是一个女人最狼狈的时刻。

  任何骄傲的女人其实都不希望那样的自己呈现在爱人面前。

  王老实答应了,从感情上说,他不想逆着干,另外,他也不觉得自己进去就能给查妞儿多少鼓励,更没有自己可从容看着她撕心裂肺的自信。

  从查芷蕊推进去的那一刻,王老实就没了他以为的淡定,心立马儿提到嗓子眼。

  院方是给安排了休息室的,条件还相当不赖,可没人坐得住,全跑到产房外边儿的楼道里等着。

  没别的,这儿距离查妞儿最近。

  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耗着,除了王嘉起和查父。

  不是两个老爷子不想来,按照滨城的风俗,他们是不能来的,必须等在家里。

  具体怎么有的此习俗,谁也说不清,反正查父非常不满,一个劲儿的说是泯灭人性。

  一个小时过去,丝毫动静都没有,王老实不安情绪更甚,来回的走动希望能够缓解些。

  他也发现了自己老妈和查母,甚至老姐都没事人般的平静,都是有经验的啊。

  两个小时后,王老实脸上全是焦急,根本不管不顾了,找吕建成那里要来烟开始抽。

  本来老妈要骂的,被查母给拉住了。

  也有路过的护士,人家可以管,可看看这一大群人的架势,都忍住装看不见。

  三个小时,楼道里已经没人还觉得没事儿,大概是知道家属都在焦急,护士就在王老实忍不住的刹那出来告知,人没事儿,一切都顺利。

  王老实急赤白脸的指着腕上手表问,“都三个小时了,还顺利?”

  不冤他着急,王老实没当过爹,可也知道生孩子危险系数相当高,甭管医学多发达的国家,都存在一定的死亡率,差别就是高低而已。

  人是个非常复杂的物种,有时候极其坚韧,比如影视剧里的神们,就是打不死,现实里照样也是,把人弄到医院里,只要钱足够,想死都难。

  偏偏人又有脆弱的一面,太多的巧合与意外结合到一块儿,可能喝口水或者喘口气儿都能死人。

  王老实担心是有道理的。

  小护士眼神儿犀利,跟看白痴没啥两样,直接怼了回来,“这才三个多小时,十几个小时的都多去了。”

  亏她素质高,没有再跟一句,‘这才哪到哪儿,着什么急啊?’

  话是这么说,并不能让谁心里踏实下来,他们能够想象查芷蕊在里边儿正在经历什么,哪怕有医生、有助产士和护士,但最终还是要靠她自己。

  那种疼需要无与伦比的勇气和坚持才行。

  都说母亲是伟大的,就是因为从怀胎那一刻到分娩的时候,她一直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时间刚刚过了凌晨,配给查芷蕊医护小组的作用体现了出来。

  门开了一个缝隙,里边儿传出婴儿的啼哭声。

  还是刚才那个小护士探出头来报喜,“十二点六分,女孩儿,六斤九两,母女平安。”

  自从听见孩子的哭上起,王老实整个人就陷入了一个说不清的混沌状态,重活到这个世界,他还没有这么深刻的感触,如此真实的活在这个世上。

  恐怕再没有那种梦幻般的怀疑,每一个人都表示出高兴,最真实的怕只有亲人。

  王馨走过来捅了王老实一下,说,“高兴傻了吧!”

  王老实点头,深呼一口气,笑着说,“傻了也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