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五十,忽悠也是讲科学的

一千零五十,忽悠也是讲科学的

  虽说两边儿要一样的待遇,想要做到不容易,物质上好办,心难。

  人与人的关系太难琢磨,接受一个人不能数据化,那要缘分。

  李璐显然没有,查芷蕊比她更有优势。

  王老实是个心细的,他看得出来查芷蕊在自己父母心里还是很有份量的,至于李璐,恐怕也只有肚子里那孩子了。

  在李璐那里坐了一会儿,王老实拖着疲惫回到休息的地方,本来他要陪着查妞儿的,人家查母没让。

  王馨似乎故意的,就在大厅里坐着。

  她伸出胳膊,也带着一个手镯,和老妈今天送出的一模一样。

  “眼熟吧。”

  王老实点头。网首发

  王馨没啥表情,看不出她有什么目的,“这镯子有好几个,都是一块料掏出来的,总共六个。”

  说这个干嘛,镯子的事儿他是知道的,当年,老妈找林之清那老家伙,花了大价钱买的老料,请老师傅出手弄的。

  王老实眉头微蹙,他注视着老姐,多少年了,这个亲姐极少这么严肃正经,“你想说什么?”

  王馨盯着王老实,一字一句的说,“第一个咱妈自己戴了,第二个给了子琪,第三个就是我胳膊上的,第四个在唐唯那儿,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当然懂,王老实又不是二。

  他就是不喜欢她说话的方式,非常的接受不了,几乎第一次,他阴沉着脸说,“我的事儿用不着别人替我做主。”

  王馨根本不在乎弟弟不高兴,自顾自的说,“我才懒得操心你的破事儿,爸今天喝多了,还吐了,折腾了好半天才睡下,他还说明天要去跟另一位接着喝,我言尽于此,你要是不愿意听,就当没听见。”

  说完,扔下呆立的王老实,王馨转身上楼了。

  就在这个大厅里,王老实坐在那儿足足好几个小时没动弹,他的脑子完全处于混乱的状态,至于想什么,根本理不清。

  自责应该是占了大多数,老爷子年岁在那儿呢。

  就是这一晚,他似乎更进一步感触到了父母艰辛,姐姐此举也是心疼,来埋怨的,想想,王老实才发觉自己好些事处理的有多想当然。

  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会让王老实没那么糟糕的情绪,那就是他的父母属于混蛋类型,只要他们娇惯,只要他们不讲伦理,只要他们蛮横。

  王老实庆幸,自己老爸老妈是明事理的。

  家的传承,绝不是简简单单的。

  清晨,楼上有了动静,王老实连续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尽量让精神饱满些,事已至此,他知道老姐表达的意思,别再继续犯。

  他本来也没打算让自己的人生更乱。

  预产期虽然临近,两位孕妇还没动静,连续的检查结果都非常好,大人和胎儿均显示健康,医生认为生产如无意外会顺利。

  老邱考虑事情周全,准备了些礼物,给两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送了些,言语是客气,意思带着告诫。

  他很成功的让医生和护士重视一个事实,王大老板不光是有钱,还很有实力,同时不缺手段,大家尽心尽力谨守职责,事情过去后,好处不会少,可有人要是满世界胡说八道,后果恐怕承受不起。

  吕建成觉得老邱这事儿办得有些复杂了,王老实却说,“要我说啊,其实该更明确些。”

  南市不是马老板的地盘,但也很近,趁着还有时间,王老实带着吕建成去了企鹅的总部。

  车队进入深泽王老实的目光投向车外,好一会儿他跟吕建成说,“看出差距了没有?别看北边儿那些城市说自己的GDP多少多少,其实都是在玩儿数字游戏,看着光鲜,真正有活力的还是这里。”

  顺着王老实的目光,吕建成倒没觉得哪里不一样,华夏就这样,复制山寨太厉害,也随意,缺少过日子的心,城市都没啥文化传承,基本就是高楼大厦,万一有了想法,推倒再建呗。

  浪费?不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任何不合理的糟践钱都有说法,那叫学费,更狠的说法是跨越式发展必然要有的代价。

  见吕建成没说话,王老实知道这货没搞清楚,不由的继续点拨,“不要看楼房,都一个模子抠出来的,我说的是人。”

  “人?”

  王老实眼神瓢了起来,低沉着说,“是啊,是人,要发展还是看人啊,最具闯劲儿的人才都已经冲出了国,次点在这边儿,到了北边儿,已经没几个了。”

  语气里颇惋惜,他没说出来的是,那些离开祖国在国外闯荡的人其实在浪费,国外并没有那么大的空间给他们施展,在最低层次里摸爬滚打,想想都替他们难受。

  话又说回来,国内某些恶心人的乱七八糟又把人逼走。

  道理永远是说不清楚的。

  摇了摇头,忧国忧民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还是先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吧,“给各公司下个通知,加大在南边儿的招聘力度,条件再优越些也可以。”

  张嫣拿起本记录下来,“明白,我马上通知下去。”

  参观企鹅总部,王老实的心态就是走马观花,算是给老马一个面子,他的心思都在两个未见面的闺女身上。

  可老马不这么想,王落实是谁啊,人家那是国家级的经济专家,著名的学者,互联网世界的宗师、先驱,平时想请都请不来,哪儿能这么简单的转一圈儿就走?

  他非得要王老实给讲讲,还自作主张的把公司里够份量的都召集起来。

  王老实摆手,很有谦虚范儿的说,“我就不讲了,没啥好说的,你们很优秀了。”

  马老板五次三番的不同意。

  他压根就没搞清楚,王老实自认肚子里货不多了,不开口就是藏拙,相当的提逼格。

  见老马如此坚持,王老实无奈的说,“老马啊,我这人知道一个道理,真话往往不招人待见,你真愿意我说?”

  那是当然,做企业可不是为了听人说好话,老马喜不自禁,连连点头,就怕你不说呢,虽说这几年公司业务开展的相当不错,但跟刘健和服俊相比,老马压力山大!

  那就说,特么的,论瞎几把忽悠舍我其谁,更别说忽悠也是讲科学的。

  只讲了半个小时,以老马为代表的一撮人面带土色,特别是领头的马老板,他看着王老实,差距咋就那么大?